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十三节


四周显得很安静,虽然远处的炮击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但离他们这里的距离,非常的遥远,这让这一两天来已经尝试过鬼子厉害之处的众人,倒显得有些意外起来。

抬头看了看天,晶莹的雨滴划过天际,一刻也不肯停息的掉落在地上,与先前掉下来的“同伴”们混成一团,最后形成一道道“小溪”,沿着一条条弯曲的小道汇入一个个被杂物所充斥的弹壳,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坑。

“孟叔,鬼子的大炮好像哑火了唉,是不是被雨淋坏了?”小山东喃喃的问道。

一旁的老孟心疼的替小山东理了一下衣服,这种动作却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笠帽已经被雨水浸透,让他们个个变得了落汤鸡,小山东身上的军装紧紧的贴在了肉上,那消瘦的身躯就这样无力的靠着沟壁,雨水混着泥土从他的身侧滑入,一小部分沾在他的衣服上,大部分滑到壕沟的底部。而此刻,原本还算勉强能让他们休息的壕沟底部,已经积起了寸许的水,将他们的脚也浸泡在其中。

铁头有气无力的说道:“小豆芽,是你的脑子被雨淋坏了吧,没听到远处还有炮响吗?”

“哦!”小山东惭愧的低下了脑袋,但又不甘的问道:“铁头叔,那鬼子咋不朝俺们这开火咧?”

没等铁头回答,一向与铁头关系不咋地的陈大斧就插嘴笑骂道:“铁个屁的头,不就一秃子嘛,还铁头。”

铁头被人踩到了小鞭子,勃然大怒,“陈大斧,你他娘的想死直接说,别在这里蹦达。”

“我呸,就你那身板,吓唬吓唬小山东还差不多,在我面前装大爷,小心我一巴掌削死你。”陈大斧毫不示弱的骂道。

不过,或许是因为雨水太大,把他们身上的力道都冲光了吧,几个人就这样懒洋洋的骂道,谁也没有起身动手的意思,一班长许强,更是直接理都不理他们,自顾在那里斜看着天空叹着气,任由大大的雨滴冲刷着他的脸,露出那张饱经风霜的脸。

“石头,还在想自己的身世呐?唉,还是慢慢来吧,等这仗打完,到了军医处让大夫看看,应该能看好的。”老孟替小山东整理完军装,将目光落到了石头的身上。

与小山东年纪差不了多少的石头,这个时候显示出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干练,伸手在脸上抹了把,反问道:“老伯,您怎么这么大年龄了还要来打仗?”

老孟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随即才想起来,他好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顿时苦笑着说道:“我这年龄不算大喽,比我年纪更大的,都还在打仗呢?”

“这么会这样?”石头像是吃了一惊,不由自主的四下里看了看,在没有看到有比老孟年纪更大的人之后,脸上的不解之色更重了一些。

“石头啊,等你以后脑袋治好了就会想起来了,这么多年兵荒马乱的,又是军阀混战,又是剿灭赤匪,气还没理顺着,鬼子又来了,乱呐。军队的人打光了,就要抓壮丁,壮丁死光了,就轮到我们这些老的和小的了,等哪一天我们也死了,恐怕连女人也要上战场了。”老孟不停的叹息着,一脸悲愤的神色。

石头则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军阀混战?剿灭赤匪?老伯,这都是些什么人?”石头神情凝重的问道。

“什么人?跟我们一样的老百姓呐!自己人为了点地盘打来打去,打到最后长官们升官发财了,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全死了。”老孟的眼睛里面闪耀着一丝泪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而身旁的吵闹声,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了,显然老孟的话,也让他们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石头不可思议的说道:“自己人打来打去?”他的声音很低,明显是看出了老孟悲愤的神情,害怕自己的话,又勾起了面前这个老人的伤心事。只是在失去记忆之后,他实在难以理解这些事情。

在雨中冲刷了不知道多久,又有人往阵地上送饭来了,这让他们一个个惊讶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快的时候,尽然就要吃晚饭了?不过天空倒真是黑了下来,先前他们还以为是乌云越来越浓着,看起来这倒真是天黑了,而一想到鬼子原本例常的“黄昏攻势”没有来,每个人的心头,倒是轻松了不少,毕竟在排山倒海般的炮弹面前,他们实在太过不堪一击了,这种活命完全靠运气的事情,能少经历一次,便好一次了。

接过碗乘了个满满当当,小山东正准备拿起筷子动手,便看见送饭的师傅夹起一块肉放到了他的碗上,那股久未闻到的肉香味,在隔着他有段距离的时候,便被他发现了,这一刻,小山东激动异常,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个师傅。

或许是一路来,早就看惯了这样的目光吧,这个四十多岁的师傅咧着嘴笑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有。”

随即在小山东诧异的目标中,每个乘完了饭的人,都会被夹一块肉放到上面,这倒让小山东明白,这种待遇果然不是他一个人独享的,否则的话,他可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了,就算如此,他还是异常兴趣的问道:“大叔,今天咋就吃肉了咧?因为下雨吗?”

“我可不知道,长官让我们怎么弄,我们就照办咧,我们这些伙夫,哪能知道这些事情。”说完,这人呵呵轻笑了笑,再看了看小山东瘦弱的身躯,看着他那张显得稚嫩的脸庞,有点心疼的说道:“这里还有点肉汤,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很下饭,你也别跟我客气,说起来,再让我挑回去还累咧。”

“唉,谢谢大叔。”看着一碗油愰愰的汤倒在自己的饭上,小山东的嘴都笑歪了,说起来,很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香喷喷的饭了。

只有一旁经验丰富的几个人一脸的愁容,老孟更是吃着吃着便长叹了一声,然后夹起自己碗里的肉放到了小山东的饭上,看着小山东转过头来惊异的目光,老孟笑道:“我老喽,吃不了这么油的东西,便宜你这小家伙吧。”

“谢谢孟叔,谢谢孟叔。”口水几乎流到地上的小山东,口齿不清的喊着,开心的几乎跳起来。

只有班长许强在远处摇着头,用只有自己才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又加伙了,又要打恶仗了?”

果然,待天空完全的黑下来之后,连长便召集排长以上的军官开起了会议,隔着老远看着远处聚集在一盏煤油灯下的众军官,所有人心里都开始有种不安的感觉。

随后,排长又开始召集各班长开会,显然是在传达上级的精神,看着一贯大大咧咧的一排长极其认真的在向几个班长交待着什么,连最没有危险意识的小山东,都开始知道事情的不妙来,然而,他一个小兵,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改变任何事情的能力,只能心惊胆颤的等待着命令的到达。

一会儿的功夫,许强终于回到了阵地,在看着一班的人聚集过来之后,也不啰嗦,直接沉声说道:“大家今天晚上就不要睡觉了,马上收拾东西,动作要轻,不要弄出响动。等攻击开始之后,你们跟我后面冲,速度要快,千万不要冲散了。”说完,许强的目光放到了小山东的身上,显然是担心这个小家伙会出什么意外。

“班长……你放心,俺会跟住孟叔的。”小山东有点紧张的说道。

许强点了点头,然后对罗方说道:“瘦子,你照看一下老孟和小山东,晚上比较乱,你把眼睛放亮一点。”

罗方那带着一点细气的声音顿时说道:“我尽量吧,肯定不会让他们跑散的。”

“这样就好。”说完,许强又对着周伍说道:“老周,假如我死在小鬼子手上,你就是班长,你来指挥一班,看排长的动作,排长的枪打向哪,我们就得冲向哪,明白了没有?”

周伍勉强的咧嘴说道:“班长,用不着这样吧,这小鬼子长啥样,白天咱们也见识过了,要是不靠飞机大炮,也跟我们差不多嘛。”

“少废话,记着我说的话,要是拖累了其他弟兄,我做鬼也要来掐死你。”许强瞪眼轻骂了一声,语气中多了一抹往常难见的严厉。

“石头,排长让我传话下来,说张参谋特地关照,如果你不想跟我们一起行动的话,现在就去找他,晚上跟他一起回师部,军医处的大夫也许能把你脑袋上的毛病给看好。”许强转头向那个默然呆在角落的人说道。

石头没有立即吭声,脸上还露出怪异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想到张参谋在这种时候,还会想到自己,然后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坚定的说道:“班长,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这两天也和你们同吃同住,哪能碰上打仗就逃跑的。”

许强摇头劝道:“这不光光是打仗的事,你的身手,一看就不是平常人,说不定脑袋看好了,你能想起重要的事情……”

“那就等仗打完了回来再看吧。”石头说完不再吭声,重新开始擦拭起手里的步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