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十九节 烧烤全羊

朱凯明 收藏 4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娘希匹,倭奴欺人太甚。”听完何应钦和张治中的汇报后,蒋介石雷霆大怒,“汉卿无能,险误党国前程。”身穿睡衣的委员长说完后狠狠地瞪了张治中一眼。

陆校第九期大部分是东北学生。9 .18后,蒋介石为安抚张学良,也为日后向东北军安插亲信耳目,主动将这批在北平和锦州前线的学生队招到了南京陆校,这时脸一抹,翻脸不认账,将失误都扣到了张学良身上。

张治中心中惴惴,毕竟此事发生在他的一亩三分地儿上,身为教育长是躲不了干系的,遂未敢接话,抬眼看了看何应钦。

何应钦这次中了大彩了,特期班刚回到小营,少校就向他做了汇报,而张国辉则向老长官张治中直接禀报了此事。以两人的官场城府,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两人通了电话,略作了沟通后,何应钦连夜驱车直奔蒋官邸,并令少校带着熊再峰候命勘询。何应钦心里清楚,此事关系利害,日本人未雨绸缪,连委员长的禁脔之地都用上了手段,一次性潜伏这么多军谍,日后不用说开战后的严重后果,就是部队内部也是隐患无穷啊。此次若能一举将此军谍网端掉,摘去心腹大患,他何应钦是首功一件。特期班这回给他长了脸,由不得委座不奖赏一番。

“委座,此事干系甚大,我以为不宜张扬。日本方面此次投入如此多的军谍对我国防和国军系统进行潜伏和渗透,所谋必大。如此事处理不当,必是一波三折。日本方面必是恼羞成怒,恶人先语。而国内方面,一旦闹将出去,见诸报端,则恐激起民愤,各方宵小势力,必借此大做文章,我们夹在中间,不好斡旋,几无回旋余地,请委座三思。”

面对这次突发事件,复兴社和CC都像嗅到腥味儿的猫一样,皆欲借此机会,将手伸进军校内部,掌控学生骨干。何应钦看得明白,话锋一转:“委座,这次日本人的这步暗棋,多亏了特期班的那帮小伙子,从发觉到实施反侦察,随机应变的侦讯和反侦讯手段,未费吹灰之力就将此案侦破了大概,我以为不如将此案交给他们趁机深入侦破,中间不假手他人,以免手段过激或有泄密之虞,届时我们会很被动。”

张治中见何应钦如此说,也不欲复兴社和CC借此事在陆校大兴风雨,遂附和道:“委员长,特期班都是从小学习日语,以他们另类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我以为何部长所言不妨一试,可由第九期总队长唐冠英和政训部主任酆悌负责协助,尽快低调侦破此案,赶在日本方面发觉前将校内的军谍网一举铲除,以免节外生枝,留有余孽。”

蒋介石见何、张两人如此一说,思忖片刻,说道:“敬之,这次特期班能在此非常时期,为党国立此功勋,事后定要嘉勉一番。此案就按你们说的办理吧,让宪兵队配合,严密封锁消息,不得稍有差池。现在是凌晨一点了,天亮前如不撤出陆校的外围警戒,必引人非议,惹来怀疑,你们两位好自为之吧。”蒋介石说完,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深深地看了两位近臣一眼,转身上楼了。何应钦和张治中对视了片刻,都明白委员长是话中有话。两人不遑多想,忙调度人手,指挥开来。

小营内戒备森严,两位中将坐镇指挥,各方人等忙得井然有序。

熊再峰当初煞有介事信口胡诌的所谓一号联络部,其实就是彪叔他们的食堂仓库。熊再峰连蒙带唬,榨干了松田和小原,两人汤汤水水交待的差不多时,尚有十余名军谍人员名单和南京联络点没有挖出来。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已暴露的日方军谍被宪兵牢牢地控制起来。

当宪兵将那个叫刘志明的谷口三郎带进来时,熊再峰他们还想故伎重演,不想这家伙是个死硬分子,多少受过反讯问的训练,眼见身份暴露,死活不开口,眼看时间一点点的流失,急得熊再峰他们几个恨不得拿刀直接捅了这个小鬼子。

张国辉见状,低声嘱咐了老兵几句后,亲自到老长官张治中那里请示。

“什么?这个时候你还要上课?开什么玩笑。”正忙得一肚子的火气找不到地方撒气的张治中,听见张国辉这个小小的上尉在这个时候还乱点鸳鸯谱,气得大声叱责。旁边正在指示酆悌甄别工作的何应钦见状,不温不火的说道:“文白兄,稍安勿躁,消消火气,这可是我让人请来的现地教官啊,听听他的意见无妨。上尉,说出你的理由。”何应钦的语气温和但不失威严。

“请长官给我20分钟的时间,我要借此机会给特期班的学生讲一下我们侦察兵拿不到桌面上的一些东西,我保证天亮前,他们能完成审讯任务。”张国辉在两位中将面前,没有丝毫的胆怯,异常镇定的回答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88师的,看来你对你现在的职司工作很负责任,好,我给你20分钟的时间,天亮前,我只要结果。”对于假手特期班接手案件审理,本是给蒋介石台阶下的,其一不宜短期泄密,其二本次突发事件,陆校内部解决,即给委员长留足了面子,又圆了张治中的场,不过何应钦的情报部门里有专业的审讯高手做预备队,随时替补,何应钦心里有底,才故有此说。不过他对熊步云的虎卫拿着他的手令下到基层部队挑上来的人还是很满意的,眼前这个上尉连长的胆色就很叫他敬佩。

“啪。”张国辉一个庄重的军礼,对于何应钦的信任,这个倔强的汉子由衷的敬服,“谢谢长官,卑职保证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卑职愿提头来见。”

片刻功夫,特期班整整齐齐的坐在教室里,张国辉杀气腾腾的走上讲台。

“你们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侦察兵的苗子,我不知道将来你们在哪里为党国效力,但是作为你们曾经的教官,今天晚上我将给你们讲一堂侦察兵必备的课目——战场审讯。”整个晚上从演习到戒严,奇峰突起,令新兵们兴奋异常,此时小营前后左右都是警戒部队,犹如置身在战场上,就这样半夜三更还要上课,着实新鲜刺激,此刻台下特期班的学生们都瞪大了眼睛瞅着张国辉。

“在未来的战场上,一场战役或战斗的胜负,很多时候取决于对敌方的情报收集和侦察,比如敌人的作战计划、兵力部署、火力配置、战术意图、后勤补给线等等。如果在战斗打响前侦察兵捉到了俘虏,那就意味着我方的胜算要多一些,弟兄们就要少流一些血,少死一些人,因此作为一名侦察兵不仅要勇敢,不怕死,还要机敏灵活,有完成侦察任务的能力,更要有铁石心肠的审讯手段和智慧,及时为长官提供有价值的战地情报和信息,这是侦察兵的使命。你们记住了,在战争中,没有仁义和妇人之心可言,只有胜利和低伤亡率才是王道。为此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侦察兵只问任务的结果,不问手段,战争中的手段只为战争结果服务。”张国辉洪亮而冷漠的声音在教室里回响着。

“士兵们,今天你们在这里学习,明天你们肯定要走上战场。假设在中日战场上你们奉命捉到了一个日军战俘,必须要从他嘴里挖出情报来,而时间只有一小时,超过这个时间,战斗就要打响,情报就失去了意义,在有限的时间内,你们怎样做才能让俘虏开口呢?”

“是人就有弱点,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看破他的弱点,对症下手,获取情报呢?”

“如果对方是个武士道的死硬分子,你们如何让他自动交待秘密呢?”

“面对死士,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让他乖乖的吐出情报呢?”

“动用什么手段,既让他身体痛苦,还得保持他头脑的清醒呢?”

“你们已经动用了很多手段,俘虏就是不开口,如果杀了他泄愤,我们就失去了情报来源,而继续折磨他,时间已剩下不多了,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题,将特期班的这帮新兵们都问傻了。

“在战场上审讯俘虏是一门斗智斗勇的功夫,你们不但要学会上手后直击要害,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取你们想要的情报,还要学会判断情报的真伪,要不然,一旦审讯出来的是假情报,那么战斗打响后,你就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身边的弟兄一个个的倒下,眼睁睁的看见炮弹将弟兄们的身体炸得肢体横飞,子弹将弟兄们的脑袋打得脑浆四溅,鲜血喷涌。当你的脸上、身上都是弟兄们喷溅的鲜血时,你就是冲上去跟敌人玩命,也救不活那些个活蹦乱跳、在一个屋里睡、在一个锅里吃的弟兄们了。

侦察兵是干什么的?侦察兵就是用你们对敌人的无情和冷酷,来换取部队胜利的兵!侦察兵就是用你们对敌人的无义和狼性,来换取弟兄们生命的兵!”

“今晚你们要实战审讯战俘,我要求你们瞪大双眼,给我有多大瞪多大。都给我记住,你们现在是国民革命军的士兵,面对的是图谋危害中国的日本间谍,我们就是要从他嘴里挖出来更多的间谍来,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让这些该死的小日本全他娘的下地狱。一会儿,谁要是胆小怕见血,就留在教室里别出去丢人。全体起立,目标——食堂仓库。”说完,张国辉头也不回,率先大步走了出去。

食堂仓库。门口是四名荷枪实弹的宪兵呈一级警戒。仓库内四名虎卫习惯性的分站四个角落方向,如门口发生剧变冲进人来,这是四个最佳的射击站位。在仓库的地当央,升起了熊熊的一堆篝火,在火堆两旁是两个大木架。那个死硬的谷口三郎被扒光了衣服绑在一根大木杆上,嘴里被塞上了毛巾,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

见特期班一个不少的跟进来围成了一圈,张国辉一句话也没说,伸手扯去了谷口三郎眼睛上的黑布。谷口眨了几下眼睛,适应了灯光后,倨傲的眼神扫过众人,猛的停在火堆和木架上,只片刻,冷汗就冒了出来,倨傲的眼神瞬间变换成惊惧和绝望。张国辉像没有看见似的,冷冷的一挥手,四个老兵将谷口三郎抬起放到了木架上。老兵们象表演蒙古烤全羊一样,一边转动木杆,一边往他身上刷猪大油。猪大油遇热加速了融化和渗透,滴滴答答的落入火中,激得火苗子蹭蹭的上窜,不断地舔舐着木杆上的肉体。尽管身子被绑得很结实,但谷口三郎的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扭曲和抽搐着,撕拉撕拉火苗燎着肉体的声音,激得特期班的新兵汗毛乍起。

震撼!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就连熊再峰、胡硕等那几个队里的狠角色猛然见到这个场面,也不禁在心里面敲起了小鼓。哥几个拿眼偷偷的瞄了瞄张国辉,那眼神都有些复杂了。四个身经百战的虎卫暗暗将这一切收在眼中。

渐渐的,一股混合猪大油的烤肉香味弥散开来,闻着这股香味,看着在火上象虫子一样扭曲搐动的人体,一些新兵突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往上涌。

象石板一样面无表情的张国辉抬眼扫了一圈,冷酷无比的喝道:“不许低头,不许吐,都给我竖起耳朵听着,瞪圆眼睛看着,在未来的中日战场,你们面对的将是比这还要残酷的战争场面。在淞沪前线的时候,我亲眼看到东洋鬼子将我们的伤兵用刺刀挑起来,向我们示威,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再用刺刀挑起来,直到伤兵断了气。他们就用刀砍下伤兵的脑袋用刺刀穿起来,耀武扬威的走来走去。抓着被炮弹震晕过去的国军士兵,他们就砍掉士兵的手和脚,用刺刀逼着士兵往回爬,那些弟兄象虫子一样在地上爬着,身后是一条黑红黑红的血带子。还有的被掏出了肠子,日本兵用刺刀把肠子的一头钉在地上,赶着伤兵往我方阵地爬,直到肠断人亡,而这群畜生疯狂大笑,看着伤兵弟兄们那生不如死的痛苦,作为一名军人,哪一个不想冲上去干他娘的小日本?可是因为刚刚停战,长官严令禁止我们开枪,禁止我们出击,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兄惨死在小日本的刀下。操他娘的小日本,禽兽不如。”

张国辉那因痛楚而变形的脸上,泪光闪闪,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十分悲愤。那四个老兵个个虎目含泪,俱都一声不响的发着狠劲烤着“全羊”。

“我告诉过你们,在战场上,对待东洋鬼子,任何手段都不为过,比起那帮畜生,我们还跟他们讲什么仁义?还讲什么道德?战争中手段就是为胜利服务的,我们只有是胜利者,东洋鬼子才能低下头,才能停止杀戮和兽行。你们是战士,是军人,不是政客,也不是老夫子,你们即将拿上钢枪去和鬼子作战,谁要是连这个都看不下去,趁早脱下军装走人。老子不认你这个操蛋的兵。”

仓库里,熊熊的热浪烤得新兵们心里滋滋的冒火,刚才有一些不忍和其他想法的人,此刻都瞪大了眼睛瞅着木架上的“烤全羊”,有的尽管胃里还在翻江倒海,但仍然咬紧牙关,死死的盯着看。

“听着,小鬼子,我对你的死活不感兴趣,我只想要我想要的情报,说出来,我就给你一个痛快的,否则,我把你烤熟了切成块,专门卖给你们日本人。你不是想当英雄吗?那你就做烤肉英雄吧,当你的同胞嚼着你的肉,喝着清酒时,谁会想到你呢?我还要把你的脑袋烤熟了卖,把你的骨头拿去喂狗。”火光中,张国辉象来自地狱的索命无常,恶狠狠的发出了死亡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