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婚姻一开始就很平淡,当初我是为了顺从父母的心愿才跟她结婚的,而妻子虽然性格有些急躁,感情也不细腻,可婚后她对我一心一意,对老人也不错。所以有时候我想,也许多数人的婚姻都是这样的吧,一辈子,很快就会过去的,爱情不过是电影、小说里的元素,现实生活中哪有什么爱情啊。


前年冬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惠,而后,她让我明白了情为何物。


惠在我们公司附近的一家单位工作,漂亮、温柔、淡定,清秀的眉眼间偶尔会有一缕淡淡的哀愁掠过,让人没由来地为之心痛。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离婚快一年了,一个人带着个3岁的女儿,日子过得有些艰难,却从没听到她抱怨过。


我不知道爱情何时降临在我们之间的,认识之后,我们常常在网络中相逢,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那些爱过的老歌,那些我们青春年少时都喜欢过的诗词,孩子的教育,彼此的工作……跟她聊天的感觉很舒服,觉得她像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或者分离多年的朋友。有一次,她说买回家一只新书柜,想重新布置一下书房,可一个人移不动那些沉重的家具,我便自告奋勇地去帮她。她的家干净、简洁,那些田园风情的布艺制品让整个家居显得温馨而有品位。那天晚上,她留我吃饭,说是答谢。


橘黄的灯下,正方形的小餐桌铺着美丽的台布,上面是惠亲手烹制的精致小菜。惠坐在我的右边,她的女儿坐在我的左边,我们一边吃着饭,一边听小姑娘唧唧喳喳地说着幼儿园的趣闻,我心里忽然有一种潮湿的温暖——这才是我想象中家的味道啊。


而在我家,饭菜是保姆做的,孩子也是保姆带的时候居多。吃饭时,妻子喜欢开着电视机边吃边看韩剧,还要呵斥不好好吃饭、磨磨蹭蹭的女儿,常骂得女儿眼泪花花的。


而惠的家,才像一个真正的家啊,大家和和气气,快快乐乐的,温暖又安逸。心中感叹着,我不由偷眼看惠,却正好迎上她的目光。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一刻我们都读懂了对方的心。那晚之后,我和惠的感情骤然升温。


我心中不是没有过挣扎,可我抗拒不了那份温暖诱惑,是惠让我触摸到了爱情,让我明白情为何物。


我想给她一个家,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是一份让我们快乐而又痛苦的爱情,我们都知道要有结果很难,我曾经试着放手,好多天不发信息,不打电话,甚至不去看她一眼,但我只要一想到她就会心痛。最后,一个最简单不过的理由都能促成我们重新开始交往。


两年多来,我们分开过好多次,可每次到最后都没能熬过去。每分手、复合一次,我们的感情就加深一分。最后,我不得不痛下决心离婚,我想给惠一个家,在思想上已经很好地接纳了她的女儿,然后我向妻子坦陈一切,甚至做好了放弃女儿的准备。


可我妻子坚决不同意离婚,她在家又哭又闹,还找来双方父母评理,并找到惠的单位去指责打骂她。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全乱套了,但我的心没乱,妻子越闹我越坚定地想离婚。我想,一段时间过去后,妻子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也许会意识到勉强维持没有爱情的婚姻没意思,会同意离婚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妻子消停了很多,不跟我吵不跟我闹,说反正就快离婚了,大家好好过几天安生日子。我和惠都满怀希冀,觉得幸福开始慢慢走近我们了。


没想到,妻子却提出了生第二胎的要求。她说离婚后她不想再结婚了,她想再要一个孩子,最好是个儿子。这样,将来有两个孩子陪着她,就不会孤单了。这简直毫无道理,孩子是爱情的结晶,我们都要离婚了,再生一个孩子干吗?可妻子在这件事情上非常坚持,她说只要再生一个孩子她就跟我离婚。


一个女人想要做一件事会磨得你任何能力都没有了。在反复的谈判和争吵中,我终于失去了耐性和理智,稀里糊涂地同意了妻子的要求。


不久,妻子真的怀孕了。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她去做孕期检查,被告知怀的是双胞胎!看着妻子和双方老人欣喜无比的面孔,我才猛然醒悟,自己做了一件对谁都不负责任的事情!我很痛苦,而只会对着我默默流泪的惠更痛苦。我们似乎都知道结局是什么,可谁都不愿先说出来。我们又尝试过分手,可跟以前一样,每次分手之后,炽烈的爱会让我们有更强烈的愿望想要在一起。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的烦恼一天天增加,我即将成为3个孩子的父亲!一边是为我孕育着孩子、越来越需要我照顾的妻子,一边是苦苦守候的惠,哪一个我都难以舍弃。


很多个不眠之夜,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难道我跟惠真的不可能在一起吗?难道爱一个人真的有错吗?难道我没有爱的权利了吗?也许我爱上惠真的是一个错,也许我这辈子再也不能把爱情作为婚姻的前提,因为我将是3个孩子的爸爸,面对双方父母和我们8年的婚姻,面对3个家庭将来的幸福,我只能割舍自己与惠的感情。


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很容易,真正要做到却很难。


与众不同的爱情,与众不同的命运,我只能寄望于来生。


我曾经笑过那些为爱而痛苦的人,可当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我终于品尝到其中的酸楚。难怪当年王杰会那么伤情地唱起那首《来生再续缘》:“悲莫悲过人生短相思长,哀莫哀过相逢春已老。挥长剑无奈斩断情丝,今生最怨恨有情人伤别离……”


我们的大限就要来临,我已经无力回天。


必须该说再见了,可是我怎么能对惠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我不想给已经被生活伤害过的她再一次打击,可我也不能伤害待产的妻子,不能忘却我身上的责任。前天上午,那一刻终于来临。把妻子送进产房后,我麻木地站在外面等候,无喜亦无悲。在我身边,我们两个家庭的所有成员都到了,大大小小17口人,我蜷缩在最角落,脑子里乱乱的,想的却是惠。我知道自己真的很不应该,一个女人为了我在手术室里流血,而我却在想着另外一个女人,我想我真的疯了,因为我发了短信给惠,告诉她我在产房外面。


惠很快回了短信。她说,让我来生不管怎么样都要等她,找到她以后跟她在一起。也许这次她真的想放手了,我好痛苦!我不停地抖着脚,大滴地流着汗,时间仿佛凝固了,好慢好慢,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哇哇两声啼哭,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孩子,我一手一个怀抱着两个新生命回到病房,却忘记了妻子还在手术台上缝合伤口。不知过了多久,满脸苍白的妻子躺着被护士拉出来,我上前去问候了一句,她点点头,没有说话,也许是精疲力竭了。


病房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妻子滴血的身驱,我杂乱的心思,两个孩子清脆的哭声……6岁的女儿站在婴儿床前,好奇地看着她的一对双胞胎小弟弟,那场景让我肃然动容。


3个孩子,3个我的孩子!我终于清醒了。责任,作为一个男人,作为3个孩子的爸爸,躺在病床上、极度虚弱的女人的丈夫,我别无选择。责任,好重的担子!


与众不同的我,与众不同的惠,与众不同的爱情,与众不同的命运……我只能给惠回了一条短信:来世,我要你做我最美丽的新娘,我们手拉着手永远不放松,一直到老!


老黑匆匆地下线了。他说:“那边在催着要我把尿布送过去。”



其实,对于这个结局,老黑和惠都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都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因为他们都是良知未泯的人。只是谁都不愿意率先说出“分手”那两个字,怕就这样决绝地分离,对不起两人之间那份感情。


可现实的情况是,3个孩子需要父亲,躺在产科病房里的妻子需要丈夫,一腔痴情、满怀愁绪在现实面前苍白得立不住脚,老黑必须逼自己去面对现实,千万不能把生活演绎成文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