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战争 卷一《战争,突如其来》 第8章 侦察连(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


第8章 侦察连(3)

联军对解放军的将百姓进行转移的事早就侦察得再清楚不过了,但他们却没有趁机进行攻击。

首先,上至联军总司令部,都还没有决定下一步的行动,都在等待来自美国的最后决定。

再次,平民对联军是一个相当大的压力,自己才10多万人,吃喝拉撒倒没什么困难,但是,现在,联军控制区内的百多万平民要吃要喝,这就已经让联军相当的焦头烂额,这也难怪,中国人实在太多。控制区内越来越多的平民举行游行示威,抗议联军没有尽到负责,甚至,还有平民在联军兵营外静坐,要求联军解决温饱问题。

现在,解放军将百姓进行转移,他们巴不得平民越少越好,甚至,对平民大规模从联军控制区逃离的现象,也是不闻不问。

其实,解放军又来了一个暗渡陈仓,军车将平民撤往深圳之外的地区时,早在此地等待的特种兵等军人及大量装备,装满军车又秘密的返回深圳等地,可以说,解放军的撤退平民的这一手,可谓是一箭双雕。仅两天的繁忙运输,就有超过5000人的解放军及堵多武器进入到深圳。

8月30日,蓝刚派刘飞,黄小宝,陈亮各带两人分成三组,派了出去,实施骚扰战。刘飞和黄小宝是前不久从集团军调过来的,据说很有一手,因平时一直都是打打靶,一直没有机会表现一番,前天来到蓝刚的侦察排,也只是作为机动在后面观摩,一直没有机会实操一把。这次蓝刚将此二人点名出击,憋了很久的两人终于有机会将各位战友显示自己的水平了。

刘飞带了彭志胶与一位新兵小宋,彭志胶据说是从军校刚毕业不久的,少尉职,先到基层进行学习,人很聪明又非常好学,估计好好干,又是战争年代,前途应该是不错的。小宋入伍半年,才18岁,来自农村,憨厚本分,磨练一下,是个好兵。

泽华大厦向南大约150米,就是绵绣江南了。

绵绣江南,是联军与解放军的争夺区域,这里的平民早已在两天内逃之一空。刘飞等人在一天内都没有找到联军的影踪。而黄小宝,陈亮两组已经各取得到毙击三人与一人的成绩了。

从绵绣江南再过去400米,就是联军的布防区域了。

第二天凌晨零点,休息了四个小时的刘飞决定带着彭志胶与小宋再潜伏前行至日出印象小区一带,这里,已经离联军相当的近了。刘飞在绵绣江南中国银行的上面的二楼观察了两三个小时,这里,情况依旧,人民路左右区域除了遍地的垃圾,丢弃的车辆外,空无一人。

“志胶,你带小宋去那边的6楼,观察敌情,小心为上啊。”刘飞指了指旁边一幢居民楼,从那个方向可以较好的看到联军方向。

彭志胶从睡梦中被拉起后,眼皮就一直在跳。

“难道今天会出什么状况?”

彭志胶带着小宋从原潜伏地点开始爬行,从此点至刘飞安排的观察点楼下,中间有一条马路,彭志胶一个翻滚,躲在马路旁边的绿化带下,然后看了看周围,没有异常。

彭志胶给小宋作了个跟上的手势,小宋重复彭志胶的动作,一个侧翻,滚到彭志胶身边。

“进来一点。”彭志胶见小宋身子有点斜,提醒小宋道,小宋赶紧低头调整姿势。

“呯!”突然一颗子弹飞来,从小宋的头盔边擦过,在头盔上留下一道白色的弹痕。

“妈啊!”小宋吓得缩在绿化带下,一动也不敢动。

彭志胶喑道一声:“真背,果然预兆不好!”

两人在绿化带下丝毫不敢动弹,他们知道自己只要稍一抬头,就会在此地命丧黄泉。

刘飞的注意力在前方,没有料到右侧有敌人,他也暗付一声:“大意了。”

只知道对方在右侧,他目前不能确定对方的位置,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是名狙击手,从刚才两人爬行至绿化带前都未遇到危险来看,对方也是刚刚才发现彭志胶和小宋两人。要不然,能否再见他俩都成了问题。

从刚才对方开枪的大概方向来看,对方至少在二楼以上,但至目前为止,对方仍未对紧靠着绿化带的二人开枪来看,他的高度应该在五楼以下,五楼以上,可以看得到彭志胶他们。

对方会不会移动至楼上,对彭志胶二人进行攻击,右侧五楼以上的房子只有一幛,那是曾经的一家酒店。

尽管因为深圳夏天的晚上温度仍然在三十几度,与人体体表温度差不多,使用红外仪的效果不明显,但刘飞还是用红外仪进行了观察,如果有人移动,只要仔细一点,还是有一定机率可以看到到的。

刘飞重点观察酒店那一幢,因为他首先要解决彭志胶与小宋的安全问题。

在酒店三楼的洛克原本一直观察着马路对面至万众城一线的动静,同一个房间另一侧的科温特则负责监视绵绣江南一线小区的动静。

科温特白天玩扑克到很晚才休息,这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是个不好的习惯,但科温特爱打牌,他常说赢钱的感觉就象用狙击枪掀敌人的天灵盖。

洛克很鄙视这个人,这种赌棍,怎么会成为狙击手呢。

刚才洛克听到轻微的打呼噜声音,他侧过脸一看。

“Fuck!”科温特居然趴着睡着了。

洛克是一名敬业的职业军人,他正要过去弄醒科温特,突然,凭一个狙击手的感觉,他觉得绵绣江南这边有情况。月亮正是下弦月的时候,尽管是初六时分,月色较暗,但也有些许朦胧,于是,洛克透过这隐约有点微光的月色,猛的发现,从绵绣江南方向过来两人,一人已藏在绿带下,另一人正在爬行中,这一带,是联军与解放军的争夺区域。此两人从敌方过来,应是解放军无疑。

洛克忙调转XM2010狙击枪枪口,在小宋即将藏身于绿化带下时,洛克开枪了。

小宋拚了老命地将自己靠着绿化带的水泥围栏,刚才擦过头盔,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果自己再停留哪怕0.5秒,以狙击子弹的威力,这顶头盔是怎么也挡不了的。

洛克看到对方仍可以动弹,知道未中。

“Fuck!”以洛克的枪法,竟然也有失手的时候,洛克将怒气生在科温特身上,对着被枪声吓醒的科温特恨恨的骂了一句。

“You turd!”

科温特见洛克一脸的怒气,加上枪声的提醒,他明白因为自己的睡觉,可能发生了什么异常。

洛克还是回到一个职业军人的状态中,示意科温特注意绿化带下的动静。从这里无法对绿化带下的解放军二人造成直接伤害,只有到更高一层甚至两层的楼上,才有可能得手。

洛克的移位立刻吸引了刘飞的注意力,从红外仪的热传影像中明显看到一个经过训练的军人的专业动作。

“就是你了!”刘飞轻移着狙击枪枪口,红外仪中的影像被刘飞锁定在十字中。

当洛克移动到酒店的五楼,才在窗户边站好位。

“呯!”88式狙击步枪的5.8mm机枪弹,穿过玻璃击中了洛克的脸。

科温特注意力一直在绿化带上,刚才刘飞的枪声,让科温特大吃一惊,原来中国人还有狙击手。从刚才洛克的手势中,他明白绿化带下面至少有两人,加上对面的中国狙击手,也就是说,至少有三人在对面。

刘飞一枪得手,马上退后更换潜位置。

科温特虽然不能确认洛克的状况,但出于保险,科温特不敢大意,马上通过战场呼叫器,发送了需求支援的要求。

在龙华火车站的联军反应很快,仅不到三分钟,联军出动库存指可数的反狙击手探测系统一套,及战斗机器人一台(附控制员一名),并伴有装甲车一台的联军援军快速抵达。

战斗机器人需人力控制,控制距离一般为500~1000之间,联军控制员在离绵绣江南大概500米远处即让“剑-3A”机器人进行搜索战斗作业。

左方联军装甲车的行驶声音,穿过寂静的夜空,分外的刺耳。

“X的小鬼子,装甲车都来了。”刘飞预感到事情不妙。

“剑-3A”战斗机器人以18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赶到战斗地点一百米之处停下,开始进行搜索。

彭志胶也听到了联军装甲车及一种小型快速武器靠近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

这次联军出动的反狙击手探测系统是机动平台运载型声探测系统,反狙击手声测定位系统确定狙击手的位置,是通过接收并测量狙击步枪的膛口激波和弹丸行产生的冲击波来实现的,通常只能探测超声速弹丸。也就是说,这套系统是只有等开枪后才能发现对方狙击手,是反狙击手探测系统相对低端的探测系统。

联军越来越近,刘飞有些头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