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狼下耗子的学术腐败链条

冷兵器lbq 收藏 23 186
导读:作者:五岳散人   造假并不难,难在有人可以支持造假;而有人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有机构支持造假;有机构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整个体系支持造假。   学术腐败这个词儿用了很多次,但实际上最后得到处理的不多,不但不多,还居然出现过造假者雇人打伤举报者的事件。所以,我国首次“因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撤销西安交通大学教授李连生所获的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这件事就成了很稀罕的事情。   在这个罕见的事例当中,也有不那么稀罕的状况。这件事儿是西安交大的6位退休教授联名举报的,历时三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五岳散人


造假并不难,难在有人可以支持造假;而有人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有机构支持造假;有机构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整个体系支持造假。


学术腐败这个词儿用了很多次,但实际上最后得到处理的不多,不但不多,还居然出现过造假者雇人打伤举报者的事件。所以,我国首次“因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撤销西安交通大学教授李连生所获的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这件事就成了很稀罕的事情。


在这个罕见的事例当中,也有不那么稀罕的状况。这件事儿是西安交大的6位退休教授联名举报的,历时三年的时间最终才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这样的时间以及处理如此不及时,相信在很多情况下并不罕见。而另外一个不罕见的事实是,当这几位岁数加起来有400岁、甚至包括学术造假者“师爷”在内的老学者举报时,该校某位领导出面协调,提出的意见有三:一是当前高校弄虚作假成风,这件事要是被捅出去,不仅西安交大丢脸,整个中国学术界都会丢脸;二是西安交大地处西部,科技排名在全国能排到16名,很不容易,不要因为内讧坏了招牌;三是学术之争,校方希望能从中调停。


大学当中逻辑学总是基本的科目之一,既然这位领导知道当前高校弄虚作假成风,也当然知道这并非是好事儿,居然弄虚作假成风里有自己一份儿不觉得丢脸,反而是捅出去之后觉得丢脸,这可真是“红肿之处、灿若桃花”,若是明说这是烂疮,估计这位都能跳脚上房。而所谓的“内讧”与“学术”之争,大概就是给双方一个台阶的托辞,实际上是想用钱堵嘴,让这件事平息下去。


从该校校方的表态来看,这是又一起很常见的“包庇式”共同腐败。倒不是说学校的人接受了什么现实的财货,而是在他们看来,这个奖所带来的东西足够多,可以使得学校更加有名、在排位上更为靠前。只要这个目的达到了,科学上的真实就并不重要了,只要能看上去色泽金黄,也就不管上面是镀铜还是镀金。


这也是目前学术腐败的重要特点之一。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之下,能够获得国家级奖项是梦寐以求的政绩,在这点上,官员的政绩工程与这种学术政绩工程并无二致,而且学校的领导也是官员的另外一个序列。学术的象牙塔能建在办学全面官管、官办的基础上么?很遗憾的是,答案是不能。


学术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具有廉耻之心的东西,因为它的目的就是求真,随着这个“真”而来的是善与美。自从有大学这个机构起,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教授治校”、“学者治校”,这是保证学术不受其他因素影响的先决条件。道理很简单,学术往往会因为政治、经济以及管理的原因而妥协,让学者们自己来做判断是最靠谱的事儿,因为如果一个人本职工作就是求真,必然也不会在学术管理领域过于胡作非为。电影里演的那些危害社会的疯子科学家们,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当中出现,就是因为对于求真的基本学术伦理,可以让人自省。


而要是一个学术机构变成一个官僚机构、并且是由官僚领导的话,这个效果估计就要大打折扣了,甚至会像我们这里的大学一样。当然,这些人也并非不知道这是不对的,比如说他们也说现在高校造假成风,但他们也必须要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才行。劣币驱逐良币就是如此。


所以,造假并不难,难在有人可以支持造假;而有人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有机构支持造假;有机构支持造假并不难,难在整个体系支持造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