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道军神 烽火狼烟 第一章 虎口拔牙(2)

皇甫千寻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



此时周小鬼子已经将陈汝阳推到了一边,带着二十几名手下闯进了陈家茶楼。陈家茶楼是一幢传统的硬山式建筑,分上下两层,青灰色墙体,上覆深绿色彩陶瓦,被积雪覆盖住的瓦棱部分已经凸露出来,长长的冰溜子悬挂在房檐下。当街的两扇镂花对扇门已经被身着黑色警服的警察踹开。二楼楼梯口处探出了无数个惊恐的脑袋。半年前的那一幕所有人都还历历在目,而且日本人处理中国人的方式也总能让哈尔滨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如果用刺刀挑,要做到一刀破腹,而且肠子流出时颜色多者为佳。如果用铡刀铡,人头落地时高粱秆子上要喷出一朵大红花,而且是越圆越好。如果将人活生生地塞进冰窟窿中,那也要先用铁丝串住每个人的锁骨,而且是人串得越多越精彩。如果是用来喂狼狗,狗也要跟着“倒霉”,不但要先被饿上几天,而且如果不能一下子咬断人的喉咙,还要受到停食的处罚。如果谁有幸被日本人一枪崩了,那应该算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茶楼里一阵大乱,宾客们都惧怕这突来的灾难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就在此时,后院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一个有如公鸭受惊般的声音突然声嘶力竭地呼喊道:“肖龙!肖龙来了!”


茶楼里顿时炸了窝,赌在门口的警察似乎比这些宾客更惧怕听到“肖龙”这两个字,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宾客们突然像决了口的洪水,疯狂地冲出了茶楼的大门,涌到了街上。当周小鬼子重新组织队伍阻住茶楼门口时,茶楼里已经跑得只剩下陈汝阳一个人。陈汝阳总算长出了一口气,既然人都跑光了,自己的茶楼就不会再变成灵堂了。


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周小鬼子红了眼,拎着王八盒子飞步冲到了后院。“谁让你放的鞭?”周小鬼子伸手揪住了陈天元的衣领。


陈天元微微一笑,伸手推开了周小鬼子的手,满脸质疑地问道:“皇军下过结婚不许放鞭炮的命令吗?我怎么没听我大舅哥说起过。难道是周局长的新规定?这可怪不得我了,我这也是刚知道!”


周小鬼子没心思听陈天元的冷嘲热讽,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为什么要在水桶里放?”


陈天元无奈地摆了摆手,反问道:“皇军规定过不可以在水桶里放鞭了吗?”


“你……你这是通匪!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周小鬼子说着将手里的王八盒子直顶在了陈天元的脑门上。


一旁的陈汝阳一下子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程度,他的嘴里像是被塞了一个面团子,张着嘴唔噜着,竟没说出一句囫囵话。他想上去阻止,却发现腿已经灌了铅。


陈天元不慌不忙,伸手推开了顶在脑门上的手枪,冷笑道:“请周局长注意言辞!如果我通匪,那么我媳妇赵玉凤就通匪。如果我媳妇赵玉凤通匪,那么我大舅哥赵玉明就通匪。你信不信我到皇军那里告你,出言不逊,恶意中伤、诬陷诽谤、挑拨我大舅哥和大日本皇军之间的关系?”


“你——好好好,陈天元,你有种!你有种!你等着!”周小鬼子用手狠狠地指着陈天元,咬着槽牙,气急败坏地带人离开了。他知道陈天元的大舅哥赵玉明在特务机关长山本一木心目中的分量,他是无论如何也搬不动这尊大佛的,所以也动不了佛前的这些小鬼。


看着周小鬼子带人离开,陈汝阳这颗含在嘴里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他也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起鞭炮来,但他还是觉得放得及时,放得得当。他正想上前询问,房外的一声巨响又惊得他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二祥子撒脚如飞跑了进来,“掌柜的不好了,周小鬼子被……被打死了!”陈汝阳还没来得及问清情况,就已经站在了大街上。


离茶楼十几米远的地上倒着周小鬼子的尸体,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脑门处汩汩流出,一道道白气正嗤嗤地从地上升起。几名警察端着枪极度警觉地观察着四周,很显然他们并没有看到凶手。街上已经站满了人。


“二祥子快去叫我表哥!”陈天元说着已将陈汝阳拉回了店中。


二祥子出了后门急速向皇协军司令部跑去。等皇协军司令赵玉明带着二祥子来到陈家茶楼时,宪兵队长究山已经带人将整条正阳大街围了个水泄不通。究山知道赵玉明和特务机关长山本一木之间的特殊关系,而且他也很尊重这个中国人。他觉得赵玉明和其它的那些为日本人卖命的中国人不同,他在为日本人服务的同时,还具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更形象地说,赵玉明不是日本人的奴才,而是日本人的朋友。


赵玉明和究山讲清了情况。究山不但免除了对陈家的盘查,还提出要亲自到陈家进行道贺,并一再责怪赵玉明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他。究山的到来让陈汝阳与陈天元都很意外。几个人在院中寒暄了几句。陈汝阳将究山请进了上房。


“早听说陈老先生就是在大名鼎鼎的东北棋王,在下也早想请老先生赐教一二。”究山手拄着他的佐官刀,满面笑容地看着陈汝阳。


“究山队长过讲了!”陈汝阳微微一笑,他平日里早听茶客说过,宪兵队长究山是个围棋高手。


“东北即满洲,老先生号称东北棋王,也就是满洲国的棋王了,中国有句古话叫‘见贤思齐’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究山队长言重了!”陈汝阳忙起身拱手。


“听说老先生当年与国手陈子仙的徒弟胡三清西湖赌棋,赢到了他手里的十二颗棋子才夺得‘东北棋王’的称号的。”究山似乎对陈汝阳的过去很了解。


陈汝阳的老脸猛然抽动了一下,忙笑道:“江湖传言,言过其实,不足为信。老朽早听说究山队长是个围棋高手,如果究山队长有时间,到可以相互切磋一下。”陈汝阳忙把话头岔开。


“哈哈哈哈!如果我赢到了老先生手中的那十二颗棋子,那我就是东北棋王了?”究山一脸的兴奋。


陈汝阳觉得似乎有一块磨盘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让他一时无法呼吸。这几年,他最怕提起有关那十二颗棋子的事,更怕日本人提起这件事。因为他知道这十二颗棋子极有可能给一家带来杀身之祸!“是是是,当然……当然……”


“哈哈哈哈,好,改日一定前来挑战,请老先生准备好棋子,”究山高兴地起身离开了陈家。


陈汝阳猜测究山的醉翁之意并不在酒,而全在那十二颗棋子上。他的心里是十七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有了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他最了解日本人了,只要是日本人相中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地段街文古斋张老板手里珍藏着两幅郑板桥的画作,被南满株式会社的小林泽光相中了。小林泽光出大价钱购买,可张老板就是不卖。结果文古斋着了一场大火,张老板全家葬身火海,那两张画也跟着消失了。


陈天元看出了陈汝阳的心里,在一旁窃笑道:“究山既然相中了那十二颗棋子,你就顺势输给他算了,这样只能说明你技不如人,又不是主动讨好日本人,既和汉奸没关系,也可以除去你多年来的心病。”


“混账话!这十二颗棋子关系到祖宗留下的宝藏,怎么能让日本人随便拿去?”陈汝阳的胡子撅起老高。


“宝藏是皇帝的祖宗留给皇帝的,现在皇帝都听日本人的了,宝藏给了日本人也算是名至实归了,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陈天元一脸坏笑地看着父亲,他已猜到了父亲接下来要说什么。


果然不出陈天元所料,陈汝阳一拍桌子,高声骂道:“以后不许你说这种混账话!宝藏是祖宗留给中国人的!皇帝他跟了日本人,是他的事,但咱还是中国人。日本人不把咱中国人当人看,咱更不能把这好东西主动往他们手里塞。总之这十二颗棋子说什么也不能给日本人!”


“爹你不怕变成第二个张老板?”陈天元的眼里充满了挑衅。


陈汝阳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灰色,表情凝重地望着窗外,许久不做声。陈天元见父亲不再说话,得意地笑道:“这事用不着您老人家操心了,我早已想好主意了,您就瞧好吧!”说完转身出了上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