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还记得“180师”?

翱翔神州 收藏 1 356
导读:180师是我军建军历史以来,与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中红34师并列的唯一被成建制失利的两上特例,据军事科学院资料表明,此役180师被俘近7000余人。约占整个志愿军战俘总数的近70%。 导致180师被歼的原因很多,但通过多年来军内外战史专家的研究来看,以及近些年解密的一些资料看,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3兵团指挥员处置不当,指挥不力,没有尽到责任。当时志司将进行战役转移的电报发各兵团后,3兵团副司令王近山没有认真研究本兵团的态势,也没有具体部署各军转移的顺序和方法,只是把志司电报转发各军就什么也

180师是我军建军历史以来,与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中红34师并列的唯一被成建制失利的两上特例,据军事科学院资料表明,此役180师被俘近7000余人。约占整个志愿军战俘总数的近70%。


导致180师被歼的原因很多,但通过多年来军内外战史专家的研究来看,以及近些年解密的一些资料看,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3兵团指挥员处置不当,指挥不力,没有尽到责任。当时志司将进行战役转移的电报发各兵团后,3兵团副司令王近山没有认真研究本兵团的态势,也没有具体部署各军转移的顺序和方法,只是把志司电报转发各军就什么也不管了。之后,王近山率兵团指挥所自行转移,并在转移时关闭了电台,致使60军和志司均无法联络3兵团。据当时60军军长韦杰事后回忆,由于看到180师位置危险,曾请示兵团是否将180师向后撤,但由于未能联系上兵团,从大局的角度考虑,只好让180师单独孤悬敌后,错失了避免被包围的最好时机。后来彭总曾为此把王近山骂的狗血喷头。认为王近山完全没有一个高级指挥员的头脑。不负责任。


二、上级的指示电报让180师左右为难。志司和兵团在给60军的电报中要求180师掩护兵团主力及整个中集团的转移,必然坚守在春川以南,这个电报是导致180师最终被包围的致命所在。据韦杰和180师师长郑其贵回忆,眼看美军从其翼侧迂回该师,但考虑上级电报要求,始终不敢放弃所据守的阵地。而后来接到军部要求突围电报时,又接到三兵团发来的,要求在转移是一定要妥善处置好伤员,不准遗弃伤员的电报。这就使师指挥员难以定下决心进行突围。当时180师有1000多伤员,其中有数百人无法带走。师党委召开作战会议研究突围问题时,就是伤员如何处置没有办法,因此会议开了一天也没有定下决心。


三、180师部队基础薄弱,指挥员素质不强也是造成突围不成的重要原因。180师是解放战争后期由晋冀鲁豫军区地方部队升级而编成的,在战争中没有打过太多的硬仗和恶仗。特别是部队到达四川后,已接到了准备地方化的指示,师已经兼任军分区。在接到军委命令后,紧急收拢部队,进行动员,迅速整编出动到朝鲜,部队中许多骨干已经流失,编入了大量的新兵和国民党起义官兵。特别是该师师长已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部队没有师长,由政委郑其贵改任师长,而部队又没有来得及配政委,致使部队基础更加薄弱。


作为师长的郑其贵,其军事素质高低暂且不论,但其性格上优柔寡断却是比较明显的,这在一些熟悉他的人中都很清楚。正是由于郑的性格缺陷和优柔寡断,在部队发生严重危险时,出现了惊惶失措,失去了正确判断形势和果断指挥的信心。当部队面临险境的时候,郑其贵迟迟不能定下决心,一切都要等上级指示。而郑在发现部队被围后,又为怕被美军测向发现,指示参谋长销毁密码,破坏电台,错误的实行了无线电静默。结果是一方面无法与上级进行联系,另一方面也无法接收到上级指示。据当时志愿军副司令洪学智回忆,当后来发现180师十分危险时,整个志司,三兵团和60军的所有电台均集中呼叫180师,可就是联系不上,急的三级首长象热锅上的蚂蚁。有心告诉180师快速突围的方法和路线,却因电台不能沟通而无法进行。


四、指挥失当和决心错误也是导致最终失利的重要原因。据后来180师突围出来的指挥员回忆,在发现全师有被美军迂回包围的时候,参谋长即向师长提出应收拢部队,适时后撤,以防止被合围,但由于师长决心犹豫,一直未置可否。总怕与上级的指示不符。而当发现美军坦克到达师的后方地域初时,如果决心果断,坚决突围,全师也完全能够突出去,因为当时进入180师后方的美军,只是李奇微试验的由少量坦克装甲车组成的快速支队。其目的只是要求与志愿军保持接触,并没有发现也没有真正形成对180师的合围。而实际的合围是过了一天,在美军步兵主力到达后才真正封闭了包围圈。因此,,这时美军部队的相互间隙很大,有很多空档可以利用。当时同时被美军隔断在敌后的并非只有180师一支部队。27军81师全师、12军31师93团全团,均被隔在敌后,但由于这些部队的指挥员大胆沉着,决心正确果断,部队英勇顽强,行动坚决,均能在敌后纵横数百里后全军突围成功。而180师在发现被隔断后长达三天都没有定下决心,坐看突围的可能机遇逐渐丧失。


另外,在决定突围的方向上,师在召开党委会时,产生了有二种方案,一种是全师集中主力向北,取捷径突围,另一种是先向东,再向北通过迂回突围。而最后实际采取了向北突围的部署,因为美军已经发现180师被围,因此重点在北部方向进行了堵截准备,180师的突围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在决定突围形式上,也存在着两种意见,一种是采取过去在国内抗日战争和内战时的方法,分散突围,另一种是全师以二个梯队,实施集中突围。最后180师定下了分散突围的决心。对于这种突围方式是否正确,目前无法定论,但实际表明,采取分散突围的方法,还是遗弃了大量伤员。最终全师只突出了3000多人,但其中538团采取了全团集中突围,全团突出了1000多人,是180师唯一保持建制完整的部队。而27军、12军等突围成功的部队,也无一不是采取集中突围,先向翼侧转移,再向北突围的方法。这只能说明,当时180师的突围方式存在着明显的问题。



180师全师失利的事情已经过去50多年了,但这却是我军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利。180师的失利表明,部队的传统习惯和历史特点,往往在遇到强敌和恶仗硬仗的时候,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据说,在1984年全军裁军100万时,在确定裁谁留谁的问题上,就举出了180师这个教训,因此,当时确定,凡是没有红军传统、在战争年代没有经历过严峻考验、历史不长、作风不硬的部队,将一律裁撤。而哪些善打硬仗、恶仗,部队有一种能压倒一切困难和一切敌人的,有光荣传统,有光辉战绩的部队将被保留。这条原则,一直持续到现在。可以说,现在保留下来的部队,如果你细一查,全都符合这一原则1951年4月22日,5次战役打响,在60军当面,181师作为第1梯队,突击、割裂美25师和土耳其旅,179师作为第2梯队,180师作为预备队。


4月23日,181师突破联合国军防线,控制了汉滩江以北的全部阵地。


4月25日,181师和179师全部渡过汉滩江。


4月29日,181师兵至汉城东北10公里的龙井里、退溪院里地区,与敌相持。


4月30日,预备队180师跑步赶到汉城北20公里的釜谷里、退溪院里地区。


5月16日,5次战役的第2阶段打响。60军的任务是在楸谷里至大龙山地区,割裂美军和韩军的联系,牵制美陆战1师和美7师。因战役打响前,179师和181师分别被3兵团调拨给12军和15军,60军的战斗任务全落在了180师指战员肩上了。


5月16日夜,180师538团和539团在玄岩和发雷地区分别强渡北汉江。


5月17日,180师全师渡过北汉江。539团克杜武洞,540团克仓村里,538团在新店里与美陆战1师遭遇,击毁坦克10辆,歼敌1个连。


5月20日,180师538团和539团进占远水洞一线,与美陆战1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5月21日,志司彭德怀电令:目前由于我运输工具缺少,粮食弹药接济不上,西线美军又已东援,使我继续扩大攻势困难增加,为此,第5次战役暂告结束。


志司的撤退命令:各兵团(3,9,19)准备23日晚即开始向涟川、铁原、金化、华川一带转移……。


3兵团的撤退命令:决以60军担任本兵团之阻击任务,该军置于白逸里、白积山以南,东起与9兵团分界线,西起与19兵团分界线……,利用华川西南山区节节阻击敌人,于22日晚开始向指定地区转移……。


5月22日夜,60军发出撤退命令:…… 180师附炮2师两个连,以1个步兵团北移汉江以北构筑阻击阵地,师主力置北汉江以南掩护兵团主力北移及伤员转移,师作战地域为新延江、芝岩里、白积山、上海峰以南地区,并注意和右邻的63军的联系。


这天,180师主力与美陆战1师竟日对攻,主阵地反复易手。


5月23日凌晨,180师收到撤退命令。上午11时,180师发现其右邻的友军63军已不告而撤。师长郑其贵急电军部。


60军军长韦杰电令:注意派出部队掩护右翼,并准备于23日晚将北汉江以南部队移至春川以西地区继续防御。


180师派出两个连,占领原63军的防区。师主力开始北渡北汉江,向春川转移。


当夜,3兵团急电:……由于运力缺乏,现战地伤员尚未运走,12军5 000名伤员全部未运;15军除已运走外,现水泗洞附近尚有2 000名不能行动之伤员;60军也有1 000余伤员,为此决定,各部暂不撤收,并于前沿构筑坚固工事阻击敌人,运走伤员之后再行撤收。望各军以此精神布置并告我们。


60军将兵团急电中“各部”误解为“60军必须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


60军5次电令180师:停止北撤,继续在北汉江以南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180师的)江南部队应争取坚守5天时间。


是夜,180师的左右友邻部队全线后撤,180师孤军滞后。


是夜,3兵团兵团部与下属失去电台联系。


5月24日,180师当面之敌美7师,美24师,韩6师已发现180师两翼空虚,迅速从3兵团和19兵团的空隙穿过,渡过北汉江。坚守城皇堂渡口的540团炮营和1营3连在营教导员任振华的指挥下,坚持到最后一兵一弹,任振华拉响最后一枚手雷,与敌同归于尽。


联合国军控制北汉江渡口,180师三面受敌。


下午,60军电令180师:撤过北汉江,继续沿江布防。


当夜,60军军部撤离马迹山指挥所。


深夜,在有线和无线联络中断并在先后派出12名通讯员都没能传达撤退命令之后,180师参谋樊日华和朗东方亲自将撤退命令送到正在南岸坚守激战的538团和539团。


5月25日凌晨,538团和539团靠着三根电线,带着伤员,偷渡过北汉江。偷渡中,600多指战员被激流卷走。


538团在上下芳洞、西上里以西,539团在明月里、九唇岱山地区,540团在鸡冠山、北培山地区,组成防御线,掩护整个兵团北撤。


坚守九唇岱山的539团2营5连,在年仅20岁的指导员杨小来的指挥下,打垮敌1个营,打死敌130名。在打完所有的弹药之后,全连指战员在白刃格斗中阵亡。


坚守鸡冠山的540团1营3连、2营6连、3营8连和9连的指战员在弹尽之后用刺刀英勇拼博,流尽最后一滴血。。。


是日,180师粮尽,弹药不多,势态仍然滞后,三面受敌。


如180师不沿北汉江布防,而继续北上与179师并肩防御,即可迅速摆脱险境。但从全局看问题,联合国军有可能趁机沿公路向北快速突击北撤的3兵团和19兵团。


据此,60军电令180师:军里决心不变,一定要完成兵团给的掩护转移的任务!


17时,60军军长韦杰发现了势态极不利于180师,立即电令郑其贵:180师以两个团迅速向北沿公路进至马坪里北侧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人,一个团沿山上路到驾德山阻击敌人,掩护伤员撤退。


师长郑其贵立即命令:师直和师医院立即北移,538团为前卫,539团跟进,540团坚守阵地掩护。


17时10分,中断联络达3天的3兵团兵团部急电60军:…… 180师应以两个团在驾德山一线阻击敌人为宜……。


当180师538团收到师部转来兵团的命令时,团队已在撤往马坪里的途中。538团团长宠克昌与就近的540团政委李楸召商量,结论是:上级总的意图是向北转移,180师已陷入不利处境,部队断粮几天,十分疲劳,调来调去更加疲劳,将可能陷入不拔。因此,主力应该继续北移。


180师师部对538团和540团的意见是:按命令执行。


当180师539团背抬着全师300多名重伤员冒雨行军到梧月里,接到师部命令时,已是5月26日的拂晓,细雨蒙蒙中,东方发白了。


命令是:部队停止前进,抢占梧月里要点布防。


5月26日拂晓,538团反身南下,重新占领驾德山阵地。


此时,180师左面的美7师已突破179师阵地,将179师和180师分割,并深入180师侧后,切断了180师的退路。


在25日继续北撤,通过了马枰里的180师的师机关,直属分队和没接到回防坚守命令的539团3营都脱离了险境。


忠实执行军部和兵团部命令的180师主力,在芝岩里以南陷入了5倍敌人的重围。


180师收到军部的命令:固守待援。


180师此时已无固守抗击联合国军5个满员师的弹药和兵源了。它向军部提出突围的请示。


16时30分,军长韦杰口述命令:立即向180师发报,他们决心突围是正确的,批准他们的突围计划,向西北方向突围到鹰峰集合!立即给181师发报,命令他们从华川附近出发……,策应180师突围!直接给179师536团发报,命令他们迅速占领马坪里向芝岩里出击,接应180师!


政委袁子钦补充电文:告诉180师放心,有部队接应,越过公路,马坪里以北鹰峰山下就是我军阵地,坚信他们一定能胜利突出重围!


18时30分,180师分两路突围。


山上的538团、540团、师直为一路,由驾德山,经蒙德山,突向鹰峰。


山下的539团为另一路,经纳实里、马场里、芳确屯,突往鹰峰。


5月27日拂晓,经过惨烈的浴血战斗,180师的两路突围队伍,以伤亡2/3的代价,突出包围,越过公路,抵达鹰峰山下。全师指战员已不到2 000人。


然而在鹰峰主峰上等着他们的不是179师和181师的接应部队,而是美24师的部队,180师再次陷入包围。


538团在团长宠克昌和参谋长胡景义的组织下,把全团班以上的共产党员集中起来,组成突击队,全部带上冲锋枪,攻上主峰东侧东台山高地。


539团团长王至诚和政治部主任李全山集中全团能战斗的干部战士组成5个排,夺下了主峰。


180师与60军再次请示进一步突围方案,军长韦杰亲自上机:命令你们集中向史仓里方向突围!军部派部队接应。


5月28日,彻夜大雨,179师的接应部队没能赶到史仓里。


180师彻夜苦战最后的400指战员编成3个突击连,在师长的亲自指挥下,向西北突围。在突破3个阵地后,这支不断突围不断拼杀了整整10天并断粮了3天的部队,在最后一个阵地——128.6高地前,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至此,坚定不移地执行掩护任务的180师,建制基本打没了。师长郑其贵命令分散突围。


据战后《180师突围战斗减员统计表》,180师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为7 644人,其中师级干部1人,团级干部9人,营级干部49人,连级干部201人,排级干部394人,班以下6 990人。


从3月17日过鸭绿江,到5月28日被打散在鹰峰,整整73天,180师的指战员忠实地履行了军人的职责,他们奋不顾身视死如归地与强敌鏖战在战场,他们无愧于军人的荣誉。


他们在能脱险的情况下,为了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移而陷于重围。他们的功可能不能与坚守上甘岭的15军45师相提并论。180师的指战员和烈士们一定比撤离不给友军打招呼的63军更坦荡。


不知道究竟是63军的哪个...师长在1953年5月22日弃战友伤员不告而撤,但翻一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63军三个师(187师,188师,189师)的师长、政委、参谋长多在将帅名录之中。而忠实执行命令殿后掩护的180师的师长却无缘与那颗金光闪闪的将星。


怎样来总结 “第5次战役” 的经验和教训?


从志司、到3兵团、到60军在这个问题上都是文过饰非地、极其不公正地将责任推到了忠实执行命令,一路奋战的180师指战员。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大骂60军军长韦杰:“你像不像个指挥员?把部队搞成什么样子?这是我们志愿军的耻辱!我们的教训在哪里?主要是指挥员用将的问题。那个180师师长负有直接责任,得军法从事,拉出去枪毙!”


且不说这 “第5次战役” 本身就是一个判断有误、准备仓促的战役,就拿撤退一事,根据志司的总结:此次战役的第二阶段,由于我军突入敌人纵深过远,粮弹接济不上,使我军继续扩大攻势发生困难……。为此,在战役暂告结束之际,决定主力向北转移休整。但是,收兵时对转移的组织缺乏周密计划,没有估计到敌人很快向我反击,特别没有估计到敌人以其快速纵队为先导向我反攻和追击,…… 因此收兵时没有组织好交替转移,高级指挥机关没有实行交替转移,因此全线出现多处空隙,使敌特遣队得以乘隙而入。造成我军回撤失利,遭受了不应有的损失,其中60军180师遭受损失极其严重……。


是谁不像个指挥员?是谁把部队搞成这个样子?是180师师长郑其贵吗?


真正要军法从事要拉出去枪毙的,应该是不顾友军(180师)擅自撤退造成空隙的63军3个师长(张英辉,宋玉林,杜瑞华)中的一个。


因彭司令开了口,3兵团和60军对180师的处理就没法不颠倒是非了,他们把180师的失利定性为 “指挥员的政治动摇,右倾怕死”。


3兵团政治部主任:谁叫你们搞分散突围的,把一个师让敌人给消灭了,是罪人!郑其贵,我要点你的名,你提出和决定分散突围是错误的……,这是政治动摇,右倾怕死。


60军政委:我再说一次,180师这次全师覆灭这样的失败,军事指挥不是主要原因,政治上动摇是基本原因,只能说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是造成被围的原因,不是覆灭的原因。比如情况判断错误、机械执行命令、对公路控制不明确、情况紧急友邻不能及时支援、粮食供应等等,都有关系,也很重要,但不是基本原因。……这次只要我们政治上顽强,(180师)不但完全可以出来,打得好还会取得胜利。


而到1986年,韦杰还在回忆录中说:“该师主要负责干部政治动摇,惊慌失措,右倾畏缩,贪生怕死,丢掉部队,单人逃跑,未能果敢沉着,细密组织与部队同德同心。”


但人间总有正义在。


在3兵团和60军文过饰非、推诿责任,企图把军和兵团应负的军事责任说成是政治动摇陷180师师长于不公不义之时,带兵杀出重围的538团参谋长胡景义拍案而起:


“我认为政治动摇逃跑的结论不切实际。180师的失利,主要是指挥上的问题,不能把军事问题说成是政治问题,不能把失利的根本原因归结为政治动摇。实际上是,28日拂晓前,集中突围的条件没有了。当27日夜再次突围中在敌人炮群、飞机、坦克的袭击下,部队失去掌握,没有完整建制单位,各机关、连队、干部、战士实际处于分散无法指挥的状态,成了敌人的炮击目标,更主要的是饥饿,走不动路,敌情、道路不明,又没有部队接应。在这种情况下,师长才采取分散突围的办法,争取减少损失,摆脱被动,保存现有的力量。我认为这是不得已而行之,应该说这个措施是正确的,一个师指挥员对于险恶情况的紧急处理是允许的。”


在今天军事学院的战例分析中,大概没人会反对胡景义实事求是的立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