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敌人系列(三)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1 65
导读:社会团体与敌人 个人在社会生活中因为各种隔阂、猜忌、不满和仇恨,在敌人概念明确的社会中,会产生众多的敌人。这些敌人有些是互为敌对,有些则是单方面的态度。 为了对付自己的敌人,并让自己在对敌中取得优势,人们常常会结成各种规模的团体。在团体中,通过散布敌对者的不利言行,从而让伙伴在态度上倒向自己,并与自己共同对敌。如果这种团体不断壮大,在团体内部明确共同的敌人就变得非常重要,这样不仅有利于壮大共同对敌的合力,而且也能够尽量避免团体内的争斗。 但是团体毕竟不太好控制,团体成员与外部敌对势力利益冲突明显时还好

社会团体与敌人

个人在社会生活中因为各种隔阂、猜忌、不满和仇恨,在敌人概念明确的社会中,会产生众多的敌人。这些敌人有些是互为敌对,有些则是单方面的态度。

为了对付自己的敌人,并让自己在对敌中取得优势,人们常常会结成各种规模的团体。在团体中,通过散布敌对者的不利言行,从而让伙伴在态度上倒向自己,并与自己共同对敌。如果这种团体不断壮大,在团体内部明确共同的敌人就变得非常重要,这样不仅有利于壮大共同对敌的合力,而且也能够尽量避免团体内的争斗。

但是团体毕竟不太好控制,团体成员与外部敌对势力利益冲突明显时还好。例如在中国的每一个封建王朝的末期,由于统治者对平民的残酷统治和镇压,反抗势力中的成员对于王朝统治者的残暴都有共同的感受,反对王朝的势力会同仇敌忾,容易达成一致,成员可以力往一处使。

只是团体成员毕竟生活眼界狭窄,王朝统治者也毕竟中也是一个团体。某个农民能够亲身感受到了是地主的剥削压迫,或者是某个下级官员的打压和欺凌,他也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打压和欺凌与那些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上层统治者有什么关联。这样团体领导者的宣传和“讲道理”就变得很重要,

林子大了,什么鸟者有。当初加入团体的人们想法各种各样,有些是为了反抗压迫剥削,有些是为了从众,有些是投机取巧得到个人利益,有些则是想过把叱咤风云的瘾,也有些只是为了控制住别人。

随着团体成员的增多,团体成员一增多,团体内部利益的纠纷也会增加,各人感觉中的敌人也大不相同。为弥合团体中各成员的利益差异敌人的差异,把社会中的人们进行范围划分似乎就变得异常重要,这就产生了所谓的阶级斗争。工人们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尽管他们在生活中更多地只与周围的工人接触,与资本家接触,资本家似乎天然地就是工人们的敌人,其他的敌人应该是工人同伴。工人结成工会后,为了达成工人阶级的团体,工人之间的矛盾就得在工会中掩盖,敌人就只有资本家。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要统一思想,先团结起来斗垮外部势力,工会就要先斗垮资本家,然后再考虑内部的利益冲突。当然最好是别提内部冲突,这样有利于团体领导者的控制,让领导者的随时引领团体成员的激情,指明团体斗争的方向。政治思想工作就是让团体成员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就是我们的敌人的原因,不管这些道理是否真的如想象的那样容易被人接受,不是有一句:谎言说一千遍也是真理吗?

在共和的社会中,社会团体力量的斗争也许会通过谈判沟通等和平方式进行。当然团体首先得足够强大,在力量显示上不处于劣势,如在团体中增加团体基础建设的投入,积累起更多的资源,或者促进团体的团结一致,展现团体在社会中的重要作用。通过显示自己的实力,团体也许就不用真刀真枪地干,而是与相关团体进行所谓博弈达到某种平衡状态,以利于进行长期的和平时期应该面对的任务。

引用马克思主义一句话:社会的团体的斗争总有一个是主要矛盾。例如在今天的世界,国家之间的竞争是主要的竞争,国家就是一个复杂的团体,国家这个团体内部的各个团体之间的协调、合作乃至博弈对于国家显示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内部各种团体是否能够聚集起力量,利益诉求是否正常,沟通谈判方式是否规范,这都是由国家的法律来调整的,法律就是一个国家内部团体博弈长期积累起来的最高效的相处方式。正如人体的器官必须健全,缺少一个,那么整个人体的功能就会遭受致命的打击,国家这个团体各部分的作用和功能都必须得到体现,而且要强健,否则国家就会产生内部冲突,如人体的生病,或者国家可能会很虚弱,如人体的衰弱。

当然并非每一个团体都会明确自己的真正目标,在封建王朝中,团体的结成的目标是临时性的,目的就是推翻残酷压迫平民的统治阶级。这个反抗统治阶级的团体可能会在某一天取得胜利,也就是毛主席说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王朝统治阶级民心丧失,那么它的天子气就会消失,社会就会产生新的天子,只要寻找,你可以在天文现象或者风水方面找到王气,这种胡扯难以求证。

假如人体的其他器官都被某个器官所吃掉,有人说,这一定是件危险的事。但是对于一些团体来说,大一统的形成就是亘古未有的大事业,消灭所有的团体敌人不就是当初团体存在的根本吗?团体内的成员当初想的就是消灭利益争夺者,过上好日子,现在不是可以随意而为了吗?在社会上,团体内部应该享受比外部成员更好的条件,哪怕团体内部的人说,外部的人也不是我的敌人,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是父母官。

庞大的团体失去目标是让领袖们最担心的。也就是说,一个团体如果不断壮大,并最终战胜消灭社会上所有团体,让领袖成就霸业。这时候的团体领袖的麻烦就变成了怎么继续凝聚这个团体,并让它为自己所操控。当然,让团体成为社会的统治机构,让其他已经不能结成团体的人为这个团体的成员服务是一种方式。但是团体成员们在享用社会劳动成果的时候,内部的利益争夺会加剧,正好世界可能处于和平之中,国家之间的斗争似乎也没有那么急迫尖锐。这时候,团体领袖们会寻找一些替代敌人成为斗争对象,甚至会把内部高级成员当作敌人加以打击。

敌人与斗争对于团体的领袖来说就是其乐无穷的事,因为不管是与团体外部斗争,还是与团体内部的斗争,他都处于优势,他自然感到自己有无穷的力量。团体外部是借助于团体成员,但是如果没有英明领导那是绝对不行的。团体内部则是借助于策略阴谋,不老谋深算那自然也是成不了事的。

团结多数,打击少数,稳定大多数,团体敌人和斗争才会立于不败之地,似乎也是对敌斗争中战无不胜的放这四海皆准的原则。

敌人和团体斗争似乎存在着天然的关系,特别在敌人全部消失后,树立假想敌人对于团体的继续生存似乎是异常重要的事,也是团体领袖们一刻不能忘记的。所谓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