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卷 连环计 第六十章 三败俱伤

血奔 收藏 1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祁家寨里北霸天和矮子焦急地等待大麻子等人的消息。胜败北霸天心里没有底。他知道自己在谋略上不如吴灵各。但在经济和武力上他一直不服东霸天。矮子的心更是放不下;他知道这次要是再失败了北霸天是不会饶他的。鸡叫头遍他们听见寨外有人叫喊。


门岗听见寨外人叫着说是大麻子回来了于是赶忙把吊桥放下来,从吴家寨败阵回来的众人抬着大金刚陆续往寨子里进。林家权悄悄地跟在后面。守门的人黑暗处看见了林家权以为是自己人便大声大喊道:“快!快!快!关门了。”林家权把手一挥第一个闯进寨内。“叭!”林家权一枪把守门的人撂倒。大声喊道:“兄弟们,冲啊!活捉祁文汉赏大洋五十块!”林家权带头闯进寨内。冲进寨内的林家兵几十条枪一起向前面的大金刚他们开火。刚刚沉浸在侥幸活命回来的祁家兵还没有醒悟过来就上了西天。这时正在后院陪北霸天吸大烟的三金刚邢矮子听见枪声迅速带人赶到前院指挥迎战。与此同时寨前左右岗楼上的机枪,门楼上的步枪组成一张强大的火力网向林家权的人扑来。林家权的人完全暴露于祁家人的火力之下。他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林家权只好把人退到岗楼下大门里,这样门楼上和岗楼上的火力就失去了威力。林家权命令架上机枪向冲来的矮子拼命地扫射。双方的子弹在夜空中交织着,狂叫着,吞噬者活生生的人命。林家权无法向院内进攻,也无法撤出祁家寨,眼看矮子就要逼近岗楼。他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端起一挺机枪边扫射边向寨外撤。一个亡命之徒从腰里抽出绳索扔上门楼,几个家伙借作绳索攀爬到门楼上,干掉上面的人。夺过机枪向矮子他们拼命扫射。祁家寨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尸体横七竖八,血流满地。祁家兵伤亡惨重。趁这个机会林家寨的人逃出祁家寨。他们丢下武器扑进小河里涉水逃进高粱地里。矮子带人又追杀几里路才返回祁家寨。


双方混战了一个多小时,祁家寨的人死伤四五十人,大金刚祁大麻子二金刚王塌鼻子也被乱枪打死。林家权也在祁家大院内丢下十几个亡命之徒。北霸天气急败坏地大骂。


“林大炮!我和你没完!把死去的那些王八蛋统统给我把头割掉挂在寨门楼上示众!”


南霸天在客厅了忙着擦他那支心爱的机枪。身边放着一箱子弹。这时岗哨进来报告说:“老爷,吴家寨的人真的来了!”


南霸天伏在刚烧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话后,那岗哨点点头走出客厅。


吴昊按吴灵各的吩咐带人来到林家寨。他把人埋伏在林家寨寨前的坟地里。自己带两个人靠近寨前观察寨内情况。只听两个岗哨说:“老弟,你说今夜林家公子去攻打祁家寨有把握取胜吗?”


“哎!你看他熊样,就凭他那本事能打过祁家寨的四大金刚?”


“咱们的眼线说祁家寨子的人都去攻打吴家寨了。寨子里的人不会多。”


“那咱们的人不也去了祁家寨里,要是吴家寨的人来偷袭咱们,那咱们可就惨了。”


两个岗哨的话都被吴昊听到一清二楚。他突然灵机一动返回坟地低声命令道:“跟我来!见机行事,不要说话!”说罢带着人大模大样的向寨门走去。


“是林少爷吗?”


“是的!快开门!”吴昊回答说。


门岗放下吊桥。“进来吧!”


吴昊带人迅速闯进寨内,他们刚进寨内,吊桥却自动又吊起,寨门也被关上。林之东把吴昊像狗一样关在寨内。吴昊带人进来寨内,果真不见一个人影,心中大喜。于是叫道:“兄弟们闯进室内活捉林之东!!”话音刚落,从屋里射出无数颗子弹,东西厢房和正屋的几扇窗户里一条条火舌舔着吴家寨的来访者。院里瞬间倒下一片尸体。吴昊只好又退回大门里,可是大门被上了锁,断了他的后路。吴昊成为瓮中之鳖。他命令手下人拼命抵抗。双方互相倾泻着子弹。吴昊的人死伤的只剩下二十多人。紧急之下吴昊用抢把锁打开放下吊桥带人逃了出去。林之东带着几个家丁追了几里路才停下来。


林之东不傻,他知道自己的人马都派往祁家寨去了。他害怕有人夜袭他的寨子。所以他派人在寨子周围放哨。当吴昊带人来时,放哨的人就回来报告了。吴昊的行踪都在林之东的监视下。林之东让两个岗哨故意在门前说那么几句话。诱骗吴昊进寨,然后在东西厢房和正屋的窗内架上机枪等候吴昊的到来。来一个关门打狗。林之东也学北霸天把死去的吴家寨人的头颅割下挂在寨门外。


三条狗相互撕咬了整整一夜,寨内寨外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无头尸体。血腥的气味弥漫到小镇的每一个角落。


乡政府里,李刚和邢文还在下棋。他们听见三个方向的枪声都停了下来。李刚笑了笑说:“今夜这盘棋咱们赢了。”二人相对开心的大笑起来。


北霸天的失败让这条豺狼不得不对身边的人引起怀疑。他让矮子对战前外出的人一个一个地排查。包括南霸天和东霸天的亲戚在内。很快吴家寨的卧底祁大和林家寨的卧底林夕被查出来。


祁家寨牢房里林夕和祁大被高高地吊在梁头上。几个打手轮番地在给他买们用刑。


“说!还有谁是卧底!”矮子在一旁逼问。


“三爷,我不知道。我们也是不得已呀!不然我们家的老小就没有命啦!”


“妈的!怪不得老子每一次都失败!都是你们这些内奸玩的把戏啊!说!还有谁?”矮子吼道。


“三爷,说出来你相信吗?”林夕说。


“说!”


“八爷!”


要说林家寨的人就是和祁吴两家的人不一样。林夕是南霸天的远房侄子。父母死得早。当年祁林两家关系还不错时南霸天让他入赘到祁家寨。林夕知道自己难逃活命,既然活不成还不如拉个垫背的。他把八金刚祁仁拉了出来。祁仁是北霸天的同宗。平时要比其他七个金刚**跋扈。他仗着北霸天不把七个金刚放在眼里;更不把手下的人当然看待。平时里八金刚出手打人,张口骂人是他的习惯。林夕没少受他的气。


“啥?八爷?”矮子惊恐地问。


“是的!八爷祁仁!”


矮子一时间沉默起来。这事非同小可。林夕的话可信不可信是小事;要是让祁文汉知道了他会对身边的人都起疑心;包括自己。这些天来祁家寨在自己的参谋下打了不少败仗,死了不少人,丢了不少枪。北霸天要是怀疑自己那就麻烦了!想到此他匆匆离开牢房。


吴家寨扶栏重伤的八金刚还在自己屋里养伤。矮子推门进来。


“八弟,好些没有?”矮子用眼撇着祁仁。


“老三啊?你真他妈的是熊包!祁家寨的人快让你折腾完啦!”


“是吗?”矮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奸笑。


“老八啊!林家寨给你啥好处你能说说嘛?”


“啥好处?林家寨?你说啥呀老三?”


“咳!咳!咳!老八!别装糊涂!你自己做的啥事你自己不知道?”


“啥事?”


“卧底!”


“有屁你就明放!”


“林夕已经供出你是林之东卧底!”


“啥?这”八金刚傻眼了。他知道自己从前得罪了林夕。到如今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可他马上走镇静下来。


“三哥,你相信林夕的话吗?”祁仁明显的有点害怕。对矮子的称呼也变了。


“那我管不了那么多。你看这事你去和祁爷说说?”


“三哥,我我说的清吗?”


“那咋办?”


“三哥救救我!”八金刚跪在矮子的面前。


“八弟呀,这是干啥呀?起来!要向不让祁爷知道这件事不是你说了算。我只要在祁爷面前歪歪嘴你的小命就没了!”


“可——我不是卧底!”


“和林夕说你是!”


八金刚瘫倒在地上。


“一个要死的人啥也不怕,他要睡陪葬谁就得去!”


“三哥救我!”


“救你容易,但是”


“要多少钱你说!”八金刚知道矮子要敲自己的竹杠。


“兄弟之间我会把钱看得重吗?”


“那三哥是想”


“八弟家不是有个如花似锦的千金吗?你看咱们着个亲家咋样?”


“三哥?我家女儿才十五岁!再说,你家儿子他快三十啦!况且还不太刁!”


“不同意?那好吧!你好好地养伤!我走了!”矮子气愤地向外走去。


“别!老三我答应你!”祁仁低下了他平时那高昂的头。


矮子又回到屋里。他从腰里掏出林夕的口供和一张事先写好的婚契书递给八金刚说:“你就在这上面按个指压吧。”八金刚只好按矮子说的做。矮子家就住在与祁家寨一水之隔的邢家庄。两个儿子。大儿子邢也是个二半吊子;今年三十岁还没有成家。矮子今天盯上了八金刚的女儿。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