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80章 揣摩意图

sjhexcrvug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他把贾志胜叫了进来,把有关情况和他说了,贾志胜听了不由有些呆呆地发楞。 “郑队,这样问题可严重了,没有想到一个死尸案会引出这么大的问题来,好些事情让储局都不好处理,必定都是有影响的人物,要想搬倒他们谈何容易,弄不好会给自己招来麻烦。”贾志胜说。 “我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他把贾志胜叫了进来,把有关情况和他说了,贾志胜听了不由有些呆呆地发楞。

“郑队,这样问题可严重了,没有想到一个死尸案会引出这么大的问题来,好些事情让储局都不好处理,必定都是有影响的人物,要想搬倒他们谈何容易,弄不好会给自己招来麻烦。”贾志胜说。

“我也没有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郑万江说。

“那你准备咋办?这个案子是否还要查下去,如果继续查下去,有可能会不好收场,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贾志胜担心地说。

“查,一定要彻底地查下去,不查个水落石出决不收兵。”郑万江说。

“我坚决支持你的意见,需要我干什么尽管说话,这些人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不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如果那样将是我们这些当警察的失职和犯罪。”贾志胜说。

这时,郑万江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马局长打来的,说:“马局,我是郑万江,您有什么指示。”

“万江你在哪里?”马勇生问。

“马局,我在外面正在办一个案子,您有什么事?”郑万江说。“我没有什么事,晚上有时间吗?”马勇生问。

“我没有事,您说吧?”郑万江说。

“那好,晚上在德华酒店见,有事情跟你说。”马勇生说完把电话挂了。

马局长是什么意思呢?郑万江心里想。是不是……。郑万江的手机又响了,他一看是储局长打来的。

“储局,您好,我是郑万江,有什么指示?”郑万江说。

“万江你在哪里?”储明香问。

“我正在审问何金刚,他把一切都说了,有很大价值,另外我想案子应该这么办下去,一旦得到落实马上开始行动。”郑万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这样想的,基本上同意你的意见,我们必须保证何金刚的生命安全,他可是整个案件中的关键人物,万万不可再出差错。一些事情你可以自己做主,不必要再请示,这样可以减少相应的环节,我十分相信你们,另外,我已经同各部门说了,为你开绿灯,积极配合你们工作,一切听从你的安排。”储明香说。

“谢谢储局对我们的信任,我会把案子办好的。”郑万江说。

郑万江告诉贾志胜,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要把今天审讯内容泄露出去,一定提高警惕和加强警力,确保何金刚的安全,不可出现任何差错。告诉何金刚要把组织的人员交待清楚,不要有遗漏,具体情况有贾局长认真组织落实,一定要有确凿的证据,情况属实后直接报告储局长。

“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有关情况落实清楚,可以说这是个大案,真要是没有案子办,我的手里还直痒痒。”贾志胜说。

晚上,郑万江来到德华酒店,服务员将他领到三层的包间,马勇生已在包间里等着,他今天没有穿警服,穿着一身便装,由于他身材好,加上那张国字型的脸庞,显得特别威武帅气。

“万江,快坐下。”见郑万江进来说道。

“小姐,上菜。”同时潇洒挥了挥手,服务员为郑万江倒了杯水转身出去了。

“马局,您找我有什么事?”郑万江说。

“没有什么大事,好长时间没有在一块聚聚了,培训回来后一直没有空闲时间,只是这些日子工作特别的忙,一天到晚都是没完没了的会,脱不开身来。你呢?一天到晚都是忙不完的案子。今晚你我正好有空,咱们俩人好好聊会儿。”马勇生说。看来他这些日子心情不错,脸上泛着淡淡的红光,一副喜气洋洋地样子,一会儿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

“你看光顾说话了,万江你喝点什么?”马勇生说。

“随便我喝什么都行。”郑万江说,同时揣摩马勇生的意图,今天请他必有一定的目的。

“爽快,今个儿咱们破例喝点白酒,反正也没有啥事情,索性尽情些,说起来,我虽是你的直接领导,可也是你的师傅,不要有什么顾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放开了喝。”说着,他用手机告诉下面等着的司机马彪,拿两瓶好酒上来。

不一会儿,马彪进了房间,手里拎着两瓶五粮液酒,他今年23岁,身高一米八多,长的虎头虎脑,一双明亮的大眼,显得特别机灵,也许是跟马局长出去应酬太多,身体已微微有些发胖,他为郑万江和马勇生各自倒满了酒,然后就知趣地退出了房间。

“来,万江,祝你以后工作顺利,事业发达干一杯。”马勇生端起酒杯说。说完一饮而尽。

郑万江喝完后起身给马勇生倒满了酒,他满意地点点头,说实际的,他十分喜欢郑万江,因为郑万江无论从人品、业务水平等各方面在局里都是一流,任何人都无法可比。今天他约郑万江来,他是别有一番用意的,郑万江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参加工作就在刑警队,他是刑警队长,见到郑万江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有意培养他,多次给他创造办案的机会,使他得到充分的锻炼。去年六月份他升任副局长,便让郑万江担任刑警队长,就是他工作太死板、认真,每一个案子必须查到底,不管案子牵扯到谁,一律严惩不待,这也是马勇生最欣赏的一面。

但是现在有些事情太死板是行不通的,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要讲究策略,不然你就会陷进社会的漩涡之中,不可自拔。不过人经过有些事后,思想观念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改变的。但这绝不是随波逐流、阿谀奉承、攀附权贵。只是社会实在是太复杂了,让人难以应付,马勇生深信这一点,郑万江终究会理解他的一番用意和苦心。

“马局,我敬您一杯酒,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合家欢乐。”郑万江举起酒杯说。

“好,这杯酒我喝,年轻人就是会说话。”马勇生高兴地说。

俩人开怀畅饮起来,马勇生此时没有了平时局长的威严,和郑万江山南海北的闲聊着,两人聊得很是投机,自然而然地说起案子的事来。

“何金强的案子进展如何?”马勇生问。

“根据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及调查结果,何金刚有着重大嫌疑,其目的表面上看是谋财害命,但我看来是别有它因,只是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暂时无法定案,况且何金刚目前还处在昏迷不醒状态,有些线索还需要进一步落实,案情结果还不敢擅下定论。我的心里也很是着急。”郑万江回答。

“这样很好,待他苏醒过来,案情真相即可大白,完全可以把案子终结,也算完成了一个案子。”马勇生说,对何金强的案子没有再追问下去。

“政府办公室袁主任家被盗案进展如何?”马勇生问。

“根据目前的结果分析,她家的保姆季菊有着很大嫌疑,鉴定结果已经出来,表明她就是作案人,我以同其家乡的公安部门取得了联系,调查其的具体情况,得知她已不在老家,现在,季菊已不知去向,估计极有可能已经携款潜逃,我以在网上下了通缉。目前我们只有这个结果。”郑万江回答说。

“这样很好,万江啊,我们干工作应该有侧重,我看来,何金强一案,只不过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只要抓到何金刚,案子就会真相大白。”马勇生说:现在关键是政府袁主任家的被盗一案,袁主任的爱人你是知道,吴海涛可是我们县的举足轻重人士,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很是关心,已经直接找过我好几次,我也把你工作情况跟县里的有关领导说了,他们对你的工作很是满意。现在局里调整领导班子不会很长时间,储局长如果退下去,不管是谁当局长,肯定要提拔一名副局长充实领导岗位,没有高的业务素质和办案经验是不行的,你的希望是比较大,所以我跟你说,应该抓住袁主任家被盗一案,争取尽快破案,取得有关领导的信任,我在从各方面通融,估计情况问题不会太大,这是个机遇,但好些事情还得靠你去把握,希望不要辜负我的一片好心。

“我会努力去做,会给领导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其它的我还没什么奢想,当刑警是我小时候的梦想,能多破案抓罪犯就行,至于当不当官我不感兴趣。”郑万江说。

“这样很好,但是万江,好些事不要过于认真,太认真了,有些事反而更不好办,你可以跟我沟通一下案情,共同想办法解决,这样会少走些弯路。”马勇生说。

“谢谢马局对我的关心,我还是那句话,我会努力去做的,凭我的工作热情和对刑侦工作的责任感,在同志们的大力支持下,会取得很好的成绩,决不会让您失望。”郑万江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