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之战1949—1959 第一章 解放军向福建沿海的胜利进军 进军福建和准备攻台条件

徐焰1 收藏 12 1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8.html


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之前,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尚未将解决台湾问题纳入行动计划。渡江战役结束后,鉴于蒋介石的大本营已迁到台湾,因而中央军委开始研究下一步的渡海作战解放台湾的问题。要完成这一任务,首先需要解决的主要是两项问题:一是要迅速建立起一支近期可以使用的空军,二是要扫清屏护台湾的外围,占领攻台出发阵地。

1949年夏天,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毛泽东根据今后的渡海作战的新考虑,特别强调了突击建设空军。7月10日毛泽东致信周恩来,提出了渡海和建立空军的设想:

“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和空军。二者有一,即可成功,二者俱全,把握更大。我空军要压倒敌人空军,短期内(例如一年)是不可能的。但仍可以考虑选派三四百人去远方学习六至八个月,同时购买飞机一百架左右,连同现有飞机,组成一支攻击部队……”

毛泽东的这封信,正式提出了建立空军的决定,同时设想了日后渡海作战的不同特点,对于当时的空军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根据毛泽东的要求,7月26日中共中央致电正在苏联访问的刘少奇,要他向斯大林提出这一问题。次日刘少奇即向斯大林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意见,提出希望购买二百架左右的飞机并请代训飞行员。斯大林当即表示完全同意,只是说航校不必设在苏联,可以由苏联派人到中国帮助开办。斯大林还说,中国现在建立空军已经晚了,如早一年,空军便可参加解放中国南部的战役。③其实,早在日本投降后中共就开始在东北筹建空军,只是因解放区条件极度困难,苏联又未提供航空技术和物质方面的援助,空军建设仅仅停留在小规模的训练飞行人员阶段。不过斯大林的这种表示,毕竟使得人民解放军空军建设得到了基本的物质保证。

斯大林同意帮助中国建立空军后,中央军委马上要求预定担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迅速组织人员研究空军建设的规模。经研究,提出了一个比毛泽东原设想更大的建设规划,准备通过向苏联购买作战飞机和突击培训飞行员,在一年内建成一支拥有300─350架作战飞机 (其中战斗机和轰炸机的比例为2:1),较国民党空军略占优势的空军部队,以便在渡海作战时能夺取制空权。这一方案于7月31日得到毛泽东的同意,随后刘亚楼带随员于8月上旬赶赴苏联,同苏联方面谈妥了空军建设的具体事宜。④可是空军建设的周期毕竟比较长,已经来不及用于东南沿海地区的作战。

在抓紧建设空军的同时,人民解放军也注意了海军的建设。相比之下,建设海军比建设空军更为困难。人民解放军空军建设从1946年开办通化航校时就已起步,而海军建设在1949年以前还完全是空白。蒋介石自1949年初准备逃台后,最害怕的就是人民解放军拥有海上力量,所以一旦出现海军舰艇起义的现象,国民党军空军即将其作为最主要的轰炸目标。1949年2月,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5270吨)号起义后,马上遭到国民党空军不停地追踪轰炸,负伤后被迫在葫芦岛码头自沉以保全舰体(1951年该舰被打捞起后,因修复价值太大,移做他用) 。在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时,被封锁在长江中的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25艘轻型舰艇起义。4月23日当天,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海军宣告成立,主要利用这批起义的舰艇开始建军。可是国民党空军随即不断对起义舰艇加以轰炸,人民解放军又缺少有效的防空力量,结果起义舰艇多被炸沉或自沉。当时的情况很明显,如果不首先解决空中掩护问题,海军建设也难以开展,保存下来的舰只也无法出海作战。空军建设确实成为进行渡海攻台作战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当时为渡海作战准备条件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扫清台湾外围屏障,占领渡海出发阵地。为此,人民解放军需要首先解放浙江、福建两省及沿海岛屿。渡江战役顺利地结束后,因人民解放军已歼灭了国民党军在东南地区的主力40多万人,美国也未敢出兵干涉,中央军委随即要求第三野战军提前着手经营东南各省。解放上海的作战尚未结束时,5月23日毛泽东就为中央军委起草了《向全国进军的部署》,其中指示三野:“你们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争取于六、七两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⑤5月25日,三野代司令员粟裕命令进军浙江的第七兵团乘胜占领舟山。5月27日上海市区战斗基本结束,同日三野指示第十兵团进行入闽准备。

当时,第三野战军有4个兵团,15个军共60多万部队。上海解放后,三野将第二十四军北调山东准备攻击由美国军队和国民党联合驻守的青岛(第24军尚未到达时美军和国民党军就已撤逃),其余部队的安排是:第七兵团准备解放舟山群岛,第八兵团警备宁沪杭地区并进行剿匪(兵团部随即撤销),最强的主力第九兵团在苏南休整训练准备用于以后渡海攻台,第十兵团则负责进军福建。第10兵团是渡江战役前组建的,下辖第二十八、第二十九、第三十九军,共10余万人。

负责进军福建的第10兵团由叶飞任司令员,韦国清任政治委员,入闽前中共中央又派张鼎丞任省委书记兼兵团政委。中共中央、毛泽东之所以确定这样的人选,主要是考虑到十年内战时期叶飞就是闽东苏区的负责人,张鼎丞更是闽西苏区的创始人,他们长期生活战斗在福建,可谓人地两熟。

从整个第三野战军的历史渊源看,多数部队是由抗日战争时的新四军发展而来的,可是第十兵团的多数部队的前身却是原山东根据地的八路军地方部队,指战员大半是北方人, 并不熟悉水战。第二十八军原是1947年4月由原八路军山东渤海军区的地方武装升级组建的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当时华东野战军在作战时一般是以老部队主攻,而十纵这样的新部队经常被安排阻击援敌,总是对国民党军在华东战场的主力第五军和第十八军(即整编第11师)打防御战,第二十八军的老同志经常开玩笑说,他们的部队是国民党的第五军和第十八军训练出来的。第二十九军原是1945年11月由原新四军苏中地方武装建立起来的第七纵队,1947年初改为华东野战军第十一纵队,主力北撤山东后留在苏中敌后进行游击战争,后来才逐步提高作战的规模,发展为主力部队。第三十一军原是1947年9月才由胶东军区地方武装(主要是由原八路军胶东部队建立起来)组建的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这支部队虽然组建晚,却在组建后连续参加了解放山东的各次重大战役,进步很快,在济南战役中表现尤其出色,受到毛泽东主席的重视,该军的一个团还被授予“济南第二团”的称号。

在第三野战军中,历史最老的部队是第二十军、第二十一军、第二十三军和第二十四军,这几个军都有红军老部队的基础,装备也比较好。相比之下,第十兵团的三个军都是比较新的部队,装备也差一些,尤其是缺乏重型火炮。不过在解放战争中第二十八军和第三十一军屡经大仗恶仗的锻炼,也已经成为能征惯战的劲旅,第二十八军尤其以善守著称,第三十一军则擅长于进攻。第二十九军以前缺乏打大仗的锻炼,在进攻上海时三野野司有意将第二十九军放在主攻方向上,使其积累了一些经验。从进军福建的部署看,准备工作基本上还是周到的,不过确实也反映出一些轻敌的思想苗头。

安排部队入闽前,第三野战军首长曾考虑到逃到福建的国民党军都是残兵败将,原先计划只以两军入闽。经叶飞提出两个军入闽兵力不足,华东局和三野野司才决定以第十兵团的三个军全部用于解放福建。另外,当时全军上下都没有渡海作战的经验,也没有时间进行这类训练,对于将要面临的岛屿作战任务还很缺乏思想准备。

从1949年7月上旬起,第十兵团主力由苏州、常熟一带和休整地出发,冒酷暑向福建行军,从此开始了解放福建的作战。

人民解放军入闽时,福建的国民党军正在整顿其内部的混乱局面。驻闽的国民党军除了独立第五十师外,都是1949年春天人民解放军渡江时从前线溃逃下的部队,番号有五个兵团级单位、十几个军,领粮饷的兵员数额达22万之多。其实这些部队大多空额众多残破不堪,军心涣散、军纪废弛。他们在20多天中从长江沿岸到福建一退1000公里,形成流窜,沿途百姓的粮食鸡犬一扫而空,民怨沸腾。多数部队不仅重武器丢尽,轻武器也损失不少,指挥系统完全紊乱。

为了整顿残局,已声言“下野”的蒋介石于6月21日赶到福州,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召集各将领开会。在会上蒋介石怒斥各将领说:“守长江及浙江的部队溃退到福建,是在5月上旬。当时陈毅主力攻上海,只刘伯承一部跟踪入闽。所幸敌人摸不清福州的底细,所以没有长驱直入。如果敌人洞悉你们狼狈状态,一个团就可以占领福州了。你们任兵团、绥区司令的,只顾逃命,弃盔丢甲,沿途扰民,来到福建。我姑念前劳,未令国防部严加追究。”随后蒋介石又提出:“比方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没有福建就无以确保台湾。以福建而言守不住闽江以北,闽南也难以确保。今后大家要树立雄心壮志,和‘共匪’顽强斗争下去。最迟到明年春,世界反共联军就会和我们一道驱逐赤俄势力,清除赤色恐怖。”⑥

根据蒋介石的命令,驻闽国民党军进行了整编(只有驻闽南的原西北军系统的刘汝明第八兵团拒绝整编,仍按自报名额领饷),核实兵员大致为17万人,充实了武器。在防御部署上,以福州为第一线,闽南为第二线,并在沿海建立从马祖、平潭、金门、厦门到东山岛的岛屿防御线。整编后,福建“省主席”朱绍良拥兵5个军约6万人,奉命守福州。朱绍良到福州后,见有“斯大林格勒堡垒式防御”的上海都守不了半个月,认为南有乌龙江、北靠大海的福州更不可守。同时,已告老还乡的两位中国海军元老─萨镇冰和陈绍宽又联络地方人士,要求避免在福州决战,因而朱绍良对蒋介石关于建立福州半永久性防御工事的命令阳奉阴违,继续提议从海路撤逃台湾,结果提议未被蒋介石批准,自己反被撤职。

福州的守敌处于欲守无心、欲逃不准的尴尬境地,这给解放军以顺利进攻的极好机会。入闽的第十兵团以全部主力3个军发起包抄进攻。只经过4天战斗,就于8月17日解放福州,随后又经一周追击,共围歼国民党军第六兵团部和2个军部(第二十五军和第九十六军) 、9个师部,毙伤国民党军2000余人,俘虏国民党军3万多人,解放军的作战伤亡尚不足 500人。福州战役结束后,福建的国民党地方部队大部溃散为匪,其主力第八、第二十二兵团等部约8万人退守平潭、漳州、厦门和金门地区,其中又以厦门、金门为固守的重点。

9月初,解放军第十兵团除留少数接管人员在福州等地外,主力全部向闽南进军。当时以第二十九军和第三十一军沿公路南进,第二十八军主力两个师则搭乘在福州缴获的木船沿海边南下。第十兵团司令部安排第二十八军乘船走海路,一方面是为了顺路解放福建沿海最大的岛屿—平潭岛; 另一方面是要使第二十八军这支一向在陆地作战的部队熟悉一下海洋环境。

对于从无渡海经验的部队来说,熟悉海洋环境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任务。其中所遇的困难之多,大大超出原先的想象。第二十八军的许多人参加过渡江战役, 本以为已有水战经验,上了海船后才知道渡海与渡江完全是两回事。渡江时一般还很少有晕船问题,可是乘海船时方知晕船的严重,多数指战员都呕吐得一塌糊涂。更严重的问题是,部队缺乏基本的潮汐气象知识,给作战造成极大的危险。9月14日, 乘船南下的第二十八军首先攻平潭附近的大练岛, 结果出乎意料地遇到台风,船队被吹散,先头一个团的登陆部队只有五个连上岸。

台风对于木帆船来说,历来是最可怕的敌人。13世纪曾纵横欧亚大陆的蒙古军,在登陆日本时正遭到台风袭击,10万大军覆灭。因此,日本人将台风称为“神风”,直至20世纪40年代还以“神风”命名自杀式特攻队。9月份正值台风季节,部队虽然请教了随船的老渔民,但是因当时无科学的气象预测手段,还是在登陆大练岛当天遭到台风。16日第二十八军登陆平潭岛,也只有两个团上岛。幸运的是,平潭岛上原来就有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部队一上岸就有游击队和群众接应,送粮带路,这给渡海作战提供了绝大的便利。因气象条件恶劣,国民党的空军也没有出动轰炸第二十八军渡海部队。当时守卫平潭岛的国民党军虽然有近万人,番号还是过去名噪一时的第七十四军 (即整编第七十四师),以及第七十三军一部,不过这时该部已是经两次全歼后重建的部队,从长江边逃到福建时又将武器丢弃大部,被蒋介石斥骂为“有人没枪,何等可耻”。这支部队到平潭岛后虽然从台湾得到部分补充,却仍惊魂未定, 因此不堪一击。金厦和台湾的国民党军鉴于台风袭击,也未向平潭岛增派援兵。解放军少数部队登上平潭岛后,岛上国民党军立即乱成一团,军官们大多找船逃向台湾,士兵纷纷投降。结果未经激烈战斗,福建省的第一大岛—平潭岛即被顺利占领。攻岛战斗中, 解放军共击毙国民党军250 人,俘虏8000余人。

解放平潭岛的前后,第十兵团也分兵渡海占领了南日岛和湄州岛,这些岛屿上国民党的守军只有千数人,一见解放军登岛,或降或逃,也没有遇到值得一提的激烈战斗。

9月中旬,由陆路南下的第十兵团主力陆续到达漳州附近地区,随即于9月19日开始发起漳(州)厦(门)战役。兵团的战役决心是首先歼灭漳州之敌,控制进攻厦门、金门的有利阵地,尔后视情况同时或先后夺取厦门、金门。投入的部队以第三十一军为主,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军和炮十四团配合,其中以第二十九军一部在敌侧后登陆侧击敌。战役总的指导思想,是将外围敌人歼灭于陆地,不让敌跑到海岛上去,要不顾一切地坚决歼灭陆上逃窜之敌。

漳厦战役开始时,在漳厦金地区的国民党军有“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福建省政府主席”汤恩伯统一指挥下的两个兵团共6万多人,其中以刘汝明的第八兵团守卫漳州,从大陆上拱卫厦门、金门;李良荣的第二十二兵团守卫厦门、金门。这一部署,实际上是一个牺牲杂牌掩护嫡系的安排。

刘汝明的第八兵团基本兵力是第六十八军,还有第五十五军。该部在当时是原西北军系统中唯一残存的部队。冯玉祥的西北军自20世纪30年代被蒋介石接收后,在对日作战中表现较好,却一直倍受歧视,许多部队陆续被蒋介石吞并,或起义投向共产党。西北军的骨干第二十九军在卢沟桥打响全面抗战的第一枪后, 随后扩编为第五十九、第六十八和第七十七军(这三个军的番号数字相加都是14,寓意为“七七”)。淮海战役开始时,第五十九 军和第七十七军主力在何基沣、张克侠率领下起义,只剩下刘汝明所部的第六十八军和第五十五军还效忠于蒋介石(当时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一再呼吁刘汝明战场起义,刘不响应,据说是因其家庭在土地改革中被斗而仇恨共产党)。蒋介石、汤恩伯对于刘汝明的部队却视为杂牌,不想让其去台湾,所以该部被安排在大陆上抵挡解放军的锋芒。刘汝明本人也深知蒋介石牺牲杂牌的一贯手法,作战时总是保存实力。长江防线被突破后,刘根本不听汤恩伯的命令,自行撤退,千里奔逃到闽南,随后又利用蒋介石当时对他的姑息迁就,拒不接受整编,退缩在闽南以自保。这时刘汝明兵团虽然被安排在漳州,实际上其后方机关都已撤退到厦门,摆出随时准备向岛上逃跑的态势。

李良荣的第二十二兵团是蒋介石的嫡系, 其中包括原属于“五大主力”之一的第五军(该军在淮海战役中被全歼,又利用被释放归来和留守的人员重建),以及在淮海战役和福州两度被歼又重建起来的第二十五军,还有从台湾新调来的青年军第二零一 师。这些部队虽然被蒋认为忠实可靠,但是都是新败之师或刚组建的部队,还需要争取时间整顿,所以被部署在相对安全一些的地方。第5军被放在小金门,第二十五军和第 二零一师被放在大金门,作为守岛的部队。

解放军对漳州的攻势一开始,各部队就大胆深入,在宽大正面远距离的迂回包围敌人,动作十分灵活。如第九十三师对同安的进攻是夜间隐蔽运动包围,拂晓攻击,待敌发现时已经是欲逃无路。战斗开始第一天,刘汝明的第八兵团各部就按照过去地方军阀以避战保存实力的惯伎,纷纷逃向海边寻船,准备逃离战场。9月19日,解放军第三十一军进入漳州,见刘汝明的第六十八军已逃向海边的石码镇,随即跟踪猛追,并以第九十二师的 二七五团迅速秘密地插至石码,将第68军在石码镇候船的大部人员俘获,只有约4000人在刘汝明率领下乘船逃走。至9月28日, 解放军第10兵团已经解放了厦门、金门对岸的全部沿海地区,歼灭国民党第8兵团约 1.2万人。但是刘汝明的第8兵团司令部和第55军还是逃到了厦门。

当人民解放军推进到厦门以北的集美镇时,还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如何解决依托学校建筑进行顽抗的国民党军。集美是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投资兴建的绚丽壮观的学村,在国内教育界和海外华侨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为此,中央军委专门指示,宁可多留血,也要避免使用火炮。9月21日,集美战斗开始时,国民党军的一个团利用集美镇北面的高地和镇内的建筑群,构成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担负攻击任务的解放军第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师第 二五三团严格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只使用手中的步兵轻武器逐个消灭敌军的支撑点,一时进展缓慢。从9月21日至23日经两昼夜激战,解放军才攻占了集美镇外围的各据点,这时国民党军放弃集美逃向厦门。9月23日下午,解放军第 二五三团进占集美,入镇时部队严守纪律,全镇建筑均完好无损。集美这一闻名海内外的学村,就这样在战火中得到保全。

集美解放后,人民解放军设在镇内制高点上的观测所用肉眼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厦门岛北部的景物,这为下一步渡海攻厦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漳厦战役的第一阶段以闽南沿海大陆全部解放而告结束,从而形成了对厦门、金门两岛的三面包围,下一阶段的任务就是占领厦门、金门,为以后的台湾战役扫清外围,占领出发阵地。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