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称中美冲突“不可避免” 俄应在两国间做出选择

狐狼001 收藏 0 117

美国知名国际政治和军事战略学者爱德华?勒特韦克日前接受俄媒专访时称,“大政治”已经重返国际舞台,但对阵双方不再是美国与俄罗斯,而是美国与中国,而美中两国的冲突“不可避免”。他希望俄罗斯看清形势,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以便在国际舞台发挥更明显的作用。

-

据俄《独立报》2月22日报道,勒特韦克是在接受该报专访时发表上述言论的。他在访谈中对俄罗斯目前仍奉行敌视美国的政策感到“奇怪”。他说,透过“今日俄罗斯”电视频道,可以了解俄罗斯的美国政策:“该频道播出的每个外交类节目,都会指责美国人如何粗野、富于攻击性,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喜欢美国人等等。俄罗斯想向华盛顿传递的,正是这样的观点。”

勒特韦克称,这样的批评只是反映了那些已经过时、应该被忘却的路线,和美国怀疑俄罗斯是过去的继承者一样完全没有意义。他表示,从前的“大政治”已经随着冷战而结束,但遗憾的是,昔日对手的行为方式却并未因冷战而结束,这“并不好笑”。他称,“大政治”已经重返国际舞台,只不过主角不再是美国与俄罗斯,而是美国与中国。俄罗斯的相关立场和战略应该与冷战时期完全不同。

他表示,俄罗斯应该选择在“大政治”中应该站在哪一方,而这种选择并不总是“单一的”:在一些问题上,莫斯科可以与华盛顿一致,而在另外一些问题上,则可以与北京相同。以此为前提,俄可以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为明显的作用。“但奇怪的是,这种情况至今没有发生。”他说。

这位美国学者表示,随着美中冲突的发展,双方都将在寻求盟友,而对俄罗斯的争夺无疑是“最大的战斗”。他宣称,美中冲突不可避免,至少是出于经济的原因:“中国将会崛起,而美国不想把自己第一的位置拱手让给中国。就这么简单!”

对于勒特韦克向俄罗斯伸出“橄榄枝”,报道评论说:这位专家此前对俄没有多少好感;由于美国遇到了中国这个强劲对手,那些过去经常对俄提出最尖锐批评的人,现在观点也发生了改变。

相关新闻

专家:中美全球地区竞争 与美苏敌对全不同

中国与美欧的“非洲对立”是假的

南苏丹公投导致苏丹分裂成两个国家看来已成定局,在整个北非及中东地区,埃及在今年内出现权力交接已能预见,是否会有什么其他重要变局也很难说,非洲及中东显然进入近几十年来最不确定的政治活跃期。

-

如果倒退20年,非洲有什么变化对中国的影响很小,现在则不同。目前的中非关系已很“复杂”,一方面中国已是对非洲贸易最大的单一国家,美国和欧洲各国都在中国之后;另一方面中国对非洲政治、文化、军事的影响都还很弱。中国并未做好干预非洲变化的思想准备,就是想干预也没什么手段。中国现在保护自己在非洲的利益,仍要依靠非洲当地的力量,包括西方的力量。

北非的一系列变化再次显示出西方的强大影响力,但与此同时,这些变化并未造成与该地区关系密切的中国的难堪,这似乎在告诉我们,中国与西方在国际事务上的矛盾,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中美或中欧在一些地区的竞争,与美欧同苏联当年的敌对完全是两码事。

比如南苏丹独立,对中国的风险并不比在该地区有石油业务的印度等国更大,非要说大一些,那也是因为中国在那里的石油业务更多。埃及政治动荡,美欧着的急大概一点不比中国少。有人说苏丹分裂及穆巴拉克政权动摇都对中国形成了影射,这话不能说连百分之一的道理都没有,但说到底,它的道理真就是百分之一那样的零头,因为中国大得不可思议,连苏联解体都奈何不了它。

既然中美及中欧在非洲都谈不上是对立的,西方舆论对中国外交政策的一些敌视就是盲目的,属于“逢华必反”的任性。中国与西方实际上在非洲有合作的空间,双方都不应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对方是笨蛋。

西方应反思为什么中国在非洲受到欢迎,中国的军事投送能力很弱,但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在非洲已无处不在,像个“超级大国”。中国也应认真观察,为什么西方看似很粗鲁的干涉,在非洲并不总是遭到反对,这些干预过程给西方带来了风险,但也带来了收益。

灵活的非洲政策无论对中国,还是对西方来说,大概都是需要的。中国是离北非这轮变化“最远”的大国,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无动于衷,要让发生变化的国家有必须尊重中国利益的意识,除了中国外交部要传达这样的信息,西方外交巨头们至少不应传达与此相反的信息。

北非的这轮变化恰好成了中国外交形象的一面镜子。中国是个认真的朋友,它释放的友好针对非洲每一个国家的整体,而不是拉一派打一派。中国是在主要由西方制定的大规则下在非洲“扩张”的,中国压根儿没想在非洲与西方对着干。

借这个机会把中国向非洲及中东,也向西方表达清楚,对于减少国际上对中国的误读或许可以事半功倍。

中美关系的政治市场深具战略意义

最新一期的《亚洲周刊》刊出评论《中美关系的政治市场》说,美方需要放弃把中国视为政治意识形态上你死我活的对手的这种旧传统政治思维,放弃视中国为假想敌人的冷战思维,用创新思维,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思维,同中方做平等、公正的政治交易,必能赢得中方投桃报李,赢得中国民心,中美关系势必会好上加好地发展。

文章摘编如下:

-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是中美关系在历经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最后一年的紧张、继而柳暗花明、迎来第二个十年开场的重头大戏。对此中美双方都高度重视,美方对胡锦涛来访安排了堪称中美外交史上最高规格的接待,中方也准备了经贸大单,为美方雪中送炭。中美双方都表现出了热情和诚意,而且都进行了积极、充分而务实的准备。

诚然,中美关系不可能因胡锦涛此次访问就解决双方之间存在的重大矛盾和分歧,但是重要的是此次中美高峰会谈能缓解当前的紧张关系,达成今后十年之内使中美关系健康、平稳发展的共识。为此,中美双方亟须创新思维,把中美关系放到市场政治经济这个平台上,公正而平等地经营交易。

笔者提出市场政治经济概念,尝试从市场政治经济学视角来分析看待中美关系,或可从中找到中美关系之间存在矛盾、分歧、争议的缘故及解决的方式方法。中美关系说到底是一种交易关系,无论在经贸、政治、外交上彼此都在做讨价还价的交易,交易不成自然会产生矛盾、猜忌、怨恨、对立、对抗。应该说,现今中美双方尚未十分清楚在政治市场、经贸市场、外交市场、军事市场对对方的政治商品、经贸商品、外交商品、军事商品的供求关系,且不能十分理性地看待彼此在供给与需要之间存在的差异。

因而,无论哪一方的需求超过一定的度,必定难于成交,且导致关系紧张。当需求与供给获得一种平衡时关系就良好。中美关系交易中的供求平衡都是暂时的,当交易发生变化时会打破平衡,又出现紧张。这正是中美关系时好时坏、时坏时好、反反复覆的原因所在。因此,在中美关系发展中寻求一个接一个的平衡点,把握一个接一个的平衡度,是中美关系能长期健康、稳定、互惠发展的关键所在。

意识形态的对立,注定了中美关系在政治市场上存在无法达于根本平衡的矛盾。显然,矛盾的关键方是美方。中国现今奉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在短短三十多年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根本原因所在。事实上,美国对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猛烈势头已存在某种害怕和恐惧,美国如若仍固守自由资本主义,甚至为应对抑制中国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而一味采取保守主义市场经济的话,只能适得其反,既加速自身衰退,又加速推动中国更加发展强大。

历史已经证明,还将证明,美国若无视中国的发展现实,无视中国市场经济的成功并将继续成功,顽固地在政治市场上同中方较量、对抗,受到伤害甚至严重伤害的将不是中国,而是美国。

笔者这里无需竭力证明,中国现今实行的政治经济社会模式,优于美国推行的政治经济社会模式即自由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亦即美国模式。这还有待历史来最终完全证明。不过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经济危机时期美国模式往往都变异为保守主义市场经济模式。这已为历史所证明,从上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危机到最近的金融危机,美国大搞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就是铁证。

在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上所述在中美政治市场上中美交易的关键方是美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美方在主导,中方往往陷于被动应对的局面。不断改善中美关系就需要不断改善中美政治市场的交易状况,而且主动权在美方。美方需要放弃把中国视为政治意识形态上你死我活的对手的这种旧传统政治思维,放弃视中国为假想敌人的冷战思维,用创新思维,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思维,同中方做平等、公正的政治交易,必能赢得中方投桃报李,赢得中国民心,中美关系势必会好上加好地发展。(蒯辙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