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三章 吸取教训后奏捷海南、舟山 登步岛受挫再获经验教训

徐焰1 收藏 6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URL] 金门战斗失利一星期后,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在舟山前线的登步岛进攻战中又小受挫折。正如古语所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战争中,失败往往是成功之母,尤其是进入一个全新的战场环境后更是如此。金门、登步战斗的失利虽是坏事,可是坏事却也可以变成好事。它向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金门战斗失利一星期后,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在舟山前线的登步岛进攻战中又小受挫折。正如古语所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在战争中,失败往往是成功之母,尤其是进入一个全新的战场环境后更是如此。金门、登步战斗的失利虽是坏事,可是坏事却也可以变成好事。它向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部乃至前线广大指挥员都从反面上了极其宝贵的一课,提示了渡海作战这一新课题的艰巨性、复杂性,促使人们按照它的特有规律去进行研究和实践。

人民解放军对舟山群岛的作战从1949年7月即已开始。舟山群岛由四百多个岛屿组成,总面积1200平方公里(本岛为523平方公里),首府是舟山本岛上的定海镇。舟山群岛是中国海上交通要冲,又是沪宁杭地区的海上屏障。蒋介石在大陆败逃前夕,对舟山就予以高度的重视。据蒋经国回忆说:“记得父亲引退之后,交我办理的第一件事情,是希望空军总部,迅把定海机场建筑起来……后来催得更紧,几乎三天一催、两天一催,直到机场全部竣工为止。”①

蒋介石历来视江浙地区为他起家的基地,被迫逃出大陆后仍想在江浙附近找一块海上据点。舟山群岛及其首府定海因地理位置重要,就成为蒋介石想用以控制长江口并袭扰大陆的理想基地。国民党军从上海撤逃后,有4个军13个师约6万人进驻舟山群岛。随后,国民党海军的第一舰队驻泊于舟山,对上海及其以北的港口进行封锁,禁止外国轮船和国内船只进出口。定海机场距离上海又只有 140公里,轰炸机起飞后20分钟即可到达,国民党空军以定海为基地不断轰炸上海、南京和杭州等大城市,使这些城市的生产恢复和人民经济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作为中国最大工业城市的上海有70%的工厂因原料被封锁和屡遭轰炸而无法生产,宁波城内繁华的江厦街在轰炸中被炸毁烧尽。当时华东军区领导都深切感到,定海机场一日不除,上海和江浙地区就无一日安宁。

1949年5月25日,正在指挥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进攻上海的粟裕代司令员即提出,进军浙江的第七兵团应乘胜解放舟山,以阻止上海守敌撤退。5月28日,因守卫上海的国民党军大部被歼,一部已逃向舟山,三野司令部又根据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命令第七兵团暂缓进攻舟山,加紧准备,有绝对把握再发起渡海解放舟山的战役。7月下旬第七兵团接到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关于攻击舟山的命令。

当时第七兵团共有3个军(第二十一、第二十二、三十五军)9个师兵力,因担负剿匪和警备任务,只抽出4个师(第二十二军和第二十一军的第六十一师) 的兵力进抵舟山对面的镇海至穿山半岛和象山港两侧沿海地区,开始进行渡海作战准备。鉴于参战的4个师的部队只有4万人,还少于驻守舟山群岛的国民党,又没有海空军掩护,只能依靠木帆船航渡,因此三野和第七兵团领导决定采取逐次攻占外围岛屿,尔后攻占本岛的方案。

参加舟山作战的第二十二军和第二十一军都是久经战争锻炼的老部队。第二十二军原来是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其最早的前身是新四军第四师。在解放战争期间,第三纵队在华东野战军中以擅长攻坚称著。第二十一军原来是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其最早的前身是在大别山诞生的红军第二十八军,抗日战争开始时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后发展为新四军第二师。解放战争期间,第二纵队在华东野战军中以擅长于野战著称。尽管这些部队过去从未渡过海,但是斗志高昂。

7月18日夜间,解放军第二十二军以4个营的突击队在距大陆仅0.59公里的大榭岛登陆,全歼守岛的国民党军一个团和前来增援的一个营。10月4日晚,解放军第二十二军又利用夜暗和大雨天敌机无法起飞的机会, 以4个团在距大陆 4.6公里的金塘岛登陆, 经一夜战斗歼灭守岛的国民党军2400余人。10月7日晚,解放军第二十一军第六十一师又以4个营在距大陆11.5公里的桃花岛登陆,经过一夜战斗,全歼国民党军交警九总队 (特务武装) 和青年军一个营1300人。大榭岛、金塘岛和桃花岛登陆作战的成功,打开了舟山外围的屏障。随后,解放军第七兵团的攻击目标指向了舟山本岛的最后屏障登步岛。

在连战连胜后,第七兵团部队中滋长了轻敌速胜的情绪。其实,当时的形势已经发生了一些对解放军不利的变化。蒋介石自接到金塘等岛屿失守的报告后,为了确保舟山不失,于10月11日至14日赴定海“视察”,拟定了防守定海和反攻外围岛屿的计划。随即国民党军建立了东南军政长官公署舟山指挥部,以郭忏为主任,石觉为副主任兼舟山防卫司令,同时从汕头调胡琏兵团 (第十二兵团) 的第六十七军增援舟山,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增调一部北上舟山, 空军也奉命增调部分飞机进驻舟山。这样,舟山群岛的国民党军达到9万人,超过了解放军攻岛部队人数的一倍,并有大量海空军掩护。登步岛当时被作为重要据点,由国民党军第八十七军派驻了一个团另一个营,并在岛上抢修了工事和设置了水际照明弹、爆破筒、竹墙、地雷等各种障碍物,决心固守。

10月27日,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得知金门作战失利, 次日三野司令部马上指示第七兵团:夺取登步岛必须集中足够兵力,要有保障第一梯队同时起渡、第二梯队连续航渡的足够船只,要确实掌握敌情、水情、风向、气候的变化,要严格检查参战部队的作战部署和各项准备工作,以防止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和指挥上的粗枝大叶。可惜的是,战役指挥员因轻敌急躁,没有很好地落实这一指示。

人民解放军第七兵团为了尽快攻占舟山本岛,命令已进占桃花岛的第二十一军第六十一师以桃花岛为出发地,于11月初向登步岛发起登陆作战。这时,第六十一师虽有兵力近万人,但是因指战员多是内地人,不适应海岛上的地理环境,生病减员甚多,能投入战斗的人员刚刚过半。第二十二军因部队不足和缺少船只,也不能有效地增援第六十一师,进攻登步岛只有靠第六十一师本身的力量。在这种兵力和船只均不足、又无后援保证的情况下,向敌人有坚固防御阵地并可随时得到海空军支援的岛屿发起攻击,确实是相当冒险的行动。可是解放军攻岛部队认为攻击大榭岛、金塘岛和桃花岛三仗都连续获胜, 攻占登步岛也不成问题, 对于作战中可能遇到的意外情况未做充分的准备。

11月3日夜间,解放军第六十一师以4个营的兵力利用天降大雨敌机不能起飞的机会渡海向登步岛发起进攻。桃花岛虽然距登步岛只有3公里,但是起航后不久风向逆转,潮水渐退,船队在海浪中被吹散,一些船只无法控制。经过艰苦拼搏,第一梯队9个连中才有7个半连一千多人登陆。上岛时部队建制混乱,重武器也未能携带上岸。然而,登陆的部队不愧是一支有英雄传统的劲旅,尽管存在许多不利条件,上岸后展开的攻击还是势不可当。他们虽然在数量上少于守岛的国民党军,却能迅速突破国民党军设在海边的障碍和火力封锁,连续突击,歼灭了敌军8个连,俘敌 500余人。经几小时战斗,至天亮前解放军已经占领了全岛的四分之三,残余的国民党守军惊慌万分,全部败退到登步岛的北部一隅,处境危殆。

4日清晨,登步岛上的形势已对解放军十分有利,这时如果有力量继续突击,完全可以全歼岛上的国民党军,解放军的后续部队却因风向变化和潮汐情况而无法起航,已上岛的部队因占据许多阵地需分兵守卫,又无增援,突击力一时减弱。上岛部队这时在指挥上还犯了一个错误,未能按预定计划占领并控制岛北端的渡口,以阻截国民党军的海上援兵。国民党军后来总结这次作战的过程时也认为,幸好渡口未被占领,其4个团的增援部队(系刚由汕头调来的第十二兵团的第六十七军部队)乘军舰于4日上午来援时,才得以顺利上岸,岛上的形势马上转变得有利于国民党军。

国民党军4个团于4日上午登岸后,马上在海军舰炮的猛烈的火力掩护下向解放军展开反扑,国民党空军也连续出动飞机59架次, 对解放军在登步岛上的阵地和桃花岛上的炮位进行不停的轰炸,并阻断了两岛之间的海上交通。这时解放军在登步岛上只有7个半连,国民党军却有4个整团新援兵和残余的几百名守军,双方力量相差悬殊。解放军登岛部队于登陆时弹药干粮也未多带,战斗只进行了一天,指战员们就大都打光了弹药,部队又没有饭吃。在这种严重情况下,登岛部队仍顽强奋战,打退了国民党军连续五次集团冲锋。国民党军毕竟是新败之师,这时士气仍很低落,加上伤亡惨重,发起攻击时其步兵一遇打击即畏缩不进,只是在军官督战和海空、地炮火力突击掩护下,才勉强有了一点进展。

11月4日天黑后,一向怯于夜战的国民党军转入防御。这时,解放军在登步岛上的部队从阵地前国民党军的尸体中搜集了弹药,后续部队又有7个半连在夜幕掩护下从桃花岛起航,在登步岛登陆。当时,岛上解放军的数量虽然已增至2000余人,却仍少于岛上国民党军。但是部队发扬英勇顽强、敢于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乘夜暗向国民党军反击,又夺回了白天失去的一些阵地。

11月5日天亮后,局势的发展又逐渐对解放军不利。国民党军由于有海军的运输,从舟山本岛不断得到增援,因此实力继续增强,并能连续发起进攻。国民党空军于5日白天也出动飞机55架次,猛烈轰炸登步岛上的解放军阵地,同时压制了桃花岛上解放军用以支援登步岛的炮兵。经5日白天的连续激战,解放军在登步岛上又连续打退了国民党军的进攻,守住了岛南端的阵地,但是解放军第六十一师从桃花岛已无法再抽出部队前往增援。第二十二军的部队因船只和航渡距离的制约,近日内也无法来援。如果在登步岛上继续纠缠,国民党军有兵力源源增加,解放军就有重蹈金门失利覆辙的危险。考虑到这种不利形势,解放军第六十一师领导果断决定撤出战斗。夜幕降临后,解放军以一部向流水岩发起佯攻,国民党军误以为解放军又会像前一夜那样发起反攻,又马上转入防御。这时,登步岛上的解放军部队1000多人携带伤员上船,安全地撤回桃花岛。

解放军悄然撤退后,国民党军才发现对面阵地已空,急忙发起追击已无收获。当时,国民党军方和宣传机构大肆吹嘘“登步岛大捷”,声称“全歼”了解放军登岛部队,其第六十七军的一个师也改名为“登步师”。可是事过二十多年后,台湾公开出版的一些战史研究著述和旧军人的回忆中也认为这一仗虽然取胜,但是并没有消灭对方。1976年台湾出版的《军事杂志》第2期曾刊登了题为“登步之战的经验教训”一文,其中就承认解放军登岛部队顽强战斗,使其付出很大代价,最后又“以一部兵力,对流水岩发起佯攻,伪示攻击开始,而主力即乘机利用夜暗,悄然撤离” 。

从登步岛战斗双方的损失看,解放军只伤亡、失踪1490人 (国民党军方在战报中则夸大宣传为3000多人),国民党军的损失据解放军当时统计和战报为毙伤俘敌总共3200人。二十多年后,台湾公布的国民党军的伤亡是“我军官兵伤亡亦达二千八百二十五员。”②如再加上国民党军的被俘人员的数字,可证明解放军当时统计和公布的数字是准确的。

解放军攻击登步岛作战虽然打得英勇顽强,部队损失不大,又给予国民党守军以重大杀伤,但是并未完成作战任务,这次战斗仍然应算是一次失利。攻击登步岛失利的主要原因仍是思想上的轻敌,部队又缺乏渡海作战知识,在兵力不足、对潮汐掌握不准的情况下就贸然发起进攻;登陆后作战组织又不严密,尤其是没有抢占敌方渡口,阻敌援兵,以致造成最后不得不撤出战斗的结果。

登步岛这一小仗的受挫,连同十天前的金门失利,揭示了渡海作战不同于陆战的特殊性,引起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第三野战军领导对战略全局的重新思考。

11月14日,毛泽东根据金门、登步岛作战的教训致电第三野战军,指出:舟山作战必须集中足够兵力,充分准备,如果准备不周,宁可推迟发起攻击时间。③解放军在东南沿海的渡海作战暂时停顿下来,部队转入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探索攻岛作战的新规律。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