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当年部队做出的那些匪夷所思的决定[蓝剑军团]

猛士出征 收藏 84 20102

这几天公司麻烦事不断,昨天随公司领导一起去处理一些事情,觉得公司领导处理问题的方法确实欠妥,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而且可能适得其反。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以前当兵时部队发生的一些事情及领导的处理方法,想到就让人好气、好笑,更有点愤怒。

这段时间总在回忆一些部队的往事,仔细整理一下思路,发现能写的故事还真多。

记得那是刚转士官的时候,我们总队的一个支队发生了一个重大事故,一个刚下连队不久的新兵携枪逃跑,并在受到武警公安的围追堵截的时候,走投无路,开枪自杀。

在我们看了总队文件通报后,才知道具体情况:这个新战士叫王军(化名),是我们部队本省的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他是和她妈妈一起长大的,母子感情极深,他妈妈把他送到部队来,就是想锻炼一下他,因为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性情都有些古怪。

王军刚到部队的时候表现的特别好,因为他想为她妈妈争气,所以在新兵连还是很受班排长的喜爱,但时间长了,班长也发现了他的一些毛病,就是爱慕虚荣,喜欢做光面子活,喜欢受表扬。班长就经常和他谈心交流,让他正确面对荣誉,但他是表面上点头,却没有往心里去。

新兵下连时,他没有得到新兵连的嘉奖,而他的老乡得了,于是他心里很不平衡,经常在私下埋怨。下到连队后,他更是让他的毛病发挥到了极致,班长做了思想工作后,能好一段时间,过了又不行了,就像个孩子,也许这与他的家庭生活环境有关,所以那时他们中队的新战友都有些看不起他,整天就会吹垮垮。

最后,中队见他训练工作不努力,小话又多,而且油盐不进,所以给他的妈妈打了电话,让她来一趟部队,就当来看看他,给他一点动力,也教育教育他。王军的妈妈来到部队探望后,他确实也好了一段时间,但时间一长毛病就又患了,就爱做光面子活,喜欢受表扬,如果做了工作没有得到赞扬,心里就又不对头了。也许这样时间长了,班长和中队领导些对他就没有了什么信心了。有一天,他和他的老乡吹牛时说,他要逃离部队,做一番大事,让中队的领导看看。当时他的老乡却没有引起重视,以为他又是在吹牛。可他却不是吹牛,他真这样干了!

那天晚上,他上深夜的监墙哨,他老乡上中队营区自卫哨,在上哨一个小时左右后,他打电话给自卫哨的老乡,说自己要上厕所,让他上来换一下自己,他老乡于是就来了到哨位上换他,在他老乡上来之后,他就却表现出很内急的样子,背着枪就往哨位下跑,他老乡叫他把枪交回来,他却边跑边说憋不住了,背着枪匆匆的下了哨楼。他老乡也是新兵,虽觉得这不妥,却也没有阻挡。

王军下了哨位后,迅速的拿到提前准备好的旅行包,将哨位用的81-1式自动步枪枪托折叠,并取下刺刀,取下装有五发实弹和一发空包弹的弹匣放进包里,用一些衣物掩盖,然后换了便装,翻墙出了中队营区,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的老乡在哨位上等了他许久仍不见他上来后,就觉得蹊跷,于是一个人悄悄的下了哨位,到中队厕所找他,寻了半天,没有找到人,知道大事不妙。迅速的找到班长汇报了情况,班长听闻,也惊出一身冷汗,叫醒中队领导,尔后,紧急集合,点名,四处寻找,未果。支队在接到中队的报告后,也组织了官兵进行深夜搜捕,但没有发现王军的踪迹。第二天,情况一级一级上报,报到了武警总部,公安部对王军发出了A级通缉令。

很快,武警公安就查到了王军的行踪,他回到他的老家附近,公安武警一路追捕,最终在一个果园里将其团团围住,王军知道走投无路,却不愿缴枪投降,在向外胡乱开了四枪后(没有伤到人),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他自己!

又一个生命就此终结,当时的参与追捕的人都没有想到他会自杀,因为他只是携枪逃离部队,逃离部队后也没有持枪犯罪。他的自杀,无疑让这个事故迅速升级。

事故一出,必然又有人要受到牵连。可怜他的老乡,才入伍几个月,犯重大过失,开除军籍,并劳动教养两年;他的班长,除名,劳动教养两年。中队长、指导员,按义务兵退伍。支队一级也受了重大处分,具体记不清了。

后来他的妈妈给死去的王军写了一封长信,并全总队发文学习,那信写得感人肺俯,看了不禁让人潸然泪下,写出一个单亲妈妈将一个儿子养大的不易,以及对他离去的伤心,现在想起都让人心暗然神伤。

这次事故让他们支队受到巨大的打击,我们总队也因此受到了武警总部的严厉批评,武警总部在最后全武警部队的发文通报中,就严厉批评了我们总队,并让其迅速的进行整顿,制定出整改措施。后来我们在参加武警总部的电话会议中就深感此事故的严重性与恶劣性,当时的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中将就在电话会议里严厉批评我们总队领导,并说了一句“你们XX总队主官是干什么吃的,要是再出这样的事故,你们就不用干了!”,不知当时我们我们总队长XXX少将听了这些话是什么感受,因为此时全武警部队的人都在收听收看这次会议。

电话会议一完,我们就是没完没了的整顿,教育,制定措施,写总结报告等等。

最后,我们总队针对此事件制定了一系列的整改措施,这些措施叫人好气、好笑又愤怒,真不能理解一个少将总队长怎么会做出如此的决定!

第一,哨位上的执勤用枪问题。因为81-1式自动步枪枪托可以折叠,折叠后相对较短,便于携带,所以王军才用了一个小小的旅行包就将其装下,逃离了部队。最后决定,全总队所有哨位上执勤用枪全部由总队的军械师对枪托进行调整,使其枪托不能折叠,逃跑也不便于携带。据说刚开始还决定哨位上的用枪全部换成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因为更长,逃跑更不便于携带。但被总队司令部的人建议取消了,改成了改81-1的枪托,让其不能折叠,增加携带难度。当我们看到总队这个决定后,都噗之以鼻,还想用五六半自动呢,我们中队领导也是无可奈何,队长都在骂“这领导是吃X长大的”!如果是让81-1的设计者看到这个决定,岂不气昏过去?

第二,哨位通道下门上加锁。当过武警的兄弟都知道,监狱和看守所上哨位都有一道门,外面的人要进去都要用钥匙打开,哨位下的人下来就不用。最后决定,将此门从面锁住,哨兵就下不来了,想逃跑也不行。如果哨兵要下来,必须电话通知中队带班员,然后带班员过来开门,方能下得哨位。看得这些,我们更是愤怒!如果哨位上发生紧急事件,哨兵必须要下楼处置,怎么办?等带班员过来开门?黄花菜都凉了!如果再出个意外,门一下打不开了呢?哨兵受了袭击,要撤离哨位怎么办?等死?

当时还制定了一些决定,就是一些事故后的常规方法,具体的现在记不清楚了,记得最清楚的就这两个,当时中队都是怨声载道,骂娘声一片,却也无可奈何。真不知道这些决定是在总队会议上怎么通过的,当时据说就是俺们总队长拍板的,他前是黄金部队调过来的,也许是金子掏得久了,不会用枪了!

后来,武警部队屡屡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

不知是哪个总队的一个新兵跑五公里累死了,然后调查他们中队的训练情况,发现他们中队每天都至少跑一次五公里,有时还更多,训练量太大,新兵受不了,累死了。所以最后武警总部发文通知:各中队每个星期的五公里次数原则上不超过三次,要科学施训!我们队长看到这文件就马上扔垃圾桶了,一个星期五公里不超过三次?试问这样训练部队的战斗力如何提高,五公里水平如何提高?我们中队继续着每天最少一次的五公里,以及每个星期一次十公里和一次二十公里。

又不知哪一个总队的新兵训练后倒摔死了,最后武警总部又发文通知:各中队的后倒以及带后倒的摔擒动作新兵原则上不练,到第二年的时候再练。但往往到了第二年,有些中队也没有练,因为考核的时候上级也怕出事,出的摔擒科目都是不带后倒的。

后来,摔擒训练都不在水泥地和硬地上了,每个中队都配发了海棉垫子,所有的摔擒动作都要求在那上面进行。不过,我在部队时,那垫子我们中队就在刚配发是大家伙体会了一次,就放进库房,再没有用过。

记得我们当兵时,跃起后倒这个科目都已取消,木马也取消了,前扑在执勤中队都是选训科目,再后来,单双杠动作取消,只练一二练习。五公里的徒手也取消优秀良好及格这种评定标准,改成叫5000米越野,属于体能训练的一种,只要在22分内都算合格。当然在我们中队合格在20分以内,我想很多中队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22分的确太低,还好五公里的武装越野没有取消以前的评定标准。

就这样,部队在出一次事故后就制定一些措施,这些决定用现在的说法就是脑残,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就在表面上处理,治标不治本,当官的都怕出事,为了不出事故,不惜降低部队的训练标准,为保安全,却在无形中消弱了部队的战斗力。

也许现在的情况不同以前,现在的兵都很娇贵,经不起大折腾,动不动就是道理理由一大堆,和以前的兵员素质已不可同日而语。就像我们队长指导员时常给我们说的,以前他们当兵时搞训练根本不同班排长操心,大家训练热情都很高,一个比一个,生怕落在别人后面,晚上的体能更是不用说,都拼命的练,因为都不想落后,没面子,让人瞧不起。现在的情况,就是反的,班长领导不督促都不想练,能躲就躲,怎么舒服怎么来。想想真是悲哀,也许是我们老了,思想跟不上了。退伍这多么年了,也不知道现在部队的训练标准是什么样的了。

前几天和一个在空降15军特种大队的朋友通电话,聊了一些他们的训练情况,现在的部队大都一个样,特种部队也一样,虽然他们有死亡名额,却也是在尽量的保安全,不过他们部队的训练热情明显高于普通部队,因为都不想丢“特种兵”这个脸,也丢不起。或许在他们身上还能看到军人的那种不怕死的血气方刚。他们今年又要去外面驻训了,长达几个月,希望我的兄弟平安!

他们部队的口号:特种兵、特种人,特种意志特种魂!摸爬滚打练就钢筋铁骨,急难险重铸就特种军魂!

或许,全军和武警部队都应该学学这种精神!


本文内容于 2011/2/25 17:44:51 被猛士出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楼主只从自身来考虑问题,这种问题实际上要从各方面进行考虑。


这些年士兵的体质和素质下降的很快,但你别五十步笑百步。我单位那些五、六十年代入伍的兵,在解放前入伍的老同志面前就牛不起来,我们这批兵,在六十年代大练兵出来的老同志面前,就是渣。等我开始带兵时,我又发现九十年代的新兵跟我们不是一个档次。98年后,班长和士兵的素质又降了一个档次。


以前的练兵并不科学,训练伤亡大,象我们这些服役时间长的干部,现在都在为年青时强化训练还债,一身伤病,我和我的同事,三、四十岁时身体就衰弱、生病的例子很多。当时一位跟我一起参加比武的战友,参加完比武后才4年就生了重病。当时他在另一个单位任团作训股长,等我知道他生病时,才一年不到就听到他病逝的消息,那时他才三十出头。想那时我们整整半年在一起朝夕相处,看上去非常健康的一个壮小伙子,就这么走了。


我参加比武,集训了半年,回单位后又承担了总部现场会筹办工作,每天都要早起晚归,整整工作了六、七个月。等现场会结束后,我也得了心脏病,每年要送总院急救多次。同办公室的参谋们,多也是一身伤病,常听说某位同事住院。


现在都是独生子,就是农村来的兵,也没象以前那样干过农活,体质不象他们的祖辈、父辈,适度放宽体能和训练标准,是必须也是现实的。


再说安全无事故。


我在某单位,己经是42年安全无事故,这个标准是以重大事故为界限,一般性的事故不计算在内。我的上级单位曾出过一次重大事故,属于全军通报的十九起重大事故之一,当时这个事故,造成全军的装备管理制度进行改革,所以只有10年左右的安全无事故的记录。我前后负责了七年工作,等我离开这个工作岗位时,从全军通报来看,我们的纪录己经在全军范围内名列前茅。我很庆幸,纪录在我手中延续下去,没有让一代一代的前辈们心血白费,没有给单位抹黑。


我的师兄,也算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毕业第三年当了连长,连队每年被军区表彰,连队里有一名士兵被评为军区十佳优秀士兵。前途看好的时侯,连出了两起事故。先是一名战士很勤劳,每天早上提前起床去菜地劳动,菜地在山上,有一天早起战士受了惊吓,精神出了问题。不大不小的事故,被上级压了下来。很快又出了第二起事故,一名新战士,入伍前家里有一个女朋友,入伍后不久女朋友变了心,这个战士平时表现较好,听到消息后从部队里私自离队,回江西老家。很快这名逃兵被他家里人送回部队,他的母亲也随着来到连队做思想工作。当时都没有发现问题,等他母亲回家后,这名战士在晚上站岗时,使用站岗的枪吞枪自杀。我师兄后来说是枪放到口里,用脚指扣动钣机。


两起事故一起算帐,我的师兄受了处分,调动工作后,虽然领导很赏识他,整整熬了15年,好不容易才当上团政委。师兄后来总结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发现士兵情绪有波动,除做好思想工作外,应在一定时期内尽量避免他们独自接触枪。人心隔肚皮,有些战士的心理较偏激,容易走极端,不是简单的思想工作就能避免这种事件的发生,就只能凭经验、凭制度尽量减少类似事件发生。


再说我上军校时的班长,他当兵时在淅江。有两个兵用56冲对晚点名的战友扫射,当时干部、战士都在室内,老兵听到枪响,都趴到地上,新兵反应不过来,被打死打伤十几、二十人。


类似的事故我亲历的,听说的还有不少。现在的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好不容易把孩子养到17、18岁送到部队,没有照顾好造成伤亡。对于不相干的人来说就象是听故事,对于战友来说就是几年、十几年后偶尔的回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就是天崩地裂般的恶耗,会毁了一个家庭的幸福。


我当兵这些年,身边出现的烈士己有不少。美军一年军事训练的伤亡,相当于打一次伊拉克战争,我们训练伤亡也要毁掉多少家庭。伤亡不能避免,但不能出现无意义的伤亡,特别是不能因蛮干出现伤亡。

8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