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道军神 烽火狼烟 第一章 虎口拔牙(1)

皇甫千寻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URL] 虽然时进二月,但哈尔滨依然是地冻天寒,干巴巴的冷风如刀子般肆意地飞割着,松花江畔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十几只野狗贪婪地啃食着江面上那一朵朵尚有余温大红花,血红的眼睛不时警觉地瞧向远处天空中飘摆着的那面太阳旗。哈尔滨像一口被遗弃在松花江边的破棺材,阴森恐怖,死气沉沉。只有位于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



虽然时进二月,但哈尔滨依然是地冻天寒,干巴巴的冷风如刀子般肆意地飞割着,松花江畔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十几只野狗贪婪地啃食着江面上那一朵朵尚有余温大红花,血红的眼睛不时警觉地瞧向远处天空中飘摆着的那面太阳旗。哈尔滨像一口被遗弃在松花江边的破棺材,阴森恐怖,死气沉沉。只有位于正阳大街上的陈家茶楼里不时传出几声久违的笑声。东北棋王陈汝阳的独生子陈天元已经将新媳妇赵玉凤抱进了后堂,宾客们正等待着喜宴开始。


突然,大街上一阵喧闹。茶楼伙计二祥子惊恐万状地跑进了后堂,语无伦次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周……周……周小鬼子来抓人了,老爷让你们小心!”


陈天元极不情愿地放下了刚刚掀起了一角的红盖头,不耐烦地问道:“周小鬼子又来抓啥人?”陈天元二十多岁,除了脑袋比常人大了一圈之外没什么特别的,但他可是正阳大街上鼎鼎有名的坏事包。陈天元五岁的时候就敢扔石头打人,七岁的时候已被正阳大街的居民列为“四害”之首。不是今天砸了东家的房瓦,就是明天堵了西家的烟囱,整日弄得四邻不安,鸡犬不宁。邻居怒目而视,他叽里咕噜地转着眼珠子不做声,第二天,邻居家的尿壶壶底便出了一个小洞。邻居一边晾被子,一边破口大骂,他依旧叽里咕噜地转着眼珠子不做声,两天后,邻居家的酱缸里突然多了一只破鞋。邻居怒不可遏,上门问罪,他仍是叽里咕噜转着眼珠子不做声,几天后,邻居竟从自家种的倭瓜中切出一抔稀屎。至于陈天元是如何将屎拉到倭瓜中,而又能保正倭瓜的完好,至今还是个迷。正阳大街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陈天元的新闻。邻居对他的评价是,“头顶长疮,脚底冒脓,绝对的坏种一个!”


“周小鬼子说,女匪一枝花躲……躲在客人中,他要上楼搜查……”二祥子的两道八字眉紧紧地挤到了一起,嘴唇咬成了青紫色。


陈天元知道二祥子如此表情的原因,就在半年前,周小鬼子声称赵尚志藏匿在陈家茶楼里,带人上楼抓捕,结果很多茶客被无辜抓走。除了一少部人花大价钱买出了一条命,其它人都被冠以乱党的名义用铡刀铡成了两截,那其中就有二祥子的爹。陈家茶楼虽因有皇协军司令赵玉明这个大靠山,没受什么牵连,但事后却常因有孤儿寡母到茶楼来哭闹而影响了买卖。陈天元恨透了这个周小鬼子,早就想收拾他,但却一直没找到机会。“周小鬼子来了好啊!”陈天元突然一脸的兴奋。


“少爷,你!”二祥子不明白陈天元这句话的意思,一时傻在了那里。


“我陈天元大婚,警察局长、皇协军司令都来捧场,现在就差宪兵队长究山不赏脸了!”陈天元下意识地撩了一下赵玉风头上的红盖头,转身迈步向门外走去,不想正与匆匆赶来的温疯子撞了个满怀。


“坏了!坏了!你快想个法子吧!”温疯子的眼里嗤嗤地冒着两道火苗子。


“师傅不是常说人应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吗,今天怎么成了掉进了老君炉的孙猴子,猴急了起来?”陈天元满脸讥笑地上下打量着温疯子。


温疯子知道陈天元又是在故意刁难自己,但这次却没时间和他废话,因为这件事实在太棘手了。“二两年糕你少来豆(逗),屁股大的院子你少整景(井),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能屙啥屎!”温疯子是陈天元的围棋老师,他在哈尔滨的名气不比陈天元小。他之所以有名,是因为他说他曾砍下过十几颗洋鬼子的脑袋,而且每次讲的时候都习惯性地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划来划去,似乎当时被砍的不是洋鬼子的脑袋,而是他自己的脑袋。有这样的英雄事迹,本来他可以算得上是哈尔滨的一位民族英雄,但由于他每天都像倒粪似地讲上十几遍到几十遍,而且不管身边是不是有人在听,所以在哈尔滨除了陈天元之外早没人相信他的鬼话了。因为他姓温,所以哈尔滨人都叫他温疯子。因为他还会下几手围棋,又与陈天元臭味相投,于是就收陈天元做了徒弟。但在哈尔滨人看来却是“臭鱼找到了烂虾”。


陈天元此时已断定,一枝花就在楼上,不然师傅不会这么着急,而且他早就知道,师傅暗地里与一些江湖人士常有来往。陈天元嘿嘿一笑,说:“让他搜啊!听说一枝花美艳无比,我正好见识一下。”


“搜——搜个屁!你再在这里油嘴滑舌,就出大事了!”温疯子的眼里装得下两个菜团子,他对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是再了解不过了,陈天元博识强记,过目不忘,凡事一教就会,一点就通,而且常有异于常人的顿悟。最特别的是他能将那些堵烟囱,扔破脚,拉稀屎的下流着法融入到棋法中,从而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更厉害的是,他还能反其道而行,将棋法用到实际问题当中去,这世上似乎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见他嘿嘿一笑,那就是他一定又想出了什么馊主意。


“找我表哥啊,有他发话,周小鬼子不敢胡来。”陈天元向后一委,一屁股坐在了赵玉凤的身边。


“这还用你说?他早走了!”温疯子不停地踱着步。


“派人去找啊!”


“等把他找回来黄瓜菜都凉了!周小鬼子马上就要搜查!你少跟我卖关子,”温疯子的双眼紧盯着街上的警察,突然低声骂道:“这下完了!后门也被堵死了!”。


“后门堵死了,走前门啊!”陈天元一脸得意地向门外瞄了一眼。


“废话!你以为你是山本一木(日军特务机关长)啊,想走哪走哪?”温疯子简直哭笑不得,因为陈天元的这个火上房不着急的德性和自己平日里简直是如出一辙,他今天算是明白了,什么叫自己配药自己吃。


陈天元迈步来到院中,看了一眼街上正在与父亲陈汝阳周旋的周小鬼子,嘿嘿一笑,然后趴在温疯子的耳旁嘀咕了几句。温疯子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又点了点头,最后笑逐颜开地拍了拍陈天的后背,急速转身向前堂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