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回应质疑:公务员幸福感争议打击了谁

冷兵器lbq 收藏 0 74
导读:非》文反响热烈,评论甚多。赞的就不提了。批的主要是三方面:挑拨干群关系,制造不和谐;偷换概念;打击面太大,以偏概全。 第一、坚如磐石的干群关系不是我辈想挑拨就能挑拨的了的。言论或可“煽风点火”,但无损事实。“不明真相的群众”永远不明,明了真相的群众自会判断,而能够形成判断力的基础便是言论自由。我这种看似耸动的言论可以毫无禁忌的与各位见面,这恰恰体现了和谐,真正的和谐就不会是一种声音,和谐社会必然是多元和包容的。 第二、偷换概念。主要是两条,一是“负责人”不等于“所有公务人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非》文反响热烈,评论甚多。赞的就不提了。批的主要是三方面:挑拨干群关系,制造不和谐;偷换概念;打击面太大,以偏概全。


第一、坚如磐石的干群关系不是我辈想挑拨就能挑拨的了的。言论或可“煽风点火”,但无损事实。“不明真相的群众”永远不明,明了真相的群众自会判断,而能够形成判断力的基础便是言论自由。我这种看似耸动的言论可以毫无禁忌的与各位见面,这恰恰体现了和谐,真正的和谐就不会是一种声音,和谐社会必然是多元和包容的。


第二、偷换概念。主要是两条,一是“负责人”不等于“所有公务人员”;二是工农在“非常幸福”选项下分值低不等于“非常不幸福”。


公务人员这个群体一定有穷有福,有廉有贪。本人无法解决组织、纪检部门都难以解决的甄别问题。“负责人”虽不等同于“所有公务人员”,但“负责人”在职务和权力层面却往往能代表“所有公务人员”。君不见,“优秀公务员”和“劣质公务员”几乎都是这样的“负责人”领衔吗?所以,客观上,“负责人”能很大程度反映出这个群体的品质。


我承认,“非常幸福”选项下分值低是不等于“非常不幸福”。不过本人可没有偷着换概念。请问“非常幸福”选项下分值低应该怎么表述呢?一般幸福?有点幸福?这简直就是个陷阱!因为无论你怎么表述,这个人群都是幸福的,只不过幸福值较低罢了。果真如此吗?我无法作出肯定的回答,因为没有调查就没发言权。那么谁有发言权呢?是冒死采掘的矿工还是“被天价”的运输户?是失地的农民还是准备跳楼的讨薪者呢?


第三、打击面太大,以偏概全。首先我不承认打击了谁,请勿对号入座。相对于庞大的制度体系,个体渺小且值得同情。我针对的这个人群也并不特殊,他们就生活在我们中间。但需要强调的是,他们得具备面对不同声音甚至误解的抗压能力,要防“骄”也要防“娇”。不要动不动就报冤叫屈。无论有权的大公务员还是无权的小公务员,既然你选择做“公家人”,与公权相伴,那么就请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本人不惮与诸位共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