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老聂 收藏 4 1551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从最初承担外交使命的国礼,到后来创造外汇的租借生意,再到如今以科技合作为名义的输出。大熊猫,这个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濒危的物种之一,为中国背负着承重的担子,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留洋路。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大熊猫作为最高规格国礼始于1941年,宋美龄向美国赠送一对大熊猫以示对其救济中国难民的谢意,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上首次“熊猫外交”。新中国成立后,大熊猫的流出受到严格控制。1957年,中国将熊猫“平平”作为特殊国礼送往苏联。由于莫斯科的气候与四川差异较大,饲养员缺乏经验,“平平”只活了三年多就去世了。随后不久,大熊猫“安安”被送往苏联。图为1966年,莫斯科动物园,大批游客观赏大熊猫。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西方国家在对红色中国实施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的同时,也通过各种手段获得大熊猫。1958年,奥地利动物商海尼·德默于以三只长颈鹿、两只犀牛以及河马、斑马等,与北京动物园换得的一只雌性大熊猫“姬姬”,它也是世界自然基金会会徽上那只大熊猫的原型。图为1958年10月16日,伦敦动物园,三名工作人员对初来乍到的“姬姬”进行第一次身体检查。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英国方面随后发现,孤独的“姬姬“需要一个伴侣。在向北京求援遭到拒绝后,伦敦动物园寄希望于借用莫斯科动物园的“安安”。“安安”是当时中国和朝鲜(朝鲜在1965年至1980年间先后获赠五只大熊猫)以外仅有的一只雄性大熊猫。经过长达一年半的高级谈判,分属两个阵营的英国和前苏联终于达成协议,同意两只大熊猫进行联姻。图为1958年10月16日,大熊猫“姬姬”乘坐专机前往莫斯科。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最著名的“熊猫外交”发生在1972年。时值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解冻,周恩来宣布将大熊猫“玲玲”和“兴兴”作为友谊大使赠送给美国。当“玲玲”和“兴兴”乘专机抵达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时,受到8000名美国观众的冒雨迎接。开馆与观众见面第一个月,参观者就多达100余万。图为1972年4月20日,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尼克松的夫人欢迎大熊猫入住新居。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中西关系缓和后,大熊猫被纷纷送往西方,受到各国民众追捧。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兰兰”和“康康”两只大熊猫被赠予日本。据报道,熊猫专机进入日本领空后,就有一个战斗机编队进行护航。1979年,日本开始向中国政府提供政府开发援助,大熊猫“欢欢”和“飞飞”也相继“出使”日本。图为1972年11月5日,日本东京上野动物园,民众庆祝大熊猫落户日本。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1973年,西方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法国获赠一对大熊猫“燕燕”和“黎黎”。1974年,中国赠送联邦德国大熊猫“天天”和“宝宝”,之后又送给英国一对大熊猫“佳佳”和“晶晶”。从1957年到1982年的26年间,中国共赠送给9个国家23只大熊猫。图为1980年11月8日,西柏林动物园,时任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参观大熊猫“天天”和“宝宝”。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熊猫外交”大获成功的同时,海外大熊猫生存状态的问题也浮出水面。历史上生活在国外的大熊猫,老死的很少,大多死于疾病,其中又多数死于肠胃消化系统的病变。1979年9月,在日大熊猫“兰兰”病死后,日本儿童在熊猫馆献上一束花,呆呆地观看孤独的康康。“兰兰”和“康康”分别于1979年和1980年死亡,在日本活了不到8年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截至1982年,中国政府共送出了23只大熊猫,目前尚有德国的一只和墨西哥的三只熊猫后代存活,其他的均已客死他乡。图为1997年4月22日,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医护人员对患病的大熊猫“兴兴”实施手术。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兴兴”因患有睾丸癌、晚期肾脏病等多种疾病,最后于1999年11月28日实施了安乐死。1999年11月29日,美国华盛顿国家动物园,游客在“兴兴”熊猫馆前悼念。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配对问题也是海外熊猫延续血脉的一个老大难。尽管大熊猫基本都是成双配对出国的,但因为熊猫在择偶问题上非常挑剔,加之人工繁殖技术成功率不高,熊猫数量有限的海外动物园为此头疼不已。“林惠”和“创创”2003年由中国租借给泰国,迄今没有繁育后代。图为2007年3月26日,泰国清迈动物园,工作人员给大熊猫“创创”播放熊猫交配录像。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无计可施的国外动物园有的邀请中国国内的熊猫前来配对,或者是与其他国家的大熊猫配对,甚至直接到卧龙来采集精液。图为2003年3月20日,雄性大熊猫“陵陵”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查普特佩克动物园里休息。17岁的“陵陵”从日本乘机飞到墨西哥,管理人员希望它能与这里的3只雌性大熊猫配种。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1982年,由于野外大熊猫生存状况恶化,数量锐减,中国停止向外国无偿赠送大熊猫。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开启了著名的“熊猫租借”方案,即短期内向外国动物园租借大熊猫,对方支付租金。一时间,大熊猫成了财大气粗的创汇大户,国内相关部门争相出口,造成大量捕捉大熊猫。图为1996年5月20日,卧龙自然保护区,一头野生大熊猫被捕获。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1984年到1988年,仅北美地区就有数十个城市从中国租借到了熊猫。1984年,中国曾租借一对大熊猫到美国巡展3个月,动物园在短短两三个月内获得了千万美元的门票收益。但同时频繁的活动延误了大熊猫的繁殖,一些让大熊猫演杂技的训练方法也遭到质疑。图为1987年7月31日,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一只大熊猫被训练为游客表演杂技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漠视熊猫福利的短期租借热潮最终招致了动物保育组织的抵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组织一再呼吁暂停租借熊猫活动,招致中国政府反弹。中国政府称熊猫租借是中国的内政,外国政府和团体无权干涉,并指责世界自然基金会以熊猫为社团标志募集大量资金,仅将其中的十分之一用于大熊猫的保护,是非常自私的行为。图为2010年3月27日,意大利米兰,世界自然基金会举行环保活动。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在国际环保组织和美国政府的压力下,中国政府停止了以商业目的租借大熊猫的做法,代之以“大熊猫合作繁殖”的名义。在这个名义下向外国租借熊猫,通常为期10年,接收国向中国支付1000万美元,平均每只熊猫每年的租金是50万美元。1994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两只熊猫首次以“科研交流大使”的身份,旅居日本白浜山野生动物园。图为1999年10月25日,成都熊猫基地,两只大熊猫等待被送往美国亚特兰大。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此后,日本和歌山、韩国汉城以及美国亚特兰大、华盛顿、孟菲斯等不少动物园也都开始与中国进行长期的合作研究。图为2011年2月21日,中国以科研合作名义租借日本的一对大熊猫搭机飞往日本。此次赴日本的一对大熊猫均出生于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雄性叫“比力”,雌性叫“仙女”,租借期10年。此前,中国租借给日本的一只雄性大熊猫“龙龙”因日方动物园麻醉取精而死亡。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与此同时,大熊猫也会进行短期的出国活动。2001年,国际奥委会在俄罗斯决定2008年奥运会举办国的时候,大熊猫“奔奔”和“文文”就作为文化使者赴莫斯科为中国“助威”。而富有政治意味的赠送仅限于国内,例如香港、台湾。图为2008年12月23日,大熊猫“团团”和“圆圆”被装车运往四川雅安一个繁殖基地,准备送往台湾。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目前,现存的大熊猫约有1595只,且在不断减少。截至2010年,圈养大熊猫的总数达到317只。但据科学家统计,其中有78%的雌性大熊猫不孕,有90%的雄性大熊猫不育。图为2008年10月18日,法国巴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将1600只纸质熊猫模型摆放在埃菲尔铁塔前,呼吁保护濒危物种。



特殊的外交亲和大使:中国大熊猫的“留洋路”


从最初承担外交使命的国礼,到后来创造外汇的租借生意,再到如今以科技合作为名义的输出。大熊猫,这个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濒危的物种之一,为中国背负着承重的担子,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留洋路。图为2007年2月9日,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一只熊猫爬到树梢上。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