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帖称9名少女参加婚礼遭侵犯 旁人见到未制止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1 44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会9名少女在参加婚礼上被侵犯!”近来,这个帖子在各大网站疯传,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南都记者辗转联系上帖子中的当事人,包括新郎新娘以及受害的“姐妹团”。回忆起10多天前的那一幕,有受害者仍泣不成声,并坚决表态一定要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否则绝不善罢甘休。昨天下午,新会公安分局向南都记者证实,确有4名女子在新会河南派出所报警,警方已介入调查。


网曝6女孩哭诉遭侵犯经过


本月16日,一名为《新会9名少女在参加婚礼上被侵犯》的帖子首先被贴在《广东卫视。今日关注》的论坛上,随后被各大网站和论坛疯转,点击量一路飙升。


该网帖上,其中6名少女从各自角度讲述了事发经过。据称,今年春节大年初十(2月12日),家住新会会城黄某(新娘)与家住新会天禄的叶某(新郎)举行婚礼。男方契友团的“兄弟”多达30-40人,女方“姐妹团”有9人,迎亲队伍到新娘家后,新郎契友团的“兄弟”对这些“姐妹”进行了强制侵犯。


这6名受害者并没有在帖子中爆出真实姓名,而是分别用字母A B** FG来代替。受害者A在帖子中写道:


当新郎跟他的“兄弟”进来后,我们女孩就很害怕他们拿那些婚礼的彩带来喷我们,所以就躲起来。因为新郎带了30-40人进屋,我当时想跟其他女孩一起躲进去厕所,但是她们关门不让我进去,所以我就走到厕所对面的杂物房躲起来。但被一个“兄弟”看到了,就叫其他“兄弟”过来。我开始以为他们是要喷我,所以就想反抗,但他们竟然把我按在地上,然后很多手一起抓我的胸部,有的手还伸到裙子里面弄我的下面,我很害怕,我叫救命,但没有人理我。


我知道黄××(新娘)的亲戚坐在走廊抽烟,但是他们没有叫那些“兄弟”停手。那些“兄弟”抓了我很多分钟后就冲去新娘的房间去搞其他女孩。我还听到其中一个“兄弟”接电话,对方好像问他“在那里做什么”,他说“我来抓波……”。他们至少有15人冲进杂物房。当天晚上我接到不少陌生电话,很害怕……我没有听……


另外5名受害者也分别讲述了当天各自的遭遇,情形大致同受害者A相似。


痛斥想给钱私了不当我们是人


昨天,南都记者辗转联系上当天新娘的“姐妹团”之一阿丽(化名),回想起10多天前发生的那一幕,她在电话那端失声痛哭。


据阿丽介绍,她是新娘的高中同学,今年23岁。“那天一共有9个女孩做姐妹,其中两个是新娘的表妹,都才10多岁,在上初中,其余是同事或同学。”阿丽说,那天事件发生时,包括新娘母亲、叔伯之类的长辈都在场,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这种行为,见女孩子们在哭,也无人安慰,而是看上去很正常地拜堂成亲。新娘姑姐的女儿也是做伴女的,她妈妈看到女儿被侵犯了,就叫她不要哭,还安慰说“没事了,那些都是乡下的”。随后,别的女孩还跟着一起去送新娘了。


“但是我们四个女孩没有去。”阿丽回忆道,分别是新娘大学同学阿敏(化名)、初中同学阿珊(化名)以及朋友阿凤(化名),她们四人经过商量决定要讨个公道。阿丽说,起初她还不敢告诉男友和家人,再三思考后还是将实情告诉了男友,家人也支持报警。第二天,她们四人走进了新会河南派出所报警。


阿敏则告诉南都记者,她就是帖子中的受害者A。“我胸部和下面被他们乱抓乱摸,连续痛了两天多。”阿敏称由于当时害怕,没有来得及去医院做相关检查。除了对新郎“兄弟们”的控诉外,对于新娘和新郎,阿敏也很气愤。“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不但不道歉反而想私了。在派出所还说希望给我们几百元就解决这事,他们不当我们是人,当我们是鸡,没有尊严的鸡”。


阿敏还说,新郎进屋前曾给新娘打电话,提醒新娘的姐妹们“到时要好好保护自己”。“或许他早知道他的‘兄弟’会这样做,为何不早早制止?这说明他们是有预谋的。”


“我们没有别的想法,我们也是人,也有尊严,只希望将那帮人绳之以法,还我们个公道。”采访中,几名受害女性均表示,虽然与新娘深交多年,但如今肯定做不成朋友了。


警方接到报警已立案调查


昨日南都记者从新会公安分局宣传部门获得证实,他们确实接到4名女子的报警,均称在朋友婚礼上被男方的“兄弟们”乱抓乱摸,遭到人身侵害。


警方目前已经立案调查,并将新郎新娘以及亲属等人都“请”回去做了笔录,不过截止昨天记者采访时,还未来得及找到新郎的“兄弟们”调查,警方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对外公布。


回应


新郎支支吾吾 新娘不接电话


昨天下午,南都记者还分别与新娘黄某、新郎叶某取得联系。电话那边,叶某一直支支吾吾,没有正面回应婚礼上发生的不愉快事件,短短两分钟的通话中,他一味叹气,欲言又止。


随后叶某表示“我正在开车,回头再说”,便挂断了电话。而新娘黄某,任凭记者如何拨打其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说法


律师“兄弟团”已触犯刑法


昨日,针对该事件广东金泽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德志认为,如果几名受害者反映情况属实,男方的“兄弟们”则触犯了刑法第237条规定的强制猥亵妇女罪。即便不构成犯罪,也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


如果无人愿意出来作证,这些女孩也没有物证,她们应该怎么办呢?李德志表示:她们可以互相证明,这是符合法律规定证人条件的,只要她们说的是事实,不是冤枉他人。另外,她们也可以找其他没有报案的女孩作证。


民俗专家:这是侮辱不是风俗


“现在结婚有些闹得越来越过分了,这种过分的东西是带有侮辱性质的,不是风俗。”对民风民俗颇有研究的五邑大学文学院教授李日星说,闹洞房只是戏弄一下新人即可,例如文明拥抱一下、用语言调戏一下。而这种男方的兄弟对女方姐妹进行的群体性不文明行为,是不正常现象,是一种群体性猥亵行为。


据介绍,以前闹洞房不是这样子的,通常都是一些不伤大雅的恶作剧,例如在新人床上洒芝麻、花生,让新娘跳火盆等。


采写:南都记者 唐波 实习生 梁晓琳 崔琦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