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大舅牺牲在平津战役的关键战斗—新保安战斗中

高源蓝天 收藏 9 81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大舅苏振林,二舅苏沛林兄弟二人,一同在1945年参加了八路军。后来我二舅负伤后,留在了后方成为一名医生;我的大舅转战南北,成为华北野战军的一个连长。1948年12月,大舅带领他的连队参加了,决定北平是否能够和平解放的关键战斗——新保安战斗。

1948年12月,傅作义集团虽然被我华北、东北两大野战军包围,但是此刻的傅作义集团,依然把他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他的王牌军————三十五军身上。听我的二舅说,傅作义的王牌军三十五军,是傅作义起家的老部队。这支部队不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就连这支部队的每一个普通士兵,都是按照严格的条件单独挑选出来的,士兵的身高必须是一米八以上,身高体健的老兵。据说当年傅作义最初不想和平起义的关键,是他还想带领他的王牌部队35军,撤回他起家的地方——绥远一带,重新建立他的老根据地,继续在那里割据一方。

当时毛主席和中央军委也正是抓住了,傅作义派王牌军35军离开北京,外出的接应其他部队的关键时机,果断的电令华北野战军的杨罗耿兵团(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参谋长耿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敌三十五军消灭在北平城外。杨罗耿兵团按照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连续急行军和强行六昼夜,终于把气焰嚣张的敌王牌军35军围困在小小的新保安城中。当时我军遵照毛主席、中央军委对平津战役的作战的指导方针,采取了围而不打的方针,在对新保安之敌围困十余天后,开始向35军发起了进攻。然而敌35军毕竟是一支气焰极其嚣张的王牌部队,敌人在新保安城方园30里,构筑了多种防御工事,并骄横的表示要与新保安共存亡。

我军也严令部队,不惜代价向新保安城内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连续冲锋,据说当时双方都打成了尸横遍野的程度。我大舅带领他的连队冲锋的时候,大腿受伤后被送到了野战医院,后经治疗已经基本痊愈了。但是,因为当时医院的病房都是设在老百姓的家里,而且为了方便护理,都是把轻重伤员搭配着安置房间。就在我大舅的伤势逐渐好转的时候,医院又在他的病房里安排了一个重伤员,还是个排长。晚上这个重伤员要喝水,我大舅摸黑起身为其倒水喝,不想却意外的碰到了一个凳子上把伤口碰破了。当时他自己并没对碰破的地方太在意,可是事过几天后,却发现被碰破的伤口越来越严重了,等到医生检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被确诊为是破伤风。那时候因为我军野战医院里,没有治疗破伤风的药物,医生只能眼看着我大舅就这样牺牲了。

当我大舅牺牲的消息传到老家,河北泊头市交河镇的时候,我姥姥迫切希望能再看一眼大舅的遗体。当时我二舅养好伤,已经作为革命伤残军人复员回到了老家,为了能够满足老母亲再看一眼心爱长子的迫切心愿,他立即动身赶到了新保安,最后终于在一座大庙里找到了大舅的遗体。由于我大舅是个连长,医院按照规定,为我大舅置办了一副棺木,并把遗体入殓了存放在庙中。 当时我二舅想,无论如何也要把大舅遗体运回老家,让我姥姥再最后看大舅一眼。

可是当时平津战役刚刚结束,当时的津浦铁路线上,正是大军南下的时候,要运回大舅的尸体谈何容易!二舅不愧是当兵的出身,为了最后让姥姥再看大舅一眼,二舅竟然直接找到了华北军政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华北军政委员会的领导,也被二舅为了满足母亲再看一眼大哥遗体,自己拖着伤残的身体,到处奔波的行为感动了,同意我二舅把大舅的遗体,直接通过运兵的军列运到泊头火车站。但是这种没有先例的做法,领导也担心军车上的战士们不会同意,所以便对我二舅说:领导虽然同意把烈士的遗体装上军列,可是火车上都是部队,战士们要是不同意,我们当领导的也不好说话,你还是自己去向那节车厢里的战士们,做做思想工作吧。

然而当我大舅找到那节车厢,和战士们说到自己的老母亲,还想最后再看一眼儿子的遗体的时候,车厢里的战士们,和刚刚从部队复员回家的二舅产生了感情共鸣,不仅当即就同意了二舅的要求,而且还深受感动,一直帮助二舅把大舅的遗体,从泊头火车站卸下火车。

我大舅的遗体运回故乡,按照家乡的习俗埋葬时,我姥姥一见到我大舅的遗体,简直就心疼的糊涂了,当我大舅的棺木被打开后,我姥姥还坚持自己亲自下厨房,亲自做了大舅生前最爱吃的炒鸡蛋,一口一口的硬朝大舅嘴里喂。

多年来我大舅在家乡,一直享受着革命烈士的待遇。然而,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七十年代,由于作为医生的二舅,在自己家里收治了一个,朋友介绍去的危重病人。这个病人已经属于无药可医的情况,已经被几个医院推出门外不给看了。碍于朋友的面子,二舅只好说要最后再尽尽力试一下。可是虽经做了最大努力,病人还是没有救过来,最后就死在了我二舅的家里。

此事发生后,不仅我二舅受到了多年的批斗,连革命伤残军人也不承认了,反而被打成了坏分子。受到二舅事件的株连,造反派质疑我大舅和我二舅参加八路军动机不纯,因而连我大舅的革命烈士被否认,我大舅的烈士墓被夷为平地!就连我的姥姥也未能幸免,当时我姥姥已经跟随我三舅,在山东高密生活多年,受此株连,我姥姥在七十高龄的时候,还被化成了四类份子家属,在70年代还要在居委会的监视下,到大街上去扫街。1975年,在我二舅的连续上访下,在河北省委领导和当地领导的关心和过问下,我大舅的烈士待遇终于得到平反;此后不久我二舅的荣军待遇,也逐渐恢复;但是唯一遗憾的是,直到1974年,我姥姥去世前,一直盼望能够亲眼看到,两个儿子的冤案,能够平反昭雪。而且当时姥姥所在地的居委会,已经准备要敲锣打鼓,准备要去三舅家给姥姥挂上烈属之家的牌子。可是烈属之家的牌子还来得及挂上,我姥姥就带着遗憾与世长辞了。

认真说起来,我大舅是不幸的,他没有牺牲在战火纷飞的新保安战场上,却在不该牺牲的时候,意外的牺牲了;牺牲多年之后,再遭不幸,不仅烈士墓被夷为平地,连亲人也受到多年株连。

我大舅又是幸运的,新保安战斗中尸横遍野,双方都死了那么多人,他却能侥幸的活了下来;后来他虽然牺牲在了野战医院里,却又幸运的被二舅把遗体运回家乡安葬了;文革后期,他又幸运被的平反,恢复了烈士待遇。

作为一个网络作家,我正在构思,要把我大舅参加新保安战斗,和其牺牲前后的许多事件,写成一部小说,希望能的得到光大读者的喜爱。



铁血网签约作家: 高原蓝天

2011年2月25日



本文内容于 2011/2/28 11:22:07 被高源蓝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