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小东风2009 收藏 0 1667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254/12549843.jpg[/img] 朱玛·古尔(右)和朋友吸着鸦片,他的女儿坐在旁边。他说,“我们全家都上瘾了,老鼠和蛇也上瘾了。” [img]http://img4.itiexue.net/1254/12549844.jpg[/img]  巴达赫尚省一块地里的罂粟球渗出罂粟膏。为了收获鸦片,农民划开罂粟球,等粘膏干了,再刮进容器。大多数鸦片被压成砖,送到精炼厂制成海洛因,然后私运出阿富汗。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估计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朱玛·古尔(右)和朋友吸着鸦片,他的女儿坐在旁边。他说,“我们全家都上瘾了,老鼠和蛇也上瘾了。”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巴达赫尚省一块地里的罂粟球渗出罂粟膏。为了收获鸦片,农民划开罂粟球,等粘膏干了,再刮进容器。大多数鸦片被压成砖,送到精炼厂制成海洛因,然后私运出阿富汗。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估计,阿富汗的鸦片比任何其它毒品杀死的世界人口都多——每年杀死多达十万人 。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在阿富汗东北部的萨阿布村,许多居民——成人、儿童、老年人——都对鸦片上瘾,因为贫穷而偏远的地区大都得缺乏现代医疗用品,而含有吗啡的鸦片是近在手边的止疼药。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种植罂粟是非法的,但是对阿富汗农民来说,它比大多数其它农作物都值钱。在收获季节,每个罂粟球都被划开,释放出紫色的粘膏。它们一干就被用金属工具刮下来,制成生鸦片砖。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在巴达赫尚省,阿富汗警察用木棍捣毁罂粟田。尽管付出了这些努力,阿富汗人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罂粟供应国。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在巴达赫尚省,阿富汗警察用木棍捣毁罂粟田。尽管付出了这些努力,阿富汗人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罂粟供应国。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在突袭阿富汗东北期间,警察扫平了她家的罂粟田,这位母亲(戴红头巾者)和孩子哭了。她说,丈夫被叛乱分子杀了,罂粟是她唯一的收入来源。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一位顾客嘴里咬着褪色的钞票,在喀布尔一个市场查看要买的杏子。阿富汗曾经以出口水果而闻名,其中包括杏子、葡萄和石榴。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在喀布尔老城,阳光透过弹孔照着集装箱,用户为畅销的鸦片集结在那里。8%的阿富汗人对毒品上瘾,一般是鸦片或海洛因,过去五年这个比率迅速上升。因为措施少,又缺少资金,只有十分之一的瘾君子接受药物治疗。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一位鸦片成瘾者参加为期两周的药物康复计划时,在喀布尔纳贾特中心剃了光头。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阿富汗鸦片泛滥“我们全家及老鼠和蛇都上瘾了”(组图)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