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外公和他的战斗岁月(参赛)

装甲坦克兵元帅 收藏 19 20573
导读: [size=10]记忆中的外公没有这么高大,但在他身身上还能依稀看见浓浓的军人气质,记得小的时候,他用一把扫帚像模像样的教那时只有三年级的我练习刺杀。姥爷是东北黑龙江人,1947年在赵尚志将军曾经率部同日寇周旋的无常堡参加了东北人民解放军,之后他们这批新战士被分别分入东野各个部队,以前从未听过他谈他参加的部队的番号,只听他讲部队的代号叫“鲁达纵队”司令员姓贺说一口西北普通话。后来上网才似乎明白这支部队应该是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纵,也就是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那个说西北官话的贺司令,就是后来的贺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忆中的外公没有这么高大,但在他身身上还能依稀看见浓浓的军人气质,记得小的时候,他用一把扫帚像模像样的教那时只有三年级的我练习刺杀。姥爷是东北黑龙江人,1947年在赵尚志将军曾经率部同日寇周旋的无常堡参加了东北人民解放军,之后他们这批新战士被分别分入东野各个部队,以前从未听过他谈他参加的部队的番号,只听他讲部队的代号叫“鲁达纵队”司令员姓贺说一口西北普通话。后来上网才似乎明白这支部队应该是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纵,也就是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那个说西北官话的贺司令,就是后来的贺晋年少将。

参加解放军以后,姥爷就远离了他的家乡,他讲过在参军后第一年里,他到过辽宁、河北、北平郊区,姥爷参军后在当时的师部警卫连当战士,虽然不在一线,但是姥爷对战争的残酷还是记忆犹新的,他后来回忆过,在平津战役时,从可能是密云战斗中(或许是这次战斗,外公说他的部队在北平郊区战斗过)撤下来的伤员和尸体,有些战士的头被重机枪削掉了半个,有些伤员的四肢被开花弹射中,皮开肉裂。有些人的面部被子弹击中惨不忍睹。小时候说到这里,姥爷便不再说下去。或许这是他不想让我们小辈再去了解战争的残酷吧。

平津战役结束后,姥爷所在的部队进行整编,他说警卫连补充了一些河北和热河地区新参军的青年。但是警卫连首长坚决不要俘虏兵和起义士兵。警卫连直接保卫师首长的安全,国民党士兵成分复杂不便管理且不安全。另外部队也换装了一批武器,他说,刚参军时扛的是三八步枪,到了后来就用加拿大冲锋枪(司登冲锋枪),平津战役后警卫连战士就一水的美国卡宾了。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后随即南下,进军江西,姥爷说,在进入江西之前,连首长特意告诉他们,江西是老区,群众的思想觉悟高,但匪情也十分复杂,让他们警卫战士随时提高警惕,另外,也带来了一批新军装,让他们精神抖擞的进老区。姥爷也戴上了金灿灿的“红星八一”帽徽。这已经是1949年的6月底了。

此后,姥爷的部队就驻扎在江西新余?(大概是这里,年代久远,当时回忆时他自己也想不起了),也在这时,和姥爷一同参军的无常老乡在江西丰城遭土匪袭击牺牲。50年初姥爷所在的警卫部队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51军随即改编为空军机场警卫连,姥爷也晋升班长,此时他的八一帽徽上又多了两侧的飞翼。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他也像大多数战士一样提交过参战报告,但是他始终也未能入朝。1955年10月底,姥爷被部队授予解放奖章同时也转业离开了部队来到北京某厂开始了他的工人生涯,以后又参加三线建设前往贵州直到逝世。

姥爷作为一名军人,经历解放战争的战略决战阶段的两大战役,虽然没有亲自参加一线战斗,但是他那一辈人所经历,所付出的是我们今天无法想到的。在这里怀念我的姥爷,也怀念那些老军人们。

本文内容于 2011/2/26 12:58:23 被装甲坦克兵元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