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婚姻:孙刘联盟的唯一受害者孙尚香

政治婚姻:孙刘联盟的唯一受害者孙尚香

孙尚香画像

提起孙尚香这个名字,对三国稍有了解的人都不会陌生。她是孙坚的女儿、孙权的妹妹,后来嫁给刘备为妻,成为联系孙刘两家联盟的纽带。不过,历史上的孙夫人(孙小姐)是没有留下名字的。那么,孙尚香这名字谁给取的呢?很多人可能认为是《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又错了。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给孙小姐取的名字是“孙仁”:

“却说孙坚有四子,皆吴夫人所生……吴夫人之妹,即为孙坚次妻,亦生一子一女:子名朗,字早安;女名仁。”

“孙仁”这名字太中性化,不好听。更严重的是,这名还跟一个历史人物撞车。因为按《三国志》记载:“(孙)坚有五子:策、权、翊、匡,吴氏所生;少子朗,庶生也,一名仁。”

也就是说,孙仁其实是孙坚庶子孙朗的别名。罗贯中把孙小姐哥哥的别名安到孙小姐头上,偏偏这又是个不咋地的名字,真不知道他老人家咋想的。

按《三国志》记载,吴夫人生四男一女,就是说孙小姐很可能就是吴夫人的亲生女儿,和孙策、孙权是同父同母的兄妹。而罗贯中则把孙小姐写成是吴夫人妹妹(孙坚次妻,孙权继母,是《三国演义》中杜撰的人物)所生。这样加工的目的,大概是为了一方面保留“吴夫人在赤壁之战前去世”的史实,另一方面则为“赤壁之战后刘备娶孙小姐”增添一个重要角色,以推动剧情发展。

东晋史学家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中则记载着:“孙夫人者,汉破虏将军(孙)坚之女也,名仁献。”这个考证立即被史学家们否定了。既然孙夫人的兄弟已经有叫孙仁的,那她便不大可能再叫“孙仁献”了。

在早于《三国演义》的元代杂剧《隔江斗智》中,孙夫人被取名“孙安”。

至于“孙尚香”这个颇为雅致的名字,据说出自近代的京剧,如《龙凤呈祥》《别宫·祭江》等。相对而言,这个名字可比“孙仁”、“孙安”什么的好听多了,再加上京剧在过去200年里的广泛传播,后来一系列民间作品,评书评话,也都用了这个名字。

于是乎,“孙尚香”最终就成为孙夫人的标准名字,以至于连日本做的三国题材游戏里面,都尊奉这个设置。21世纪各种三国题材的历史、穿越类小说作者,也都不准备打破这个陈规。

至于近来高希希版《三国》中,放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经典名字不用,偏要“标新立异”地给孙夫人取名叫“孙小妹”,那真是土得掉渣,情何以堪。

孙尚香的家世,无疑是显赫的。尽管祖上前几辈只是小吏,以至于当她父亲孙坚求婚的时候,还遭到了女方亲戚的嘲笑和鄙视。但等到孙尚香出世时,孙坚已官至破虏将军、乌程侯、长沙太守,成为威震一方的霸

婚后孙尚香经常发脾气,每天舞刀弄剑,耀武扬威,欺负刘备。但这些只是小女孩耍的小把戏,其实她内心还是温柔善良的。

主。她母亲吴夫人,是东吴的豪族出身;哥哥孙策、孙权,都是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在年幼的时候,父亲孙坚就中埋伏而战死。孙尚香跟随母亲,过了几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好在她的大哥孙策很快重振雄风,带兵扫荡江东,建立了比父亲更为广阔的基业。孙尚香也就成为豪门大户的“郡主小姐”。

从小这姑娘就被众人骄纵,再加上出身军旅世家,父亲征战而死,大哥孤军立业,这种种机遇和熏陶,又使得她养成了男孩子一样的性格。她经常与年龄较小的兄弟们一起舞刀弄枪,而且还训练了一队手持枪棒的侍女。在她的闺房之中,也是摆满兵器,就像大将的中军帐一样。

现在网络之上,给孙尚香取了“弓腰姬”的绰号,这是源自日本的三国题材动画和游戏人物设置,意思是“腰间总配着弓箭的公主”。

然而,对孙尚香来说,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并不长久。她显赫的身份、豪爽的个性,反而成了她无奈一生的唯一注解。身为三国时期的女子,或许有着超出常人的胆气。但她终究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灭掉袁绍势力,统一北方之后,又率领大军南下,气势汹汹,欲一举扫平江南。荆州牧刘表恰好病死,他儿子刘琮投降曹操。一代枭雄刘备被曹操杀得大败,狼狈逃到江夏。

曹操兵锋所指,孙权不甘心就此臣服。但要独力抵抗曹操,显然又力不从心。无奈之下,他选择与刘备联合。两家同心合力,在赤壁之战中大获全胜,烧得曹操落荒北逃。

北方的强敌暂时退去了,孙权和刘备两家盟军立刻开始打各自的小算盘。曹操刚刚吞下还没来得及消化便又吐出来的荆州之地,在他俩眼里,就是一块诱人的肥肉,都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经过一番钩心斗角的博弈,孙权让刘备占据了荆州(南郡),作为一个暂时的栖身之处。在历史上,这是孙权为了拉拢刘备,帮助对抗曹操而采取的主动战略行为。但在《三国演义》里,则变成刘备、诸葛亮巧取豪夺的结果。

赤壁之战前后说的“荆州”,包括几大块。最北方的南阳郡,就是典韦战死的宛城,早已落入曹操的控制。宛城往南,在襄江边的襄阳,是刘表的统治核心。再往南到长江边上有江陵郡(又名南郡,即今日的荆州),往东在襄江和长江交汇处是江夏郡(今日武汉)。在长江以南,则有武陵、长沙、零陵、桂阳四郡。曹操大军南下时,占领襄阳和江陵,刘备退到江夏。赤壁之战后,孙刘联军反攻荆州,周瑜夺下江陵。之后,为了巩固同盟,将江陵郡“借”给刘备,这就是“刘备借荆州”的来历。而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则写诸葛亮趁着周瑜攻打江陵等城池的时候,坐收渔利,派兵把几个城都给抢了下来,有点“浑水摸鱼”的味道。至于长江以南的长沙等四郡,那是刘备自己独立打下来的,和东吴无关。

眼看着刘备占领荆州成为既定事实,孙权也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他严肃告诫:这荆州只算借给刘备,不久是要归还的。刘备满脸堆笑:那是当然了。刘备这一借荆州,便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在《三国演义》中,面对东吴方面的屡屡催逼,刘备最初是拿刘表的

儿子刘琦来搪塞:刘大公子才是荆州的主人,他在一日,荆州便该咱刘家占,他要死了,咱就把荆州让给您!

等到刘琦因为体弱多病真的去世了,孙权再派鲁肃去索要时,刘备却又号啕大哭起来:我现在没有立锥之地啊,还了荆州到哪儿待着呢?您再宽限宽限,我一找到地儿,立马就搬走!

这么着,刘备这欠债的成了老大。孙权每每想到荆州那块物产丰富、位置重要的好地方,便心疼不已。

孙权手下的大都督,便是威震江东的美男子周瑜。他与孙权君臣同心、朝思暮想的,也是拿回荆州这块宝地。

这日传来消息,刘备的妻子甘夫人去世了。周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立刻写了一封书信送给孙权。信中说:“刘备死了老婆,必然要续娶。主公您的妹妹性情刚勇,比男子还强。不如派人去荆州做媒,就说要把您妹妹嫁给刘备,骗刘备来东吴入赘。等刘备到了咱们的地界,一切就都在咱们掌控之中了。囚禁刘备,换回荆州,之后要杀要放,也都是您一句话而已!”

孙权看了这封信,立刻“点头暗喜”。于是,联姻这事便马上定了。于是,孙尚香成了“美人计”中的诱饵。

在一方霸主孙权看来,亲妹妹的名声和幸福是远远抵不上荆州这块宝地的,甚至压根儿不必纳入考虑的范畴。

刘备这边呢,年近五十丧妻,听说孙尚香同志年轻美貌,加上一直坚持“联吴抗曹”的指导方针,对孙权的联姻想法很是赞成。总之,双方一拍即合。

不过,他对于去东吴迎娶之事,很有些畏畏缩缩。毕竟,为赖着荆州不还的事儿,两家不太愉快。万一孙权这大舅哥耍点小花招,只怕自家性命难保啊。

连刘备都能看出问题,首席智囊诸葛亮岂能不知?诸葛亮拍着胸脯说:主公您放心去吧,不会有事的。

刘备盯着他的眼睛许久,仿佛想从中读出什么来。诸葛亮却用扇子遮住脸装傻,只是给赵云准备了三个锦囊。

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腊月,刘备带着大将赵云,踏上了迎亲之路。

这一路,周瑜、孙权早已安排下重重机关,真胜似龙潭虎穴。但诸葛亮早已预料在先,上下打点了齐全。根据第一个锦囊,刘备到吴国后,专程去拜见了孙策和周瑜的岳父乔国老。同时,赵云带领的军士则在东吴闹市中大肆采购喜庆用品,宣扬孙小姐和刘皇叔的婚事。

这么着,消息传到了孙权和孙尚香的母亲吴国太耳中。吴国太顿时大怒,把孙权叫来斥责道:“尚香是我女儿,你给她许配刘备,怎么都不和我打个招呼!”

一代雄主孙权,居然直接把周瑜的美人计给说了出来。这下,吴国太更怒了:

“周瑜没本事拿回荆州,竟然拿我女儿去施美人计!现在,全国都知道了这门亲事,要是杀了刘备,你被人耻笑不说,尚香就是望门寡,这可怎么得了!你这哥哥怎么当的呀!”孙权被他母亲说得满脸惭愧,低头不语。

悲乎,果然只有母亲,才真正会无私考虑子女的幸福。做哥哥的孙权,直到此时,也不过是在母亲的呵斥下自知理亏,无法应对而已。他心中想的,不是忏悔自己用这条缺德计,而是在暗骂,哪个王八蛋让我老妈知道这事的!

后来,吴国太约定在甘露寺相看女婿刘备,孙权又安排刀斧手埋伏。只要母亲看刘备不顺眼,立刻将刘备杀掉。一心一意,当哥哥的还是挂念着荆州。

然而,刘备一路低调,见了吴国太,嘴巴比蜜还甜,终于讨得未来丈母娘的喜欢,敲定了这门亲事,新娘子也娶回来了。刘备长叹了一口气:不容易啊!

可是,他似乎高兴得太早了。

洞房花烛夜,刘备充满了期待。招待完宾客之后,略带醉意的他,兴冲冲地赶往洞房。

他的一只脚刚迈进门槛,酒就醒了一半,一股寒气陡然从脚底升起。

只见洞房之内,杀气腾腾,所有的侍婢们都手持剑戟,双眼圆睁盯着他。

尤其是那大红的婚床上,坐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娘子,身配长剑,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情。

刘备两股战战,几欲先走。无奈头想动,脚却不听使唤。那一刻,刘备想:完了,诸葛亮你机关算尽,却算不到孙权最厉害的一招原来放在这!

正在惶恐时,床上的孙尚香微微一笑,开口了,声音煞是悦耳: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刘备,却原来如此胆小。

刘备强作镇定,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边拖着腿进了内室,一边开口道:“哎,夫人啊,被这些刀枪一照,我有些头晕眼花、心惊胆寒了。还是撤下去吧!”

其实,在一开始,二十多岁的孙尚香听说自己被许给一个半百老头时,很是生气。后来听说是刘备,好歹算个英雄,老就老些吧,却也是不甚情愿。

不过,刚才这第一次见面,倒让她看到了刘备这老儿憨厚可爱的一面。再加上刘备常年征战,多少有些英气。脸白遮百丑,勉强算得上是个老帅哥,心里便有些许欢喜。

于是,她笑道:“您在阵上厮杀了半辈子,还怕刀枪啊。好吧,撤下去。”

当然,这是依据《三国演义》。历史上的刘备没有胡子,很难看的。

刀枪撤下,花烛灯灭。这对因政治婚姻走在一起的男女,在这为政治而设的洞房之中,暂时抛开了政治元素,开始卿卿我我,共享短暂的甜蜜。

需要说明,刘备借荆州之后到东吴招亲,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加工的说法。正史中,则通常认为是孙权送亲。在孙刘联姻后的第二年即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刘备才去借的荆州。

按照《三国演义》,刘备在婚后留居江东的短暂岁月里,算是共度了一段蜜月。孙权见木已成舟,就为刘备夫妻修建了一座华丽的宅子,又送给刘备许多金银珠宝、美女乐队等。但这并非是顾及妹妹、妹夫的亲戚之情,相反,这又是周瑜的计策,用荣华富贵来腐蚀刘备的斗志,让他长期宅居江东,实际上是变相软禁。其中,自然也有孙权敷衍母亲的成分。

这一切,却依然在诸葛亮的预料之中。根据他的第二个锦囊安排,赵云闯进宅子,撒了一个谎,说曹操起大军数十万,杀奔荆州,要报赤壁之仇,请主公赶紧回去领导抵抗!

这会儿,大半生英雄,乃至于说出“妻子如衣服”这种混账话的刘备,居然变得恋恋不舍,要先和夫人商量下!

赵云急了,不顾礼貌地指出:“若是您和夫人商量,夫人肯定不会放您回荆州的!不如不和夫人说,今晚便走的好!”

刘备在这一刻,恰似吕布附体。任凭赵云几次催逼,都不答应。

而这一切,其实被内室的孙尚香偷听了个一清二楚。

一会儿,内心充满矛盾的刘备暗含泪水,闷闷不乐地走进内室。孙夫人问他怎么了,他还故意搪塞。

这时,孙夫人显出了她不亚于男子的刚勇果决的一面:

孙夫人曰:“你休瞒我,我已听知了也!方才赵子龙报说荆州危急,你欲还乡,故推此意。”玄德跪而告曰:“夫人既知,备安敢相瞒。备欲不去,使荆州有失,被天下人耻笑;欲去,又舍不得夫人:因此烦恼。”夫人曰:“妾已事君,任君所之,妾当相随。”玄德曰:“夫人之心,虽则如此,争奈国太与吴侯安肯容夫人去?夫人若可怜刘备,暂时辞别。”言毕,泪如雨下。孙夫人劝曰:“丈夫休得烦恼。妾当苦告母亲,必放妾与君同去。”玄德曰:“纵然国太肯时,吴侯必然阻挡。”孙夫人沉吟良久,乃曰:“妾与君正旦拜贺时,推称江边祭祖,不告而去,若何?”玄德又跪而谢曰:“若如此,生死难忘!切勿漏泄。”

两个相比,征战半生的刘备“泪如雨下”,十足像个娘们;而方出闺阁的孙尚香,却英姿飒爽,干净利落。这固然有刘玄德装穷叫苦的计略在内,却也衬托出孙夫人的不同寻常。

于是,在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正月元旦,刘备与孙夫人托名去江边祭祖,拜别吴国太出城,在赵云的保护下,向荆州进发。

孙权元旦当日喝得大醉,次日凌晨听说此事,急忙派陈武、潘璋带兵五百前往追赶。

过了一会儿,老将程普对孙权道:“主公,郡主自幼‘好观武事,严毅刚正’,咱东吴的大将都怕她。她既然跟着刘备去了,当然是帮丈夫。陈武、潘璋见了她,哪里还敢下手呢?”

程普这老将军啊,也会说如此不厚道的话。听得孙权大怒,拔出自己的佩剑,交给大将蒋钦、周泰,命令他们带一千军队追上去,将自己的妹妹和刘备一起斩首,提头来见!

这气急败坏的话说出,若孙尚香听见,将是何等寒心!政治家斗争失利,火气却全撒在妹妹头上。所谓兄妹之情,不仅在利益上会被作为筹码牺牲,而且在情感上也沦为发泄的缺口!

再说刘备、孙尚香夫妻连同赵云一路奔走,却被周瑜派徐盛、丁奉二将带兵拦住去路。刘备正在慌乱,赵云把诸葛亮的第三个锦囊拆开,让刘备依计而行。于是,刘备再次拿出看家本领,到车前哭着对孙夫人说:

“夫人啊,我有些真心话,到这里要说给你听了。当初你哥哥孙权和周瑜用计谋,把你嫁给我,不是为你好,其实是拿你使美人计,想把我骗来换荆州,换了荆州还要杀我!而我刘备之所以明知是计策,却冒着生命危险来东吴,那是因为知道夫人你胸襟气度非同一般,一定能理解我的(刘备在猛拍马屁,兼表白深情)。昨天,因为听说孙权要杀我了,所以假托荆州有难,想要回去(这里刘备又顺手把孙权抹黑了一把)。幸亏夫人没有嫌弃我,一起回家。现在,周瑜的兵马在前面拦截,孙权的兵马在后面追赶,我只好死在车前,来报答夫人的恩德了!”

孙尚香这一刻,心如雷击。

一直以来,虽然对嫁给刘备未必十全十美地满意,但总以为哥哥是好意,为自己寻觅英雄夫婿。想不到,如今窗户纸捅破,自己真做了钓鱼的香饵,而垂钓之人竟然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常年在闺阁中的二十多岁女人,哪里能想到政治家们的心思,竟然厚黑至此!

打击之下,孙夫人怒道:“哥哥既然不把我当亲骨肉,我哪里还有脸见他!今天这个困局,我来解决!”

哎,尚香啊,你还不知道,此刻你哥哥已经叫人拿着宝剑,要来取你的人头了!

接下来,孙尚香拿出郡主小姐的威风,在东吴将领面前狠狠地抖擞了一回:

夫人……卷起车帘,亲喝徐盛、丁奉曰:“你二人欲造反耶?”徐、丁二将慌忙下马,弃了兵器,声喏于车前曰:“安敢造反。为奉周都督将令,屯兵在此专候刘备。”孙夫人大怒曰:“周瑜逆贼!我东吴不曾亏负你!玄德乃大汉皇叔,是我丈夫。我已对母亲、哥哥说知回荆州去。今你两个于山脚去处,引着军马拦截道路,意欲劫掠我夫妻财物耶?”徐盛、丁奉诺诺连声,口称:“不敢。请夫人息怒。这不干我等之事,乃是周都督的将令。”孙夫人叱曰:“你只怕周瑜,独不怕我?周瑜杀得你,我岂杀不得周瑜?”把周瑜大骂一场,喝令推车前进。……

恰才行不得五六里,背后陈武、潘璋赶到。……四将合兵一处,趱程赶来。……夫人曰:“丈夫先行,我与子龙当后。”玄德先引三百军,望江岸去了。子龙勒马于车旁,将士卒摆开,专候来将。四员将见了孙夫人,只得下马,叉手而立。夫人曰:“陈武、潘璋,来此何干?”二将答曰:“奉主公之命,请夫人、玄德回。”夫人正色叱曰:“都是你这伙匹夫,离间我兄妹不睦!我已嫁他人,今日归去,须不是与人私奔。我奉母亲慈旨,令我夫妇回荆州。便是我哥哥来,也须依礼而行。你二人倚仗兵威,欲待杀害我耶?”骂得四人面面相觑……孙夫人令推车便行。

然而,孙尚香的威风也就到此为止。因为很快蒋钦、周泰带着孙权的宝剑和杀死妹妹、妹夫的口令,从后面赶来。浓厚的血腥味,已经完全笼罩在这一对兄妹之间。要是被他们赶上,再有一千倍的英姿飒爽,孙小姐也必然死在哥哥的宝剑之下。

所幸,诸葛亮早有安排,派张飞带兵前来接应,救回了刘备夫妇,还把东吴追兵打得大败,捎带着“二气周瑜”。在《三国演义》中占了热热闹闹差不多两回内容的“孙刘联姻”,就此结束。

元杂剧《两军师隔江斗智》,也是以孙刘结亲为题材,情节与《三国演义》颇有不同。在那里面,是东吴送亲,而不是招亲。周瑜设了三重计策:第一条计策是借着送亲的机会,带兵直接夺下荆州,却被诸葛亮看破,止住伏兵;第二条计策是在洞房之中,由孙小姐直接刺杀刘备;而第三条才是借着婚后回拜吴国太的机会,把刘备软禁。在这部杂剧中,孙安小姐一开始居然答应了周瑜的第二条计策,准备去洞房刺杀夫君!只是后来看到刘备有“帝王相”,关羽、张飞、赵云个个威风凛凛,诸葛亮更是神仙般气度,这才放下杀心,一门心思过起夫妻生活来。《隔江斗智》中的孙安小姐,实在是个性十足。

在这场环环相扣的计谋比赛中,刘备当然是最大的赢家,不但毫发未损,还捞回了一个青春妙龄的媳妇。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当然输得很惨。但在孙权看来,失去一个妹妹,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损失,况且客观上,这场婚姻还是巩固了孙刘联盟的。真正输得最惨的,是孙尚香。原本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闺阁生活,被一出钩心斗角的政治婚姻替

代。本应手足情深的哥哥,不但把妹子拿去做了阴谋的牺牲品,甚至因为这阴谋的失败而迁怒于妹子,要把妹子一刀两断。原本的亲情已完全被杀气所侵蚀。

而嫁给的丈夫刘备呢?纵然有一些夫妻之情,但更多的还是将她“孙权妹妹”的身份,用作政治斡旋的工具。在“刘备回荆州”的过程中,东吴府邸之中,江边旅途之上,刘备的一次次哭泣,“真心告白”,其实都是按照诸葛亮的脚本在演戏。迷迷糊糊于其中的观众,只有孙尚香一人而已。

他们的这桩政治色彩浓厚的婚姻,受国际政治气候的影响颇大。因此,回到荆州之后,孙尚香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婚后,孙尚香也经常发脾气,带着自己一帮东吴来的兵将耀武扬威,欺负刘备。但这些不过是小女孩耍耍小把戏。她的内心也是温柔善良的。她苦恼自己像一块夹心饼干,左边是丈夫,右边是娘家,让她伤害任何一方,她都是不愿意的。双方互相掐架,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然而,事实不以她的美好意愿为转移。随着刘备的羽翼渐渐丰满,地盘也不断扩大,四方的贤能人才纷纷前来投效。这逐渐地威胁到亲家东吴的安全。

更让人生气的是,他一直没有把荆州归还给东吴,而且还阻断了孙权向益州发展的道路,转过头,自己又去攻打益州!孙权发话了:舅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但是,每每要起兵攻打荆州,却被吴国太喝住:你这畜生,现在攻打荆州,那你妹妹怎么办?

可怜的老太太,她还不知道,孙权早在刘备回荆州之时,就已下达过绝杀令了!

孙权与刘备的益州之争

西川是天府之地,当地军阀刘璋很无能,孙权和刘备都把目光盯向这块肥肉。孙权曾与刘备商量,要联合攻打西川。但刘备一心要独吞西川,便找出种种理由,劝孙权不要动手,什么西川地势险要啊,什么刘璋虽然无能,足以自保啊。当孙权不听劝告,强行出兵时,刘备就派自己的军队封锁了长江道路,不让吴军通过。孙刘两家原本在荆州问题上就存在尖锐的利益冲突,如今因为益州问题,矛盾进一步激化了。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十二月,孙权趁刘备西征入川之时,写信给妹妹孙尚香,说母亲病重,让她回娘家见最后一面。又说,你把刘备的儿子刘禅(就是刘阿斗,刘备和前妻甘夫人生的孩子)也带来吧,吴国太还没见过这个外孙子呢。

孙尚香闻讯后,很是焦急。那个无情无义的哥哥,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哥哥呀。而母亲,更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于是,孙尚香怀着忐忑的心情,带上了刘备的独生子阿斗,登船返乡。

她怎么也料不到,这又是孙权的一计,目的是挟持刘备的独生子,来换回荆州!

孙尚香的大船顺水而下,飘向故乡东吴。关键时刻,张飞、赵云闻讯赶来,冲上了孙尚香的坐船,把阿斗给截留了下来。

这一出戏就是著名的“截江夺阿斗”,成就了赵云、张飞的又一件功劳。孙夫人在其中,却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被欺负与被愚弄的对象。这样一来,孙权企图劫持阿斗来换荆州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

孙尚香回到吴国,发现老太太根本就没有病,很生气。但是,她哥哥孙权更生气,不准妹妹再回荆州了。于是,当年锣鼓喧天、红旗招展的这一出婚姻,到此仅仅两年,就寿终正寝。

刘备知道这事后,也有些不舍。但是,他告诫自己,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儿女情长。反正唯一的儿子阿斗已经拿回来了,老婆么,由她去吧。

他甚至会暗暗高兴。因为当时孙尚香从娘家带来一队兵马,仿佛孙权安放在他老巢里的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引爆。这让刘备一直提心吊胆。孙尚香的离去,反而能让他睡个安稳觉了。打下西川之后,刘备又娶了吴夫人为妻。至于和孙尚香在荆州两年耳鬓厮磨的情分,当然是渐行渐远了。

孙刘两家关系进一步恶化。在孙权看来,我妹子已经拿回来了,母亲也不会有话说了。揍你刘备,一无阻拦!

在刘备看来,以前我顾忌着郎舅之亲,对你孙权礼让三分。如今你居然把夫人给骗了回去,这夺妻之恨,我也不必客气了!

于是,两家的明争暗斗日趋激烈,只是碍着还有曹操这个共同的大敌,才勉强维持着分裂—和谈—分裂—和谈的闹剧。

孙尚香呢,她也只能在自己的府邸之中,默默等候着来自西面的消息。让男儿们热血沸腾的天下英雄征战,在她看来,只是可憎而又可恶的闹剧。住的依然是从小待惯了的家,如今她却有了寄人篱下、漂泊零落的感觉。

等到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已经占据西川、东川之地,又派二弟关羽从荆州北伐中原。东吴孙权却背后捅刀子,偷袭荆州,不但夺回这块一直垂涎的宝地,还使得关羽败走麦城、身首异处。

之后,刘备的三弟张飞又为叛将所杀,叛将携带张飞首级投奔东吴。

为了给两位弟弟报仇,一贯隐忍的刘备做出了他一生中最感情用事的决定,倾全国兵力进攻吴国,结果一败涂地,并于公元223年在白帝城

抑郁而死。那么,孙尚香又如何呢?

关于她的反应,有两种版本。

一说她与刘备本是政治婚姻,没有太多感情,且只在一起短短两三年。听说刘备的死讯,也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折,还是照旧过她波澜不惊的日子。这种说法当然有其道理。

二是认为孙尚香与刘备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被哥哥骗回江东,其实心中还是挂念着那比她大二十多岁的夫君。闻得他的死讯,百感交集,于是来到江边,一头扎进了滚滚的江水之中。后人为其立庙,号曰“枭姬祠”。这种说法虽然有美化刘备的倾向,但也并非谬论。虽然刘备一生中娶了很多老婆,抛弃了很多老婆,但对孙尚香而言,刘备却是她的第一个夫君,而且很可能是唯一的夫君。

这段或许并非完美的婚姻,在男人的心中和在女人的心中,其价值是完全不对等的。

或许,这才是孙尚香的真正悲剧吧。

民间传说,孙夫人投江自尽后,刘备的随从中有个厨役吴老头为报答孙夫人生前对他的恩德,想到孙夫人喜吃螃蟹,便做了有花褶的蟹肉包子,带到北固山祭奠后将包子投入江中。此后,吴老头就留在东吴,在镇江开起了汤包店。现在,“镇扬蟹黄汤包”之美点仍盛传不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