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杏[蓝剑军团]

ANNY灵兰 收藏 19 243

我写的仅仅是一个社会缩影,只是我希望这个缩影里面的人,能早点儿过上有责任、有担当的正常人的生活。

----------题记


青杏[蓝剑军团]


刚到一个集团性质的子公司,而且是县市区比较偏僻的开发区,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心里终究有些胆怯,我怕在这片与我之前工作环境截然相反的天地里不好混,所以接触新同事的时候心里非常敬畏,言语自然格外客气。我知道可能会显得生分,不过也应该的,陌生人嘛,人家知道我是哪山上的猴儿?!

工作逐渐熟悉了,师父开始领我到工作间走动,说白了就是车间,而且是那种很古老的框架房,掺杂了深色染化料的污水遍地流淌,走路的时候要小心,不然一脚踩到水洼里面,鞋就面目全非了。屋顶的水蒸气凝结成大滴的水珠“啪嗒 啪嗒”往下滴,暗箭难防啊,冷不丁就被滴进脖子里一大滴,透心儿凉!

我跟着师父在洗染车间转悠,轰隆的机器声不绝于耳,为了尽快掌握复杂的蜡染布制作环节,师父有时候会带我转悠很长时间,我也喜欢看这些东西,从一匹白布,上蜡、甩蜡、洗蜡,一直到色彩斑斓,感觉整个过程很神奇。慢慢地我了解到,成品出污浊的车间后,被送到后整理工序上,这一道工序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环节,就是挑样品。无可厚非,样品要挑一个花色里面最好的布,通常要挑好几十码,再挑一下好的,通常会保留50-60米,制成挂样,在我们的柜子还没有到达非洲的时候,国外办事处的同事可能就已经拿着我们寄过去的挂样在国外市场上奔走了。

说了这么多废话,还是接入正题吧,我写上面的这些,无非是让大家明白,这个行业,是低端、手工、劳动密集型产业,说句不好听的,不需要文化程度高,对于思想、素质上没有过高的要求,有的工人领工资都不会签自己名字。但是这个环境保守,相当保守,我曾经试验过,开春这几天暖和,我穿了条休闲版还不算太短的裙子上了一天班,回头率100%,真是男女通杀啊,吓得我第二天就扔箱子底下了。

这里的工人,99%都是大爷大妈级别的外地人,剩余几个本地人比较年轻,在相对比较干净、但是工资不算高的后整车间,而今天的一号女猪脚以及她的故事,也发生在这个我极少接触到的环境里。



青杏[蓝剑军团]


杏儿很漂亮,我第一眼看她的时候就这么觉得。那天我跟师父去车间下通知,出来车间的大门,看见她抱着一匹花色鲜艳的布穿越清晨金色的阳光、袅袅婷婷地向我们走来,尽管她身着工装,但是难掩她玲珑有致的曲线,经过仔细化过妆的面容显得跟这个工作环境格格不入,因为画得恰到好处,难免增加了更大的魅力。那一刻我眼睛有点直,我暗暗猜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厂花”啊……师父拽了下我衣襟儿,没有说话。

后来逐渐跟车间的同事混熟了,为了让他们多多配合我的工作,没事的时候我就经常去查看货量,顺便跟他们聊天。有个大姐说话非常干脆利落,我也能感觉出她对我有种好奇,当然,她好奇的是全厂一千号男男女女,加上离异的我都是年龄最大的未婚青年。那天我跟她开着玩笑解释了下不是我不努力,是运气不好。后来聊着聊着就说起杏儿,我说:“大姐你真有福气哦,你看看你手下那么漂亮一小姑娘!”谁知大姐撇撇嘴说:“还小姑娘呢,她孩子都三岁了!”我大吃一惊,杏儿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四五。大姐笑着说:“你个姑娘眼真好使,她今年25,不过她22就结婚了。”我心里感叹:美女啊,美女的命都这么好!大姐像是看透了我心思一样,很诡谲地笑了笑说:“你要是能跟她一样,也早结婚了!”然后她没再说下去,不过从她那种言辞语气中,我能感觉出她对于杏儿的不屑与嘲讽。

我压抑着好奇心,直到有天早上上班路上我发现杏儿开着车上班,韩系的,六万多的车,是车间九百号人里面除了一把手以外唯一一个开车上班的,并且貌似是她自己的车。我实在憋不住了,我之前很喜欢那款韩系车,但是我老想着“家里有粮心里不慌”,就攥着我那两毛钱不舍得买。下班的时候我跟师父一起吃食堂,我装作很 “羡慕”(其实我就是很羡慕)地跟师父说:“车间的大美女杏儿都是开着***车上班的,我可喜欢那款车了……”我师父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幸亏你只是羡慕那款车不是羡慕这个人。”打开话匣子,师父开始跟我讲起杏儿的故事。



青杏[蓝剑军团]


杏儿原来的家很远、也很穷,她妈妈不是个很正经的农村妇女,杏儿的亲生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回到家后受不了家里人的言辞,离了。杏儿是个女孩儿,考虑到成长、也考虑到那个家已经不像个家了,就跟着妈妈另嫁到我们这边来了。她18岁来到这个厂的时候还很清纯浪漫,嘴巴很甜也比较能干。可是她天性是个非常爱美的姑娘,这一点又不被这个保守、落后的环境所接受,所以某一天厂里的妇女就发现,打扮得异常时髦、动不动就被“小明盖儿车”接走的杏儿跟这个破地儿极其严重地脱节了,她们就用一种非常鄙夷的口吻嘲讽她,味道酸酸的,满是嫉妒。但是,但是所有人都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年轻的小伙子、不再怎么年轻的男人,私下里嘴上虽笑话杏儿时髦儿、不正经,碰见的时候蓦地发现杏儿冲自己甜甜地一笑,内心里还是极为兴奋跟骚动的。

在各种各样的眼神跟闲言碎语里,杏儿一天天地成长、成熟,她终于没有辜负自己的个性,出落得极为性感---我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我发现她的言谈举止真的很那个,当然,是针对男的。并且越来越不像个干活儿的,二十多包布都裁剪完打包了,她竟然没能挑出一米好样子!早上八点上班八点半她能来就烧高香了,晚上六点下班五点半就见不到人影,如果上夜班,恐怕只有在签到一小时内能看见她。

我不想去刨杏儿的底儿,只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师父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当笑话说给我听的。有一次,广州一个客户来厂里跟单,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过说话聊天非常开放。在跟单的过程中,需要杏儿协助他挑出品质好点儿的样子,算是熟悉了。有天他在车间跟案面上采样的大姐说:“你们这里这么偏僻,也没什么娱乐。”大姐成心要惹着杏儿玩,就跟站在旁边的杏儿说:“‘厂花儿’,客户就是上帝呀,快陪他去吃个饭,然后去唱个歌儿!”那个客人也开玩笑说:“走吧美女?我请!”结果旁边乐得跟开成一朵花似地的杏儿竟然开始解扣子,要换衣服跟客户出去,把个小伙子吓得窜出去老远,从此再不敢跟杏儿开玩笑了。



青杏[蓝剑军团]


第二个例子,是杏儿21岁的时候。农村的孩子一般成家比较早,特别是女孩儿,18岁就开始挑对象找婆家(我不计入在内啊,特例),杏儿也不例外。可是她整整三年,找了N个男人(没结婚,不算对象),就是没能找到个能接受她的婆家。用车间里嘴刁的人的话说就是“破鞋谁敢要啊?!”没办法,杏儿在21岁年末的时候,跟了离这里六十多里地一个又矮又瘦家里又穷的男人,据说那男的都没杏儿高。但是结婚没多久,杏儿请假了,去学车,要考驾照。三个月后,在大家惊愕的眼神中她华丽丽滴愣是开着那款我的梦中情车来工厂上班了,并且依旧是心思不在工作上,恨不得天天跟男人扎堆打闹。我很羡慕地跟我师父说:“我很喜欢那款车……”我师父白了我一眼,说:“人家为了挣那辆车都经常‘出台’,你干得了么你?!”我大吃一惊,落荒而逃……

我一直以为,人会为了很多不同的追求而活着,但是无论为了什么都会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就是妓女都有从良的那一天,为啥杏儿就如此与众不同呢?25岁,儿子快三岁了,老公从来没脸来厂里,她自己倒是跟为姑娘的时候一样,每天过着神仙一样的逍遥日子。那么有个性,那么不在意别人的眼光,那么坚强地抵抗着外界的鄙夷,要是我,真的是撞死八回了,不过反过来说,我脸皮儿太薄,太虚荣,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我,这样的人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办出让人家戳脊梁骨的事儿,可能这就是我们为人的底线、道德的底线、活得累的原因吧……



青杏[蓝剑军团]


杏儿,花期三四月,成熟在麦收时节。成熟后表面成金黄色,果肉异常甜美,但是成熟之前,是绿色的,异常青涩酸苦。上帝赋予她美丽的容颜、娇柔的身躯,她本该成为一个成熟、有魅力的柔情、正直女子,只是她没有抵抗住自己内心的渴望、现实生活物欲横流的诱惑,过早地成熟了,所以,在很多人眼里,这是种悲哀,但是也或许,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