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使他们性变态

枭龙FC-1 收藏 18 917
导读:《性与罪》是我大约数十年前拟就的一篇报告文学题目,但几次动笔都顾忌再三,最后不得不搁笔。原因很简单,在那个性观念异常禁锢、谈性色变的年代,欲下笔谈性,无疑要冒着被划为“异端”、打入“另册”的极大风险,充当一名类似反右时期王蒙那样的角色。一个20郎当、对未来信心满满的我,最终还是“理性”战胜了青春热血,彻底泯灭了冒失作文的冲动。 那段时期,我确实撞上了一次难得的探究性与罪之关系的学习机会。那年,恰逢我刚作为某大报记者派驻新疆不久,即被报社赋予一项重要而绝密行动的采访任务:跟随采访由北京、天津及沿

《性与罪》是我大约数十年前拟就的一篇报告文学题目,但几次动笔都顾忌再三,最后不得不搁笔。原因很简单,在那个性观念异常禁锢、谈性色变的年代,欲下笔谈性,无疑要冒着被划为“异端”、打入“另册”的极大风险,充当一名类似反右时期王蒙那样的角色。一个20郎当、对未来信心满满的我,最终还是“理性”战胜了青春热血,彻底泯灭了冒失作文的冲动。


那段时期,我确实撞上了一次难得的探究性与罪之关系的学习机会。那年,恰逢我刚作为某大报记者派驻新疆不久,即被报社赋予一项重要而绝密行动的采访任务:跟随采访由北京、天津及沿海省市押送到新疆劳动改造的10万重刑犯人抵疆后的安置、改造情况。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差不多跑遍了全疆所有的监狱和劳改农场,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神秘、森严壁垒的领域,了解到狱所中不少千奇百怪的故事,其中亦包括性犯罪者(流氓罪)的故事。


其中,有两例流氓犯罪情节和一个从管教人员那里听来的性犯罪案例,令我陷入长久的思索当中。一个罪犯是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二年级学生,专业学吹黑管。长得挺拔清秀、文质彬彬。如果不是在劳改农场,如果不是身穿兰色囚服,如果不是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每回答一个问题都大声喊“报告”,无论如何我不相信他竟是一个被判12年重刑的流氓犯!


我问:“你犯什么罪?”


“报告!流氓罪!”他挺直身子大声回答。


又问:“具体什么罪行?”


“报告!在女生面前脱裤子!”他仍大声喊。


过后,管教干部告诉我,有一天晚上熄灯前,他突然打开宿舍楼窗户,然后脱光下身立于窗台上,向楼对面的女生宿舍楼展示自己的阳具,并大声呼喊:“快看我的xx!”


此事即刻轰动了整个校园,他亦立马被闻讯赶来的公安人员铐走。


经审讯,他坦承在其他场所也有过多次类似的流氓举动。旋即被判刑12年并押赴新疆劳动改造。


另一个罪犯,年龄约50岁上下,戴一副黑边眼镜,高度近视。犯罪前系边城某小学教师。别看他一双近视眼,却是一个窥阴惯犯。经常利用星期天休息,窜入机关、单位的公共厕所,躲在粪便池下面偷看女人大小便。那个年代北方城市的公共厕所,没有现在的水冲式,都是在地下筑一个很深的水泥池子,上面用木板盖上,木板上凿开一个个大小便洞。厕所后面有一个用来掏粪的门,掏粪工人每隔一段时间会来掏粪,这时候大家都得回避。没想到这位教师竟不嫌恶臭,寻着掏粪工人轨迹,“勇往直前”地干起这类龌龊事。结果,被逮个正着,不但名誉扫地,最终被投入监狱。


第三个案例是同管教人员聊天时聊出来的。新疆某大学一退休教授,年近古稀。退休后几乎每天傍晚都独自去附近公园散步。孰料,有一年“严打”拉网,教授竟以“耍流氓”现行罪“网”入拘留所,两个星期后才被教育释放。


原来,教授利用去公园散步之机,偷偷换上女人衣裙,还有胸罩、高跟鞋、口红之类,男扮女装在公园里遛弯。天天如此。这一切,家人一概蒙在鼓里,直到东窗事发。


消息传来,如五雷轰顶,羞煞、辱煞全家人!此后多少天,一家人成了大学校园千夫指、万人唾的狗屎堆。老教授更是无地自容,最后不得不选择了上吊自杀!


三个好端端的人,都因为“性”变异而改变了原来的人生轨迹。在那个极左年代里,万恶淫为首,就是千刀万剐这三人也不解恨。故这种改变天经地义,没有谁会感到大惊小怪。


如今,当我们再去回首上述人和事时,大概绝大多数公检法人士不再会坚持判他们重刑,反而会对他们怪异的性行为予以深深的同情。因为弗洛伊德、叔本华、西蒙·波娃的性理论早已风行全中国,性心理学、性犯罪学知识更成为法律工作者必备的专业知识。过去被视为犯罪行为的异性装扮症、露阴癖、窥阴狂等性心理疾病,如今理应回归到它的本质属性。


性乃人之本能,许多时候性往往表现出诡秘莫测、光怪陆离的驱动力。近日,几位朋友正为其孩子大搞同性恋而极度闹心。刚刚才十六、七岁的孩子,对同性伙伴的迷恋程度几近到了疯狂的地步。一会儿不在一起,便像发了疯似的,失魂落魄,茶饭不进。而且公开扬言,将来要和同性伴侣结婚!同性恋在周围青少年中大有蔓延之势。这恐怕不能仅从社会层面上去寻找原因,更不能动辄以违法论处。仍然要从性心理学、性医学的角度去寻发端,对症下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