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一章 解放军向福建沿海的胜利进军 胜利大潮中的危险暗礁

徐焰1 收藏 14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size][/URL] 人民解放军自渡江战役以来尽管所向奏捷,但是在胜利大潮中也潜伏着一种危险的倾向,那就是严重的骄傲轻敌情绪在不断滋长。如果认真研究起来,这种情绪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在全军上下普遍存在。正是由于这种情绪的影响,厦门战斗胜利后就出现了金门战斗的严重失利。 在长期的中国革命战争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人民解放军自渡江战役以来尽管所向奏捷,但是在胜利大潮中也潜伏着一种危险的倾向,那就是严重的骄傲轻敌情绪在不断滋长。如果认真研究起来,这种情绪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在全军上下普遍存在。正是由于这种情绪的影响,厦门战斗胜利后就出现了金门战斗的严重失利。

在长期的中国革命战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总是处于以弱敌强的环境之中,因此毛泽东历来强调谦虚谨慎,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不到时机成熟决不轻言决战。不过在1948年秋至1949年初的战略决战胜利结束后,确如毛泽东所说的那样,由于胜利,党内的骄傲自满情绪可能滋长。1949年1月,毛泽东通告斯大林:我们倾向要南京无条件投降。同时阐明我国革命已经胜利在望,不必再用迂回战术,推迟取胜时间。⑨在随后的渡江战役中,由于准备充分,取得了比预想更顺利的结果,党内军内的骄傲情绪更有所滋长。

渡江战役之后,第三野战军某些部队领导认为战役前做了那么多准备是白费力气,进军上海时索性不带重型火炮,结果在攻击时因火力不足增大了伤亡。不过因攻克上海仍比较顺利,这些问题并未引起警惕。上海解放后三野部队进军福建,开始也只准备使用两个军。其实福建当时还有国民党军近20万人,海上又可能会有增援,再加上剿匪任务,使用三个军都很勉强。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部队由于有骄傲情绪,对过去从未经历过的渡海作战问题缺乏认真的研究,仍以陆战中成功的老经验来看待海战的新情况,这就为以后的渡海作战埋下了隐患。第十兵团入闽后进行的第一次渡海作战是平潭岛之战,战斗虽然胜利,却已是险象环生。第二十八军的渡海部队因不明气象条件,突然遇到台风,船只多被吹散,只有两个团登陆。幸而守岛的国民党第七十四军已如惊弓之鸟,岛上又有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接应,上岛的少量部队未经激战就俘虏了大部守敌。对于这次险胜,部队并未从反面很好总结经验。厦门登陆战斗很快又取得胜利,于是从上至下很多人都认为,同样是渡海登陆作战,既然厦门能迅速取胜,金门也不成问题。

当时厦门、金门都是国民党重兵守卫的海岛,然而如仔细分析两岛的具体情况,就能看出攻厦比攻金要容易得多:

从地理条件看,厦门和大金门虽然是面积差不多的海岛,厦门却被大陆三面环抱,距大陆最近距离不足2公里,解放军可以从四个方向发起进攻,而且能够使用人力划行的小舢板渡海。解放军渡海攻厦时,正是以四个师(第八十五、第八十六、第九十一、第九十二师)从东北、正北、正西和西南共四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使国民党守军多面受敌,难以应付。同时因航渡距离近,风浪影响不大,帆船能较快地往返接运部队,许多部队还以班为单位使用小舢板成功进行了航渡。可是大金门距大陆最近处约10公里,只有北部面向大陆的部分地段便于登陆, 进攻金门时只能一面攻击,守军可以无后顾之忧地集中兵力对付登陆部队;另外金门距大陆远, 渡海时船只受风浪影响大,需要使用较大的帆船或机动船,航渡条件要比攻厦困难得多。

从守军条件看,厦门守军开始要略多于金门守军,可是守厦的主要部队是被蒋介石视为“杂牌”的刘汝明第八兵团,嫡系部队只有第五军的一个师。刘汝明虽然反共坚决,却一贯在内战中保存实力,惯于擅自撤退,部队的装备和战斗素质也是较差的。解放军在厦门登陆后,刘汝明部很快就开始溃逃。金门守军第五军、第二十五军却都是蒋介石的嫡系,青年军第二零一师是蒋经国的心腹部队,10月中旬增援金门的胡琏兵团第十八军更是蒋介石和陈诚的骨干力量。这些部队虽然也是新败之师,战斗力却比厦门守军要强,作战也会更卖力。

从国民党军的决心部署看,虽然对外宣传“金厦并重”,蒋介石在10月7日到厦门时也强调“金、厦两岛,为台湾屏障”,其实守金决心重于守厦。因为厦门岛不仅在地理上不易坚守,而且岛上还有一个有20多万居民的厦门市,在当时的形势下国民党军很难长期背起供养这个孤岛城市的包袱。当解放军攻击厦门时,国民党军并未派兵增援。金门的情况却与厦门不同,该岛不仅在地形上利于坚守,而且大小金门人口总计不过4万人,居民普遍以打鱼务农和侨汇为生,不存在大城市那样的供应问题,守军易于持久。所以当金门北面的大、小嶝岛一遭威胁,台湾当局马上调胡琏兵团增援金门,这说明攻金遇到的抵抗肯定要比攻厦大得多。

可惜的是,在当时一派胜利的气氛中,许多人只看到攻厦的成功,对渡海作战的种种困难未再认真研究。其实如仔细回顾一下,厦门战斗虽然取得了成功,也留下许多严重的教训。正如第三十一军1949年12月30日所总结的那样:“主要表现了对越海作战缺乏经验,对越海作战特点认识不足,盲目的经验主义思想指导,未能深刻地加以考虑分析研究,因此教条地接受兄弟部队用小船的经验,而将江船用于越海作战上,这是犯了经验主义,同时将我们渡江的经验搬到新的越海作战上来用,未能提出什么情况打什么仗。”“官僚主义,对下层指挥员的思想掌握不够,缺乏预见性,是麻木的满足于现状,只看形式上战士情绪很高,准备的很充足,即感觉无问题。”

由于存在这些思想问题,厦门作战从整体上看虽然成功,却也有局部受挫。参战的四个师同时发起战斗,只有从厦门北部登陆的第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师一举突破成功,攻击厦门西北的一个师一度受挫,登陆厦门东北部的突击团因错失航向,许多船只陷入淤泥中,部队只得以重大代价徒涉上千米的泥沼地实行攻击。攻击部队因船只不很充足,所以需要航船多次往返,这在航程较近的情况下虽勉强可行,但船只在敌人炮火和飞机轰炸扫射中损失甚大。尤其值得引为教训的是,攻击鼓浪屿的一个师第一次登陆时大部分船只被风吹回吹散,仅少数部队上岸,后援部队因风大无法增援,结果已上岛的部队孤军奋战,虽经英勇战斗,坚持到最后一人,仍无法挽回失利。这与十天后的金门失利很相似,只是损失的规模较小罢了。

厦门战斗中出现的这些危险,一方面是新环境下难以避免出现的新问题,一方面也是盲目骄傲自满造成的轻敌情绪的表现。可是,正如叶飞后来总结的:“幸而克服了这个危险,顺利攻克厦门。好事往往变成坏事,我们因攻取厦门的胜利,而没有重视渡海作战中的困难,没有接受这个教训,结果在攻击金门中碰了钉子。”⑩


注释:

①《毛泽东选集》横排合订本第1301页。

②⑤《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五卷第471页,第591页,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

③④《军史资料》1985年第10期第26页, 解放军出版社。

⑥此讲话当时编印发驻闽国民党军连长一级,见全国政协《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二辑,第137—138页。

⑦⑧《刘汝明回忆录》第173页,1979年(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

⑨ 余湛、张光:《关于斯大林曾否阻我过长江的探讨》,引自《新中国外交风云》第20页,世界知识出版社1990年版。

⑩《叶飞回忆录》第606页, 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