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三十二)寻找心中的家

red20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URL] 这年的春节依然热闹,震天的炮仗和走亲访友的寒暄完全麻木了小叶的内心,只有在寂寂的深夜里她才感觉心在苏醒,痛,她经历着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时光。与丈夫的分歧一再加深,自流产后无论怎么心平气和地开口都以激烈争吵告终;而阿东,从说完新年快乐之后便再无消息。她从火车上开始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这年的春节依然热闹,震天的炮仗和走亲访友的寒暄完全麻木了小叶的内心,只有在寂寂的深夜里她才感觉心在苏醒,痛,她经历着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时光。与丈夫的分歧一再加深,自流产后无论怎么心平气和地开口都以激烈争吵告终;而阿东,从说完新年快乐之后便再无消息。她从火车上开始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看《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她的情绪,随着小影的死完全地宣泄出来!

小叶啊,你现在真是跟独守七连营房的三呆子差不多了,心离开了不知道明年去哪有什么工作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想安心学习看了大半教材也不关心哪个零件在哪有什么用,这些你都能挺过去吧?但那个轻斥你胡说叫你丫头的人不再理你了,你花了很大气力不动心只拿他当亲哥哥一样看的人,不理你了。如果需要,抽干你的血输给他你也是情愿的吧?……小叶真的有点想哭。

有时回头看看这一路,往昔的快乐时光像肥皂泡泡一样,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小叶望着清冷深邃的夜空闭上眼睛,不管那泡泡已经爆裂还是即将爆裂,她都不忍再看。

上周,还在北京呢,下班回家竟然迷路了。当时阿东还问是不是跑步迷路了?哪里是跑步?!731 一来,上车。坐了一个半小时,售票员说终点站到了下车下车,小叶下车一看,懵了,这都到哪儿了?!问售票员才知道原来自己上的是区间车,731 还有快车慢车大车,晕死了!然后只好打车回去,司机问去哪里?小叶报了小区名,她也就知道小区名。又问咋走?她说不知道。司机纳闷地说你不是回家吗?是回家,又换地方了——这么多年还是找不到家门。


《寻找心中的家》

六年,四个城市,十几次搬家。

当我又一次面临不得不搬的“家”时,仍无从下手,该从哪开始收拾?终于无法再承受这样的生活,家,在辗转各地收起铺陈之间渐渐远去,最后附着在父母身边。

十六岁那年秋天,离开父母带着弟弟去城里上高中。空空的房子里面,只有两张书桌、两把椅子、两张小床、两个小木箱和一张可折叠的小饭桌。每天下午放学,都急匆匆地赶回去做饭,然后急匆匆返校上晚自习,偶尔要去找被年级主任当成反面典型的弟弟,那时他已经长得比我高了,时不时气得我哭鼻子,还懂得怎么迫我给他洗衣服。呵呵,不知道这小子还记不记得当年“欺负”我的历史,只是现在给他打电话时,那边就有个懒洋洋的拖得长长的声音,“老姐,啥事啊?没事挂了哈~”

这样的日子在高考前一个学期得到了改变,父亲终于调动工作来了城里,工作之余全部精力都在照顾两个即将高考的孩子。忘了当年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知了咿呀咿呀不停叫唤声里,结束了最后一门考试,走出考场时烈日白得刺眼,刹那间有点眩晕,我把政治书一页一页撕了扔在翳暑的风里。

然后就是拥拥挤挤热热闹闹的大学四年的宿舍。

不知道有没有人把宿舍当成过家,但我知道她没有。她从云南来,回云南去,就像一片彩云飘过,不曾在这个宿舍中驻留。她一直最是用功,却没有拿过最好的成绩;她一封一封从不间断地给远在云南的男友写信,却在毕业后满心欢喜奔回他时发现他早已和另外一个女孩在一起。四年同寝,一朝毕业,竟从无消息。

我把寝室当半个家,这半个家中的人,寄托了我最美好的情意。当那个狐狸般的女人生下全班第一个下一代时,我满心欢喜地去买小衣服小帽子小鞋子小袜子寄去,这女人是 Rh 阴性 O 型,生个孩子也无比惊险不肯消停!这半个家中有最懂我的人,我们拎了一盆芦荟在上海的各个角落搬家,舍不得丢弃。今年过年时打电话问起,她说芦荟早不见了,我一声可惜,答应给她买一盆送去。她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因为她总是那么轻易就看穿我心,她对我的评价总是一语中的。因此有点怕跟她在一起,但又忍不住常常想起,仿佛她就在 MSN 的那一端坏笑:“认识你丈夫七年了,不痒?”我嘴角微微一翘,笑曰:“挠挠”。晚上在学校操场散步时,她常常蹦到离我一尺远的地方,认真地评价我一句,然后我就会一直迷惑,是么?自己是这样的么?直到多年后另一个人说了同样的话。呵呵,怪事?

离开那间宿舍前她对我说,“小叶,你知道伐?大智……若愚。”

这些记忆仿佛就在昨天,一回头便可看见,一伸手就能触及。坐在开往南昌的大巴上时,窗外下着雨,我恍惚间又回到了从前,这些笑脸其实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我看见挡风玻璃上横流的雨,想象即将见到的多年未见的脸,想着无法回见的十九岁风华正茂的脸,眼泪横流。

最后我也没有去看这半个家,虽然从学校大门口走过。因为她在我心中早已生了根,不管现在如何,她永远是我十八岁那年第一眼看到的样子。

接下来是毕业近六年的日子,辗转奔波,找工作,找住所,失恋,个中滋味,自不消说。按说这六年离现在最近,该记得最清楚才是,但我却暂时失忆了一般,费了许久才记起来住过哪些地方,或许是搬得太多了吧,而且前后顺序也混乱了。大概是这样的:国顺路复旦宿舍——松花江路——西二旗——上地——回龙观——静安庄——顺源里——安翔里——管庄,其中好像有一两个错了,脑子不如从前好使了,呵呵。哪天我要功成名就身后事了,挂个牌 XXX 故居,这牌可该挂在哪里好呢?

扯远了,成不了名,自然也毋需烦恼挂牌之事。眼下该烦的,是这锅碗瓢盆衣帽鞋袜书枕物被……或许难收拾的不是这些物件,而是漂泊的心情,每每希望是最后一次抄家,却还要继续抄下去的无法言喻的悲凉。好在这个春天,一切都要有个结果了。

玻璃缸中的小乌龟不冬眠了,把我投的食拱得到处都是,探头探脑想爬出去。明天就该跟你再见了,小乌龟,你知道这个冬天是我在照顾你吗?

昨晚梦见桃花开了,周末爬山去罢,惊蛰刚过,不知道山里的小松鼠们睡醒了没有?这些小家伙总是怯怯地离我远远的,可我只要远远的看上一眼,就满心欢喜。

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花落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另有诗云:渐识空虚不二门,扫除诸幻绝根尘。此心自拟终成佛,许事从今只任真。

我要找到我心中的家,就在这个春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