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三十章伏击

犍为李聚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自从粉碎孙城辉的袭击事件后,我和周强看到“皖南事变”的时间离我们是越来越近,我们两个人是越来越不敢放松对新八军的监控,虽然我和周强知道凭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是不能改变中国军事历史上的血腥惨案“皖南事变”,也知道我们不管怎么努力,也不能阻止三战区顾祝同部的反动派军队围攻皖南的新四军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自从粉碎孙城辉的袭击事件后,我和周强看到“皖南事变”的时间离我们是越来越近,我们两个人是越来越不敢放松对新八军的监控,虽然我和周强知道凭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是不能改变中国军事历史上的血腥惨案“皖南事变”,也知道我们不管怎么努力,也不能阻止三战区顾祝同部的反动派军队围攻皖南的新四军的事实。但我和周强是决不允许刚刚诞生的中国第一支民族的军队“新八军”参与到国共两党之间的民族战争之中。

当我们想凭借着新八军对日寇捷报的昂扬士气,新八军各师本可以与中国的友军进一步扩大对日军的战果。可惜我和周强的这一美好的愿望又遭到无情的打击和重挫,国民党的三战区司令部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和审核之下,就直接越过我这个新八军的指挥长官,以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命令新八军的第一师马忠武部和第二师罗百成部从平汉线开赴苏中的黄桥地区。而新八军的第三师陈东部和炮兵师蒋怀中部则进入镇江、无为地区,替防李品仙的部队,协防镇江至无为地区的长江防御。可是军令如山,我虽然身为新八军的长官,也不得不服从战区司令部的命令。我们也想过与蒋介石政府绝裂,直接投奔于中共延安,投入到中国共产党的怀抱,但这样只会让蒋介石更加仇恨中共延安,这样就会对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有所不利。因为这样就会加深蒋介石政府对中共延安的恐惧,也会加大他们铲除中共延安之决心,所以如果说发生国共两党的民族军事相争的战事,最终得利只是小日本侵略者。

我和周强看到这些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后,就知道这是蒋介石独裁反动政府进行反民族大义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步骤,是他们将要挑起民族的内战啦。他们这样调动新编第新八军的部队到国共两党军队之间的紧张热点地区,无非是想用新八军的部队充当蒋介石政府中的一支反共急先锋的暴虐队伍。这样他们就可以把新八军的这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牢牢控制在蒋介石他自己的手里,又可以得到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和李聚之目的。

针对蒋介石反动政府的军事调动阴谋,我和周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痛苦和无比悲愤。但我们以蒋介石、顾祝同等人不敢明确告诉世人他们想要铲除李聚和消灭皖南新四军的阴谋状况。我给新八军的部队发出以下命令:新八军所属的各师、各团的部队禁止与中共军队发生摸擦和战斗。如有违令,将以新八军的军事条律处置。

为此我和周强还专门乘坐飞机,飞到国民党三战区的上饶司令部,找到在祝同等人后,马上向顾祝同等人提出严重的抗议和理争。

“顾长官,您为什么不与我商议,就下令新八军的部队到黄桥和无为地区,您们这样做,只会加深民族之矛盾,只会挑起国共军队之间的战争。竟然您们认为李聚没有能力当这一个新八军的军长,那我就马上辞去新八军军长之职”。我使用强硬的态度和辞职来威胁顾祝同等人,

“李聚兄,这是你从什么地方听的谣言,这是国防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我们也是在执行上头的任务,还有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日军近期有重大的军事行动,所以我们才把新八军调往这些地区,加强协防”。岳星明在我们的身旁,马上向我们解释道。

“军事行动,是不是横山勇为了报复皖南云岭之仇,他们要调集几个师团的兵力去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吧……!但您们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新八军的部队调动到黄桥地区和镇江、无为地区,如果说国民政府没有我这一个新八军的军长,您们还要我李聚干什么,如果要李聚做一个傀儡,李聚宁愿马上辞职,也不愿意承担这一个民族的骂名。”我对他们是毫不留情面地,讽刺的愤怒说道。

他们听到我这样一说,仿佛洞穿了他们阴谋似的,他们马上是脸色大变,但他们又不能立刻与我翻脸,可能是顾祝同等人想到在皖南事件中,如果没有人给他们背黑锅,那就该他们必然遭到民族的唾弃,还有一点就是怕我辞职后,会投奔中共延安,那样就会暴露他们的阴谋诡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皖南事变后,让我这一个外来人背他们的黑锅。于是他们的脸色一转,向我解释说道;“李聚,我们调动新八军到黄桥地区和镇江地区不是为了反共,是为了巩固前线的抗日,还有我们身为党国的高级军事将领,决不会做出一件危害民族抗日统一的事情。”

竟然顾祝同都这样说,我们还能说什么,但我也与顾祝同等人展开了一场斗志斗勇的战斗,我是假装受宠若惊,并顺水推舟让顾祝同向新八军的各师各团下达此令,新八军的部队到前线是抗日,不是反共。我就是要把事情做到点水不漏,绝不能让顾祝同他们有一丝丝的机会可以利用。因为只要我和周强知道,只要有一丝的松懈,顾祝同和岳星明就会对我们造成致命的一击。由于我和周强拿到顾祝同的这一上方指令后,我还可以理所当然处置新八军违令的军官将领,这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一道护身符。

谁知我和周强刚刚离开战区司令部,岳星明就在背后辱骂我们。“想不到李聚和周强是如此的精明,马上对我们的命令作出如此强烈的反击,看来我们掌控新八军这一件事,将是难于登天啊!”

“还有李聚已经洞悉了我们的皖南作战计划,看来此人是留不得,不然他会破坏我们消灭皖南新四军的计划。”上官云相说道。因为他身为皖南剿总指挥官,如果不能消灭皖南的新四军,那他就是失败,所以上官云相是比其他的军事将领更加仇恨于我。还有一点就是上官云相说出来对李聚的忧虑,是如果说他的剿灭任务失败了,就不要怪罪于我。

一个个反动将领听到上官云相的话后,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也知道要想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必须先铲除李聚。想不到我上饶司令部一行,反而加快了他们对我的铲除之意。

我根据“北山事件”和“孙城辉事件”的历史惨痛流血教训,知道蒋介石独裁政府的反民族反共的阴谋诡计还是防不胜防,为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每天都会加强巡视新八军的各部队,以便掌握新八军的最新动态。

日本南京派遣军司令部:“八格呀噜,李聚在新八军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呼,就敢出动新八军的部队到镇江、无为地区,敢插入到我们的心脏地带,当真欺负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娘家无人。”日军横山勇参谋长怒气冲天的狂叫道。

“李聚这一个时候调动新八军的部队到镇江、无为地区,他无非是想协助皖南的新四军突围到江北地区,如果说皖南的新四军顺利到达江北地区,那我们大日本帝国就挑不起中国的国共内战,那帝国近段时间的一切努力将毁于一旦,还有新四军和新八军的超强联合,也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噩梦。”松井石根因在雨溪镇的失利,被辞职后到了上海,然后又悄悄地潜回南京,当他的侵略军总司令,龟儿子给我们中国摆了一个乌龙阵。

“司令阁下说得一点不错,叶挺、陈毅和李聚都是帝国的祸患,我们千万不能让新八军的部队在镇江、无为地区站稳脚,所以我们这一次要乘新八军的第三师在进军的途中,设下埋伏。以重兵把新八军的第三师消灭掉,这样就能挫李聚的锐气,打击中国的抵抗信心,扬大日本帝国之威风。”横山勇说道。

“横山君虽然说的不错,但新八军是不同以往的一支中国军队,如果说我们不能迅速消灭新八军的第三师,那我们的部队将反陷入中国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

“司令官阁下您多虑了,根据帝国的情报得知,顾祝同和李聚是心存二心,是一对生死冤家,顾祝同早就想借帝国之手除去李聚,所以如果说新八军的部队遭到帝国军队的攻击后,顾祝同是肯定不会派出一兵一卒增援李聚的,更不说在镇江、无为地区的李品仙的三个师和江苏韩德勤部增援李聚啦……。所以只要我们用兵迅猛,消灭新八军的一个师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情报头子土肥原指着平阳渡这一个地方,双手打着合围的手式说道。

新八军第三师陈东部在江北的行军途中,他们在平阳渡遭到了日军两个师团的突然袭击,由于日军的进攻突然,加上陈东师长和邱发才参谋长根本没有了到日军会在半路上袭击他们,所以第三师的官兵是仓惶应战,第三师在日军的疯狂进攻是死伤惨重,新八军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战斗中,就损失了将近一个团的兵力。失败、惊恐是笼罩着全师的官兵。

“师座,我们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啊!小日本鬼子在我们的面前聚集了两个师团的兵力,他们的用意是想吃掉我们。现在的情况,我们只有迅速后撤,才能减少我师的损失。”邱发才参谋长是忧心肿肿在军用地图前,指着日军齐头并进的进攻方向,对师长陈东说道。

“兄弟们在两个小时的激战中,我们就已经损失了一千五百名将士,我愧对兄弟们啊!”陈东痛苦泪流满面道。

“师座,这不关您的事,只是我们先中了小鬼子的埋伏和袭击,兄弟们在激战开始时才伤亡惨重,而现在我军将士在小鬼子的面前是毫不逊色,是逐步的撤离……。”八十五团长杨志安说道。

“老邱,你向李品仙请求增援,他怎么说。”陈东焦虑的问道。

“师座,李品仙将军说他还没有接到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他是不敢擅自率兵离开镇江和无为地区,不敢派兵增援我们。”

“滑头,借口,见死不救……。”杨志安破口大骂道。

“你上电顾总司令官,他怎么说。”

“师座,顾长官要我们固守待援,他们接到我师中了敌人的埋伏后,马上召集三战区的将领,一起商议出兵的方案,顾长官说了一有结果,他们马上派兵增援我们。”

“妈的个巴吃,现在是火烧眉目,危险重重,如果说没有军队增援我们,那我们将被日军消灭,难道说要我们这一次死了才出兵,还有一个球用。”杨志安又口无遮拦的大骂道。

“志安,你是在干什么,上峰有上峰的计划,军人就是服从命令为天职。”陈东向杨志安吼道。

“老邱,我看你有什么话要话,你就说吧!”陈东看到邱发才吞吞吐吐的神色,对他说道。

“师座,不知我当不当讲。”

“说吧,你我都是多年同生共死的老搭当,有什么话,你就明说。”

“师座,我发觉我们这一次是被人出卖了,是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行军线路,我们才中了日军的埋伏。”

“老邱,你是不是在发高烧,你说我们被谁出卖了,你没有真凭实据,就不要胡乱猜测,这样只会加深我们的撤退难度。”陈东向邱发才责备道。

“这一次肯定是犍为李聚这一个小子出卖我们,我们的部队才遭到小鬼子的埋伏和袭击,不然小鬼子怎么知道我们的出兵路线。我知道李聚早就看我们一个个不顺眼了,他就想借日本人之手,除去我们这一个眼中钉。如果让我们这一回能够回去,我就挑了李聚小子的老窝。”杨志安火冒三丈,双手甩着手枪,怒气冲冲的骂道。

“杨志安,你再乱说,我就毙了你,李聚跟我们的老上级刘文辉是生死之交,他是不可能这样害我们,加上这一次我们出兵镇江、无为地区是奉了军事委员会和三战区司令部的命令,李聚他根本就不知情,加上他一向是反对我们出兵镇江、无为地区,还有李聚根本不知道我们的行军路线,我们中了小鬼子埋伏的事,但这绝对不是李聚干的。”陈东向杨志安责骂道。

“这是那个生的娃儿,没有屁股的人干的,**他的祖宗十八代,这样害我们。”

陈东和邱发才看到杨志安是一再的胡闹,只有命卫兵把杨志安赶了出去。“老邱,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陈东心中充满愤恨,又悲痛欲绝的说道。

“师座,我们可能是他们纷争的牺牲品。”邱发才也愤怒地,双手敲着桌子说道。

只听到新八军第三师的阵地四周都是小鬼子的坦克冲刺轰鸣声,炮弹的爆炸声和机关枪的吼叫声。“给我集中所有的炮火,给我狠狠地轰炸支那军队,消灭新八军的部队”,这一次日军的前线总指挥官,横山勇不断的咆哮命令道……。

我和周强接到新八军的第三师陈东部在平阳渡遭到日军袭击的消息后,我马上召开军事会议,在会议上,我马上决定对第三师派出部队增援。

“军座,陈东这一回完全不听从你的命令,就擅自带兵到镇江、无为地区,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我们暂时不增兵支援他们。”参谋总长岳星明对我说道。

“陈东的功过,我们是暂不追究,但我们身为一个中国军人,对日寇的抗战我们是责无旁贷,还有我们同属新八军,就应该彼此之间互相帮助和支持,这样才能壮大我新八军。”景宏伟站起身来,愤声说道。

“我支持岳参谋长的说法,我们新八军的任务,主要是巩守大别山区和平汉线,如果让小鬼子知道我们出兵平阳渡,那他们乘机挥军进攻平汉线怎么办,还有现在顾长官正在商议出兵援助的事情,增援陈东部队的事情,有顾长官他们就够啦!这一次我们能防守平汉线就不错了。”第一师参谋长刘玉章说道。

原来岳星明等人就想看我的出丑,打击我的权威,离间新八军的内部之和,但我为了新八军的成长,我现在只有逆境出击,我马上站起身来,严肃认真的令道:“马忠武、刘玉章听令,第一师的部队全力防守平汉线,第二师罗百成的部队也协助第一师防御平汉线。如果两个师的兵力,还让日军一个人冲进来的话,你们就提人头来见我。”

“是军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周强,景宏伟听令,你们马上率领新八军的直属团和特种部队立即增援第三师,就算你们战到最后的一兵一卒,也要把陈东和邱发才带出来。”

“是军座。”

然后我又马上命令坦装甲师和空军部队马上出兵平阳渡,立即增援陈东的部队,全力营救第三师。我还命令岳星明暂代新八军军长之职,坐镇大本营指挥,对于这一次的营救行动,我要亲自出马指挥,树立我的权威。

这时日军南京司令部作战指挥室是忙碌一片,一封封作战指令飞向平阳渡。突然土肥原狂叫起来:“此乃天助我大日本帝国。”众人的眼睛也马上齐聚在土肥原的身上。原来土肥原从情报特工人员接过一份军事情报后,看到内容后,是手舞足蹈的叫喊道。

“是不是我们帝国军队已经消灭了新八军的一个师啦!”松井石根问道。

“不是的司令官阁下,这一个消息比消灭新八军的一个师的兵力更重要啦!我们的心腹大患李聚将亲自送到我们的虎口,只要我们消灭了李聚,那我们在中国的战事将迎刃而解。”

“不知道这一个消息是否准确。”

“司令官,这一个消息非常准确,是我们潜伏在新八军的特工人员获得的消息,这是李聚他们的行车路线。”土肥原马上把情报交到松井石根的手中。

“如果说消灭李聚,我给你们情报部门记头功。”

“谢谢司令官,为了大日本帝国的霸业,这是我们每一个日本臣民应尽的责任。”

看到小鬼子的暴虐,看到岳星明等人的阴谋,我要用实际行动来粉碎它们,我和军部的几名参谋作战人员和十名民解特工队员的护送下,我们乘坐三辆越野吉普车前往平明渡。我们的吉普车风驰在崎岖的山道上,绿树山溪从我们的身边是一闪而过。当我们离开滩县五、六十公里时,突然听到天空有飞机的轰鸣声,我们以为这是我军的飞机,当我们抬头望时,才发现天空中是日军的两架战斗机,它们在两、三百米的低空位置向我们的方向飞来。这时日军飞机上的飞行人员也发现了也我们行驶在山道上的吉普车,于是它们拼命的向我们飞来。

更可恶的是,由于我们已经闪避不及,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离我们一千米的距离,就向我们的吉普车开着机炮横扫过来,只见一颗颗的机炮在我们的身边爆炸,顿时山道上是硝烟滚滚,弹片横飞,劲浪四起。吉普车在硝烟中穿梭,在弹雨中飞驰。日军的飞机是越来越猖狂,向我们急冲。并且是越飞越低,离我们的吉普车是越来越近啦!看到小鬼子的飞机迫近,十名民解特工赶紧手持着冲锋枪对日军的飞机进行扫射。子弹打在敌人的飞机身上是火星四射,“刚”“刚”的直响,但子弹就好象给飞机搓痒似的。

日军飞机是一扫而过,当他们从我们的头上飞驰过去后,鬼子飞行员才发现最前面的一部吉普车上坐着几名国民党的高级指挥官,于是日军的战斗机马上转身,更加奋不顾身的向我们呼啸而来。只见两架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向左右一分,企图越过后面的两部吉普车上的民解特工的射击,从两翼俯冲,进攻前面奔驰的一部吉普车。

“军座,我们赶快下车躲一躲吧!不然你会有危险。”车上的一名参谋叫道。

这时我突然发觉我的额头上左边,怎么是一股火辣辣的痛,我用手一摸,才发现是血,不知是吉普车颠簸碰撞的,还是被敌人的子弹擦伤的。“他妈的小鬼子,老虎不发威,把我当成病猫。”越是退让,小日本在老子面前就是越猖獗。

“民解特工,车上有没有机关枪。”我在飞速的吉普车上大声问道。

“大哥,第二辆车上有一挺机关枪。”民解特工一边持枪还击,一边向我回答道。

有了机关枪就好,我令第一辆的吉普车放慢速度,当两部越野吉普车只有三、四米远时,只看见我脚下一点,身体是快如流星向第二部吉普车飞去。我一踏上第二辆的吉普车,马上就俯身去抱机关枪。“大哥您小心啊!”只见一名特工队员这时用他身体,把我护住在他的身体下,原来敌人飞机上的一梭子弹向我射来,这一名特工用他的身体掩护我,但敌人的子弹却射进了他的整个身体,他就这样牺牲啦。原来是小日本鬼子发现了我们的作战意图。于是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向我们发射出一串串的罪恶子弹。

“兄弟,大哥为你报仇。”我是含着眼泪,左手护着这名特工队员的遗体,机关枪上长长的一串子弹披在我的肩上。我右手持着机关枪向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发出了复仇的子弹。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手上机关枪的子弹穿过了机身,全部射进了日机上的两名小日本鬼子的身体。敌人战斗机上的飞行师、机枪手被我打成了一个马蜂窝。敌人的这一架飞机在空中是摇摇晃晃的飘荡着……。

突然小日本鬼子的飞行师的眼睛一睁,无数的鲜血是不停从他身上的无数伤口流出,鲜血也立刻染红了他的全身,他的嘴中、耳鼻中也开始在冒血,他看见我们在车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于是龟儿子的目光一悚,马上变得狞狰起来。他抓紧着操作杆,驾驶着颠簸的战斗机就向我们疯狂冲来。

看见敌机向我们撞击而来,我们一个个不由惊恐万状地睁大着眼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在临死之前也要拉我们来掂背。”这时我看到了敌人机身下的油箱,我马上大声喊道;“大家赶快趴下。”我瞄准油箱,于是一梭子弹打中了日军战斗机下的油箱。只见敌人的飞机在空中是“轰”的一声巨响,马上发生巨烈的爆炸,机体在空中是迅速的解体,并拌着熊熊的大火四射。虽然大家趴下的快,但是车上也有人的身体还是着了火。我们一边扑火,一边持枪还击另一架日军的战斗机。

战斗机上的小日本鬼子好象知道越野吉普车上有大鱼似的,就象一只讨厌的苍蝇对我们是紧追不舍。不消灭我们誓不甘休的样子。我想到敌人的飞机在天上始终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危害,因为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凶残。我们在行驶的途中,也在一边想怎么打下敌人的飞机。

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又开到我们吉普车前面的上空,并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着不走,并虎视眈眈怒视着我们。它摆开阵式,完全是要跟我们决一死战的样子。敌人的飞机竟然是一只讨厌的苍蝇,那我们就消灭它。

在敌我双方的对峙中,我又装好机关枪的子弹,并一面向民解特工面授机意……!只见我的手一挥,三部越野吉普车象毫不退缩的勇士们向强盗侵略者冲去,民解特工手持着冲锋枪向日军的战斗机扫射。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看到我们冲锋,也向我们俯冲而来,他们的机炮和机枪子弹也向我们急驰的吉普车射击。

在生与死的较量中,新八军的参谋人员也手持冲锋枪向敌机展开射击。小日本鬼子仗着机身坚固,顶着我们冲锋枪的强大火力冲来。敌人的子弹也在我们的身边穿梭不停,机炮声是震天欲聋。

我看到我军的冲锋枪火力也吸引了小日本鬼子注意力,我马上从越野吉普车上是腾空飞起,然后身体向一棵笔直的树梢点去,身体马上借助树梢的强大弹力,又向空中弹去,向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飞去。战斗机上的小日本鬼子看到飞驰的吉普车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的双手也按在炸弹的键上,手也握在机炮的板机上,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胜利的喜悦,准备给我们最后一击……!

突然小日本鬼子抬头看到他们的前方一个黑压压的人影向他们飞来。顿时小鬼子的全身打起抖来,我不等他们开枪、开炮,我双手抱着一挺机关枪也向小日本鬼子的身体猛烈扫射,我的机枪子弹穿过了防护玻,给战斗机上的两个小日本鬼子打成了猪脑袋,还被我的机关枪打成了马蜂窝。

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夹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夹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向飞驰的越野吉普车冲碰而来,但我军吉普车的驾驶员是临危不惧,迎着熊熊大火,滚滚的热浪向战斗机行驶。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是擦着越野吉普车的车顶滑过。大火烤着将士们的身体,炽着将士们的衣服。真是危险至极……!我军驾驶员的高超精湛的驾驶技术终于冲出了死亡线,三部越野吉普车刚刚滑过小日本鬼子燃烧的战斗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在他们的身后腾空响起。

我们看到侵略者的魔鹰终于得到惩罚,准备驾车离去。我们这时又看到前方的上空云层里飞来二十多架的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和运输轰炸机……!在强大的日军面前,我们只有躲避,我们马上跳下车,向山林之中跑去,我们刚刚钻进山林。身后就也传来轰隆的爆炸声,和我们生死与共的越野吉普车也遭到日机的狂轰乱炸,在熊熊的大火中,在巨烈的爆炸声中,三部吉普车成马上化为了一堆废墟……!

日军的飞机发现我们逃进了山林,他们马上在山林之中的上空是不停地追逐我们,看到日军运输机下的天空是朵朵白云,我知道小日本鬼子向我们动用了空降特种部队。看来我们新八军中有小日本潜伏的特工情报人员,还是有人故意向小日本鬼子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让我们成为小日本鬼子追逐的猎物,把我们陷入进了小鬼子的重重包围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