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一百一十五章

骆马湖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四、五天后,我军陈庆先部的番号出现在洪泽湖西及皖东北地区。在敌军指挥部召开的此次战役军事检讨会议上,对于哪一支部队放走了共军,敌各路指挥官互相推脱责任。互相攻讦。张跃武也乘此浑水,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推来推去,最后敌军各指挥官逐渐取得一致:共军是从洪泽湖乘船西进的,敌军官把目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四、五天后,我军陈庆先部的番号出现在洪泽湖西及皖东北地区。在敌军指挥部召开的此次战役军事检讨会议上,对于哪一支部队放走了共军,敌各路指挥官互相推脱责任。互相攻讦。张跃武也乘此浑水,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推来推去,最后敌军各指挥官逐渐取得一致:共军是从洪泽湖乘船西进的,敌军官把目光都投向张跃武。张跃武心中倒象充满一肚委屈,他辩解:“战役前,我的任务是坚守高良涧一线,是你们把共军给追丢了。至于共军何时窜到我的防区,你们诸位都不知,我又怎么知道?共军作战历来诡计多端,极善于声东击西。这一点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都领教过。诸位似乎在埋怨我部放走了共军,我想请问诸位,诸位整编师人员大都在二三万人,且装备精良,训练有数,你们这些正规师旅都消灭不了共军,我又怎能抵挡住共军的进攻。至于共军如何从我防区搞到众多船只的,又是如何渡过洪泽湖的,这些问题去问共军首领陈庆先好了。”张跃武在敌军事检讨会议上的这些发言,使得在座的敌各位将领无颜指责张跃武。敌人没有抓到张跃武的任何把柄,但还是有些敌军将领私下里表示对张跃武的怀疑,于是建议,把张跃武调离高良涧,让张部东移到高邮、宝应地区的水网地带驻防。这一建议被苏北敌军司令长官采纳同意。一九四八年四月,张跃武接到命令,率部移驻高、宝地区,敌人把张跃武部调到高、宝地区是国民党上屋对这支杂牌部队怀有复杂的心理。一方面随着张部人马的激增,力量不容小觑,敌人不得不有利用的心态;另一方面,敌人不愿意看见这只杂牌武装的壮大。故国民党只给其一个固定的兵额,防止其扩充。作为这只武装的带头人,张跃武却想方设法扩充兵力,以壮大力量。张部原来的驻防地,凭靠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洪泽湖,是日进斗金的富庶之地,张部不愁粮饷供给,但从高良涧调到高邮、宝应地区时,随着张部兵员的膨胀,国民党供给的军饷又有限,不够养活扩充的部队,张部顿感财源吃紧。

高、宝地区也是鱼米之乡。张跃武又想到了地方。国民党不给足够军饷,就吃地方,吃有钱人,吃富户。张跃武的土政策又开始实行。高、宝地区的大商人、大地主这些有钱人又成了张部粮饷的来源目标。高、宝地区凡是建有高楼、瓦舍的有钱人家张部士兵则上门强征粮草,强征钱财,搞得有钱人家户户自危,张部这种有目的的抢劫,触动了当地国民党人的利益,国民党宝应县长卢某就是代表地主、商人这些有钱人利益的人。宝应县的地主老财遭到张部抢劫、勒索,纷纷到县长卢某处告状。卢某多次派人到张部交涉,张部就是不理会。卢某无法只得亲自去张的司令部找张跃武。卢某是国民党宝应县长,手底下有六、七百人的县大队武装,但他见到张跃武,自觉还是矮了一截。平时在宝应县老少爷们面前,这位县太爷是腰杆挺直,官派十足,但见到张跃武那威严的气势,卢某的腰不由得弯着,头不由得低着。他怕惹怒张跃武,不敢大声说话:“张司令,这个、宝应父老托我来见您,他们告状称这个、贵部有人打家劫舍,请张司令这个约束部下一点。鄙人及宝应父老都将感谢张司令。”抢大户充军饷这是张跃武密下的命令,县长大人来找张告状这不是瞎掰吗?张跃武觉得可笑,心里想,我不但要抢你们这些达官贵人、有钱人,我还得惦记你的县大队那些人枪。张跃武不提抢劫一事,却问卢某:“卢县长,贵县县大队有多少武装人员?”卢某回答:“回禀张司令,我们宝应县大队只有区区六百多人。”卢某见张跃武不提部下抢劫之事却问起宝应县大队,不知张跃武想什么,只有小心解释:“宝应也属里下河地区,河如蛛网,交通不便,交通多用舟船,一旦地方出事,这六百多人的县大队人马撒下去如米中之砂,杯水车薪,且共党土共在本县有日趋增强之势,我们是防不胜防。贵部手下又经常滋扰乡里,我们是到处灭火,苦不堪言。”张跃武走到地图前,对那姓卢的县长说:“卢县长,我部有这么多人,需要吃饭发饷,我部国军将士为党国出生入死,贵县倘能多增加些负担,我部官兵自然不会扰乱乡里。”卢县长听得明白,张跃武想把该部的负担转移到他保应县政府的头上。卢某小心地问:“请问张司令,你让我们怎样负担?”张跃武边看地图边说:“你每月支付我部五千现大洋,记住别的钞票我一概不要,那些烂钞票(国民党发行的纸币)贬值太快,不如擦腚纸。这样,我勉强对我的部下有所交待,约速我的部下,我的部下才能听我。”卢县长犯难起来:“这个?这个?……”卢县长结结巴巴不好回答。张跃武就说:“先不提这个了。贵县县大队人单力薄,迟早会被共军消灭,到那时你这个县长手下无兵,也再难干下去了,如今宝应县共党活动频繁,我是为你考虑,不如把贵县县大队集中在陶林、鲁庄、望直港地区,设坚固据点,防止被共军消灭。”卢县长顺着张跃武的手指在地图上观看。张跃武见卢县长专心盯着地图说:“卢县长,你看清楚了,要不了几个月,共军就会来进攻我们,而陶林、鲁庄、望直港联系紧密,为了你的县长宝座能够稳固,防止你的县大队不被共军消灭,你必须让县大队驻守在陶林、望直港一线。考虑到县大队武装单薄,我将派我部一个团进驻鲁庄据点。这样陶林、鲁庄、望直港就形成互为倚角之势。一旦一地有事另外两地可快速支援。我部一个团进驻鲁庄后,万一你们县大队遭到共军进攻,我鲁庄这个团可直接支援你们。”卢县长虽不懂军事,什么倚角羊角的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要保存县大队这支武装。张跃武又趁热说:“卢县长,我是一番好意,我部是国军武装,你的县大队同样是政府武装队伍,共军作战一向先打弱敌,将来我张某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县大队被共军歼灭,而我部却远水解不了近渴。”那姓卢的县长日夜担心宝应县大队哪天被共军一口吃掉,自己就成光杆县长了。共军势力一天天渗透到宝应县境,寻机打击宝应土顽,相比之下,张部扰乱乡里就显得不重要了。卢县长心想:共同对付共军,保住自己县长位子是当前最重要的,他从心里上又怀有一丝感激张跃武之心。就说:“张司令言之有理,我马上回去布置。”姓卢的县长回去后,果真听从张跃武的话,把六百多人的县大队开到陶林、望直港据点驻扎。张跃武也派一个团进驻鲁庄,名义上是为敌壮胆,实际是监视陶林、望直港的土顽。听话的敌人进驻陶林、望直港,张部的一个团也进驻鲁庄。张跃武对郑剑锋说:“老郑,围绕二分区(宝应县时属我党二分区地盘)的土顽都集中在陶林、望直港据点了,这是消灭宝应这只土顽的最佳时机。”郑剑锋望着地图说:“消灭宝应地区这股最大的土顽,我二分区不但能壮大自己的力量,而且今后的活动就更加灵活了,咱们得商议一个完整的作战计划,然后密交二分区参考。”

二分区党委按照张部提交的作战计划略作修改,经与张跃武、郑剑峰秘密协商后,即付实施。五月的一天晚上,二分区派兵首先佯攻张部驻扎的鲁庄据点,然后包围陶林,集中主力打击望直港的敌人,经激战,望直港的敌人被消灭,解决望直港后,又掉头挥兵攻击陶林据点。陶林据点的敌人被包围后,凭险据守。当听到望直港的敌人被消灭的消息后,又见我军猛攻陶林,于是向驻守鲁庄据点的张部那个团求援,驻守鲁庄据点的张部那个团通过电话对陶林据点的敌人说:“我鲁庄据点也被共军重重包围,无兵可派,建议你部从速突围。”陶林据点的敌人不知是计,信以为真,从我军故意敞开的缺口突围,结果被我二分区部队消灭在野外,宝应地区的土顽被彻底打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