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五章 运河支队(二)

wgyj 收藏 0 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既是八路军,又是新四军的部队的确不多。所以我说“独立大队”还真有些说法。运河支队虽是山东鲁南军区的部队,却独自有个“山寨”。养育这支部队的是峄县台儿庄一个叫黄丘套的山区,黄丘套地处苏鲁交界处,方圆数十里地,是联结华中根据地的重要通道。这小小的“山寨”地处鲁南抗日根据地的边缘,紧挨淮北解放区,但离日伪重兵部署的徐州太近,常常沦为游击区。鲁南抗日战争最困难的1943年,鲁南军区“自顾不暇”进了天宝山,这个“孩子”只好托给彭雪枫了,所以“运河支队”还穿过新四军淮北军区的两年灰军装。

新四军四师有句顺口溜:彭雪枫三件宝,骑兵团、拂晓剧社、佛晓报。就拿骑兵团来说,淮北平原上骑兵一出动,烟尘滚滚,刀光闪闪,马蹄生风,手起刀落,真是痛快!

马刀是骑兵的制式装备,但四师却普遍有对刀的喜好,当然用的不是马刀了,这种刀俗称大刀片子。运河支队“当了”新四军,也免不了“入境随俗”,1944年起,运河支队也装备了大刀。大刀是冷兵器,使唤得有功夫,当时二营副营长孙景山有两下子,就当起了教头,这样部队白刃格斗有了很大提高,运河支队打仗又多了一手。两年后归建鲁南军区时,不仅人马多了,让兄弟部队注目的还有人人背后还插了把大刀。刀劈簧学兵营绝对运河支队老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唱得带劲。其实谁也不愿轻易的白刃战,不然“三八大盖”真成了吹火筒。不过,那大刀真不是吃素的,那明晃晃的大刀往阵地上一插,胆小的魂就去了三分。对运河支队来说,耍大刀最过瘾的要算是夜袭簧学兵营。

龙希贞,什么东西!其父龙传道是当地出了名的劣绅。有其父必有其子,龙希贞从小游手好闲,横行乡里,是有名的恶少。抗日战争爆发后,龙希贞趁兵荒马乱也拉起队伍,一度投靠我军,不久又叛变投敌。当了日本人的警备大队长后,接连制造过几起惨案,百姓对他恨之入骨。

1945年6月初,运河支队在独立团的配合下,攻下了龙希贞的老巢涧头集。龙希贞这一下元气大伤,带着残部龟缩到了峄县城东的簧学兵营。簧学原是峄县城东关的一个学堂,日本人来后,被做了军营。峄县东门城楼和南门城楼都离簧学不远。龙希贞号称5个中队,其实只剩下一百七八十人,所以耿集反抢粮战斗一结束,支队就下了决心,立刻拔掉这颗“眼中钉”。

6月17日夜,运河支队7个连从运河南岸向峄城开进,就像郭建光唱得那样“支队撒下包围网”啦!只是奇袭沙家浜“月照征途风送爽”,奔袭簧学却是瓢泼大雨下了半宿,紧赶慢赶,城南桥还是让大水给淹了,部队只好绕道而行。接近簧学时已近3点钟,内线哨兵已经下岗,更糟的是部队被东门伪军发现,城楼上的敌人立刻开了枪。偷袭肯定不成了!但开弓岂有回头箭,支队首长一声令下,指导员权启厚带着四连如猛虎下山,直扑簧学兵营的东门。

说到这里,父亲的眼都亮了,四连就是以后名扬鲁南战役的英雄连队“平山连”啊!是役,四连迅速攻克平山,为全歼蒋军整编二十六师立下大功,这是后话了。

说时迟,那时快。突击队已经冲进了簧学东门,三排长赵怀德带着全排直扑东厢房,这里住的是龙希贞的二中队,队长名叫李汉英。听到枪声,厢房里的伪军正慌里慌张向外跑,根本没想到八路军会从天而降,他们把三排当成了北院的同伙了。一边跑,还一边喊“哪里打枪!哪里打枪!”黑咕隆咚和赵怀德撞了个满怀。三排长二话不说,抡起大刀,只听“咔嚓”一声,这家伙的脑袋就搬了家了。这时后面的战士一拥而上,个个举刀就砍,一眨眼,就放到了七八个伪军。剩下的个个魂飞胆丧,纷纷放下武器跪地求饶。不过五六分钟,李汉英的这个中队就玩完了。

这时,四连一排和二排也都翻进了高墙,他们的目标是大成殿。大成殿住的是龙希贞的特务队。东厢房枪一响,大成殿里也乱成了一锅粥。特务队长董金标躲在走廊的一根柱子后面,一面大骂李汉英怎么搞的,一面举起驳壳枪就是一梭子,好猖狂的家伙!二排长朱茂先一扬手甩出一颗手榴弹,战士们也纷纷投出手榴弹。“轰!”“轰!”大成殿顿时浓烟滚滚,战士们手舞大刀冲进大成殿内,短兵相接,刀剑唯上,战士们平时苦练的32套刀法,这下全用上了。大成殿里顿时血肉横飞,一片鬼哭狼嚎声,这些兵痞子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