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射县委书记的反腐小说如何“结尾”

宫杨 收藏 20 327

一篇网络武侠小说,短短3天,网友点击已达10余万次,这是为什么?答案是:小说的男主角是河南武陟县委书记杜某;小说之后,附有疑似杜某赤身穿衣服的视频截图。(2月22日《重庆商报》)

在这个举报维艰的时代,用小说举报腐败也就并不奇怪;无非是以创新引轰动效应,而促使有关部门尽快调查处理。举报者目标已经初见成效,这部现实反腐小说粘贴后,3天有10多万点击,焦作市委也对武陟县委书记杜某进行调查,据初步了解这是造谣中伤,这显然不是举报者所需要的结果。对于这个结论,我认为还是匆忙草率了点,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在腐败分子没有倒台之前,往往会出现这样的词语。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

举报者为何要用小说形式举报,而小说之中又用视频截图?在我看来:无非是说,我写的小说是真实的。小说的故事来源于生活,但它通过整理、提炼和安排,就比现时生活中发生的真事更集中,更完整,更具有代表性;但举报者的小说却是以真实人物为主线进行创作,不仅注明了男主角真实身份,而且“亲眼看见他们在床上”,并附上了录像截图,这应是纪实小说的范畴。当然,“虚构性”是小说的本质;但如果作者真的亲眼所见,那就不用虚构了。举报腐败官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技术活”,或许用小说举报用意就在于此:即使情节有出入,今后就是上法庭也有个理由;这显然是一种自保,但只是作者的一厢情愿。“因言获罪”的王帅,只是发帖反映市政府违法征地,结果就以涉嫌“诽谤”被跨省追捕;“彭水诗案”的秦中飞,只是写了一条名为《沁园春·彭水》的短信,却以诽谤罪抓捕。那位武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李俊明说这是“纯属造谣中伤”,那么,小说作者会不会也以诽谤罪而被抓捕呢?……不过我仔细看了网上的照片,那坐上主席台上的杜书记与裸体穿衣的人,的确很相似,这个问题有关部门却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当今举报者不愿意把举报材料寄给有关部门,是因为往往最后会落到被举报者手中。这应是一个典型的事例,原江西国土厅副厅长李江华在厅长刘积福办公室安装了窃听设备,目的就是扳倒刘积福,但没想到却扳倒了自己。2009年初,江西省纪委转给刘积福一封关于国土厅的举报材料,附带一张光盘,其中有刘积福与人在办公室谈话的影音记录。刘意识到被安装了窃听设备,十分愤怒,开始反击,3位副厅长斗败落马,李江华、许建斌分别被判无期和15年。(2010年5月31日《新京报》)不愿把材料寄给有关部门,而是粘贴在网络上,又担心泥牛入海,举报者总是创新举报手法;而用小说形式举报就这样出现了。

本月,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直抒胸臆地说:“舆论监督不能叫负面报道,而应是正面报道。现在的舆论监督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不知网络小说举报是不是正面,是不是舆论监督?如果是,那就应该正确对待,查个水落石出,看看杜书记是不是嫖娼了,有不有腐败问题?既然举报者说,有杜某相关腐败证据,纪检监察部门拿着举报者证据调查核实,不就清楚了吗?谣言止于真相,这部网络反腐小说还没有进入高潮,不应如此“结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