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歼击机飞行员培养过程公开:生活纯净得要命


中国歼击机飞行员培养过程公开:生活纯净得要命

歼击机飞行学员的成长之路


曾有人诗意地把飞行员比喻为离太阳最近的人。与普通飞行员相比,驾驶着战机呼啸在苍穹之上的歼击机飞行员则显得更为勇敢神秘,是真正的“蓝天之鹰”。


一名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是怎样成长的?2月下旬,我们走进空军第四飞行学院,零距离感受歼击机飞行学员的成长之路。


不仅仅是“百里挑一”


有人说选拔飞行员是“百里挑一”,也有人说是“万里挑一”,到底是多少挑一?胡小小作为那个“一”,特地查证了一下。官方数据是,全国和他同批报名的高中生30余万人,经所在中学“五查”合格参加初检的近8万人,全面检测合格近5000人,到最后高考成绩合格被录取的只有800余人。空军除了从应届高中生招飞行学员外,还从普通高校本科大二学生、军队院校和普通高校应届本科毕业生中招收飞行员,胡小小对此也作了查证,发现录取率并不比应届高中毕业生高多少。


预选初检似乎并不难,胡小小顺利过了关。全面检测就没那么轻松了,一路下来,胆战心惊,有数不清的人因身体的各种小瑕疵在体检中“出局”,之后是文化测试,再接下来的心理测试更“残酷”,很多人因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淘汰。最后要过严格的政审关,至此,硕果仅存的幸运儿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最终,胡小小在高考中以高出二本分数线30多分的成绩被空军航空大学提前录取。


除了被高高擎起成为雕塑景观的飞机空壳子,最初的日子,他们连一架像样的飞机也没看到


从高三应届毕业生招收来的学员李博,原以为一踏进新校园,就将和梦想中的“战鹰”终日相伴,练习一段时日后,一飞冲天。可事实上,除了被高高擎起成为雕塑景观的飞机空壳子,最初的日子,他们连一架像样的飞机也没看到。


12人一个宿舍,上下铺、叠“方块”、坐马扎,典型的军校生活,除了伙食好之外,没有因飞行学员的身份而受到任何优待。教员说:“在成为飞行学员之前,首先你们得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军姿、队列、5000米……当新兵的日子,李博学会了3个词——坚持、集体荣誉感和绝对服从。


新兵的日子结束后,飞行学员们开始了为期两年的飞行基础训练(应届本科毕业生为半年),李博和他的战友们迎来了真正严峻的考验——首先是文化课学习,高数、英语、理论力学……这些课程设置跟普通高校相差无几,但学员们要在两年的时间里学完几十门必修课和几十门选修课,要参加国家组织的英语四级和计算机等级考试,这通常是地方大学生4年内完成的学习任务;同时,他们还必须不间断地进行滚轮、旋梯、平衡操等抗眩晕训练,长跑、短跑、计时跑等耐力、力量训练,泅渡、猎食、穿越敌人封锁等野外生存训练,跳伞离机等生死考验。无论是文化课程跟不上,还是针对性训练落后,都会被毫不留情地开出飞行学员队伍。


有压力才有动力,学员们的潜能似乎被一下子挖掘出来。有战友开玩笑说,“咱们高中的时候要是这么用功,早考上北大、清华了。”李博嗤之以鼻,“咱们是什么人啊?天之骄子!天之骄子,懂吗?!”


中国歼击机飞行员培养过程公开:生活纯净得要命

空军飞行员宣誓


教员使出了“绝招”,命令其他学员用背包绳把李博捆在旋梯上,由他亲自带着高速旋转


经过一番苦读,李博的文化课终于没有被亮红灯,但针对性训练上出了问题。他一上旋梯就眩晕,下来就找不着北,这让教官连连摇头。李博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常利用休息时间跑去单练,但收效甚微。一次训练课上,教员使出了“绝招”,命令其他学员用背包绳把李博捆在旋梯上,由他亲自带着高速旋转。李博在眩晕和恐惧中抑制不住自己,爆出一句粗口。被松绑后,李博担心教员因这句粗口而责罚他,却发现教员正微笑着看他——这次他没晕。用这种强制办法,教员把他从淘汰的边缘拉了回来。


飞行基础训练的日子,困难重重,显得格外漫长。有几位战友陆续离开了飞行学员队伍。开始李博会和将离开的战友抱头痛哭,渐渐地,伤感已不能再打败他们内心的坚韧与顽强。


基础训练结束后,飞行学员们又开始了为期半年的航空理论学习。虽然离真正“飞天”的日子似乎已不太远,但李博和战友们丝毫不敢懈怠。


他生活的全部都围绕着“一杆两舵”展开,“纯净”得要命


迎着朝霞踏上平坦的机场,杨凡感到自己的胸怀如蓝天般辽阔。大学毕业后,取得微软网络工程师认证的他放弃了高薪工作,选择招飞入伍。经过半年的飞行基础训练磨砺,他从空军航空大学结业,来到了北空某飞行学院的初教团。


在飞行学院,学员们的飞行训练主要分初教机和高教机两个阶段,一名飞行教员一般只带教一到两名飞行学员。杨凡的飞行教员叫吴少卿,教学经验丰富,曾正确处置空中特情,驾机成功迫降。


吴教员告诉杨凡,有人说一名合格的飞行员是用等体积的黄金堆出来的,一点也不言过其实,因为飞机每一次升空都要耗费大量的航空燃油和保障经费,所以更应珍惜每一次飞行机会,在地面多演练、多领悟动作要领……


杨凡和其他飞行学员一样,生活的全部都围绕着“一杆两舵”展开,“纯净”得要命。


8月20日,这个日子杨凡终生难忘。东方破晓,随着一颗绿色信号弹划破寂静的天空,杨凡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飞行。“身体放松,我来做动作,你仔细体会……”坐在飞机后舱的吴教员,对前舱的杨凡说。杨凡向指挥塔台报告:“10准备滑出。”指挥员:“10可以滑出。”“10起飞。”“10明白。”跑道两侧的草地、田野,飞一般地向后掠去……虽然是吴教员一边做动作一边讲解,杨凡只负责听讲和体会要领,但一个5分钟的起落飞下来,杨凡还是紧张得汗透衣衫。


中国歼击机飞行员培养过程公开:生活纯净得要命

中国女歼击机飞行员


他算了算,和他同甘共苦的战友,到现在没有停飞的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在杨凡快速进步的同时,又有几名朝夕相处的战友,因身体或者技术原因而停飞,转为地面学员。终于有一天,吴教员没有坐进后舱——杨凡放单飞了,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蓝天。


然而,转入高教团后,杨凡的身体“跟不上”了。因为高教机是喷气式飞机,速度快,载荷大,特技动作中杨凡几次出现了“黑视”。团里不得不对他作出“停飞”的决定。那天杨凡沉默得出奇,在机场整整坐了一个下午。他算了算,和他同甘共苦的战友,到现在没有停飞的只剩下三分之一了。大队长陪着杨凡,他喜欢这个小子,但蓝天只接纳完美的飞行员。杨凡走得静悄悄,他无怨无悔,他告诉自己“停飞不停志”,在地面岗位一样能为国防作贡献。


经过一年的高教机训练,和杨凡同一期班的20名飞行学员光荣毕业,获得军事学学士学位。毕业典礼上,他们庄严宣誓:“献身祖国、献身国防、献身飞行事业,戍守空天,为人民而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