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履新74天整顿“天上人间”内情

酒精烤烟 收藏 38 32738
导读: 来源:中国青年报   [img]http://news.hainan.net/Editor/UploadFile08/2011w2r25f/20112259559743.gif[/img]   [img]http://news.hainan.net/Editor/UploadFile08/2011w2r25f/20112259559105.jpg[/img]   北京警方整治娱乐场所。   新年伊始,媒体评选出2010年公安机关十大“给力”行动。作为候选关键词之一,“强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



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履新74天整顿“天上人间”内情


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履新74天整顿“天上人间”内情


北京警方整治娱乐场所。



新年伊始,媒体评选出2010年公安机关十大“给力”行动。作为候选关键词之一,“强力扫黄”与社会公众所熟知的足坛反赌、整治酒驾等入选。


“强力扫黄”的入选理由是:2010年5月,北京“天上人间”等4家娱乐服务场所被警方依法查处,随之而来的扫黄风暴刮遍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对娱乐服务场所进行大规模集中暗访检查,组织者、经营者和幕后“保护伞”纷纷落网,娱乐服务场所内违法犯罪活动明显减少,重回正常经营轨道。


此番“强力扫黄”力度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前所未有,一些声称“后台硬”、“背景深”的夜总会、桑拿洗浴中心、商务会所、KTV等,纷纷被查封和停业整顿。全国20多个城市高调扫黄,引起境内外媒体关注,更被专家解读为“向特权开战”、“扫清死角”和“一次实现社会公平的行动”。


今年元旦期间,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去医院探视病人,在电梯里遇到一位老太太。老人眼力极好,一下子认出了眼前的公安部长,就在电梯里冲着孟建柱大声说,“去年扫黄赌毒,打得好!可为群众干了件实事!”大规模暗访与“天上人间”的倒下


2010年5月11日晚,北京警方突查“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4家顶级豪华夜总会。为防走露风声,当晚参与办案的人员统一关闭手机,许多警察事先并不知晓行动计划。


此次专项行动采取多警种联合作战,并罕见地动用了特警,共查出4家豪华夜总会有偿陪侍小姐557人,力度空前。据办案人员透露,这些有偿陪侍小姐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大多脸色淡定平静。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前的4月11日,北京警方严厉打击涉黄行为的“电网二号”专项行动就已经拉开序幕。


随后,北京市公安局高调向媒体宣布战果:一个月以来,共查处卖淫嫖娼团伙149个,35家存在违法行为的娱乐场所被责令停业,其中31家存在卖淫嫖娼行为;取缔有招嫖行为的发廊256家,抓获作治安拘留以上处理的涉嫌组织、容留卖淫以及卖淫嫖娼违法人员1132人。警方当天还对外公布了31家涉黄场所的名单。


“天上人间”位于北京东三环附近,离知名的三里屯酒吧街并不远,在坊间有着“京城第一选美场”之称。以其较高的知名度和消费水平,让许多富豪来此一掷千金。


“天上人间”的酒水到底有多贵?衣冠楚楚的消费者来自何方?后台是谁?……“天上人间”夜总会一度以其神秘色彩成为民间传说,并成为“高消费”的代名词。


“天上人间”被查处后,据披露里面的消费价码:普通的355毫升啤酒,80元左右;一杯鸡尾酒,200元;一瓶“皇家礼炮”高达5000元,其他的洋酒价格一般在2000~10000元不等……


京城高调扫黄的背后,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的低调上任。“天上人间”被整顿日,有记者算出,傅政华履新刚74天。


傅政华的一些警界同行一度为其敢在“天上人间”进行高调扫黄担心,有的同行甚至由此为其“仕途”前景捏把汗,直到后来,傅政华升任北京市委常委,这种担心才渐渐消除。


现年56岁的傅政华,河北滦县人,一张四方脸看起来黑里透红。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现任公安厅(局)长中,他是为数不多的从一名普通侦查员干起的“老刑侦”。


在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傅政华分管刑侦和禁毒,他给许多常年与公安部门打交道记者的印象是“铁腕、不徇私情”,满文军、谢东等多名娱乐明星就是在他任职期间因吸毒被高调查处(本报曾报道)。


据悉,在傅政华上任初期,中央综治委派出的3个工作组在对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州5个城市进行暗访调查后发现,个别地方的黑恶势力、“两抢一盗”和“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仍较为猖獗。


2010年6月13日,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机关“2010严打整治行动”电视电话会议,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在会上把打击“黄赌毒”违法犯罪和“人民群众反映强烈、深恶痛绝”的电信诈骗犯罪、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两抢一盗”犯罪相提并列。6月22日,公安部再次召开会议进行动员部署。


随后,公安部抽调各地治安部门专业侦查力量组成27个暗访组,分两批对北京、天津、上海、重庆4个直辖市及河北等20个省、自治区30个大、中城市的651家娱乐服务场所进行了深入的集中暗访检查。


暗访发现,“6·13”、“6·22”会议后,北京、重庆、广州等地公安机关行动迅速,娱乐服务场所内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违法犯罪活动明显收敛,全国情况总体好于2009年。


但暗访人员也发现:有的地方娱乐服务场所内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问题依然突出,2009年通报的部分娱乐服务场所违法犯罪问题没有得到整改,一些犯罪分子为牟取暴利,组织、介绍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犯罪活动突出,一些娱乐服务场所淫秽表演花样不断翻新,还有一些城市仍存在卖淫女站街拉客招嫖现象。


据悉,公安部在这两批集中暗访的651家场所中,发现存在组织、容留、介绍卖淫、组织淫秽表演等违法犯罪问题的有381家,高达55%。


2011年1月4日,分管治安工作的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在新年首次与媒体记者见面会上谈及“强力扫黄”时坦言:事实上,从前年开始,公安部就对全国娱乐服务场所存在的涉黄问题组织了4次大规模的明查暗访,“各地的公安局局长开始都是不吭声地打,广州一度在娱乐场所里找不到‘小姐’。”


自北京“天上人间”等4家豪华夜总会被查后,一场大规模的“扫黄风暴”开始席卷全国。 异地用警 精确打击


异地用警是“扫黄风暴”中的一大亮点。“异地调警,一方面防止有人通风报信,避免人情执法,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严厉地打击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规范娱乐场所。”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有关负责人称。


异地用警就是调用其他地方的警力来办理本地案件,采取跨区域作战。北京警方开展“电网2号”专项行动,就是采取异地用警、暗访互查措施,1个月內便查出涉黄涉赌团伙120个。


西安市公安局治安部门针对一些娱乐服务场所存在突出治安问题和影响巨大的涉黄违法活动,先后4次采取异地用警的方式,有效打击犯罪活动。


2010年7月21日,西安市公安局治安部门从灞桥分局调集40余名民警,对竹笆市北口的“乐欢天”大众舞厅、西大街的“火凤凰”、未央路上的“红河谷”等3家舞厅进行突击检查。在对“乐欢天”舞厅检查时,场所内正跳“黑灯舞”。警方依法对该舞厅责令停业整顿一个月,为全市舞厅专项整治打响第一枪。


2010年“强力扫黄”的另一大亮点是警方实施的精确打击。


7月27日,公安部10名局级干部分别带领10个督导组,手持公安部令,在事先不通知各地的情况下,现场督办吉林、上海、广东、海南、四川、陕西6省市公安厅、局对8个城市10家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问题严重的娱乐服务场所进行查处行动。


行动当晚,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70人,其中涉嫌组织、介绍卖淫嫖娼人员30人,涉嫌卖淫嫖娼人员125人,淫秽表演人员9人,其他违法人员206人。


此次集中组织开展精确打击行动,在公安部尚属首次,在全国形成强烈震动,对各地起到很好的示范效应。


8月20日,公安部将暗访中发现的381家违法经营场所名单直接通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主要负责人,要求各地迅速报告党委、政府,组织全面彻底的查处行动,倒查监管失职渎职责任。


据知情人士介绍,接到公安部通报后,各地党委、政府领导极为重视,分别作出重要批示。各地公安机关结合公安部通报的突出问题和重点场所,迅速开展查处整治,依法精确打击、侦办了一批问题严重、在当地有影响的涉黄犯罪案件。


在福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侦办的一起特大组织妇女卖淫案中,一个以绰号“阿标”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雇用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专门在福州市区各酒店、宾馆、旅社周围发放招嫖卡片,组织卖淫女向入住酒店的旅客卖淫。专案组在福州市天龙花园B座一仓库内缴获的该团伙已印制好的招嫖小卡片竟达20余万张。


在警方打击行动中,一些家族型组织卖淫团伙也浮出水面。


以浙江杭州上城家族型组织卖淫案为例。经查,该组织卖淫团伙人员以浙江永嘉籍人为主,都系亲戚关系,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家族型卖淫团伙。郑亮和其哥哥郑勇、堂弟郑顺亮、二姐郑碧芬、三姐郑伊各自经营一个休闲店,郑亮和郑勇以1万元一位的价格通过外地的中介将“小姐”带至杭州各店从事卖淫活动,日常经营由各家店自行负责,各成员间互相照应望风并制定了苛刻的店内制度。


这些“小姐”到杭州后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实行集中食宿、身份证由老板统一保管、不准带现金,卖淫收入小姐老板二八分成、年底结账。


警方现已查获该家族型组织经营的5个休闲店营业账单中的营业收入528万元,已查证的卖淫违法所得185万元,卖淫次数共计14254次,查获汽车3辆。郑亮、郑勇等11名犯罪嫌疑人已于去年以涉嫌组织卖淫罪全部移送司法机关起诉。该案中,还有32人受治安处罚,11人被收容教育。


扫黄剑指“深水区”


以北京“天上人间”被查处为标志,2010年发起的这场席卷全国的“强力扫黄”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剑指“深水区”。和过去的“运动式”扫黄、“走马灯”式扫黄相比,此轮“扫黄风暴”查封或整治的都是“后台很硬”和“有背景”的豪华娱乐场所。


有观察人士据此指出,扫黄的“深水区”在于扫清支撑色情业背后的各种腐败链,在于加大对开设、纵容、保护色情业违法犯罪的惩罚力度。“如果不弄清楚这一点,色情场所还会死灰复燃。”


2010年7月20日、10月3日、10月30日,公安部连续三次下发通知,反复要求各地突出打击重点,严打淫秽色情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和幕后“保护伞”,并抽调精干力量,重点查办典型案件。


7月28日,广东佛山市公安局对佛山市南海区黄岐御璟假日酒店进行检查,当场查获场所工作管理人员及涉嫌卖淫嫖娼人员等共108人。当天,由佛山市公安局禅城分局成立了19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经艰苦工作,主要涉案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


经查,自2010年5月8日以来,以王志明为首,通过张贴招聘启示和介绍就业等方式,从社会上招收“女技师”(即卖淫女),并进行性技巧等培训和考核,考试合格后的“女技师”由王志明及其下属组织进行卖淫活动牟取暴利。


目前,张学亮、付梦云等26名(12男14女)嫖娼卖淫人员,已被处以行政拘留处罚。王志明、袁品昌等8人以组织卖淫罪被依法逮捕。禅城分局依法对御璟假日酒店作出停业整顿6个月的处罚。


同时,公安部先后挂牌督办了54起重点案件,并实地督办浙江省杭州市郑勇等人组织卖淫案、上海市宣宫夜总会尹庆等人组织淫秽表演案等一批重点案件。


9月30日,公安部成立了打击淫秽色情违法犯罪活动专项工作小组,并多次派员赴北京、山西、上海、江苏、甘肃等地实地督导案件的办理。


中国警方的“强力扫黄”并没有因国情的不同,对外籍卖淫女有所放松。


2010年11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通过暗访、群众举报等多条线索,会同朝阳公安分局缜密侦查,打掉一组织乌兹别克斯坦籍妇女卖淫的犯罪团伙,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7人,其中包括涉嫌从事卖淫的11名乌兹别克斯坦籍女子。


在此案中,该团伙组织分工明确,有专人负责向北京市各大宾馆饭店发送提供外籍卖淫女的招嫖卡片。44岁的黑车司机刘军负责与外籍卖淫女联系,并接送外籍卖淫女到指定宾馆饭店进行卖淫活动。嫖资一次1200元至1600元不等,其中外籍卖淫女分得700元,黑车司机分得300元,其余归发招嫖卡片人员。


目前,11名乌兹别克斯坦籍女子被移交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总队做限期离境处罚。


扫黄规范执法在争议中前行


在此番“强力扫黄”中,因办案人员执法方式引发的争议也一直不断,各地一些超乎寻常的做法,也引起社会舆论高度关注。


7月,南方某地警方在大街小巷贴出公告,实名曝光抓获的卖淫嫖娼人员,此举被质疑侵犯相关人员隐私权、名誉权。


几乎在同一时期,一张绳牵卖淫女子“游街”的照片在网上曝光。图中女子戴着手铐、赤脚,照片一经曝光旋即引来热议。涉案的东莞一派出所警员马上出来澄清:照片并非“游街”,而是带嫌疑人指认现场。最终,该派出所承认执法方式不妥,涉事民警后被停职一个月。


这样的争议,连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也遭遇过。在公安部一次会议上,刘绍武呼吁,将“卖淫女”,改叫“失足妇女”,因为“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


刘绍武的一席话经媒体报道后,招来网上一片质疑。网友“宋公明”认为,“对于卖淫女,早已约定俗成地尊称为‘小姐’,这不是哪个权威部门哪个官员所能改变的。其实对于所有违法犯罪分子,都应当依法尊重其人格,维护其合法权益。对卖淫女不可污辱,对小偷、骗子同样不能污辱。”


“宋公明”还搬出我国的刑法反问:我国的刑法对各种犯罪给出了法定的名称,其中涉及卖淫的罪名有: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等,所以“卖淫”是对这种行为的客观表述,而且是法定的名称。如果把“卖淫女”改为“失足妇女”,那么相应的罪名是否要改为“组织失足罪”,“强迫失足罪”?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甘肃采访时,兰州市城关分局副局长杨建新告诉记者,在“强力扫黄”中,公安机关须大力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加强民警人性化执法,如在具体办案过程中,要求民警态度平和、语言文明,给违法嫌疑人使用墨镜、帽子等遮挡容貌,在对案件向媒体公布的过程中,对嫌疑人照片、身份进行处理,这样做既达到宣传教育的作用,又维护了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各地在“扫黄”中一些超乎寻常的做法,引起公安部高度关注。公安部为此专门发文,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在查处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时,不能片面追求打击效果,要坚决制止游街示众等有损违法人员人格尊严的做法。


2010年11月28日,公安部会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全国妇联下发通知,部署各地做好教育、挽救卖淫妇女工作。要求对一般卖淫妇女要重在教育、挽救,要正确处理打击查处和教育挽救的关系,切实将对卖淫妇女的教育挽救工作融入到查禁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工作的各个环节。坚持严格、公正、规范执法,坚持理性、平和、文明执法,注意保护卖淫妇女人身权和健康权名誉权、隐私权,不得歧视、辱骂、殴打,不得采取游街示众、公开曝光等侮辱人格尊严方式羞辱妇女,要严格做好信息保密工作。


通知要求,对卖淫妇女要视违法程度,区别情形予以处罚,对被强迫卖淫的受害妇女,迅速解救,一律不得进行处罚,并启动对受害人刑事救助机制。“年年扫黄、年年泛黄”?


娱乐服务场所涉黄涉赌问题历来为社会关注,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也是滋生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的土壤。一个“天上人间”倒下了,是否还有更多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天上人间”在灯红酒绿、花枝招展?


近年来,“年年扫黄,年年泛黄”,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色情犯罪的成本太低,特别是有关部门只重视对卖淫嫖娼者的惩罚,而忽略对容许色情服务场所的业主和“保护伞”的惩罚。更有甚者,有的地方以发展经济或招商引资为名,面对涉黄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此,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徐沪表示,一些藏污纳垢的娱乐服务场所,社会影响恶劣,群众深恶痛绝。公安机关已改变了过去“一阵风”、“扫荡式”扫黄,现在扫黄的特点是“深、稳、狠、准”,必须将4种人即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保护伞”绳之以法。


据介绍,公安部目前已部署各地开展了娱乐场所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将娱乐场所基础信息、从业人员信息、执法检查信息纳入其中,实现娱乐场所从业人员实名制管理。如江苏省苏州市全面升级改造了娱乐服务场所管理系统,对娱乐服务场所从业人员进行实时管理,实现从登记、培训、变更、核查一条龙的过程管理,并构建了完备的娱乐场所从业人员数据库系统,为治安防范和打击各种刑事犯罪提供了体系保证和信息基础。


为督促公安机关及民警严格依法履行职责,甘肃省公安厅制定了《甘肃省娱乐服务场所治安管理责任追究实施办法(试行)》,对工作不力、敷衍应付,包庇、纵容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活动,严格追究责任民警、派出所负责人及县(市、区)公安机关责任人的责任。


在娱乐场所的规范管理上,上海市加强硬件设施建设,由公安牵头文化等政府职能部门,对全市所有娱乐休闲服务场所安装的视频监控系统进行全面检查,最终实现全市娱乐休闲服务场所在进出口、主干道、停车场等重要位置视频监控的全覆盖。


各地还延伸和拓宽管理触角,把会员制、养生类、中介类等容易滋生淫秽色情的服务单位、场所纳入治安管理范畴,确保“扫黄风暴”不留死角。


自2010年6月公安部部署开展“2010严打整治行动”以来,各地娱乐服务场所内卖淫嫖娼、淫秽表演等违法犯罪活动明显收敛。据统计,全国涉黄违法犯罪案件2010年10月同比下降18.4%。其中北京市去年前10个月涉及卖淫嫖娼警情较2008年同期下降幅度达56%。


2010年年底,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在江苏省苏州市召开的“娱乐服务场所严格治安管理、打击非法活动、保障健康经营工作会议”上表示,全国公安机关将建立长效机制,继续保持对涉黄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压严打,并加大对娱乐服务场所的日常巡查力度,切实防止涉黄违法犯罪出现反弹,同时加强部门合作,共同开展对失足者教育转化、正当就业培训等活动。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哪家不和公检法有关系啊,没有这方面的关系谁能开下去了,应深挖再严处……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