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军号 正文 第一章 我不是特种兵

冯小宇 收藏 5 1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7.html[/size][/URL] 1 我不喜欢回忆我当兵的岁月,本来我以为我忘了,那些曾经的往事就随着我的退伍一样消失在了记忆里。 但是那些永远回不去的回忆伴随着一部电视剧的出现重新闯入了我的世界,我的生活。那些特种兵的生活让我梦见了我的胡排、我的营长、我的教导员,甚至是新兵连。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7.html


1


我不喜欢回忆我当兵的岁月,本来我以为我忘了,那些曾经的往事就随着我的退伍一样消失在了记忆里。

但是那些永远回不去的回忆伴随着一部电视剧的出现重新闯入了我的世界,我的生活。那些特种兵的生活让我梦见了我的胡排、我的营长、我的教导员,甚至是新兵连。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去当兵,我不是小庄,我没有我的小影。虽然以前有过自己的爱情,但是我的爱情随着曦儿的车祸惨淡收场,甚至于对我来说当兵只是我的一个解脱,我想逃避这个世界,我想去过不一样的生活。当兵以前我从来不知道部队有多么的枯燥,我所知道的就是部队像我的生活一样,只是换了一种生活,但是我不知道部队像一个熔炉,他慢慢的融化了我。

突然之间冒出当兵的想法着实让我家人吓了一跳,除了老爸没人愿意让我当兵,尤其是我的奶奶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那年我17岁,我的奶奶77岁,我们相差60岁,我是她盼了60年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孙子。奶奶的泪水曾经动摇过我想当兵的想法,但是或许是我的自私,也许是我内心的信念,我还是穿上了那身“青蛙皮”。一套我好不容易穿上的冬季作训服。

就这样,一个17岁,还未成年的我踏上了军列,去了一个我也不知道去哪的地方,一个我要待上两年的部队。

两天三夜的火车,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那就是坐火车,而且还是硬座。

我被新兵班长接走了。我回头看了看故乡的方向,两行泪水滑落了我的脸颊。


2


我们被新兵班长带着,走进了营区,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但是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到了。

到了连队俱乐部,我的提包无情的被扔在了地下,他们拉开了我的提包,在不停的翻着,到了以后我才知道这叫做“点验”。

贺加红,我的新兵班长,他是一个汽车兵,一个二级士官,一个我当兵路上的接引人。

“你叫什么名字?”

“冯小宇,你可以叫我小宇。”

“冯小宇,以后我叫你的名字你要答到听见没有?”

“是”

“冯小宇”

“到!”

我被领到了侦察班。

“你睡上铺,收拾好内务,准备休息、”

“是”

漫长的一夜,我在部队的第一个夜晚。那个夜晚好像漫长,但是却很短暂。我开始想家。想我妈,想我奶奶!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个和我一样穿着作训服的新兵帮我叠被子。

“谢谢你,但是还是我自己来吧!”

“没事,我帮你,我比你早来几天,我叫刘威,你叫什么名字?”

“冯小宇,你叫我小宇吧!”

“恩,小宇,你收拾好内务,去食堂吃饭,司务长会给你餐具的。”

“恩!知道了。”

早饭,所谓的云南米线吃的我想吐,食堂除了米线还是米线,满屋子的米线看的我作呕,我想家了,我想我妈和我奶奶包的饺子了。


3


“稍息,

科目:单个军人队列动作。

目的:培养优良的军事作风和素质,为以后的班、排、连队列打好坚实的基础。

方法:由我组织,大家配合实施。

时间:大约一个小时。

要求:1、队列中严禁嬉笑打闹。

2、听口令做动作。做到令行禁止。

以上要求同志们能否做到。”

“能”

南国的冬季并不冷。两个小时的军姿对于刚刚入伍的我确实是一个煎熬,已经麻木的我就那样静静的站着,回忆那些往事,知道隆冬的太阳照在我的身上,我的军姿训练也随着介素。

我不喜欢说话,尤其是不喜欢和别班的战友说话,我不知道我该和他们说些什么。天生的内向伴随着我的少言寡语成为了新兵连的“忧郁哥”。

生活并没有随着小梅和刘猛的到来发生改变,只是我开始不在沉默。开心的面对这里的一切。小梅和刘猛两个比我晚几天到达部队的战友,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甚至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是他们却是我始终无法忘怀的战友,一个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战友。

我的新兵连是和老兵住在一起的,还没下连我们就分到了相应的班级,高一连侦察班,一个除了班长田掰子都是尖子的班级。这在这里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少数民族的战友,西藏兵次旦罗布,一个让我又爱有恨的名字。雷管在我离开一连还见过几次,最后和我一块儿退伍,不知道他现在怎样。就让我的文字带去问候的祝福。

新兵连我没有吃过饱饭。那些兔崽子动作太快了,我转身打饭的瞬间就没菜了,而后就是每天做着俯卧撑闻着老兵的泡面香味度过我的一天,那时候我对那些老兵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恨,恨之入骨。

那时候的我很单纯的只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泡面,新兵连得煎熬从我没吃饱饭的时刻开始了。

晚上是我最难熬的时间,我想睡觉,不想紧急集合。但是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只能自己勇敢的挺过去。

每天的训练让我忘记了去想豆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或许她在熟睡,或者我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4

每天的新兵训练,让我忘记了日子。但是更多的是不敢想,一想还有两年才能回到可爱的故乡的时候,我就会有种莫名的感伤,以前信誓旦旦的坚强在现在只是脑袋短路的诠释。我开始期待每天的天亮,因为每一次的天亮都会让我觉得我离故乡又进了一天,我现在真的真的后悔当兵了。

每天早操回来,我的被子都会从二楼飞下来,不知道是几次了,有些时候我恨我的被子,而且随之就会迁怒内务条例。我每次抱着我的被子站在宿舍门口的时候,我都会成为万人关注的焦点。每次在这个时候,我都会努力告诉自己我下次一定要把被子叠好,但是下一次我还是会被贺加红把被子给仍下去。我现在对他已经从刚开始的敬畏转变成憎恨了。尤其是每天说风凉话的田掰子。

一起来的老乡我没见一个,我所在的连队就我一个,不知道他们在其他的连队怎么样了,是不是和也我一样每天过着这种生活。当时我并不知道,但是到了退伍以后我知道了,原来每个新兵都会是这种生活,当然,当我第二年当了班长在训我们班的新兵的时候,我却忘记的新兵连得那些苦。或许那就不是苦,那是历练。

现在我把我中午午休的时间也腾出来了,每天中午,当别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这是的我就会拿着我的被子,拿着内务板去俱乐部开始压我的被子。当时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受不了田掰子的唠叨,并不是我很勤快,我是个懒人,到现在也是个懒人。那是我每天中午拿着内务板压被子,压一中午会骂田掰子一中午。

那一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拿着被子到了俱乐部,但是我的位置让一个兵给占了,我把被子扔在地上,走了过去。

“老兵,你在干什么?”

“报告班长,我在压被子。”

班长,有人叫我班长,那是我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不是班长,你是谁?怎么我没见过你。”

“我是雷达班的,我叫牛牧。”

“我是侦察班,我叫冯小宇,对了你是哪里人。”

“山西长治。”

“天呐,老乡啊!我是山西交城的。”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们已经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老乡牛牧,我遇到的第一个善心人。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他,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吊儿郎当。还是已经是孩子的父亲,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联系了,大概有两年了吧。虽然只有两年,但是我感觉很久很久。我到现在也忘不了,他不假外出而在团军人大会作检查室的悲凉。

好像那是的我们很投缘每天都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吃饭甚至是一起抽烟。一起偷偷的在厕所抽烟,当两个人同抽一根烟的时候,他给我不只是感动,更是一种鼓励,我相信我们都会坚强的度过两年,但是我始终没有想到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只有两年,当新兵下连他去营部的时候我的泪水流过了我的心里。虽然我后面去了营部,但是也是为了接替他的岗位,因为他的不假外出让他成为了一个没人敢要的孬兵。

牛牧我真的无法忘记的战友,我曾经背靠背的兄弟。


5

过年了,我第一次离开家千里之外过年。陪伴我的不是我的家人,也不是豆豆,而是我的战友,一群没有军衔的新兵。

除夕夜,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当听到我母亲的声音,我在野控制不住我内心的汹涌,我心里的思念化作泪水夺眶而出。那时,我觉得我离家很近很近,故乡就在我的脚下。家人就在我的身边。我的泪水在我当兵以后愈发的多了。我一直认为我当兵时候流的泪水,比我过往17年流的泪水都要多,我不知道我是长大了,还是变小了。

我们坐在电视前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当主持人的一句:“像解放军指战员和解放军军人拜年的时候。”我们欢呼响彻云霄。我真的觉得我长大了。我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我是解放军,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除夕夜,我喝多了酒,脑子里全是豆豆的影子,还有曦儿的,我看着她们慢慢的融合有慢慢的分开,我不知道那个是曦儿那个是豆豆,或许她们就是一个人,或许她么永远不能合体,她么是两个人,但是他们都是我的女人,都是侦察兵的女人。



6

授衔仪式在团礼堂举行。

参谋长,也是我后来的团长林小苏在主席台上念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雄狮团命令,授予牛牧、冯小宇等256名同志军衔等军种符号。请新训班长和新训干部为新战友佩戴领花和军衔。”

“列兵冯小宇”

“到”

“列兵牛牧”

“到”

......

“我宣誓”

“我宣誓”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背叛军队。”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背叛军队。”

再这一刻,我知道现在的我不在是我自己,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共和国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

新兵连结束了,我们都要分到连队,我还是待在侦察班,跟着小梅、刘猛、刘威做的同班战友。牛牧去营部了。他是副营长接的兵,他被副营长要到营部了。

新兵连结束了,但是我们的训练和,磨练才刚刚开始。我的新兵连就这样回到了我的回忆里,那是我想回去却永远无法回去的记忆。那是我军旅生涯中,最值得我用心来怀念的地方,即使是退伍了新兵连永远都是我最最忘不了,也最最喜欢怀念的地方。一个成为铁血军人的中转站。





本文内容于 2011/2/26 18:10:47 被冯小宇编辑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