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二章 悲壮的金门登陆战 敌兵力增加,解放军计划不变

徐焰1 收藏 8 3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URL] 解放军发起金门登陆战前几天,敌情就已有了变化。蒋介石为了封锁厦门港的出海口,马上又将其在东南仅剩的最后一个主力兵团——第十二兵团从广东潮汕地区撤出,用于增援金门和舟山。 以胡琏为司令的第十二兵团是1949年春天重建的。原十二兵团是蒋介石在中原的主力部队,其核心部队第十八军原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解放军发起金门登陆战前几天,敌情就已有了变化。蒋介石为了封锁厦门港的出海口,马上又将其在东南仅剩的最后一个主力兵团——第十二兵团从广东潮汕地区撤出,用于增援金门和舟山。

以胡琏为司令的第十二兵团是1949年春天重建的。原十二兵团是蒋介石在中原的主力部队,其核心部队第十八军原是“五大主力”之一,也是陈诚在内战中的起家部队。1948年12月,包括第十八军在内的整个第十二兵团于淮海战役中被全歼于双堆集。该兵团覆没前夕,兵团正副司令黄维、胡琏集中起还堪用的十几辆坦克,并宣布已随身携带了安眠药,然后以施放毒气掩护突围(其实军人自杀举枪即可,何必表示要服安眠药?)。结果黄维和第十八军军长杨伯韬均被俘,也都未自杀,只有副司令胡琏只身逃出。胡琏逃回后,奉蒋介石之命在江西重建第十二兵团,下辖第十八、第六十七、第十军。由于胡琏在国民党军中曾以战将著称,得到多方面的支持,重建工作比较顺利。该兵团召集起从战场上零星逃回和被俘后回归的五六千官兵,以此为骨干,又征集到4万多新兵,很快重新成军。人民解放军渡江后,该兵团一直设法避战,专心在江西进行了近半年训练,随后又进攻在闽粤边区起义的吴奇伟部,使新兵经受了一些战斗锻炼。这时该兵团内部已重新进行了整编,下辖第十八、第十九、第六十七三个军,共4万多人。10月上旬,因广州、厦门即将解放,该兵团感到在潮汕处境危险,急切要求撤离。当时设在广州的“国民政府”的“代总统”李宗仁要求该兵团守卫广东,可是胡琏只听命于蒋介石,根本不服从李宗仁的调度。

当金、厦吃紧时,蒋介石命令第十二兵团以第一批船队载第十八军去厦门、金门增援第二十二兵团,第二批船队载运第六十七军增援舟山。10月9日起,该兵团第18军相继在金门登陆,该军除了一个团在于10月13日在小嶝岛被歼外,全部集结到金门东部。胡琏兵团的最后一支部队第十九军也于10月23日撤离汕头,船队离港后,胡琏曾要求将其撤到台湾,蒋介石却指令其增援金门。

对于敌情这些变化,解放军第十兵团事先已有所了解。10月13日第28军在清查攻占金门北面的大、小嶝岛的战果时,就已经发现被歼的国民党军中有刚从汕头调来的第十八军的主力师第十一师的俘虏,其中包括第三十一团团长。经审问,知道胡琏兵团第十八军的两个师已经全部抵达金门。这一重要情况上报后,部分领导却认为国民党军是要逃跑,对这一不合乎主观意向的客观情况未予重视,还怀疑敌俘供词不可靠。

第二十八军首长和攻占大嶝岛的第八十二师领导当时还相信俘虏的供词,副军长肖锋对原定作战意图有了新的考虑,曾向兵团提出如6个团的船只不齐就不能动手。后因上级强调要抢在胡琏兵团到达前抢占金门,肖锋也就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第二十八军于金门战斗后第二年的经验总结中曾说:“那种怕个人影响不好,怕碰钉子,而采取自由主义态度,不负责任,把战争当儿戏,是金门战斗失利重要原因之一。”肖锋本人后来又检讨说:“这次失利是我骄傲轻敌的结果,也是我有私心杂念的结果。对于战前的一些准备情况,我是有不同看法的,如果我能在发起攻击之前,跟粟司令通一次电话,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了,但我没有这样做。”⑤ 身为作战指挥员的肖锋副军长在自己的意见未被接受后,又说服下级坚定信心。负责登岛部队指挥的第八十二师长钟贤文后来回忆说:“我给肖锋副军长打电话,问是否暂缓发动攻击?肖副军长回答说现在情况不同了,胡琏兵团今非昔比,不堪一击,不必要过多的顾虑。我感觉他言外之意,我提这个问题是害怕敌人。这样我只好不再说什么。”⑥

10月24日,第十兵团司令部未能根据敌情变化修正决心,仍然下令当晚按照兵团的原计划攻击金门。同日午前,第二十八军领导开会研究攻击计划,一致拥护兵团于当晚总攻的决定。到会者虽然提出攻击金门有难处,却毕竟缺乏渡海作战的经验,都没有想到会出现登陆部队覆没的结果。肖锋在会上对战斗估计有三种可能,最好的设想是26日可占领金门全岛,最坏的设想是我登陆胡琏兵团也登陆,我们可能遇到激烈的、艰苦的战斗,要准备付出四五千人左右的伤亡。多年后他自己对此也回顾说:“明明知道敌人已增兵对我不利,但总认为只要有两个梯队上岛,大家加倍努力作战,无非多牺牲一些人,多打几天,最后还是可以打赢的。”⑦

解放军第二十八军根据兵团命令和原来的敌情拟定的作战部署,实际上也只是一个最理想情况下一帆风顺的安排。计划登陆兵力为7个团1.7万人,其中第一梯队三个团8000人。第二十八军下达的作战命令是:“集中一点在十里宽正面突破,先歼西半部,然后攻歼北太武山之敌。二十日二十三时发起攻击,登陆以后,244团切断蜂腰掩护主力首歼金门城之敌,尔后会攻太武山,预定三天解决战斗。”出于这一时间判断,登陆部队大都只带了两天的干粮。

其实根据这一计划安排,登陆部队以较远的航程,只能在大金门西半岛北面5公里的地段上登陆并实施一面攻击,不能像攻击厦门那样实施多点登陆,对敌军震撼不会很大。即使在敌军不增兵的情况下,要求第一梯队登陆后以劣势兵力迅速突破,歼灭西半岛之敌,也是十分困难的。而且依照这样一点登陆的部署,第一梯队的3个团登陆之后,马上会有遭敌3个师反击的可能。同时,作战部署对于第二梯队如不能到达会产生什么后果,更没有设想和安排。

这一部署还强调登陆后即向敌人纵深穿插,未强调巩固滩头阵地。第10兵团指挥部离开同安进入厦门前,叶飞曾找第二十八军副军长和政治部主任交代攻击金门的任务,提出:登陆作战胜败的关键在于首先登陆攻占滩头阵地,待后续部队全部登陆集结之后,才展开向敌纵深发展⑧。后来登陆部队对这一点确实未加注意。然而实战也证明,占领滩头阵地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船只运送第二梯队登陆,否则即使攻占了滩头阵地,第二梯队上不来,第一梯队仍然是不能持久的。何况金门岛小,滩头阵地纵深很浅,登陆部队在没有海空掩护的情况下局促于滩头,也会遭到敌人空炮火力的大量杀伤。

10月24日中午,解放军第二十八军领导在会议结束后向兵团领导报告,当晚按计划向金门发起进攻,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立即召开了作战会议。早在10月17日第十兵团就已经知道了胡琏兵团离开潮汕,去向不明,同时又知胡琏本人已到台湾(据胡琏后来的回忆,他本人于10月17日单身去台湾请示)。据叶飞回忆,他在会上曾询问胡琏兵团是否已到达金门。参谋人员回答,正在海上徘徊,尚未到达金门。这时电台已经截获了胡琏兵团在海上向蒋介石所发的电报,要求撤向台湾(其实这是胡琏兵团第十九军的电报,第二十八军早在10月中旬就向兵团报告敌第十八军已到达金门—笔者注),蒋介石严令其增援金门的电报则未被截获。叶飞认为,趁胡琏兵团尚未全部到达金门之时,发起登陆,攻取金门,是一个战机,如再延误,金门情况就可能发生变化。经过一番考虑后,批准了该军开始攻击金门的战斗⑨。

对敌人增援兵力估算不足的重要原因,在于解放军的指挥和侦察人员长期习于陆战而缺乏海军知识。据当时的第二十八军电台队长姜从华回忆,登陆前电台侦察报告,胡琏兵团一部乘3艘登陆舰从汕头撤退到金门。听到消息后,指挥部对究竟是登陆“舰”或是“艇”也未搞清,还不了解一艘登陆舰能运载多少人,只凭想象估计,认为一艘不过运300人左右,增援部队不过千把人,在胜利的形势下对此未放在眼里。“大家产生了轻敌思想。事后得知每艘登陆舰装载3000人,与原估计相差十倍。”⑩

当时蒋介石是想以胡琏兵团到金门岛接替李良荣兵团,胡琏兵团的主力第十八军已到,李兵团又没有走,结果新旧部队加在一起总兵力已有3万人以上。解放军按原定的计划以3个团8000人作为第一梯队攻击已经是危险万分,何况敌第十九军1万多人又已抵近金门,只是因风浪未能及时登陆。虽然人民解放军是胜利之师,士气高昂,国民党军是残兵败将,但是在毫无海空军掩护的条件下,以相差这样悬殊的力量向敌人有陆海空军立体防御的岛屿发起进攻,确实是完全违背了人民解放军一向倡导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和“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原则。

另外,根据侦察报告已知道胡琏兵团第二梯队离开汕头,即便认为去向不明,也应该想到它可能向金门增援,并考虑一下它到达后将带来的后果。但是当时在连续胜利的情况下已经形成了一种“宁急勿缓”的情绪,片面强调捕捉战机,金门战斗的失利在这种气氛下终于难以避免。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