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道军神 烽火狼烟 第四章 绝妙收官(1)

皇甫千寻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URL] 伦五奸走后,楼上一阵喧闹,有人暗骂伦五奸危言耸听,有人埋怨伦五奸说话没头没脑,太吊人胃口,因为到最后他也没说清楚,那两个和尚去追什么人,又为什么会死在妓院的门口,又为什么会裆部受伤。 “伙计,过来!”坐在窗口的一位客人突然有人高声喝道。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几分粘稠,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



伦五奸走后,楼上一阵喧闹,有人暗骂伦五奸危言耸听,有人埋怨伦五奸说话没头没脑,太吊人胃口,因为到最后他也没说清楚,那两个和尚去追什么人,又为什么会死在妓院的门口,又为什么会裆部受伤。


“伙计,过来!”坐在窗口的一位客人突然有人高声喝道。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几分粘稠,乍一听像公鸭受了惊。


二祥子忙跑了过去,“二位大爷,喝啥茶?”二祥子的声音略带着几分紧张,因为他已认出,说话的人竟然是姚锡九。姚锡九曾是哈尔滨有名的大烟贩子,现在是日本宪兵队的首席翻译。平日里都是足穿大马靴,头戴碉堡帽,腰别王八盒子,走路横晃的主,今天却穿了一身便装,到像一个刚在妓院里折腾完的大烟鬼。他的身旁坐着一个人,三十多岁,中等身材,消瘦的脸庞,两道浓眉,嘴角微微翘起,浑身洋溢着一种高傲。,


“妈了个巴子的,你们是怎么做买卖的,大爷我到这是听你们穷白话来的吗?啊!”姚锡九说着,突然抡起了胳膊。猛然间听到一声爆响。二祥子条件反射似地扭了一下头,他的黑脸蛋子上已经显出了五个紫红色的手指印。


就在此时,楼下传来了一阵说唱声,那声音像是从地缝中挤出来的似的。


落盘菜,摇壶酒


天南海北任我走


盘龙大棍挽在手


打遍天下咬人的狗


咬人的狗要喜酒


要喜酒咬人的狗


……


众茶客哄笑不已,因为他们听到的是:“咬人的狗姚锡九,姚锡九咬人的狗。”


姚锡九侧目观瞧,只见楼梯下走上一个叫花子,一脸的渍泥,整张脸像一张烙糊了的发面饼。他左手拿着一只满是豁子的破碗,右手拎着一只细竹杆,颤巍巍地站在众人面前。姚锡九早就认识温疯子,早些年送鸦片还被温疯子搅过局。


温疯子直接来到二祥子的面前,可怜巴巴地说:“给点热水喝吧,快冻死了!想当年我参加义和团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威风!只见我手起刀落,那洋鬼子的脑袋就像切大葱一样被切了下来,我就怀疑这洋鬼子的脑袋是不是纸糊上去的,怎么就这么不禁砍……”温疯子习惯性地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着。


众人因为早就听腻了他的这些桥段,所以没人和他搭话,二祥子因为姚锡九的事还没完,一时不便回话。


“老东西!你刚才说什么?”姚锡九满目狰狞,他绝不能吃这个哑吧亏,更不能在这群人面前丢了面子。


温疯子假装不认识姚锡九,嘿嘿一笑,说道:“这位大爷要赏点水?”


姚锡九伸巴掌向温疯子打去。温疯子的身体下意识地向后一缩,与此同时手里的那只满是豁子的破碗迎着递了上去。姚锡九猛然将手缩了回去。幸亏他缩得及时,不然这只手此时已经开了花。


“嘿嘿嘿嘿!没打着啊!”温疯子一笑,唱道:


我叫育仁不出口,


范丹老祖把家守,


人若打我不还手,


人若生气我就走。


花子说完转身要下楼。


姚锡九已经认识到温疯子的厉害,不敢再伸手,而是扯着脖子,咧嘴骂道:“站住!你他妈叫什么玩意?”


“嘿嘿嘿嘿!”温疯子一笑,看了一眼姚锡九身旁的日本人,得意地摇头道:“贱名贱姓不足挂齿,我姓温名育仁。”温疯子说完向姚锡九做了个鬼脸。


楼上顿时一阵喧闹,因为大家还是第一次听到温疯子的真名,先前大家都只知道他叫温疯子。


“你妈了个巴子的育人!你……”姚锡九正要大放厥词,耳伦中听到一个干脆的爆响。姚锡九只觉腮帮子一阵抽搐,直抽到脚趾尖。众人先是一惊,旋即一阵哄笑,因为姚锡九脸蛋子上的手指印比二祥子脸上的要清楚得多。


“我……”姚锡九捂着脸,此时他已明白自己被打的原因,自己竟然连日本天皇都骂了。他怀疑温疯子是故意给自己设了这个套,他暗自发誓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可恶的温疯子。


“够了!陈汝阳地,我挑战地!”一直坐在姚锡九身旁的那个日本人突然恶狠狠地说道。


茶楼上一阵骚乱,众人议论纷纷,都认为今天真没白来,看了热闹不说,还出了口恶气。这要是在平日里,谁敢动福寿膏一手指头。二祥子借机,一溜烟地下楼去找陈汝阳。


过不多时,二祥子领着陈汝阳从楼下走了上来。


“这位先生是……”陈汝阳看着面前的日本人抱了抱拳。今天一早赵玉明已经来过一趟,向他说明了日本人的意思。并劝说他不要因为此事和日本人撕破了脸。并说,如果日本人来挑战最好就借机将棋子输给日本人,这样既不太丢面子,又不得罪日本人。陈汝阳正左右为难之时,不想日本人已经来了。


“这位是南满铁路株式会社哈尔滨负责人小林泽光先生!”姚锡九似乎忘记先前的那个嘴巴,他已经进入了新的角色,但他还是要给赵玉明个面子的,所以说话很客气。


陈汝阳顿时一惊,小林泽光这四个字,让他想起了那场大火,以及惨死的张老板一家。他虽然早知道小林泽光的名字,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林泽光。他一边打量小林泽光,一边躬身笑道:“小林先生好!”


小林泽光面无表情地看着陈汝阳。


“小林先生是日本围棋五段高手,这次是专程来向你挑战的!”姚锡九满脸的得意,似乎他才是真正的小林泽光。


“啊!是这样!”陈汝阳断定小林泽光是奔着他手里的那十二颗棋子来的,不过他到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如何处理手中的这十二颗棋子。张老板一家的惨景历历在目,但棋子又关乎到祖宗留下的财宝。最后他将心一横,决定先看看这个五段高手的实力再说。


“摆棋,一局地!”小林泽光的这句蹩脚的中国话说得很干脆。


陈汝阳一惊,因为以前来挑战的人也很多,但一局定输赢的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说明这个小林泽光有必胜的把握,陈汝阳不禁有些紧张。


众人都围了过来,楼下的茶客听到楼上有热闹看,也都挤了上来,整个二楼顿时人满为患。过不多时,二祥子费了老大的劲才挤过人群将一套棋具送了上来。


两个人话语不多,猜先后,小林泽光执黑先行。几十双眼睛直盯着桌上的棋盘,似乎上面摆的不是棋子,而是金子,虽然他们多数人对围棋一窍不通。陈汝阳摆了一个双龙式,两条大龙齐头并进,虚实相应。小林泽光面无表情,沉着应战。陈汝阳暗吃了一惊,小林泽光棋风稳健,稳扎稳打,攻守兼备,步步为营,一盘黑子护得风雨不透,他可以算得上是自己多年来少遇的敌手。


一百二十手棋后,陈汝阳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自己精心布下的这盘“龙交剪”马上就要收官了。众人已从陈汝阳的表情上推断出此局的结果,大家既觉得出气,又不禁有些失望,因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根本没什么热闹可看。


小林泽光突然将手中的一颗黑子扔回了子壶,用日语骂道:“中国棋道拙劣可见一斑!你这样的棋手也敢妄自称棋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