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托与游击队战士

gaoshupo 收藏 6 2513

1942 年 3 月底,德意法西斯纠集乌斯塔沙和切特尼克对解放区进行第 三次进攻。尽管他们对福查形成了包围的态势,但是他们推进的速度很 慢。游击队也没有作坚守不让的打算,只是尽可能拖住敌人东咬一口, 西咬一口,避免与之开展阵地战,以此消耗敌人。游击队队伍向苏捷斯卡河谷转移。

除了饿之外,野地里夜里还很冷。在靠近敌人的地区,部队夜间宿 营严禁点火。最高司令部同黑山旅一起经过长途跋涉后,在一座林子里 露营。战士们又冷又饿,只得背靠背取暖。铁托想去看看伤员,突然他 看到一处地方有亮光,原来是几个战士点了堆火,正围着烤身子。铁托 走过去,对一个添树枝的战士说:“你难道不知道不准生火吗?”那个 战士背着火光,冲他说:“关你什么事?”继续往里扔树枝。铁托严肃 地说:“我是最高司令。”“哦!那我就是日本天皇!是我点的火,叫 铁托同志来吧!”他回头瞅了一眼同他说话的人,认出是谁了,赶忙跳起来,说道:“铁托同志?我?我??”边说边用脚踩火。黑山旅的战 士们从此叫这个战士“米卡多”,那意思就是天皇。

铁托率领 5 个旅迅速向波斯尼亚西部解放区前进,一路上又解放了 好几座城市。无产者第 10 旅在解放了克鲁舍沃村后,旅部同意惩罚一下 这个村子,因为村子里的人长期以来对游击队不友好。旅部放纵了战士 们把村子里的牲口都牵走了。很快上面传来命令,让旅政委到最高司令 部去。政委走进司令部,铁托一脸怒容,大声斥责他:“我听说,你们 旅把克鲁舍沃村弄得几乎一条牲口也不剩。我问你,那里的男女老幼还 活不活?这是严重的政治错误,你们怎么能那样干!”政委没话可说, 半天才挤出一句:“我们是想??”铁托不容他申辩:“你们要是真的 想了就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解放军以严明的纪律在人民中树立了光辉的形象,人民纷纷加入到自己的军队中来。 一个叫伊沃的自卫队士兵在解放军放了他后又回来了。正好他见到了铁托,他说:“司令,我想同你们在一起!”“哦!那你要在我们这里干什么呢?”“我干什么都行。让我喂马吧,在家里我就是干这个的。” 伊沃留了下来。几个月后,当他再见到铁托时,他又要求回去,他说, 想家了,家里还有 4 个孩子。铁托对他说:“伊沃,去吧,不过,你还 回来吗?”“报告司令,我会回来的。”伊沃走了,从此再没回来。原 来他在村子里逢人就讲游击队的好,结果乌斯塔沙把他杀了。铁托始终 记得这个质朴的战士。

1943年南斯拉夫决定,第 二次反法西斯会议如期举行。会议在雅伊策召开。雅伊策是座波斯尼亚的古城。会议召开前夕,德国人轰炸了这个古城。飞机来时,铁托躲进了他办公室附近的一个防 空洞里。空袭过后,急救车送来了一名被炸伤的战士,他的肚子炸破了, 外科医生马上给他动手术,铁托亲眼见到了这个悲惨的场面,因为是他 扶着这个小伙子的头进行手术的。开刀根本没有麻药可用,小伙子不愿 让人看到他的痛苦,忍着痛一声不吭,然而他浑身都湿透了。铁托安慰 着他,心里却如刀绞。不大一会,小伙子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将 头一歪,死在了铁托怀里。

每当提到人民在战争中作出的牺牲,铁托的心情总是无比沉痛。战争结束不久,5 月 31 日,铁托前往马里博尔医院,看望负伤的战士。他 在医院呆了很久,几乎每个伤员的床边都去了。他来到一个失去双眼的年轻战士身边,长时间的站着,心情十分忧伤。伤员先开口:“铁托同志,真的是你吗?”“是我在这里,同志。” “谢谢你来看我,现在我可以忘掉我的眼睛了”。铁托把双手伸给他, 他们一声不响地握了很长时间。铁托的手在抖动。伤员轻轻地说:“铁 托同志,眼睛瞎了我不后悔。我知道,我是为了什么献出我的双眼 的。”病房里唱起了歌,一个失去双腿的姑娘在领着大家唱:“游 击队员,我们不怕挂彩受伤,直到最后一天。我们不怕牺牲死亡。”铁 托热泪盈眶,他动了感情。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