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争岛四处碰壁 日本可打的牌已不多了

唐人玉 收藏 19 24117
导读:近来,日本和俄罗斯因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主权归属问题之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22日,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 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日俄高调争夺南千岛群岛主权背後,其实与两国国内政治压力有关。   稀释「内压」日俄对於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争议由来已久,四岛分别是国後、择捉、色丹和齿舞,现在都归俄罗斯管辖。   日俄两国领土再起争端的导火索是在去年11月份,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登上日俄有争议的国後岛视察。日本在梅德韦杰夫登岛之後提出

近来,日本和俄罗斯因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主权归属问题之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22日,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 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日俄高调争夺南千岛群岛主权背後,其实与两国国内政治压力有关。



稀释「内压」日俄对於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争议由来已久,四岛分别是国後、择捉、色丹和齿舞,现在都归俄罗斯管辖。



日俄两国领土再起争端的导火索是在去年11月份,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登上日俄有争议的国後岛视察。日本在梅德韦杰夫登岛之後提出强烈抗议,并召见俄罗斯驻东京大使,还召回并撤换了日本驻俄大使。



张勇分析,从去年梅德韦杰夫登上日俄争议岛屿,到现在两国争岛事件升级,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制於日俄国内的政治生态。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是内政的延伸。两国政治家的理念、政治抱负、政局和决策机制等将制约和影响今後双边关系的发展。



据了解,俄罗斯今年将举行议会选举,明年则是总统大选年。「而对日本来说,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外交问题。」张勇说。近来日本政局不稳,如何在最大程度上确保顺利执政,这是日本决策层考虑的首要问题。



1月份,迫於在野党的问责压力,菅直人进行了第二次内阁改组,但仍然没有走出执政困境。实际上,这次俄罗斯在争议领土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让日本很意外,日本没有料到梅德韦杰夫会突然登上两国争议岛屿。



据张勇介绍,「冷战结束之後,日本历届政权都面临着来自国内的诸多压力,想要突破既有日俄关系的框架并非易事。如由日本国内相关人士召集的『要求归还北方 领土全国大会』就是一个向政府施压的重要渠道,近年来,迫於执政的需要,日本首相通常会应邀出席并表明本届内阁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的理念和决心。」俄罗斯为加强对争议岛屿实际控制而采取的一系列动作,也引发日本国内民族主义者不满,外界认为菅直人政府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束手无策。而菅直人也仅是甩出「狠话」--他在7日出席「要求归还北方领土全国大会」时,认为梅德韦杰夫登岛的举动是「令人难以容忍的粗暴行径」。



日本可打的牌不多进入2月份後,两国领土争端迅速升级。15日,俄罗斯武装部队总参谋部一名高官称,俄将在南千岛群岛部署现代导弹防御系统。此前,梅德韦杰夫还强调南千岛群岛是俄罗斯的领土,四岛的战略意义重大,将下令开发建设南千岛群岛。



据了解,南千岛群岛一带的渔业资源丰富,还蕴藏了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据称择捉岛还蕴藏了具有战略意义的稀有金属铼,另外,四岛也具有发展旅游业的潜能。更重要的是,该地区对两国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



元首登岛、经济开发、部署武力,俄罗斯争岛招数步步紧逼,虽然日本对此反应剧烈,高调争岛,但没有采取更有实质性的措施,更没有日方官员登上争议岛屿。去 年12月4日,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乘坐海上保安厅飞机从空中视察北方四岛;日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再乘海上保安厅的飞机,「远眺」北方四岛。



与俄罗斯的强硬态度和争岛招数相比,「日本现在可打的牌不多,日俄间经贸往来并不密切,两国经贸关系相比其他大国要滞後,而且日俄还有一个很不对等的牌--能源,这是一张能给俄罗斯外交政策加分的牌。」张勇表示。



据悉,虽然日本早在1956年即与前苏联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但俄日之间却一直没有缔结和平条约,这也影响了双方政治和经贸关系。目前,日俄间经济合作主要集中在能源领域,且集中於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地区。



解决争端时机不佳在日俄领土争议事件中,国际社会对此多是「静观」,日本像是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张勇认为,在日俄领土争端问题上,最大的外部因素是美国。 但在领土问题上,美国的态度是「维稳」。在东北亚地区,俄罗斯是传统大国,日本又是美国的盟友,美国不希望两国在领土问题上引发大的争端,以免给东北亚局 势造成新的不确定因素。



「美国希望日俄双方协商解决,他们的立场已经比较清楚,美国目前不想介入太多。」张勇说。



张勇认为,短期内日俄双方的领土问题很难找到有效的解决途径。「因为日俄两国的决策者均面临4个选择项:解决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经济合作、加强两国关系。日俄两国都在考虑如何对这4张牌进行排序,哪个放在前面,哪个放在後面。」张勇认为,鉴於两国都受到来自国内的压力,现在还未形成解决两国争议岛屿问题的契机。其实,在鸠山由纪夫刚出任首相时是一个好时机,那时候日俄双方都对解决领土争端问题抱有期待。当时,鸠山由纪夫对解决日俄关系也有自己的打算,在日俄关系上的态度比较积极。



鸠山由纪夫本月初曾经建议,真正解决主权争端,日本应改变思路,不能一味要求俄方同时归还四岛,而应该以取回色丹和齿舞为前提,并使国後和择捉岛归属谈判也取得进展。不过,前原诚司对此不认同,称鸠山的言论背离了政府的外交立场。



据了解,俄罗斯几年前曾建议,俄方可以根据1956年苏联与日本签订的联合宣言,将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归还给日本。但这一建议引发了日本各界的 争议:同意此建议,就等於放弃了两个较大岛屿的主权;如不同意,又相当於放弃了这一难得的机遇。迫於各界压力,最终导致领土问题没有任何解决。



「纵观战後两国外交史,日俄关系总体上还是『新瓶装旧酒』,面临的问题跟过去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要有效解决争端,关键看前述4个选择项如何因时制宜地排列,而这无疑需要两国决策层切实拿出魄力与勇气。」张勇说。



4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