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样烂漫 第二章 镇子枪声 镇子枪声(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父女俩将老曾抬起来,安置在柴房里,用稻草将他的身体盖住,再挪动四捆木柴堆在他的身旁。外边的脚步声已经停止,听到一个人高声说道:“附近的人听着,我们正在追捕赤匪分子,有知道线索的赶紧来报,胆敢收藏赤匪的,一旦发现,当以赤匪同罪!”

周玉君看见父亲的身体抖动了几下。

她正想说什么,听到老曾艰难地说道:“周,周先生,你们赶紧将我交出去,我不能连累你们,你们是好——人……”

周敬年没有做声,周玉君道:“恩公,你说什么傻话?我和我爸的两条命都是你给的,今天你有难,我们岂有出卖恩公的道理的。”

老曾说:“可是,可是我会连累你家的,你赶紧送我出去吧。”

“不,恩公,我们周家决不会做这种事的,爸,你说是不是?”

周敬年觉得女儿不应该说刚才那话,老曾虽然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是赤匪,窝藏赤匪按照政府的法令那可是要治连坐罪的,要是让他周敬年用命来换老曾的命,他周敬年会答应,可是眼下关系到一家子的身家性命,那如何是好?

“爸,你说是不是?”女儿重复刚才的话。

这让周敬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收留老曾,万一让保安队的人找到,那他一家大小就遭殃了。如果将老曾交出去,自己一家子是没事了,他甚至还能得到政府的奖赏,可是如果这样做了,他周敬年还是人吗?何况,他收藏老曾已成事实,就算将老曾交出去,也有可能让人怀疑他周敬年的身份,罢了,罢了……

正在他难以取舍之际,听到门外有人叫嚷:“周大夫,周大夫在吗?”

周敬年连忙从柴房出来回到客堂,回答道:“在啊,正要就寝呢。是冯队长吗?要进来坐坐吗?”

“哦,不了,你看见有人从这里经过吗?”

周敬年料到冯保国会问这句话的,他如果稍有犹豫,就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便说:“没有,怎么了冯队长?”

冯保国说:“是这样,有赤匪从江西那边流窜这里,企图带走食盐和药物等违禁物资,让我们给堵住了,一路追赶到这里。周大夫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

周敬年道:“没有,要不要进来看看?”

“哦,不了,我们相信你的为人。”冯保国说着,命令手下:“走,到别处搜!”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好在这声音是远去的,这让周敬年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他很清楚,冯保国之所以不搜查他的屋子,是因为他与顾伯恩的关系。顾伯恩家业大,钱粮广自不用说,关键是他的儿子顾浩风,据说在国军是个团长级的人物,专管采购军需的,权大着呢。顾伯恩与他是知交,这镇子里的人都知道的,加上近来两家要结亲家的事在镇子上传开,他周敬年在镇子的地位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言了。

这么想着,心又塌实了一层。等冯保国他们一走远,周敬年长长地舒了口气,重新回到柴房里。听到老曾说:“周先生,难为你了,你让我走吧。”

周玉君道:“这怎么行?你的伤还没好呢。等治好了再说吧。”

“不行,我不能连累你家。”

“恩公,你说这话就生分了,当初你救我和我爸出死境的时候你们也同样没有考虑过危险的,对吧?”

“这……”

周敬年这才说:“恩公,没事了,等伤好了你再走也不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