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兔耳听春风

池迟 收藏 2 191
导读: 一 一位山东的“大牌”朋友对我笑称:一看题目,就知道是一篇酸溜溜的文字。我哈哈大笑,心里窃喜。与他相比,因我还能勾勒几笔闲情逸致,其实已经很难得。 二 兔年除夕,是在宝鸡过的,远离了都市,几天来积攒了许多惬意的时光。看上几部电影,读上几本闲书,与朋友饮酒喝茶。本色年,感叹玉兔进门时的悠扬,其乐融融。 与多部贺岁片比,印象最好的还是那部阿尔帕西诺的《火线特攻》。他和那个已显老态、大腹便便的德尼罗,诙谐相握,站在那儿,颇有几分晨练的中国老头的摸样,斗嘴的

一位山东的“大牌”朋友对我笑称:一看题目,就知道是一篇酸溜溜的文字。我哈哈大笑,心里窃喜。与他相比,因我还能勾勒几笔闲情逸致,其实已经很难得。


兔年除夕,是在宝鸡过的,远离了都市,几天来积攒了许多惬意的时光。看上几部电影,读上几本闲书,与朋友饮酒喝茶。本色年,感叹玉兔进门时的悠扬,其乐融融。


与多部贺岁片比,印象最好的还是那部阿尔帕西诺的《火线特攻》。他和那个已显老态、大腹便便的德尼罗,诙谐相握,站在那儿,颇有几分晨练的中国老头的摸样,斗嘴的空当,演绎了情节发展,道出了一个江湖真谛:线人的立场很脆弱。


看了一本自传体小说,军统时期北平站站长,名叫《陈恭澍》,陈的结局还算完美,曾经的戴笠手下四大行动杀手之一。1949年,国军兵败,逃亡台湾,他十分幸运,后来任职于国民党情报机构,直至2000年,还有一个不错的晚年生活。这类图书以前看了很多很多,唯其这本购于拱北的限量版,揭秘颇多。


还有一本小说属于重读,《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米兰昆德拉的作品,其忧思情节,与兔年本色相宜,勾人回忆,让人回味,自问:是否能够承受来自生命本意的重压、一生中所给你的经历与畅想?


话前特介绍这几部作品,实为还愿,一位三十年未谋面的同学,让我荐几本书给她读。



我是一只本色兔,唯求快乐,快乐之余也颇多怀旧与回忆,特别是除夕之后的那几天。


开着车在桥南桥北不停地兜风儿,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体会这座小城数年来无尽的变化。每一次陪着老父亲在中滩路散步,隐隐约约中闪现三十多年前这里的摸样,那时的一些往事。


三十年前,算起来从家走到学校也就是一里之遥。三家留守院落依次向西排着,还清楚的记得六处的院门口有一个“很大规模”的商店,供应各类商品,应有尽有。


那时的这里再往南或往东就是成片的渭河沙滩、农村的菜地果园。


到了初六,又见到了林,我的高中同学,她是我们一班的漂亮女生,她的出现把那些已经淡忘的记忆,渐渐清晰,象回忆一部电影一样。


三十年前,她经常梳着两支小辫,放了学站在六处门口的门市部,与大人们一起排队,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在买米还是买菜或者仅仅就是买一点儿酱油?


放学后,每一次往家的方向走,老远看到她在那儿排队,我就有一种想法,她跑得为什么比我还快呢?


现在想想,林朝霞就是那种从小当家、帮助母亲买菜做饭的小女生。


聚餐的时侯,我与林有较多深入的交流,感觉几十年过去,她的生活观念、志趣依然如初,重家持家,言谈举止中又颇多知性。


初七我们还有一次小聚。我陪着几个女生去夜市喝粥,她们开心的聊着她们熟悉与喜欢的话题。 也许这就是新的一年的开始,本色年轮中的玉兔们。从她们的谈话中透出的自信和快乐、向往着今后的青青绿草。



本文内容于 2011/2/25 22:25:33 被池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