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门背后隐藏的秘密-我爸是王阳

据《大河报》报道:河南高速公路发展责任有限公司洛阳分公司李副书记24岁的女儿近日被提拔为该公司收费站副站长,其侄子被提拔为该公司路政大队副大队长。此举招致该公司一线员工的强烈不满,引来网上责声如潮。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违背民意的“提拔门”禁而难止?一些身居要位的党员领导干部把党性原则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置于了何处?


“提拔门”之所以为群众深恶痛绝,是因为它延续了“父贵子荣”的封建主义余脉,是在毫无遮拦地炫耀特权和社会不公,是毫无顾忌地剥夺普通员工进取的机会。因此,这种激民生怨、有伤和谐、有碍安定的“提拔门”,定然会在公众的诘难声中訇然倒塌。如2002年春天,辽宁省本溪市冠冕堂皇地以“双推双选”的形式,选拔了团市委5位处级领导干部。其中拟任团市委书记者,其母是市委常委、市工会主席。两位副书记拟任者、其父一位是市委副书记,一位是市委统战部部长。消息刚一披露,顿时舆论哗然。这次颇有声势的提拔,在强烈的质疑和诘难声中无奈宣布作废。



官员手中的权力是社会公器,只能用于服务公众,谋福于社会。而绝不能像封建社会的爵位一样传子遗孙。在日常生活中,官员子女并非不能被提拔受重用。关键是提拔必须公开公正,让他们和平民子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并且必须对提拔全过程实行阳光操作以服众心、息非议。若是为官者滥用公权必然导致社会不公,那么,为儿女“量身定做”的职衔不但难以让子女就职领衔,恐怕以权谋私者自己头上的乌纱也会被迫摘下。在这方面,韩国的柳明桓就是一例。今年8月,韩国外交通商部要提拔一位负责自由贸易协定项目的五级公务员。身为部长的柳明桓暗箱操作,为女儿“量身定做”了被选拔条件,使女儿顺利过关8月下旬得以擢升。然而此事被披露后,朝野上下责声如潮。9月2日,外交通商部宣布取消对柳小姐的任用。9月3日柳明桓便引咎辞职。这颗在韩国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就因为“提拔门”而黯然落马。



从辽宁本溪的“提拔门”到日前事发洛阳的“提拔门”,时隔不远。前车之覆为什么没有成为后车之鉴?没有对“造门”者予以严惩恐怕是一个重要原因。古人说杀一儆百,就是说不杀一就难以儆百。若是对辽宁本溪等数起经报刊披露的“提拔门”的造“门”者严惩不贷,也许会使后来的造“门”者望而却步。比如这一次李副书记再怎么处心积虑地想提拔女儿和侄子,但他只是一个副书记,若是没有书记、经理的首肯怕是难以如愿。因此,除应该严惩李副书记以外,用原则当人情的书记、经理的乌纱应一并摘去。负有监督之责的纪检部门负责人,负责具体操作的组织人事部门负责人亦应严惩。只有这样才能迅速清除“提拔门”给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