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二章 悲壮的金门登陆战 登陆的3个团陷入孤军苦战

徐焰1 收藏 6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URL] 人民解放军在金门登陆的3个团部队从上岸后几小时,即10月25日天明后即陷入孤军苦战之中,在国民党军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火力的陆海空立体进攻面前,顽强不屈,经两昼夜激战,最后失败。这支部队虽败不辱,不愧是一支英雄的部队。 由于两批登陆金门的部队连同船工全部损失,战斗中间解放军设在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人民解放军在金门登陆的3个团部队从上岸后几小时,即10月25日天明后即陷入孤军苦战之中,在国民党军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火力的陆海空立体进攻面前,顽强不屈,经两昼夜激战,最后失败。这支部队虽败不辱,不愧是一支英雄的部队。

由于两批登陆金门的部队连同船工全部损失,战斗中间解放军设在大陆的指挥所只得到上岛部队一些零零星星的报告。1950年秋国民党军为进行所谓“优待俘虏”的宣传,曾将被俘的数百名解放军伤残人员和被认为是无用者分两批释放,送到浙江沿海的荒岛和福建马尾岸边,被渔船发现后载运回来。登陆部队的许多情况,后来从这些归俘人员口中得知。根据这些报告和国民党军方面事后的总结,也可以看出登陆部队的英勇顽强,以及这场浴血奋战的壮烈。

10月25日凌晨2时左右各突击部队登陆成功,根据平潭岛作战的经验,部队当时的想法是“脚踏陆地就是胜利”,“登陆等于成功”。然而无情的事实是,最艰苦的战斗在立足未稳之际。这时敌走地面,我走海面;敌背山,我背水;敌有阵地,我无阵地;敌队形完整,我队形紊乱;敌补给易,我补给难;敌有制空权制海权日夜兼程,我仅能利用夜间,依靠发扬英勇顽强的精神。第一梯队登陆后,除了在古宁头登陆的第二五三团留下一个营巩固登陆场外,其余两个团都全力向纵深穿插,结果登陆的突破口天亮后又被国民党军轻易封闭。事后证明,在古宁头留下一个营能使该地作为支撑点,坚持战斗两昼夜之久。

解放军在金门岛登陆点的选择,事后看来也不很妥当。事先因缺乏经验,未确定在既易于突破又便于建立坚固滩头阵地的地段登陆,结果部队基本上在大金门的西半岛北岸登陆,这里地势平坦,虽便于登陆,却利于国民党军装甲部队活动。解放军既没有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又不利于在这片平坦的滩头建立阵地以固守,天亮后就马上暴露在坦克和大量步兵配合的联合反击之下。

登陆部队在航渡时乘坐的木船系临时征集,大小不齐,又系风力驱动,快慢难以控制,船队队形很快出现混乱,偏航船只甚多,登陆时部队建制已经紊乱。上岸后解放军的3个团又没有来得及整顿部队,就机械地根据事先提出的“有几个人打几个人的仗,不等待,不犹豫,向里猛插”的口号,按照原来区分的任务,在无阵地依托的情况下各奔目标。当时的突破口宽4公里,纵深1.5—2.5公里,3个团无统一指挥,互相也未能靠拢和沟通联系,只是由3个团的首长各自直接接受军指挥所的命令和进行指挥。登陆后因各团部队都向纵深猛插,团指挥员也失去对部队的有效控制,在25日天亮前各团首长掌握部队最多者也不超过一个建制连。这种建制混乱、靠各单位孤胆作战猛打猛攻的打法,对付溃逃之敌还可以奏效;可是遇到有组织的敌军反扑,很快就难以应付。

登陆的组织虽存在许多失误,可是登陆部队确实相当勇猛。国民党青年军第二零一师的阵地在一两个小时内就被全线突破,该师一时几乎丧失了战斗力,丢弃了海边的永备防御工事,在黑暗中向南逃窜。据上岸的3个团报告,登陆后几小时俘虏的国民党军已数以千计。

25日上午6时许解放军登陆部队第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政委田志春用报话机报告,该团俘虏敌兵甚多,因缺乏人看管已成负担。第二四四团在垄口登陆成功后,将抓获的大批俘虏留在海边后,又插入国民党军纵深,占领了金门西部的制高点双乳山。解放军的突击只是在天亮后遇到国民党军装甲兵的反击才被遏制。

二十多年后台湾方面的战史也曾承认解放军登陆后几小时的攻势几乎势不可挡,其中记述说:“第一线海防,未经激烈战斗,即为匪所执。次为一三二高地,居高临下,射界广阔为一理想之防御阵地,但于匪登陆之后,不及数小时,即将高地四周(包括高地南坡)整个占领,据云仅有零星抵抗,至此金门‘三高’,已去其一,所幸琼林要隘有战车三连演习之车辆扼守……否则胜败属谁,实未可知。”

解放军在金门登陆成功后,守岛的国民党军虽然十分惊慌,但由于是岛屿作战,后退逃跑也很困难,这时又看到从汕头增援来的第十九军已经上岸,所以增加了顽强性。天亮后,国民党军第十八军主力和第十九军的一个师开始投入反击,原先守岛的第四十五师和经整顿后的第二零一师部队也稳住了阵脚,回头连续反扑。同时,国民党海军的中荣舰从金门南面的料罗湾绕到北岸的古宁头后面,用舰炮轰击解放军登陆部队的侧后。台湾的国民党空军也连续起飞50多架次,一面轰炸已上岛的解放军部队,一面轰炸大、小嶝岛和大陆上的解放军炮兵阵地,以压制大陆方面对金门的火力支援。这样,岛上形势很快发生了对解放军极为不利的变化。

解放军第二四四团虽然进展很快,但是因未很好组织,建制紊乱,其第二营前进至琼林附近时,正遇到前一夜在此演习后停下修理的国民党军坦克,遭受火力阻击。天亮后,国民党军战车第三团第一营在这一带投入反扑。该营有美制M5A1轻型坦克21辆,每辆坦克有37毫米火炮一门,重机枪三挺,这样全营火力足相当于两个步兵团,又有快速机动性和装甲防护性。该营于9月中旬抵达金门后,一直以这一带开阔地作为训练场地,因此在此作战是驾轻就熟。而解放军部队不仅对地形不熟悉,又未携带重武器,在这样的便于装甲部队运动的海边开阔地上同有准备的敌军作战十分不利。

国民党军的坦克兵在大陆作战时战果极差,尤其是在复杂地形或闯入解放军预设战场作战,常遭解放军步炮兵袭击,屡受歼灭性打击而逐步损失殆尽。因此,解放军对于国民党军的坦克一向也比较轻视。可是在海岛条件下与装甲兵作战则同过去有所不同,敌有准备我无准备,敌有阵地我无阵地,再加上地处无遮蔽的开阔海边,反坦克战斗十分困难。解放军在金门登陆的部队事先未估计到这种情况,一遇敌坦克群反扑,部队立即隐蔽还击。可是在海边开阔地上没有多少隐蔽物,只有部分人员分散躲入防风草中,许多人暴露在外,受到坦克上密集的机炮火力攻击,伤亡甚大。登陆的各团当时只有几具火箭筒可以用于反坦克,可是未见发挥作用,估计可能已在登陆时损失或因部队建制紊乱未能很好组织使用。许多指战员发扬在大陆上反坦克作战的传统,一面在防风草中集火射击,一面组织爆破手奋勇接敌用集束手榴弹炸敌坦克。然而因地形开阔,接近坦克十分困难,一些同志在靠近坦克时即牺牲,仍未能摧毁坦克。当时国民党军的坦克手因一时得逞,竟有的从炮塔中探出头来喊话,要解放军投降,结果被回击的子弹击中毙命。

10月25日上午9时,解放军第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和政治处主任孙树良用步话机报告,该团第一营已占领双乳山,第二营在国民党军坦克攻击下损失严重,捉获的俘虏中有一个军官供称胡琏兵团已经全部到达金门。不久第二十八军前指同第二四四团的联系中断。在第二四四团正面,国民党军的步兵随后又投入攻击,坦克则冲入解放军部队隐蔽处做蛇形碾压,战况更为严重。上午11时许,国民党军的坦克冲至海边,用烧夷弹向搁浅在岸边尚未被飞机炸毁的木船不断射击,木船一艘接一艘地燃起大火,被看押在海边的国民党军俘虏群也乘此机会跑散。战至中午,国民党军的坦克因弹药用尽而后撤补充,只剩步兵攻击,第二四四团的指战员利用时间整顿了部队。当时该团在海边的阵地已失,部队伤亡过半,剩余人员在岛上的双乳山一带构成环形防御固守。

解放军第二四四团登陆后即遭国民党军坦克群攻击而严重受挫,是金门失利的一个不幸开端,它揭示了岛屿作战中反坦克问题的严重性。事后国民党军在总结金门作战经验时,陈诚曾称装甲兵居于首功。

解放军登陆的另外两个团在10月25日天亮后遭国民党军反扑,进展也不顺利。上午8时许,第二十八军前指接到第二五一团报告,部队混乱,团首长手中只有6个班,运动困难。12时许第二五三团报告,全团在与敌强力反击激战中伤亡近千。这一天上午虽经苦战,各部仍抱有坚定的胜利信心,不断向敌军猛烈反击,并按预定计划向纵深猛插。当时,第二五三团除以一部控制古宁头及以北的滩头阵地外,主力向金门城方向发展,予岛上国民党军以重大威胁。

当天上午,国民党军从汕头开来的第十九军已全部在金门登陆,金门守军增至4万人以上,由汤恩伯和他的顾问—日本侵华重要战犯、原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统一指挥。由于解放军登陆部队只在金门北部上岸突破,在其他方向对守岛的国民党军无威胁,汤恩伯决定集中能够调动的所有兵力向突破口反击。第十八军的两个师(欠在大嶝岛上已被歼的一个团)全都投入反冲击,第十九军一上岸也被投入战斗。在解放军登陆部队面前的国民党军尽管被大量杀伤,但是打倒一批后,很快又有一批新军投入战斗。国民党军越打越多,局势越来越严重。

国民党军在金门投入作战的部队大都系新近组建,新兵较多,且在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的大势下士气十分低落,因此攻击意志并不强。不过胡琏的第十二兵团毕竟原是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有一批久经战阵的老骨干,当时又是岛屿作战,无处可退,加上受胡琏等人事先曾大肆进行所谓共产党对逃到岛上的人员俘虏政策已变的欺骗宣传,因此也增加了该部官兵的顽强性。为了防止前线的官兵后退,国民党军的军、师长官也到第一线督阵。胡琏后来在其题为《古宁头大二担》的回忆录说到当时的情景:“第十二兵团在徐蚌失败后,此乃第一次与毛共正面作战。再则此时大局逆转太快,一般都是士气低落。高军长(指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笔者注)把他的指挥所推进到李树关的师部,李师长便向前推进到安歧,前线官兵除了猛攻前进,也无他途可走。”

在国民党军连续进攻下,25日午前岛上的局面就开始逆转,国民党军又重新占领了观音山和湖尾乡高地。解放军第二五三团被迫后撤,因该团留有一个营守卫古宁头海边阵地,后撤比较顺利。第二五一团的部队因未在海边留部队就全力突击插入纵深,结果一经敌军反击就陷入包围,逐渐难以支持。25日下午,第二五一团一部冲出包围撤向古宁头。该团副团长冯绍堂率领两个班固守林厝,依托天亮前夺取的十个碉堡,连续打退国民党军七次冲击,并给其以重大杀伤,国民党军第十四师团长李光前也在攻击林厝时被打死。

国民党军在攻击中,其第一线部队在解放军的坚决抵抗下,因伤亡惨重也丧失了攻击能力。事过三十年后,台湾官方出版的所谓《金门大捷三十周年口述历史座谈会纪实》中也记述说:当时担负攻击古宁头的国民党军第十八师“因伤亡重大,一时顿挫”。后该师师长尹俊亲督警卫营冲击,结果“警卫营伤亡自是十分惨重,自营长以下,所有干部非死即伤,最后只剩指导员一人,士兵五十七人而已。”

10月25日中午,解放军第十兵团副政委刘培善赶到第二十八军莲河指挥所,与肖锋副军长等领导一起研究应急的对策。因大家这时已知道胡琏兵团主力在金门登陆,第十兵团又缺乏船只运送第二梯队,心情都异常沉重。刘培善最后指示,命令已在金门登陆的三个团由第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统一指挥,收拢部队固守几个点,天黑后由第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率部渡海增援。这时解放军第二十八军下属的三个炮兵群竭尽全力以火力支援对岸的登陆部队,虽然给向海边进攻的国民党军以一定杀伤,却因射程有限而无法打到纵深。25日下午,国民党空军又猛烈轰炸了金门对岸的第二十八军炮兵阵地,并炸毁了第二十八军在海边仅有的几只船和正在修理中的船只,后方支援登岛部队更为困难。

经过一天的苦战,至10月25日傍晚,解放军3个团登陆部队估计已损失半数以上。据岛上部队用步话机报告,第二四四团只剩700余人,第二五一团剩下一千二三百人,第二五三团部队虽然还剩余较多,弹药却十分缺乏,俘虏也全部跑光。3个团所余部队大都退守到金门西北海岸一带,固守待援。国民党军在黄昏前又投入许多兵力向古宁头发起攻击,企图一举消灭解放军登陆部队,结果攻击被打退,国民党军被迫后撤到湖南高地西北一线,转入守势,休整部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