张艺谋“熏烤”秦始皇

红旗卷起农奴戟 收藏 0 152

闲谝起国际名导张艺谋制作的奥运开闭幕式无人不晓;说起他导演的电影,也是十人九人知道,但要说起他会“熏烤”秦始皇的故事,恐怕就是凤毛麟角的知晓率了。假如无人披露此事,他的铁杆粉丝人就永远不会知道张艺谋竟这样的趣事。我有幸目睹了他“熏烤”千古一帝的整个过程,到后来,我联想到他传奇般的艺术之旅,我想这段旅程的开始是由他具备的历史底蕴和艺术功底作为起跑线的。


熏烤背景 评法批儒

故事的背景是70年代。全国各个行业“评法批儒”运动如火如荼。但凡识文断字者均参加了这个近乎“考古文化”的运动。咸阳陕棉八厂自然不甘落伍,也是从班组到革委会,从老太太到红小兵无一幸免,积极参加评论批判。记得咸阳大塑毛主席巨人雕像的时候,八厂就别出心裁地搞了一尊用彩色玻璃块毛主席画像,玻璃石块就像电视扫描颗粒一样,由成千上万组成,像高二十米、宽八米,伫立在老舞台的北侧,引得市内无数人来欣赏。


就在毛主席像东,职工食堂的墙上,贴满了“评法批儒”论文和画像,商鞅、秦始皇、李斯、王安石等是造反派,是法家人物;而以孔老二(孔丘)、孟子为代表的人物是儒家,是历史潮流的逆行者,是保守派、复辟狂。后来才知道,这是“四人帮”为了打击周恩来总理设下一个局,就是想把以老一辈的革命家彻底打倒,为自己篡党夺权扫除障碍。


创意过程 厚积薄发

在我看大字报的时候,有一个花色图案设计者在看法家一幅白描画,她对旁边的人讲,锅炉车间的谋谋(张艺谋的昵称)在苦心经营一张大型人物白描,画的是秦始皇。我有意仔细听:“他关在宿舍里,光着膀子在上色,他的美术基本功很扎实,这画一出现绝对会轰动全厂。”讲者无心,听着有意。我非常喜欢国画写意和白描,自然不肯错过向张艺谋学习的机会。我那时是个初一的学生,到了晚上来到职工宿舍找张艺谋,我见到他的房门紧闭就侧耳细听,只听到画笔“沙沙”的声音断续隐约传出。


我从隔壁家借了高凳子,从门上透风窗上看到了这样邋遢的场景:房间与其说是张艺谋的宿舍,倒不如说是他的绘画垃圾处理站更合适:床铺上满是皱纸,桌子就是他的调色盒,地上是烟头和有关秦始皇的参考书。我的一点声响惊动了他,他就出来问了我的情况,知道我喜欢油画和国画后,就像找到知音一样,让我破例进了屋。他给我讲了画秦始皇的意图,他说,秦始皇是中国的第一个具有统一意志的皇上,他横扫六国的初期对全国的政治、文化、经济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作用,集权制、郡县制、统一度量衡、兴水利、修长城、筑驰道•••••从他娓娓的话语中我能意识到他对秦始皇的无比钦佩。讲完后,他就说,我要把秦始皇的霸气和才气通过大型白描肖像表现出来。过两天你再来看看,就能看到千古第一皇帝的精髓。


两天后,我如约前往。我看到他把秦始皇画像高高“吊起”,下边放一个破旧脸盆,里边全是潮湿的麦秸,半火半烟地熏画。房间流动着烟雾和飘荡烟絮,青烟把画像熏得黑褐斑驳,画边有燎烧的痕迹。我不解就问:“这样熏不就是破坏画像的原本了吗?”他说:“所以这样,就是让观众看到一个沧桑感厚重的人物,黑褐斑驳表示古老,烧边是象征着项羽一把狂火烧尽了繁华宫殿阿房宫,看画者就以为这幅肖像画是从大火中抢出来的,同时也是对秦始皇不顾劳工死活,享受穷奢极欲富贵的批判。”


轰动八方 堪称一绝

果然,当画像出现在大字报墙上的几个星期里,引得无数人去“欣赏”。有喜欢历史的老师,有喜欢美术的职工、学生,有工人阶级的“理论评论家”,有兄弟单位的“取经者”,哈哈,还有不懂装懂的“革委会”头头,他们说:“这个画的眼睛要像杨子荣一样,要画的炯炯有神,不能是丹凤眼,也不能留胡子••••••”,画已经干牢固了,领导为了给“取经者”讲解也只好这样了。我以为这幅画既达到了歌颂法家的目的也锻炼了张艺谋制造赝品的能力;最重要是提高了张艺谋的知名度,可以说“一剑三雕”了。


艺术相通 贵在创新

在以后的电影创作中,我们可以屡屡看到他异想天开的创意:首推他主摄影的《一个和八个》电影,割裂的构图反映主配角不安的心理活动,阴暗的画面表现出大敌当前的残酷,晴朗的画面又点出了“犯人”们奋勇杀敌的爱国精神;《老井》把只会摄影的他转变成一个在东京获得大奖的演员。从摄影到演员,张艺谋积累了导演具备的整体素质,他的厚积薄发正是得益于前期不懈地点滴积累,真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红高粱》是张艺谋的扛鼎之作。他用大红和金黄色的背景,恢弘地抒发了他对中国传统红黄色的爱恋;故事展开有层层悬念,令人仔细咀嚼;粗犷憨厚的演员很张扬地表现了时代个性,凸显了人性的本来面目;在音乐配制上,民族乐曲,地域鲜明,大气回肠;歌词更具有磅礴的力量:“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喝了咱的酒,一人敢走青杀口••••••”,这样的艺术作品不获奖都难。这部电影颠覆了传统电影的对白模式和摄影构图,不但色彩交融于内容而且主题鲜明阳刚。为此,张艺谋也成了新一代电影导演的领航人物。


再后来,张艺谋依然对秦始皇题材感兴趣,《古今大战秦俑情》、《英雄》影片就是他不舍秦始皇情结的最好例证。张艺谋“熏制”秦始皇只是小露了他的绘画才华,而电影导演这个平台则使他猎奇的创意能够得到一一实现。

对了,忘了告诉读者了,张艺谋原来叫张义谋,到了北京电影学院时他才改“义”为“艺”,或许出于他对艺术的渴望和真诚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