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土匪抗日史:《啸聚太行》 第二卷 血铸利剑 第三章.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61.html


“放开我,放开我!老子不是鬼子,你们抓错人了。”肖烈大怒,一刻不停地挣扎着。

蒙面人甲猛地推了肖烈一把:“你再嚷嚷,再嚷嚷就把你砍了。”

“我真的不是鬼子,你们讲不讲理?”

“你不是鬼子也是一个汉奸,不是汉奸也是个小偷。”蒙面人哈哈大笑起来。

肖烈在麻袋里百口莫辩,气得浑身发抖。

“大哥,这货押回去也是个累赘,不如把他给办了。省得他鬼喊鬼叫的烦人。”

“那好,弟兄们休息一下,马上开红差。”

几个蒙面人左右看了看,见几个鬼子端着枪,东张西望着。蒙面人眼睛一睃,相互使了个眼色,迅速地把肖烈连人带麻袋一起绑在一棵树上。

“兄弟,兄弟。”肖烈在麻袋里喊着。

“干什么?”

“什么是开红差?”肖烈胆颤心惊地问。

蒙面人憋住笑,低头捡了一根树枝,抵在肖烈脑袋上,严肃地说:“开红差都不知道?告诉你吧,开红差就是杀人。你这个狗汉奸!你的好日子到期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说着,蒙面人用树枝捅了几下肖烈,嘴里模仿着手枪“叭”地响了一声。

肖烈跳了一下:“救命啊,冤枉啊。我既不是鬼子,也不是汉奸,更不是小偷啊。”

“怎么,尿裤子了?还没有开始呢,小子。”

“大家说说,怎么让这个狗汉奸上路?”

麻袋里的肖烈不挣扎了,他竖起了耳朵。

大家七嘴八舌起来。

“给他一枪就行了。”

“何必浪费子弹,干脆,推下悬崖算了,这崖少说也有百儿八十米深,嘿嘿。”

“推下去容易,万一被什么树枝挂住了,跌不死呢?”

“干脆,用剌刀吧,一下子就捅出两个窟窿,多利索。”

麻袋里的肖烈听见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早已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不要争啦,就用刀砍吧。小橹子,等下红差由你来办。”

“大哥,我的大刀好久不用,太钝。我去磨一下?”

“傻小子,磨什么。钝刀子杀人,那一个爽快。像锯子一样锯呀,锯啊……”蒙面人故意凑近肖烈,说。

肖烈嘶哑地狂叫起来:“好汉们,既然你们不相信我的话,反正我是活不成了,你们干脆就用枪打吧,一枪结果了我,来得痛快一些。我怕痛啊。”

“兄弟们快听听,他说怕痛?”一个蒙面人轻笑了一声。

“汉奸就是这个样,软骨头。”

“喂!你们的,在干什么?有没有看见一个人翻墙过来?”几个鬼子跑了过来,其中一个问。

“看见了,那人长得高高大大的,有一米七八的块头呢。往那边,往那边跑了。”蒙面人摘下脸上的布,用手比划着。

“你们这是?”一个鬼子狐疑地打量了一下麻烦里缩作一团的一个活物。

“我们正在打这个小偷,他偷了我们家的东西。打!快!往死里打!”

大家你一棍,我一棍地落在麻袋上。

麻袋里的人发出碜人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走!我们到那边看看。”几个鬼子荷着枪。脚步声远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