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二章 悲壮的金门登陆战 航渡组织失误造成孤军登陆

徐焰1 收藏 11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URL] 10月24日夜幕降临后,因摆脱了国民党空军的威胁,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司令部指挥下的7个团部队在金门以北的大、小嶝岛及其以北地区进入海边登船位置,开始进行金门登陆作战的航渡。这时解放军攻岛部队和国民党军守岛部队的力量对比大致如下: (国民党军的增援部队于解放军在金门登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10月24日夜幕降临后,因摆脱了国民党空军的威胁,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司令部指挥下的7个团部队在金门以北的大、小嶝岛及其以北地区进入海边登船位置,开始进行金门登陆作战的航渡。这时解放军攻岛部队和国民党军守岛部队的力量对比大致如下:


(国民党军的增援部队于解放军在金门登陆当天全部登陆;岛上还有坦克21辆;金门海域有中荣舰、联峥舰等9艘舰艇巡逻,海军第二舰队旗舰太平号也赶来支援;空军有第一飞行大队的B25轰炸机25架和FB26蚊式战斗轰炸机50架支援。)

从上面的兵力对比可以看出,金门战斗中国民党军投入战斗的兵力和火力均占极大优势。尤其是在海岛作战中有兵无船等于无兵,解放军在金门登陆的第一梯队兵力同国民党军在岛上的兵力总和对比是1:5。而且解放军乘木船登陆的部队无法携带重武器,粮食弹药也未多带。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又缺乏远射程火炮(当时解放军部队中只有第四野战军有较多的远射程炮),登陆作战中隔海担负火力掩护的是80余门美制105毫米榴弹炮和75毫米山炮,这些火炮射程虽能勉强达到金门北岸滩头,准确性却已很低。国民党军在金门不仅有既设的海岸炮、大量海岸障碍物(铁丝网、地雷、水雷),还有21辆坦克。台湾各主要海空军基地距金门只有一二百公里,飞机起飞至多20分钟即可到达。在金门海域国民党海军又有十余艘军舰,可随时拦阻船队登陆或进行火力支援。这样,双方火力对比较兵力对比相差更为悬殊。

解放军第一梯队的3个团,又是来自于3个不同的建制师,没有一个师指挥员随同前往统一指挥。之所以出现这种第一梯队各部不相统辖的现象,一方面是由于战前第二十八军计划由第八十二师师部统一指挥登岛部队,而该师师部随第二梯队行动,结果因船只未能返回而无法到达;二是因为只想到战斗必定获胜,而胜利后必然有很多缴获,应让各部都拿到一点(当时部队物资来源很大一部分靠缴获,在缴获物分配时必须照顾各单位)。第二十八军战后的总结也对此解释说:“当时的指导思想是‘照顾本位,最后抓一把’。结果登陆后各战一方,不能统一指挥,被敌各个击破。”

解放军渡海部队起航前,基层指战员们还未估计到登陆后会遇到那么严重的情况,从上到下都对解放军攻取金门充满信心。第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师当时抽出厦门登陆作战中表现最突出的主力团─第二五三团归第二十八军指挥,加入登陆第一梯队。第八十五师师部作战参谋彭允太随师长兼政委朱云谦一同为参加登陆战的第二八五团送行,他后来回忆10月24日晚的情景说:

“朱云谦师长率少数人员帮助第二五三团进行临战准备,直到发起战斗送他们登船起渡。当时夜幕笼罩,海风劲吹,潮水旺涨,我们在岸边滩头与第二五三团的同志紧紧握手相送。由于船只实在不够,还有一个多连装不上,只好留下来,想不到他们竟成了后来重建该团的种子!”

部队上船待发时,已随队登船的肖锋又接到兵团领导电话,告知金门守敌已增加了两个团,同时又通知决心不变、计划不变。肖锋当即对仍按原计划行动提出疑问,他马上让船队暂缓出发在原地待命,自己上岸与兵团政治部主任刘培善通话。

肖锋首先说:“刘主任呀,您是二十八军的创建者,是二十八军的老首长,历来关心二十八军。在关键时刻,你要帮帮我们说话呀!现在可是关键时刻,是关系到二十八军命运的重要关头。现在敌人到底增加了多少?……这个仗肯定不好打了”。刘培善在电话中说:“据侦察,胡琏兵团在大小金门各登陆一个团,是今天下午才上岛的,什么工事也没有筑,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兵团已经研究过了,我们要抢在胡琏兵团之前占领金门,今晚攻击金门的决心不要变,按预定计划打吧!”接着,刘培善要肖锋留下掌握第二梯队。当时已知敌人兵力增加还要以劣势兵力发起攻击,重要原因是通过厦门战斗总结经验,认为海岛作战不一定要兵多,而要精干。这一原则对付那种信心动摇、战斗力较弱的敌军虽然可行,用于对付较强的敌军就难免要犯经验主义的错误。

由于打电话时上船的部队待命耽误了时间,直至10月24日21时半,第一梯队的3个团(第二四四、第二五一、第二五三团)才分别于澳头东北海湾及大嶝岛、运河起航,随后隐蔽向金门开进。

事后看来,登船和起航时间已经太晚。当时部队领导对于在现有条件下渡海作战时必须争取夜间作战的特殊意义认识不够。未能抓紧时间使部队早些起航,以争取到较多的夜战时间巩固和扩大滩头阵地,并争取使船只返回,在当夜运送第二梯队。由于3个团从三处起航,预算不准,起渡地区又狭窄,上船组织不善,再加上临开船又停下待命,船只大半在午夜才开航,起航后又要到大嶝海面会合,再一起向金门开进,这就更延误了时间。结果部队登陆后不到四个小时就已天亮,不仅船只来不及返航运送第二梯队,已上岸的部队也未能有足够的时间扩大占领区域和整顿建制,就和敌人联合兵种的反扑开始殊死的搏斗。

船只在开航后正遇有利的三、四级东北风,航行比较顺利。在夜暗掩护下,国民党军的海军和海岸监视哨在一个多小时内都未发现船队。可是由于事先未按建制和战术要求严格编队,船队起航不久就出现拥挤和前后梯队的混乱,联络也大多失灵,各船只好单独向预定的方向开。25日1时30分,金门岛上的国民党青年军第二零一师的海滩巡逻人员误触了自己设下的地雷,引起爆炸。这一爆炸惊动了该师在海边阵地上的人员,于是慌忙用探照灯向海面照射,解放军第二四四团的先头船只这时已接近金门北岸,被国民党军发现。鉴于偷袭的企图已暴露,解放军立即按计划改为强攻,设在大、小嶝岛的炮兵根据白天测好的射击诸元向金门北岸的国民党军阵地开火,航船在火力掩护下迅速靠岸。

在金门北岸的国民党军早已布置了火力拦阻网,解放军炮兵夜间隔海射击,压制能力很有限,因此第二四四团登陆时伤亡较大。第二五一团第一梯队和第二五三团的船只接近敌阵地时敌尚未发现,所以损失较小,然而各船却也是分散地以单船抵滩登陆。国民党军发现解放军先头部队上岸后,马上猛烈射击后续船队。后面的船只在炮火轰击和步机枪扫射面前仍英勇向前,不过因船上人员拥挤,又没有压制敌人火力的有效手段,形成在船上完全被动挨打的情况,在登陆前一些单位已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员伤亡。另外,携带的大量弹药也随船沉没,这对随后的作战造成严重的影响。

尽管登陆时国民党军火力十分猛烈,但是解放军第一梯队的3个团仍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不顾伤亡奋力抢滩登陆。许多人在海中下水,利用事先制作的简便漂浮器材登岸。上岸后,部队前仆后继,向国民党军的滩头阵地冲杀,很快占领了第一线阵地。

从登陆的情况看,三个团上岸后的突破还是成功的。25日1时40分,第二四四团于金门蜂腰部北岸的龙口登陆突破,迅速夺取了海边的碉堡,俘虏了大批国民党军。同时,第二五三团于古宁头突破登陆,第二五一团于安歧以北的湖尾乡突破登陆。至此,在金门北岸西部和中部担负防御任务的国民党青年军第二零一师的阵地完全被突破,守敌狼狈溃逃。

部队登陆时,第二十八军前指和受命指挥第一梯队3个团的第二十八师师部紧密地注视着对岸的情况。当时,从报话机里不断出现金门国民党军和台湾之间的呼叫通话。金门方面喊:“共军进攻了,炮火非常猛烈!”“工事打垮了,伤亡很大!”“已经突破了!赶快增援!”台湾方面则回答说:“沉住气,坚决顶住!”“天一亮,空军立即出动!”由于看到登陆成功,第二十八军前指和各师指挥员感到松了一口气,只盼望船只早点返航,以便接运第二批登陆部队。

可是,就在第一梯队的船只登陆时,发生了一件出乎预料之外的最严重的问题,全部船只或沉或搁浅。出现这一情况既有对潮汐不了解的原因,也有船工素质的原因,还有押船的干部战士不懂行船规律的原因。

由于在抢滩登陆前国民党军已经发现船队,一面以密集火力射击,一面以探照灯在海面扫来扫去,从未见到这种场面的许多船工立即慌乱起来。许多船只因靠岸前人员就已下水,并未抢滩,仍有返航的可能。然而第一梯队没有统一指挥船只的临时机构,只在每船设押船的干部战士各一名,无法掌握船工。正如当事者回忆的那样,“这批船工,大都是鸦片烟鬼,临战前用鸦片把他们雇来,语言也不通,部队一登陆,他们在枪炮声中大都弃船逃跑了。”船工跳海后的许多船只像脱缰的野马,在风浪的冲击下互相碰撞,不仅沉没甚多,失去掌握的船只也被大潮冲到滩头。

一些船工特别是原来同情解放军的人当场也提出过意见,船只接近岸边时就说按照老规矩要与堤岸、滩头保持一定距离,赶快下缆绳,使船身“养”在海里,才不致搁浅。可是押船的干部战士却不懂此理,在炮火猛烈之际,见船工如此说,还以为是怕死。结果在军情紧急的时刻也顾不得商量,犯了瞎指挥的错误,硬要船工靠岸。

登陆时正值2时左右,是涨潮的最高峰,国民党军原先设在海滩的铁丝网和许多水下障碍物都被潮水覆盖,许多抵滩船只冲到上边船底即被挂住。这不仅使许多部队被迫在障碍物中下水,而且船只一时动弹不得。没有被障碍物挂住的船只,抢滩后也都船底着岸。一些船工后来抱怨说:“败在部队同志不听船工的劝告。如果采纳船工的建议,船离岸远一点停泊,就搁不了浅,按原计划返航接运第二拨部队上去,金门之战的结果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凌晨2时以后,涨潮高峰已过即开始退潮,已经抢滩的船只和海边其他船只因未及时返航,全部搁浅在沙滩上。至25日6时天色已亮,第一梯队的100多艘船只竟无一艘能返航,隔海看到的只是沙滩上的船只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中不断起火燃烧,原定的作战部署已不可能实现

看到这一出乎预料的情景,第二十八军前指和各师领导的心情立即紧张起来,唯一的希望是向兵团首长要求立即派船。兵团领导得知后,马上下令第三十一军将现有船只调给第二十八军,然而白天在敌机敌舰封锁下,船只无法出海。眼看着对面岸上激战,第二梯队虽有4个团兵力却不能航渡支援,这真是陆战中从未体会到的痛苦滋味!

当时在岸边观战的第八十五师师长朱云谦后来回忆说:“我们眼看着船只被烧,第二梯队无法过海,内心的着急和痛苦实非语言所能形容。古语说‘隔岸观火’,是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意思,而我们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异常着急而又无计可施!这样的心情,是我参加革命以来,从未经受过的。”

在此情况下,已登陆的第一梯队在金门岛上形成孤军奋战,出现了华东野战军战史中空前悲壮的一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