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藏的蓝天(吃上热馒头了 三 )

toap 收藏 7 3672
导读:[center]西藏的蓝天(吃上热馒头了 三 )[/center] [center]——大容、大涛[/center]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54/12548903.jpg[/img] 从西藏回到北京。战友们在一起闲聊。都说在西藏待了一年,居然都没生病,连轻微感冒都没有。唐山老兵说:“那里没有感冒病菌。”是啊,回想起西藏的日子: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草原是绿的,连绵起伏的山,一洼洼清清的水。黑色的牦牛,白色的羊群,不时起落的飞禽,清新的空气。还有善歌的

西藏的蓝天(吃上热馒头了 三 )

——大容、大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西藏回到北京。战友们在一起闲聊。都说在西藏待了一年,居然都没生病,连轻微感冒都没有。唐山老兵说:“那里没有感冒病菌。”是啊,回想起西藏的日子: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草原是绿的,连绵起伏的山,一洼洼清清的水。黑色的牦牛,白色的羊群,不时起落的飞禽,清新的空气。还有善歌的姑娘。真美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宁再往前走就没铁路了,据说,已有几个铁道兵师陆续开到这里,准备修一条到拉萨的铁路。现在青藏公路上跑着十几个汽车团和各地的汽车运输公司。西藏的所有物资都是靠汽车一点点拉进去的。在路上,我不断看到,一辆辆载重的油罐车冒着黑烟在盘山路上艰难的哼哼着。翻译阿旺说:“一车油运到拉萨,自己不知道要用去多少。”好在沿途设有加油站。我想,西藏能没油吗?应全力以赴地找油。阿旺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现在西藏有好多钻井队。并且安装一条通往拉萨的石油管道。工程兵、铁道兵正在修路,准备建铁路,有了铁路就好了。”

果然,在路上曾看到架石油管道的一个个水泥桩。看到工程兵们在险峻的山坡上紧张的施工,他们戴着破旧的柳条帽,衣服几乎都看不出颜色了,没有扣子,就用绳子一嘞。从这一切就看出他们太艰苦了,他们逢山劈石、遇水架桥。与他们相比,我们还有什么可讲的?

在格尔木附近有一条深达数米,而宽到两米的格尔木河。这样的河可说是举世仅有。唐古拉山海拔五千多米,位于青藏交界处,我们沿着泥泞的盘山路来到这里时,雪已不下了,整个山头披上了一层白沙。一眨眼蒙蒙细雨打湿了卡车车篷。小胡也是唐山人,兼卫生员,信口编了几句:“唐古拉,唐古拉,唐古拉上寒风刮,一日三变孩儿脸,积雪化了细雨下。”随口拈来,却道出了唐古拉的变幻莫测。

在唐古拉山高山反应最厉害,我又吐了,鼻子流血,浑身软绵绵的,一点气力也没有。什么都不想吃,如同发高烧一样。高山反应每人都有,但轻重不一。有人说:西藏地区的人到内地,也会有反应,应该叫醉氧。环境的突然改变,会使人不适。出国了,还要倒个时差呢。队长看到我那张蜡黄的脸:“不行,你乘汽车团的车回去吧。”我急了,一下跳起来,抓起菠萝罐头就大口吃起来。战友们笑了。菠萝的罐头比苹果、梨罐头好吃些,特别是桃罐头,一点都不想吃。

队长趁机讲了十八军进藏。那时哪有车呀,环境之艰苦,条件之恶劣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下这大雪,部队没棉衣,他们一边同国民党残匪、叛匪作战,一边还得筑路。没有粮食,就吃野菜,猎小动物。少数民族的许多飞禽走兽是不能动的。没有办法就只能吃地鼠。他们是为了什么呢?他们都是优秀的军人。

在安多,我躺在床上听到一阵阵的欢笑声,我打起精神顺声走了过去,几个藏族青年正围在一圈翩翩起舞,他们的身边还放着铁锹,中间的是翻译阿旺,看到我来,他急忙不好意思地笑着跑开了。从此以后我见到藏胞就多了,像在电影上、画报上看到的一样,他们每个人的衣袖只穿一只。藏胞的性格非常纯朴,好客。但不爱说话。可能是语言不通的缘故吧。他们的主食是糌粑和酥油。糌粑其实是青稞麦捣碎成粉再炒一下制成。酥油是从牛、羊奶里提炼而成。象大油凝固后的形状。酥油茶是用铜壶把水烧开,掰开一块茶砖,再捏上一块酥油一起煮。然后从袋子里抓出糌粑。一边吃一边喝。有时把糌粑放进酥油茶里拌在一起吃。也用不着餐具。据阿旺说:他们一天不喝酥油茶就会感到浑身乏力,肚子发饿。估计是没有吃到油水吧。这样,不管他们走到哪里,总是带着糌粑与酥油,有时就混装在一起。当然茶砖及茶壶也是必带。牛粪是燃料。西藏没有一棵树木(藏北),牦牛没有粮食吃,只吃草,所以牛粪并不太臭。每年藏胞都存下大量的牛粪干。细看起来,牛粪干都是些草“纤维”。藏族还是个十分注重礼节的民族。记得在江那时,我在 山顶上远远地看到平原上两个骑马飞奔的藏胞。在这里见到人迹是不易的。阿旺兴奋地朝他们挥动着双手大声呼喊着。这里山势平缓,我们连汽车都开到半山腰了。我以为他们直接骑马到山顶。没想到他们临到山前就双双下马,徒步爬上了一百多米高的江那山。阿旺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出于礼貌。接触过的藏胞每人进我们住的帐篷时总是先打招呼。当你请他们坐下,或递上一支烟时,他们总是彬彬有礼地道声:“土其其”,即谢谢。说起藏语,现在都忘光了。藏胞吸烟时总说:“玛咪的什么的都好。就是火柴的大大的不好。我知道,我们从北京带来的火柴都是安全火柴,低硫的,而西藏火柴考虑到低氧,所以含硫高并且个大。一开始,我看到他们不分男女老幼都带着一把漂亮的藏刀,心理也害怕。后来才明白,那是用来吃羊肉的。藏胞爱吃生羊肉。吃生肉干有味道。

我们在藏北的最后一个工作点是卓木雄杰。离它很远就看到此山的雄壮。比高才不到三百米,但几乎是直上直下,如刀切一般。我就想,这怎么爬上去呢?而且还有这么多的装备。我们的车队并没有朝它开去,而是从右边绕了过去,直接就开到了山顶。在顶上我才发现这里三面是缓坡,连接其它山峦。在几乎垂直的悬崖上向前望去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我又一次领略到这里的美景,不但秀丽,还加上雄气。站在这里,我写下了好几首诗来抒发胸怀。可实在是水平太低,就不好拿出来让大家嘲笑了。但诗中有这是我们美丽的国土,将来会更加美好的愿望。


本文内容于 2011/2/25 11:53:30 被小编a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