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4.html


天快黑的时候,周玉君起身告辞,阎玉挽留,周玉君道:“我都在你家吃了一天了,再不走,吃上瘾了你得养我一辈子。”边说边走。出了门口,听到镇子南边嘭嘭响起了枪声,紧接着又听到密集的脚步声。周玉君心里一紧,发生什么事了?便匆忙赶路。快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周玉君怕父母挂牵,加快了步子,走到家门口附近,她被一样东西拌了一下,一个趔趄,人摔倒了。倒在地上,起初没觉得什么,旋即,她想起拌倒她的东西好像不硬,些许柔软,还带有点温热,这么一想,吓得她一骨碌爬了起来,往家里赶,刚跨进门槛,听到身后有人痛苦地呻吟着。

她迟疑了一下,脚步竟没有往里边挪动,那人继续呻吟着,她才确信,刚才拌倒她的东西是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个受伤的人。她倒退了几步,鼓起勇气,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人,壮着胆子问:“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了?”

那人没有回答,继续低声呻吟。

周玉君还是有些害怕,她匆忙回家叫父亲,周敬年端着煤油灯出来,往那呻吟着的人的身上一照,哎呀!不得了,眼前这人竟然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老曾!他右手握着驳壳枪,左手死死地捂着大腿,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的裤子。周玉君想都不想,说:“爸,快把恩公抬进去!”

周敬年犹豫了下,说:“女儿,这……”

“爸,你怎么了?救人要紧!”

周敬年这才将老曾扶起来,周玉君挽着老曾的右手,父女俩七手八脚地把老曾搀扶进草药堂里,人刚放下,周敬年就从门角里拿出个大扫把,朝门外走去。周玉君说:“爸,你去哪?快给恩公止血。”周敬年小声对女儿说:“你没听到枪声吗?那肯定是保安队的人放的,说不定老曾恩公就是他们要的人呢?”

周玉君吃了一惊,这才记起出阎玉家门的时候,听到的枪声和脚步声,难道老曾就是他们追捕的人?老曾会是什么人?但不管怎么样,老曾是她父女俩的救命恩人,她不可能见死不救的,便说:“爸,你快给他止血!”

周敬年说:“我得到外边看看有没有血滴,得处理干净。你先给他止血”

周玉君这才明白父亲的意思,姜还是老的辣,就说:“好的,爸,你快去,让保安队的人看出来就不好了。”

周敬年扛着扫把出去,从老曾躺着的地方一直扫出二十几丈远。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他又用扫把往回扫,这样一来一回,地上被打扫过的痕迹便消失了。当他跨进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逐渐逼近。周敬年赶快关了门,藏好扫把,女儿已经给老曾止了血,便对女儿说:“快,快把恩公抬到屋后的柴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