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哈哈,哈哈!我们又见面啦。”大羽三郎朗声笑道,走近肖烈,亲自为他松绑。

“要论英雄,我们到战场上见分晓。”肖烈倔强地一扭身子,愤愤地说。

“司令,你误会啦,误会啦。我向来爱才如命,好与有识之士交朋结友,岂敢有心致司令于死命呢?若果真有那份心,于我是易于反掌,何必等到此时?”大羽三郎背着手,在房间来回地踱着,闪烁在茶色玻璃镜片的眼睛不时扫一下怒容满面的肖烈。

肖烈傲然而立,根本不正眼瞧大羽三郎,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架势。

“我的,不会杀你的,我喜欢你这样的硬骨头,只要你归顺于我大日本帝国,我保证你这辈子享不尽荣华富贵。还有,美女,大大的有!”大羽三郎走到肖烈面前,停住脚步,盯着他的眼睛,说。

“呸!”肖烈对准大羽三郎的脸一口唾液吐去。不提女人肖烈还不会这样生气,一提起女人,肖烈想起自己的第一夜,他就自觉羞辱,怒火腾地从心头窜起。

“来人!给我拖出去,打!狠狠地打!”大羽三郎掏出雪白的手绢,揩尽脸上的唾液,恼羞成怒地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两名日本鬼子“咚咚”地跑进来,一人架着肖烈的一条胳膊就往门外拖。

白秋生站在屋外的长廊上,背对着肖烈,和池田少佐私语着,没有人能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肖烈被关进了一间黑屋子,两名日本鬼子把他两手缚住,吊在一根横梁上,开始你一棍我一棍,把他往奈何桥上打。肖烈咬紧牙关,一声不哼,本身痛神经异常敏感的肖烈才挨几棍就昏死过去了。两名日本鬼子一看肖烈瘩拉着头,一副死相,都住了手。一名大个子日本鬼子放下军棍,走到肖烈身边,用手指试探了一下,见他鼻子里还有微弱的气息,才放下心来。

“支那人的,不是软骨头,就是怕死鬼。”另一名日本鬼子也扔掉军棍。两人坐在军棍上吞云吐雾起来。

这时,池田少佐走进来,一眼发现肖烈的头无力地垂下,以为他死了,很生气。“你们把他打死了?嗯?!”

“报告长官,他没死,他只是晕过去了。”两名日本鬼子忙站了起来。

“嗯,不能让他死。这个人对我们还有用处。”池田少佐又走到肖烈身旁,不放心地用手试探他的鼻息,转过身,严厉地警告两名打手:“你们的,不能再打啦!再打会出人命的,死了的拿你们试问!”

“是!长官。”两名日本鬼子同时双脚一并,异口同声地答道。

“都准备好了?!开路!马上开路!”大羽三郎嘶哑着嗓门,叫道。走廊上立即响起一阵零乱的脚步声。一会儿,又安静如初了。

天,不知不觉地黑了下来。

肖烈是被从窗外阵阵袭来的寒风吹醒的。他费力地扭动了一下脑袋,屋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从屋外透进来的光亮把这间屋子照得朦朦胧胧的。肖烈这才发现自己被吊在一根横梁上。两名看守早已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