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姨夫是昔阳人,烈士的后代,他父亲是村里的干部,牺牲于抗日战争初期。那时候他四岁,他的哥哥12岁。他被亲戚收养,哥哥则参加了八路,当司号员。到解放的时候,已经当了营团干部(具体是什么职务不太清楚,我只见过一张照片,上面一位英俊的军官全副武装,坐在凳子上,肩上扛着中校肩章)。七十年代后期,当上某军副军长,曾回来探亲,到过我姥姥家。跟我姥爷聊天的时候说起来,他打了一辈子仗,可以说身经百战,身边的战友死的死伤的伤,可他却没有负过一次伤。刚参加八路军的时候年纪小,在首长身边当勤务员,当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后来又当司号员,当司号员危险就很大了,因为敌人可是会瞄着他打,可愣是没一颗子弹蹭着他。再后来就当了班长、排长、连长,都是冲杀在一线。打了鬼子打国民党,好几次都非常危险,可就是没被子弹、手榴弹、炮弹挨着边。后来他又说,也许是父亲的在天之灵照顾着吧,总之是命大。一想起牺牲的一茬茬战友,心里总不是滋味。八十年代后期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