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北大“关机嘿咻门”--古龙版的我笑喷饭了

德虎 收藏 29 1333
导读: 原版: 某日晚,门头沟警方接到报警,北京大学一男一女两学生在灵山游玩时走失。当地警方 和北大保卫科派人连夜搜山未果。次日上午,两名学生与学校恢复联系。 原来,两人投宿旅馆后关掉手机,与其失去联系的同学误以为他们走失才报警。夜间的灵山已经零下几度了,我们就在上面找了一晚上。”参加搜山行动的清水派出所冯所长介绍,前晚6时50分,他们接到一名自称北大学生的女生报警,她的两名同学(一男一女)早晨去龙口涧风景区游玩,但到现在却跟他们失去联系,怀疑他们走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版:


某日晚,门头沟警方接到报警,北京大学一男一女两学生在灵山游玩时走失。当地警方


和北大保卫科派人连夜搜山未果。次日上午,两名学生与学校恢复联系。


原来,两人投宿旅馆后关掉手机,与其失去联系的同学误以为他们走失才报警。夜间的灵山已经零下几度了,我们就在上面找了一晚上。”参加搜山行动的清水派出所冯所长介绍,前晚6时50分,他们接到一名自称北大学生的女生报警,她的两名同学(一男一女)早晨去龙口涧风景区游玩,但到现在却跟他们失去联系,怀疑他们走失。


昨日中午,冯所长接到同样参加搜山的北大保卫科通知,说两名学生已经跟他们联系上并汇合。


据门头沟警方掌握的情况,这两名学生游玩后当晚在旅馆投宿,随后关掉手机。


第二天,两人开机后发现学校正在寻找他们,立即与校方取得了联系。


“这属于一个误会,虚惊一场。”昨晚,北大新闻发言人赵部长证实了该消息。他说,


学生周末出去旅游是个人权利,学校无权干涉。


北大清华的才子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表露才华的机会,各种版本的作品喷薄而出:水浒版、琼瑶版、周星驰版、金庸版、古龙版、张爱玲版.......还有


水浒版:


第X回


鸳鸯双栖神龙岭 鹰犬三探灵蛇山


夜黑得浓重。


那姐儿便对那汉子道:“不如趁那班憨子远了,赶紧找一处打尖。传得这岭上出了只白额吊睛的大虫,专害往来旅客性命。”那汉子沉吟少许,却悄悄窥那姐儿,脸上兀的早见了两片绯红,心下已有三分明了,便缓缓道:“但遵姐姐吩咐便了。”于是二人复抖擞精神,紧束靴袜,向山上紧赶了一程。远远的望见一处火光,却不是个店怎地?汉子连忙将腰刀藏好,赶步上前,笃笃地只顾叩门。小二跑将出来,见是个书生模样的汉子,后面远远的伫着个大户人家模样的俏姐儿,心道:“莫问鸳鸯,不欺僧道。准是悖道书生携了这姐做个私奔。我且做个顺水人情。”又听得那姐儿缓缓上前道“银子决计不亏与你个“便更添了几分欢喜,竟安排上房与这对儿住了。


才进得房间,汉子便抽出手机,霍地关掉。那姐儿讶道:“恁地为何?“ 汉子道:“只怕是走漏了风声,引来官兵累到姐姐。“那姐闻说如此,也自去关了手机。看官到此,自然明了那汉子自是北大男,那姐儿便是北大女了。闲话休叙。单说北大府不见了大男大女,活脱脱的急煞一个人!道是哪位?便是那北大府总兵富尔莫。富总兵正为去年失掉生辰纲一事百般无奈,唯恐高太尉抓到自己不是,借题发挥,却偏偏撞得个学生走失。于是整点兵马,并晓喻周遭州县衙,尽发河北沧州一带健卒捕快,风扫落叶般搜查灵山。这边又委经事的家将轱辘着拨打大男大女手机。关了机的,哪里寻他着?这一干搜山的将校又不得甚好处,于是跑将上山又原路下来,如是者三,没甚作耍处,下来的都说不曾寻见。这番劳累了一宿,只得黑脸对白脸,大眼瞪小眼,回去厚着面皮挨顿处骂便了。只是这富总兵十分懊恼。


翌日,忽有入报,但说已然联络到了大男大女,二人想是耍得没甚兴味,便都索性开了手机。富总兵于是长吁一口气,也算是个惊魂罢。


红楼梦版:


真是闲处光阴易过, 倏忽又是初冬矣。那北大男生携了女友去看灵山冬景, 半夜中,二人因要行那苟且之事, 便将手机关闭。待他做完了睡时, 便将手机之事忘却,不曾开启? 那寝室同学, 见好友一夜不归, 便知有些不妥, 再使几人去寻找, 回来皆云连音响皆无。那同学中也有胆小的,便昼夜啼哭, 几乎不曾寻死。也有那警醒的,哭了一回,便说,可报巡捕否?众人方如梦初醒,忙忙地求告到那门头沟派出所去了。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版:


某年二月三十日,就是国立北京大学组织学生赴灵山游玩的那一天,我独在门头沟派出所前徘徊,遇见冯所长,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听说贵校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失的事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赶紧写个寻人启事吧;这两个学生走失,先生也脱不了干系。”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教过的学生,大概是因为个性太强之故罢,行事一向就甚为鲁莽,然而在这样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中,能够随时找乐子的就有他们俩。我也觉得有写寻人启事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走失者毫不相干,但对他们的老师来说,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他们只是在山上开了间房并把手机关了,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不知怎么写。我只觉得他们并不曾走失。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些学生的,然而竟不料他们真能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做事也就罢了,还关了手机。他们的音容笑貌,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浮想联翩,哪里还能写什么寻人启事?寻人启事,是必须在得到校方与家长一致认可之后的。而此后几个pol.ice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真不愿相信这两个学生真的是在山上开了房间快活。


琼瑶版:


灵山幽梦


女孩紧张地向后张望着,说:强,怎么办?我好像听见有人追上山来了。一定是你爹……


男孩用力搂着她的肩膀说:娟,你要相信我,我是那么的爱你!无论天涯海角,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我爹带着pol.ice来搜山,我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娟:你……


强:娟,让我们把手机关掉吧!


娟瞪大了无辜的双眼,一脸疑惑:为什么?为什么要关掉手机?难道你不爱我了?难道你不想再接受我对你爱的短信?难道你不愿意再看到我的照片?


强痛苦地摇着头说:不,不,不。娟,你怎么能怀疑我?照片无论怎样美丽,又怎能比拟你……这个活生生的你……我是为了你着想啊!


娟:为了……我?


强:是啊!是为了你!如果我们能把手机关掉,我爹就再也找不到我们了!虽然我对于自己背出家门感到非常的痛苦,我对不起我爹……但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娟沉默了一会儿,说:强,你回去吧!你回到你那个温暖的家庭中,回到你爹身边吧!


强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声喊道:不!我不愿意!总有一天我爹会原谅我的!总有一天他老人家会接受我们俩的!所以,亲爱的娟,我们把手机关掉吧!为了我们的未来!


娟:为了我们的未来……好!


男孩和女孩关掉了手机,相拥着离开了,却没有发现背后的树丛中站着一个身影。


中年男子眼中闪着泪光,重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啊,我被这两个孩子感动了!被这两个不屈不挠的孩子感动了!他们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坚强,竟然在这危急四伏的灵山上敢于关掉自己的手机,这,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阿强,爹原谅你了,你和你的爱情远走高飞吧!


中年男人做了这番剖白之后,掏出对讲机,说:这里什么也没有搜到,收队!


史记版:


尹默字灵山,右扶风人也,祖沧州尹志平,世称仙人,宿终南山,梦龙女入怀,遗此一枝。默幼敏捷,好骑射,左右发矢,百步无不中者。年十二,与同郡尹京华搏击。京华


本侠女也,仗剑交游,名闻湖海,而技艺倍逊。默伤其臂,笑曰:“汹汹百万,吾犹不惧,况女流乎?“对曰:“是儿恃武逞顽,不识礼仪,犹兕虎披衣,犬狼当道耳,安敢大言?“默大愧,弃武从文,年十六,诸子百家,尽皆通晓,诗词典判,俱各精纯,人咸称羡,默独曰:“非京华,吾终匹夫耳!“遂天下广寻之,不遇。


年十九,入京都,国子监闻名,屡招之。默自矜其才,拒会试,上怒逐之。默遁出西直门,大醉,临墙题曰:“辗转垂三载,游历尽天涯。当年曾邂逅,别后每嗟呀。落落伤春老,萧萧叹眼花。断肠风雨里,何处是京华!“投苹果园,驱车向灵山。上观默诗,曰:“真奇才也,交臂失之,国家不幸!“乃歇怒,赏千金,封万户,使京师军民并力搜寻。


默临绝顶,望山势嵯峨,帝都古雅,叹曰:“河山大好,无人相伴,生何足乐!“羽林卫追抵,传圣意,召为官。默曰:“无京华为伴,纵倾尽江山,吾岂恋哉!“羽林卫苦劝,默意不回,至于流涕。羽林卫退,默遂有投崖之思,临行,京华忽至,曰: “飘泊江湖,杳无音讯,幸西直门得君手笔,千米来寻,于此复见,大慰平生!“默答曰:“天各一方,无日不念。重逢有日,感激涕零!“指山为神,拜月为证,誓永世不负。默起而揽曰:“青春苦短,早行一乐,愿君慰思慕之情,默百死无悔!“京华含羞曰:“天有顺逆,人有礼仪,身虽属君,不敢野卧。贱妾深闺弱稚,不耐狂逞,庭前娇柳,难堪狂折。愿君怜惜。“默庄容曰:“虽塞外高峰,缓登可达,长江广阔,徐行堪渡,岂敢躁进?遂共宿山中客栈,以为天下极乐。


上闻默隐灵山,叹曰:“高士奇才,忠虑思纯,非国家梁柱何哉?吾当效文王趋渭水之礼,昭烈访茅庐之行,以为臂助。“起驾亲顾,伫立庭下,苦候一宵。默方出,曰:“山野狂人,生性疏懒,不足下问。“上曰:“公鸳鸯和谐,独乐灵山,奈天下未谐何?“默乃受官,携京华归,遂为栋梁,天下知名。


太史公曰:尹公天纵奇才,兼资文武,更忠义敦厚,虽太初、公休不及,然无京华以正理妙颜引之,终不过剑客之流,难为大用。故知教从幼起,学为情发,人间早恋,大利成才也。京华风流雅致,博达不群,尤为奇者。


金庸版:


待上得灵山,地势便愈发地陡峭起来,未行多远,天色已近黄昏。一干人等正欲寻个地方歇息,却未留意一名少女已悄悄地把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后生拉到了一旁。那少女值二八芳龄,明眸皓齿,生得颇为清秀大方。只见她微撅小嘴,嗔道:“宁大哥,这一路上你一直说会陪我出去玩,可明日咱就要回城了,若是今晚你不陪我,我回去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那青年急得脸红口拙,忙道:“宛妹不可,师兄师姊都在这里,要是我们擅自离开,让师父知道了可又是一顿痛骂啊。”那少女眼中流露出失望之意,嘴唇微颤,嗫嗫地道:“宁大哥说话不算话,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再也不理了……”只见那宋宁双手是举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得诺诺地道:“宛妹宛妹,我依了你便是。不过我们一定要快些回来才是,要不让他们发现……”少女吭哧一笑,打断了他的话头:“嘻,宁大哥快走吧,要再罗嗦就走不掉啦。”


二人悄悄离了众人,发足往山上奔去。他们都是第一次上灵山,山中多有飞瀑奇石,煞是壮观。二人只顾观赏景色,却不觉已行出了多远。天色渐暗,那青年猛然警醒,慌忙道:“宛妹,已经天黑了,要是再不回去恐怕晚上只能在山上过夜了。”那少女眼中也露出惶惶之色,说:“宁哥,我们快回去吧。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可回头之际,却哪还记得来时的路。二人越行越远,早已迷了方向。宋宁自幼习武,体力充沛,虽已过了2个时辰,却未显疲态。穆宛却渐渐体力难支,行不多时便需靠在宋宁肩头歇息。那宋宁虽不知晓男女之事,但穆宛身上飘来的阵阵女儿体香,也令他心神激荡。行了多时,二人仍未寻着来时途径,时辰已近午夜,穆宛心中也焦急起来。前方忽然出现了点点灯光,宋宁大喜道:“有灯光就有人家,我们今晚不用露宿野外了。”两个人连忙奔过去,原来是一家山间客栈。宋宁心中暗忖道,此地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突兀兀地一家客栈,莫不要是黑店才好。于是轻声对穆宛说:“出行在外,万事小心。钱财不可外露。”于是他把二人的手机都关了,贴身揣在怀中,大步跨了进去。


店小二见这么晚了还有生意上门,忙迎上前来,满脸堆笑道:“二位客官可是要住店?要几间房?”宋宁心道,自己武功虽未登峰造极,却也难逢敌手,至少可以自保,但若宛妹有何意外,自己可担当不起。于是便悄声对穆宛说:“今晚我和你一起睡。”那穆宛闻得此言,脸上早已飞霞一片,眼神满是温柔……


话分两头,各表一支。在山间休息的一行人等察觉两人不见,也焦急万分。原来那宋宁乃是师父的二弟子,资质奇高,也颇受师父器重;而那穆宛正是师父爱女,师父晚年得女,甚为溺爱,使她养成了顽皮好动的性格。若是寻不着二人,回去必被师父痛骂。诸人不敢 托大,忙遣一师弟下山报了官。官府得知北大门失人,亦不敢轻视,派出了二十名力壮衙役前来相助。众人遍山寻找,毫无踪迹,二人手机又始终关机,不知所踪。此间忙碌一夜 ,终无所获。


及天明时,宋宁和穆宛辞了客栈,回想起前夜在客栈之事,二人脸上都红晕一片。宋宁掏出手机,见两个手机都是关机之态,心中一凛,暗想:前番只顾着拾掇财物,却忘了此等要事。急忙开机,只听得铃声,短信猛响。二人心知不妙,对此夜所行却毫无悔意……


古龙版:



冷风


冷风吹


灵山西道


天色已灰


近了。


“答~答~”


脚步声。


人,两个孤独的人。


眉清目秀,文质彬彬。


因为眸子中的英气


让你觉得他们绝非平常人。


对,他们来自江湖上人称“东清华,西北大”的北大


...


窗外的风很大,很冷。


在这间旅店的屋子里,却绝不会让人想到寒冷二字。


这间屋子里最引注目的是一张床。


一张大床,有着这世上最柔软的枕头和最温暖的被子。


当然,还有人,两个人。


一个是男人,另一个是女人。


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健康的女人。


...


突然,她停了下来。她想到了一件事。


她道:“你的手机关了没?”


...


山路


漆黑寂静的山路


急匆匆穿行的人群


以及一只狗


一只天底下有着最灵敏嗅觉的狗


无论任何人的气味在它方圆20里都能被察觉


可是这一次它错了


赵忠祥动物世界版:


夜色不知不觉的降临了。夜间的灵山只有零下几度,这个季节一般不会有动物在这个时候出没。这个晚上,有点不同寻常,寂静的山林中远远传来嘈杂的声音,还隐约闪烁着几点光亮。一双双血红的眼睛贪婪的在林中扫视,似乎在寻找猎物的踪迹。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门头沟,一对北大动物正在温暖的巢中安静的休憩,雄性北大动物体型庞大,警觉的聆听了一会儿远处的动静,逐渐轻松起来。雌性北大动物蜷缩在一旁,等待着雄性回到身边。很快,他们嬉戏起来,忘掉了周围的一切。


易中天版:


上一讲,我们讲了,北大的两个青年男女失踪的事。至于为什么会失踪,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从一些野史上找到一些朱丝马迹。<水木 joker> 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一对青年男女去灵山玩,途中关机,用现在人的说法,叫玩消失。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关机?《后汉书》中有一段话很有意思:欲耍之,先关之。什么叫“欲耍之,先关之”,就是要玩了,先把手机关掉。从这里们就可知道他们关机的目的。我们再回到原来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玩消失呢?是不是我们现在青年男女喜欢的行为艺术呢?我分析,有三种可能1 他们疯了,2 手机没有电,3 欲行苟且之事。据《三国志》北大男女传裴松注中介绍“两人智清,手机电足矣”,什么叫“两人智清,手机电足矣”,就是说,两人理智清醒,并且手机电力很足。既然没疯,手机又有电,那么就只有第三种可能了。那么他们是怎么行苟且之事的呢?请看下集《北大男女狗且之夜》。


张爱玲版:


那一天到郊外的灵山去,才五点钟,天色已经昏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种朦胧的心境,竟使他冒着雨重又向郊外走去。泥泞的田垄上非常难走,一步一滑。还有那种停棺材的小瓦屋,像狗屋似的,低低地伏在田垄里,白天来的时候就没有注意到,在这昏黄的雨夜里看到了,却有一种异样的感想。四下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那汪汪的犬吠声。一路上就没有碰见过一个人,只有一次,他远远看见有人打着灯笼,撑着杏黄色的大伞,在河浜对岸经过。走了不少时候,才找到一个旅店, 心里先是一高兴。走到跟前去,却又踌躇起来了。跟她说住下来,怎么样说呢?不是显着奇怪么,孤男孤女的住在一起,况且都有男女朋友的人了。他本来的意思不过是因为抱抱,因为她一直是自己理想的情人.但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不够充分的。那么怎么说呢?他真懊悔来到这里,但是既然来了,旅店也找到了,总不见得能够再离开吧?既然都来了,不开房,那更是笑话了。


第二天中午,他起床打开手机.才发现一个晚上成了名人.他本来很可以这样说,或者那样说,但是结果他一句话也没有,仅只是把把她搂在怀里。他脸上如果有任何表情的话,那便是一种冤屈的神气,因为他起初实在没想到,不然他也不会自找麻烦,害得自己这样窘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