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八章唯我**(三)

天地飘鸥 收藏 2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苍狼”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枭雄,当场射杀两名惊慌失措的手下,才稳住了纷乱的局势。

在“苍狼”和“野狐”的组织下,剩余的劫匪分成两队,轮流攻击,步步为营,企图用持续不断的火力把叶扬死死钉在舱中。

这一招真是够毒,毕竟游艇不是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活动的空间极其有限,在绵密的弹幕下,如果叶扬没有机会跳海,就只能被子弹打成蜂窝。

“苍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诡笑。

突然,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呼啸而至。

“苍狼”陡然看到那架早已离去的直升机仿佛失去了控制,直直地撞向游艇。

“拦住它——”“苍狼”失声叫喊,可是谁能挡得住一架已经发了狂的直升机?

几个劫匪匆忙掉转枪口,9mm子弹撞在直升机外壳上,像水珠一样迅速跳开了。

直升机仿佛死神黑色的羽翼,巨大的阴影一下子向游艇罩过来。

劫匪们狼奔豕突,四散溃逃。

梅静宸怎么可能丢下叶扬?她驾驶直升机盘旋了一圈儿,又飞了回来。

看到浓烟滚滚的豪华游艇,梅静宸的心都碎了。

“叶扬,你千万不要有事儿!”梅静宸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一拉操纵杆,直接向游艇撞了过去,这个女人的勇敢和不顾一切,真是让人望而生畏。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后,熊熊燃烧的大火很快吞没了早已千疮百孔的豪华游艇。

无数的生命在剧烈的爆炸中灰飞烟灭。

梅静宸早在直升机爆炸之前就跳了出去。

她的身子被汹涌的气浪吹了出去,直向海面坠落下去。

一道人影从游艇里电射而出,半空中揽起梅静宸的纤腰,仿佛一只飞翔的海鸥,在滔天的浪尖上盘旋一周,眨眼间飘回了游艇。

这份轻功,真是妙绝天下。

原来叶扬见梅静宸危在旦夕,不及细想,抓住缆绳疾飞出去,再一次把梅静宸从死神身边拉了回来。

两人刚落在甲板上,一个火人骤然扑到跟前。

“我要杀了你们!”握住手雷的“苍狼”如同地狱的厉鬼。

叶扬抱住梅静宸蓦然旋转,梅静宸借势施展凌厉的“旋风踢”,把浑身着火的“苍狼”踢入了万丈海渊。

手雷爆炸的威力激起一道冲天水柱,无数残肢碎肉夹杂在海水里,如雨般飘落。

两人心有灵犀,情急之下的配合居然妙到毫巅。

艇身突然剧烈倾斜。

叶扬拉着梅静宸跑到救生舱时,“野狐”已经启动了逃生艇。

眼疾手快的梅静宸一枪击碎了“野狐”的脑袋。

叶扬驾驶逃生艇,像离弦之箭似的掠了出去,暗黑的海面上,犁开了一道雪白的浪痕。

远处,警方的舰艇和直升机铺天盖地而来。

看着叶扬俊美的面容,梅静宸忽然道:“叶扬,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叶扬停下汽艇,笑了,他猛地一下把梅静宸拥在怀里,吻住了她鲜红欲滴的樱唇。

“唔——”梅静宸像遭到电击似的瞪大了双眼,只是瞬间,她的心连同整个身体,都融化在了叶扬可以燃烧一切的热吻里。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天地似乎在这一刻永恒了。

很久很久,当叶扬抬起头时,那抹灿烂的笑容又绽放在脸上,顽皮道:“这个理由,够吗?”

梅静宸眼波迷离,她浑身连一丝力气也没有,就那么倚在叶扬的怀里,娇嗔道:“坏小子,你居然敢这样欺负姐姐!”

叶扬笑了,反问道:“姐姐不是女人吗?”

“什么?”梅静宸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姐姐就是我爱的女人啊!”叶扬笑得连满天的星斗都摇摇欲坠。

梅静宸把胭脂般滚烫的脸颊紧紧贴在叶扬的胸膛上,幸福地笑了,她知道,今生今世,她的心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在汽艇的舱盖下,梅静宸找到了被劫持的珠宝。

由于叶扬的坚持,梅静宸丝毫没有向外界泄露他的秘密,至于劫匪,她给出的解释是“见财起意内讧而死”, 她根本不用担心谁会发现什么,因为除了她和叶扬,所有的见证人都在那场血战中成了游荡在海面上的鬼魂。

梅静宸成了名闻遐迩的巾帼英雄,对于接踵而至的荣誉,梅静宸疲惫到了只能苦笑的地步,她看着明媚如水的叶扬,真是“恨”得咬牙切齿。

叶扬轻轻一弹,从古树之巅翩跹落下,拉着梅静宸的手,并肩坐在红楼顶上。

叶扬握住梅静宸的手,透过疏离的枝叶,看一片冰轮从云海中冉冉涌起。

如水的月光洒满了大地,深蓝的天宇变得如同神话般空灵渺远。

梅静宸把螓首倚在叶扬的肩上,星眸如梦。

“扬,你有这么好的身手,为什么深藏不露?”

叶扬没有立即回答,目光投向星辉斑斓的苍穹,眼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孤寂和沧桑。

梅静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从来没见叶扬这么阴郁过。

“一群孩子,刚学会走路,就被送到了远离尘世的深山大穴之中,与猿猱为伴,与岩鹰为友,日日在古木之巅飘来荡去,在绝壑之间攀援如飞,如果他们做不到比猿更快,比鹰更疾,这一辈子就休想踏出‘汐影门’。年复一年无休无止的训练仿佛地狱般看不到尽头,不知有多少孩子在残酷的格斗中死去,或者掉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前一刻还在与你嬉笑追逐的同伴,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你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惧。岩壁被经年的血迹洇成了诡异的黑紫,连那一溪山泉也是沉沉的墨色……几百个孩子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五个人!”叶扬似乎在讲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脸上流淌着深深的落寞。

梅静宸震惊了,她此时才明白这个男人经受过怎样的磨难,每天和死亡只差一线,在魔鬼般的训练中硬是挺过了二十年,那是怎样的惊心动魄呀!

“‘汐影门’岂不是滥杀无辜?”梅静宸大为愤慨。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是孤儿,没有‘汐影门’,我们早死了。”叶扬轻轻叹了一口气。

梅静宸忽然想起了日本的“忍者”,据说“忍者”训练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而“汐影门”岂不是比“忍者”更惨无人道?怪不得叶扬的身手如此恐怖,在那样的环境里,能侥幸活下来的,都是所向披靡的杀人机器。

“你打算怎么办?”

“我一直希望能过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看花开花落,任云卷云舒,和最爱的人一起慢慢老去。”

“可是你的师门会同意吗?”

叶扬笑了,用手指掠起梅静宸鬓边的秀发,轻柔道:“我不知道,不过我会努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